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巴銷售“糖水燕窩”背後:主播和商家責任劃分亟待解決
2020年12月13日20:43

  原標題:辛巴銷售“糖水燕窩”事件背後:主播和商家的責任劃分亟待解決

  快手帶貨一哥辛巴深陷“糖水燕窩門”。近日,有報導稱廣州市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已經就相關情況展開了調查。

  此前有分析指出,辛巴的行為涉嫌售假、以次充好,由於涉案金額巨大,可能將面臨刑事處罰。辛巴在對此事的聲明中,承認了自己在銷售過程中存在誇大宣傳的問題,並稱事發後該“燕窩”的生產廠家消極溝通,自己主動承擔退一賠三的責任,退賠金額高達6000餘萬元。

  “糖水燕窩”事件發酵以來,辛巴一開始拒不承認燕窩存在問題,並叫囂要起訴最早質疑燕窩是糖水的消費者。直到職業打假人王海亮出產品成分檢測報告之後,辛巴將產品信息資料存在虛假描述的責任推給了廠家。辛巴團隊在聲明中強調,依據辛選與廣州融昱公司簽訂的《品牌推廣合作協議》,後者應當承擔一切責任和損失。

  但也有消費者認為,之所以購買正是因為受到辛巴粉絲效應的影響,相信辛巴團隊的選品。

  目前處於風口上的直播帶貨,已經成為了一種新興的電子商務模式,透過“糖水燕窩”事件不難發現,直播帶貨引發的產品責任糾紛中仍然存在責任主體不明確的問題,主播和商家責任的劃分或許將成為直播電商亟需解決的問題。

  主播辛巴不知情可以免責嗎?

  在辛巴針對燕窩事件的聲明中可以看出,他似乎暗示自己對於燕窩“貨不對版”的情況不知情,所謂“每碗含有2g燕窩”等說辭也是由商家提供的。

  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王維維此前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製假販假金額特別巨大的,在我國屬於刑事犯罪,根據金額和後果當事人最高量刑可達無期徒刑。但如果辛巴對於燕窩的質量問題不知情,沒有主觀售假的故意,至少可以免於刑事處罰,也就是不構成刑事犯罪。

  假設辛巴真的不知情,他就無辜嗎?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到,根據主播與商家的關係,直播帶貨可以分為自主帶貨和委託帶貨兩類。前一種類型帶貨主播本身就來自於商家或廠商,銷售自家的產品,他們扮演的是銷售員的角色。委託帶貨則是指商家與第三方的主播簽訂協議,由專職的主播面向消費者進行銷售。

  北京雲嘉律師事務所律師、北京市企業法治與發展研究會“互聯網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趙占領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在直播帶貨過程中,主播的角色存在多種可能:第一,主播是廣告代言人;第二,主播不是廣告代言人,而是廣告的發佈者;第三,主播既是廣告代言人,又是廣告發佈者;第四,主播本身是賣家,是商品的銷售者。對於前三種情況,主要依據廣告法進行規範,比如作為廣告代言人時應該使用過所代言的產品,作為廣告發佈者應該審查廣告內容的真假與合法性,否則對此承擔連帶責任。

  趙占領認為,在“糖水燕窩”事件中,辛巴屬於委託帶貨,可以視作廣告發佈者或者廣告代言人。

  “根據廣告法,廣告發佈者或者廣告代言人有審核廣告主資質和廣告內容合法性的責任。如果廣告內容存在虛假之處,廣告發佈者或代言人要承擔連帶責任。”趙占領表示,“在行政處罰方面,將由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沒收廣告費用,並處廣告費用三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廣告費用無法計算或者明顯偏低的,處二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

  直播平台是否有責任?

  “糖水燕窩”事件發酵至今,快手平台還未作出任何回應。在廣州白雲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對該事件介入調查當日,快手相關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拒絕對此事進行回應,並稱“辛巴是全網的主播”。

  趙占領認為,在此類產品糾紛中,直播平台一般不負有責任。

  在今年9月,北京互聯網法院官方微信曾披露過一起,消費者通過主播購買到假冒手機引發的訴訟案例:主播許某某在快手直播間銷售的某品牌手機為仿冒機,構成欺詐,王某某將主播許某某及快手APP運營方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訴至北京互聯網法院。

  最終,北京互聯網法院一審判決認為,許某某出售涉案手機的經營行為構成欺詐,應承擔相應的懲罰性賠償責任。而被告快手公司作為網絡服務提供者已盡到相應的法律義務,不就相關行為承擔連帶責任。

  不過,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在今年11月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佈的《關於加強網絡直播營銷活動監管的指導意見》強調要壓實有關主體的法律責任。其中就提到了平台責任:

  “網絡平台為採用網絡直播方式銷售商品或提供服務的經營者提供網絡經營場所、交易撮合、信息發佈等服務,供交易雙方或多方獨立開展交易活動的,特別是網絡平台開放網絡直播推廣服務經營者入駐功能、為採用網絡直播方式推廣商品或服務的經營者提供直播技術服務的,應按照《電子商務法》規定履行電子商務平台經營者的責任和義務。”

  《電子商務法》第三十八條規定,電子商務平台經營者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平台內經營者銷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務不符合保障人身、財產安全的要求,或者有其他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行為,未採取必要措施的,依法與該平台內經營者承擔連帶責任。

  直播帶貨主播違規行為頻發

  在採訪中,趙占領還向記者表示,直播帶貨興起以來,帶貨主播各種違反廣告法、電子商務法的行為並不少見,但很多並沒有得到平台和相關機構的重視。

  他指出,最顯著的問題就是部分主播在直播帶貨過程中涉嫌存在宣傳產品功效或使用極限詞等違規宣傳問題,比如誇大產品功效,宣傳保健食品具有療效,以及在宣傳中使用最好、第一等極限用語,這些直接違反了廣告法的規定。而產品質量貨不對板,主播向網民兜售“三無”產品、假冒偽劣商品等,這些涉及到合同違約,消費欺詐等問題。

  在售後方面,售後服務難保障也是直播帶貨中突出的問題。趙占領表示,有些主播直接為自己的產品做宣傳,或者為一些中小商家的產品宣傳,售後服務問題較多,比如七日無理由退夥製度未能落實,三包規定未能遵守等等。

  而直播帶貨的另一大“毒瘤”就是數據造假。趙占領認為,直播刷粉絲數據、銷售量刷單造假,主播的粉絲數、銷量等數據直接影響到消費者的購物決策,也影響到正常的市場競爭秩序,直接違反了電子商務法、反不正當競爭法的規定。

  趙占領還提及,對於自主帶貨的主播,根據電子商務法等法律規定,需要亮照經營,但實際上基本都沒有充分履行證照信息公示義務。

  (作者:包雨朦 編輯:曹金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