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鋒郭艾倫拒付罰單背後 CBA究竟做錯了什麼?
2020年12月15日09:31

  CBA又上熱搜了,以一種不光彩的方式。賽季初,CBA曾針對上賽季和本賽季初的一系列違規著裝事件開出天價罰單,郭艾倫、林書豪與杜鋒在內的多位運動員和教練員均在處罰名單之上,加上隨後追加處罰的青島與北控兩支球隊,罰單的累積金額高達742萬。這個數字不僅是CBA歷史之最,放在整個中國體育界,也實屬罕見。昨天上午10點,原本是那份罰單罰款繳納的截止時間。然而尷尬的事情發生了,沒有任何跡象表明,有球隊或個人按時繳納了罰款。也就是說,當時CBA鬧得沸沸揚揚的那份罰單,成了一紙空文。

  據籃球記者賈磊透露,CBA曾收到了包括郭艾倫、趙睿、胡明軒在內的8位運動員的仲裁申請,而那份11人的罰款名單中的其他3個人和另外兩支球隊是否申請仲裁還不得而知。

  可在CBA某位高層的朋友圈下,遼寧男籃的總經理李洪慶也對其他人是否按時繳納罰款提出了質疑。

  不僅球隊和球員對罰單不滿拒絕交罰款,就連吃瓜的網友也也一股腦的在相關微博下對CBA冷嘲熱諷,輿論幾乎一邊倒。

  如你所見,如果一兩個人對罰單提出異議或許是其個人的責任,那麼如果所有人都對罰單不滿,CBA恐怕就要考慮一下自身的問題了。

  事實上,這份罰單自出爐之時便飽受詬病——其一,就是沒有提前通知的多次處罰,郭艾倫方面就曾私下抱怨,處罰過於簡單粗暴了。如果第一次批評警告罰款三萬,就不可能有下一次了。而不是把罰款金額累積到115萬才通知,這難免有“釣魚執法”之嫌。第二點便是處罰金額過高,諸如徐傑、王薪凱這樣的年輕球員,打一年CBA都未必能賺到多少錢,可這處罰一下就高達50萬。顯然超過了他們所能承受的範圍。買爾丹的哥哥買吾蘭乾脆直言,如果按照這個金額處罰,買爾丹就可以回家賣羊肉串了。

  可如果知道當時事件的發生背景,你又能一定程度上理解CBA公司處罰的苦衷——上賽季複賽以來,聯賽主要讚助商李寧始終拒絕支付讚助費用。這一方面是由於疫情影響,讚助商權益不能得到執行,另一方也對CBA對於讚助商保護頗為不滿。新賽季發佈會的第二天,CBA新任CEO張雄便率團隊奔赴李寧公司。此行的目的一方面是維護讚助商關係,另一方面便是想要聊一聊拖欠讚助費用的事,說白了,就是想要錢。但是原本信心滿滿的張雄卻碰了一鼻子灰,李寧公司將CBA的違規行為一一列舉,CBA方面啞口無言。雖然最終經過多次談判,將減免的讚助金額定在了5600萬,但是對於剛剛上任的張雄來說,一下子少了這麼一大塊的收入,對於董事會來說,也是不好交代。就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天價罰單出爐了。可見,罰單的出爐CBA是有一定依據的。雖有不合理之處,但也是無奈之舉,那麼為何看似合理的決定,卻掀起如此軒然大波呢?

  在我看來,問題的根源,還是CBA公司沒有擺正自己的位置。眾所周知,自管辦分離以來,籃協徹底退出CBA公司。CBA股權由20傢俱樂部平分,也就是說,CBA公司上到董事長姚明、CEO張雄,下到普通員工,說到底都是為聯賽服務的,聯賽的主體還是20傢俱樂部。說的更透徹一點,CBA公司只是為20傢俱樂部打工的。但是在實際操作過程中,CBA公司明顯沒有充分意識到這一點,他們還是習慣於將自己定位於管理者而非服務者。以這次罰單為例,如此重大的決定,是否在之前與球會商量。從大家集體抵製的結果上看,CBA與球會之間顯然是沒有做好充分的溝通。

  事實上,在上個月17日召開的CBA股東大會上,不少球隊代表希望將這一議題拿出來討論,但是在會議之前他們被告知,這一議題與其他三個大家都關心的問題一道,均不在會議被討論的範圍內。這直接使得非常重要的股東大會草草收場。不少球隊私下抱怨,這與當年籃協時代的一言堂,又有什麼區別呢?換湯不換藥罷了。此外,近期還有一件事也頗為典型。

  據自媒體“體育大生意”報導,由於CBA在疫情期間收入大受影響,新一屆CBA公司董事會要求,CBA應量入為出,在高管招聘方面應該做到程序公開透明薪資合理。總之,聘任高管之前需要得到CBA董事會的批準。可看似合理的政策,在執行層面又大減價扣。

  劉超(左)以CBA市場顧問身份亮相在前兩天CBA的發佈會上,亮相了一位新高管——劉超,他的身份是CBA市場顧問,可他並未按照董事會的上述要求走審核流程,而是高層直接授予其市場顧問的身份。名為顧問,實則掌管CBA市場推廣、品牌公關事宜。有趣的是,這位高管根本不在北京上班,而在位於上海的家中遙控指揮,每週只來CBA公司1-2天。上有政策,下有對策,CBA公司再一次巧妙的避開的球會及董事會的監管。正是由於一連串的不作為,新賽季CBA口碑一落千丈,不少讚助商代表都曾私下向我表達過萌生去意。“跟CBA溝通簡直太費勁了,我看他們還沒有你們這些媒體著急,畢竟如果我們離開,會直接影響聯賽的收入,你們多多少少也會受影響。可CBA的這些人,賺的都是死工資,聯賽賺多少錢,跟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一位讚助商代表談及CBA的現狀,頗為無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