在活力花城歎最宜居生活圈
2020年12月19日04:09

原標題:在活力花城歎最宜居生活圈

  我們為什麼選擇廣州?

  之“用得好”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申卉 圖/由受訪者提供

  昨日,2020中國海外人才交流大會暨第22屆中國留學人員廣州科技交流會在廣州開幕,3000名海外人才攜近3500個項目報名參加,來自全國多省市科研機構、高校和企業的逾2萬個崗位虛位以待。

  良好的人才生態,不僅要引得進、留得住,更要育得好。近日發佈的一份人才報告指出,廣州2016年-2019年人才淨流入佔比分別為0.3%、0.5%、0.5%、0.6%,持續穩定淨流入,主要因為廣州發展速度較快、生活成本在一線城市中最低。發展空間與生活品質的平衡感,成為國際化人才留在廣州的考慮因素,也是這座城市的幸福“密碼”。

  選擇廣州 原因藏在細節里

  新加坡工程院院士李德紘來廣州已經一年多了,回憶起廣州最吸引他的瞬間,他想起了一個看似平凡的生活片段,“每到週末,我總會騎著摺疊自行車或步行,在珠江兩岸慢遊。在珠江沿岸,可以看見各種各樣的人。這就像廣州的縮影一樣,一座國際大都市的文化一定是多元包容的,讓世界各地的人才和本地的男女老少,都能在這裏找到屬於自己的快樂,也讓我看到了廣州面向所有人的歸屬感。”

  正是這樣一個生活細節,讓李德紘愛上廣州,留在廣州。而在這背後,其實是開放包容的千年商都,以其多元城市文化拉近了廣州與世界的距離。

  在海交會展區內,落戶廣州多年的廣州歸穀科技園有限公司總裁範群一眼就看到了老朋友——同是從美國回來、此次帶項目前來參展的安徽盟維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張躍鋼。

  “廣州新能源產業上下遊還是很發達的。”“是的,我們也希望來尋找合作機會。”交流之際,一張廣州“產業名片”,就從“廣州老朋友”手中傳遞到“廣州新朋友”手中。

  在海交會轉上一圈,除了聽到產業政策、行業發展分析,還不時能聽見“宜居”“飲食”“教育”“醫療”等廣州生活品質的關鍵詞。

  記者發現,雖然這些海內外人才來自不同領域、不同行業,但他們選擇廣州都是基於理性思考,才選擇了這座機遇之城。當他們回憶起被廣州吸引的瞬間時,大家都不約而同講起了發生在身邊的小故事。

  一頓早茶、一場音樂會、一次珠江騎行……人才選擇留在廣州的原因,除了“奮鬥”,也有不失柔情的一面,這也是他們留在廣州、愛上廣州的原因之一。

  廣州的美好,深藏在細節里。

  深厚的人文底蘊、現代的都市風貌、宜居的城市環境,不論是創業還是生活,廣州是各類人才“用腳投票”的品質選擇。

  這裏,有著鮮活生猛的城市文化。

  繡花功夫,讓一條條老街、一座座老建築“活”了,年輕人有了追尋城市記憶的新打卡點;一件件摸得著的民生實事,讓老百姓幸福感倍增——建成1036個長者飯堂,實現鎮街村居全覆蓋;舊樓加裝電梯9183台;公共圖書館和公共文化服務網點增加了,書店多了、更美了,博物館在夜間也開放了;人均期望壽命由81.3歲延長至82.5歲。

  這裏,有著高品質的生活環境。

  海陸空全方位的立體交通網絡“成”了,城市樞紐功能更強大;PM2.5平均濃度連續4年穩定達標,在國家中心城市及地區生產總值超萬億元、常住人口超千萬的大城市中率先達標,白雲山、麓湖、越秀山“還綠於民、還景於民”工程持續推進,廣州花園開工建設,讓珠水更清,雲山更綠,好山好水好風光都融入城市里……

  在廣州,不僅可以感受到城市向上的創新活力,還能真實體悟到生活於斯的幸福感。

  新加坡工程院院士、佳都科技高級副總裁李德紘:

  有生活氣息的廣州為研究提供豐富場景

  2019年,作為粵港澳大灣區引進的首位外籍院士,來自新加坡的李德紘選擇在廣州紮根。這不得不說起因一碗麵與廣州結緣的故事。

  20年前,李德紘曾到香港面試,趁著休息走進一家粥粉麵店,由於不精通粵語,他無法很好地與店家溝通,最後並沒有留在香港。但後來機緣巧合下,李德紘對廣州產生了興趣,其研究方向與廣州在發展軌道交通、智慧城市的方向契合。

