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烏負日:金烏海底初飛來,朱輝散射青霞開
2020年12月14日06:57

原標題:金烏負日:金烏海底初飛來,朱輝散射青霞開

原創 詩書畫 東方衛視詩書畫

2001年,四川成都金沙遺址的考古工作正在進行。突然,一位專家意外發現,不遠處有一個小泥塊,在陽光照射下隱約閃閃發亮。他撿起這個泥塊,小心翼翼地將泥土一點一點剝落,裡面竟然是一片金箔。不過由於埋藏在地下時間太久,金箔已經被揉成了一團。

後來,經過文博人員的仔細清理和修整,所有人都震驚了——它極其纖薄,內圈分佈著十二條旋轉的光芒,像一個鏤空的太陽。

外圈環繞著四隻首尾相接的飛鳥——這就是著名的“太陽神鳥金箔”。它不光精美異常,更記載了一個古老的神話傳說——“金烏負日”。

《山海經》中記載:相傳遠古時代,在太陽升起的地方,有一棵巨大的扶桑樹,烏鴉在上面棲息。它們輪流背負著太陽飛昇上天,然後回到山穀,於是就有了白天和黑夜。

“金烏負日”的神話充滿想像、深入人心,也有詩人把他作為典故運用到詩詞當中。我們接下來就在韓愈的詩中瞭解一下。

《李花贈張十一署》節選

(唐)韓愈

……

君知此處花何似?

白花倒燭天夜明,

群雞驚鳴官吏起。

金烏海底初飛來,

朱輝散射青霞開。

迷魂亂眼看不得,

照耀萬樹繁如堆。

念昔少年著遊燕,

對花豈省曾辭杯。

自從流落憂感集,

欲去未到先思回。

……

這首《李花贈張十一署》是韓愈在湖北江陵寫的。江陵地處偏遠,韓愈為什麼到了那裡呢?這要從韓愈擔任監察禦史的時候說起。

當時,關中大旱,災民遍地,而朝中官員卻封鎖消息,這引起了韓愈的憤怒。

他寫了一篇《論天旱人饑狀》上奏朝廷,反而招致讒言陷害,被貶到了廣東陽山。

一年之後,他被赦免到湖北江陵擔任參軍的閑職。當時,張署跟他的遭遇基本一致,兩個人惺惺相惜,交往很多。

在一個春夜,韓愈邀請張署夜賞李花,但張署因病沒能前往,韓愈為此寫詩贈與張署。

在我們節選的這部分里,韓愈描寫了李花盛開的景緻:夜色之中,花瓣一片雪白,在它的倒映之下,夜空也被照得如同白晝,報曉的雄雞以為天色大亮,紛紛啼叫,把官吏都吵醒了。

天漸漸黎明,背負著旭日的金烏從海底飛昇上來,紅色的朝霞光芒萬丈,太陽從青色的雲彩中跳了出來。李花在太陽的映照下繁密成堆,令人眼花繚亂。

寫到這裏,韓愈不禁想到自己的少年時候,熱衷於遊賞宴樂,看到這樣花團錦簇的美景,一定要開懷暢飲,一醉方休。

可如今,曆經貶謫,百感交集,即使去賞花,沒等到達賞花的地方,人就先想著要回來了。

韓愈用瑰麗的筆墨描繪了李花從深夜到日出的盛放奇景,可是花開得越絢爛,就越觸動韓愈的心緒。

花紅無百日,歲月不待人,這種惜花之情,又何嚐不是作者對自己人生遭遇的深切感懷呢?

我國古代關於太陽的神話傳說很多,除了“金烏負日”,還有大家熟悉的“后羿射日”“夸父逐日”等等,不過在傳統繪畫里,直接表現太陽的畫作卻並不多。

元代畫家孫君澤曾經畫過一幅《山水人物圖》,表現的內容與太陽有關,我們一起來看一下。

▲《山水人物圖》 元 孫君澤

絹本淺設色 126.4cm×77.1cm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畫面近景處描繪的似乎是半山腰的一處觀景平台,左側山峰如同刀劈一般峭拔。

右側山岩高不可攀,直插到縹緲的雲霧中,二者一隱一顯,相映成趣。
兩株高大的古鬆樹幹遒勁、交互而生,枝條痩硬、紛披向下,上面寄生著柔軟的鬆蘿,正隨風舞動,鬆樹與鬆蘿一剛一柔,也別有韻味。
Panasonic的兩個人,長衣的是高士,短衣的是仆從,二人一俯一仰,正在對著遠方膜拜。
崇山之外,一輪紅日正在升騰,雲蒸霞蔚,氣象萬千。
這幅《山水人物圖》的作者孫君澤是元代人,他擅長山水人物,以南宋馬遠和夏圭為師,因此筆墨氣韻看起來也與馬遠的風格非常相似。

這幅畫用筆簡練,運用斧劈皴勾畫山石,明暗對比強烈,將墨色濃重的石塊、鬆樹集中在一角,這是非常明顯的“馬一角”的特徵。

我們把這幅畫與馬遠的《高士觀瀑圖》做個對比,也可以明顯看出二者之間存在很多的共性。

▲《高士觀瀑圖》南宋 馬遠

在傳統中國畫中,賞月、拜月、對月吟詩、舉杯邀月,這樣的題材比比皆是,但是以膜拜太陽為表現內容的作品卻非常少見。

在文人們眼中,月有陰晴圓缺,而且總在夜晚出現,能給人以很多遐思。而這幅畫作卻給我們以不同的感受,太陽熾烈火熱、普照萬物,不論經曆怎樣的挫折,都會照常升起。心向陽光,無懼陰霾。

原標題:《金烏負日:金烏海底初飛來,朱輝散射青霞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