  “我是一個非常注重生活品質的人,廣州讓我覺得很舒適。”李德紘說。在他看來,一座城市對人才的吸引力都隱藏在細節里。一方面,廣州很現代、基礎設施具有國際水準。另一方面,廣州還有自身的魅力和特色,這是一座極具歷史底蘊的城市。“我是研究城市交通問題的,非常關注城市的氛圍,如何通過交通規劃,讓人們各得其所、各展所長,獲得愉快的生活,我認為在這個角度看廣州,廣州很適合我。”而如此有生活氣息的城市,不僅讓生活更便利,也為他的研究提供了更豐富的場景。“我們做交通的人,就喜歡這樣的城市,交通不是獨立的,它是因為人而產生的,涉及城市佈局、產業結構和經濟發展,所以廣州的人情味,不僅僅帶來了這座城市的生活氣息,更讓這座城市基於此而發展。”李德紘笑言,他喜歡逛超市,在廣州很容易就能在一家超市實現一站式滿足。

  烏克蘭著名青年指揮家、星海音樂學院特聘教授Victoria:

  中外文藝夫妻的“廣式藝術生活”

  Victoria是烏克蘭著名青年指揮家、星海音樂學院特聘教授。2020年是Victoria來中國的第12個年頭。這些年,她不僅愛上中國這個曾經陌生的國度,她還在廣州安下了家。如今,她與中國籍丈夫魏俊都在星海音樂學院工作。

  Victoria說,自己從小就對中國文化滿懷憧憬,在她看來,神秘的東方很有魅力。2008年,她隨海歸的丈夫遠渡重洋,來到中國並在廣州定居。在她看來,廣州是一個開放包容的城市,自己的專業能在這裏得到發展,開放有力度的政策環境和包容的人文關懷更成為吸引國際人才的基礎。

  來到廣州後,她發現,這裏處處鮮花簇擁,氣候宜人,地域歷史人文旅遊資源豐富,城市城際交通快線發達,幾乎隨處都能找到世界各地的美食。“我們的工作就是創作音樂、藝術文化,這樣的環境讓我們非常享受。”Victoria說。

  她一直期待搭建東西方文化交流的民間平台。上個月,廣州成立了首個國際交流合作中心,她入駐中心開始組建合唱團,每週她都會帶領著團員們合唱。“在廣州,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都有藝術氛圍,讓紮根廣州的人特別幸福。”Victoria說。

  安徽盟維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首席科學家張躍鋼:

  廣州發展空間與生活品質間的平衡感對人才有吸引力

  張躍鋼是安徽盟維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創始人兼首席科學家。這一次,他專程帶領團隊來到海交會現場洽談合作項目,如果有合適的機會,他也希望能在廣州乃至大灣區佈局產線基地。  張躍鋼介紹,“公司研發的新一代鋰金屬電池的能量密度突破550Wh/kg,能夠使得當下電動車的續航里程增加一倍多。目前,產品已應用在高空長航時飛行器、工業無人機等領域。隨著鋰金屬電池循環壽命的提升,有望推廣應用到新能源汽車領域。”廣州汽車工業發達,背靠粵港澳大灣區,無論是資金還是製造能力,對於電池產業來說上下遊的配套齊全,這也是他將目光放在廣州的重要原因。

  在張躍鋼看來,人才主要分兩類:一是畢業生,他們大多往大城市集聚。二是較成熟的高層次人才,這類人才要充分考慮其事業發展。“從這兩方面看,廣州都很有優勢,這是我們考慮廣州的原因。”他表示。

  張躍鋼說,廣州的生活氣息讓他對這座城市頓時有了好感。“粵劇博物館、花城廣場,雖然我不是廣州人,但我對廣州真的非常熟悉,每年都會來。”在他看來,這是一座現代與傳統並存的城市,人的觀念很現代,同時有著兩千多年的文化傳統,“這對海外歸來的國際人才而言,會有著特殊的魅力。”

  廣州數據庫

  廣州2016年-2019年人才淨流入佔比分別為0.3%、0.5%、0.5%、0.6%,持續穩定淨流入。

  廣州建成1036個長者飯堂,實現鎮街村居全覆蓋;舊樓加裝電梯9183台。

  廣州構建新時代文明實踐中心(所、站)2707個,永慶坊掛牌國家4A級旅遊景區,連續4年蟬聯全國文明城市。

  白雲山、麓湖、越秀山“還綠於民、還景於民”工程持續推進,建成碧道413公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