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你從酒商角度看 白蘭地如何沒落?
2020年12月11日11:26

70到90年代白蘭地(Brandy)在香港烈酒界叱吒風雲,香港更曾是世界上人均消費最多干邑的地區,每年可喝掉360萬瓶,而當時香港總人口才約600萬... 那麼到底白蘭地是如何掉落神壇的呢?

先來個簡單介紹

白蘭地是一種蒸餾烈酒,凡是以水果釀製的,都會被歸類為白蘭地。由於約定俗成,大家都會預設白蘭地是以葡萄酒蒸餾而成,但其實還有如:蘋果白蘭地,櫻桃白蘭地,梨子白蘭地等等的不同款式。

而很多人則會混淆了干邑與白蘭地,會直接以干邑稱呼所有白蘭地,但干邑只是白蘭地的其中一種,只有在法國干邑區並遵守相關法規生產的白蘭地才可以被稱為干邑。

亦有很多人喜歡以交叉窿 (XO, Extra Old的意思)或V仔(VSOP)來稱呼白蘭地,其實瓶身上的XO是年份標示,代表酒液最低年份為十年,其他較低年份標示為 VS(Very Special), VSOP(Very Superior Old Pale)子Napoleon(拿破崙),分別代表兩年,四年及六年。

比拿破崙更高級的,自然是拿破崙夫人等級,Josephine。

(圖片來源:Whisky Antique)

地位象徵

根據業內一名老前輩所述,白蘭地沒落最主要的原因,是酒商的操作。需知道七十年代時經濟起飛,酒商引進來自法國的干邑XO,成功打進了香港的上流商業社會,這一價格高昂的舶來品,很快地便成為了身份及權力的地位象徵,不論是商務或個人,各大小宴會中都會出現干邑XO的身影。

超經典廣告語,堪稱教科書級別。

(圖片來源:Google)

「食貨」

當時干邑XO風頭一時無兩,香港區銷量冠絕全球,甚至會出現供應緊張的情況出現,此時酒商便想到食貨這一策略來進一步提高銷量,如果一個場所想訂購干邑XO,需同時訂購大量銷情較差的品項。夜總會作為當時最大的消費群,為了保證貨源,好讓各大老闆們有酒喝,自然不介意食貨,但貨食了,始終要嘗試售出,於是同為有色烈酒的威士忌自然更容易說服客人買帳,同時亦種下了白蘭地沒落的種子。

VSOPVS

你可能會發現香港很少看到VS的身影,這也是跟酒商的策略有關,當時XO盛行,但價格相對較高,於是為了更能應付日常飲用的需要,便引進了VSOP,而當時VSOP已經足夠應付市場,所以便很少引入更低一級的VS,以免「自己打自己

初入行時,有客人想訂購V仔,我問是什麼牌子,VS或VSOP,客人笑我不懂酒:「V仔你都唔識!邊有咩牌子,得一款!

一個時代的結束

隨著香港黃金時代的結束,魚翅撈飯成為過去,自然地,奢侈品的市場隨著回落,走貴價路線的白蘭地市場亦跟隨時代萎縮,但人們對喝酒的慾望並沒有減少,由於酒商當時沒有太多進口便宜的VS,順理成章地,便宜數倍同時已有銷售足跡的威士忌便成功地瓜分了白蘭地的市場,據聞當年的最大贏家是「芝仔—芝華士,大家要不來一瓶「V仔,要不來一瓶「芝仔,而後來的「黑牌—Johnnie Walker Black Label,便是另一個故事了。

對我而言,一個時代的結束,是黑牌打算轉用紙樽。

(圖片來源:The Spirits Business)

世代交替,年輕的顧客群不願意喝來自上一個時代的白蘭地,認為是「老餅嘢,轉喝口感沒那麼甜,感覺更時尚,年份標示更清晰的威士忌也是無可厚非。而一系列操作背後,酒商永遠得益,畢竟一個熱潮過去,另一個熱潮襲來,賣什麼酒,對他們來說,沒什麼分別,能賣就好。

Writer’s Profile:

謝斐閣@Barlove

前廣告文案,現為Barlove—「致力搜羅世界各地最稀奇古怪酒品的平台」之高級跑腿,成功由癮型酒妓轉職成為從業者一名。

BARLOVE

全亞洲最稀奇古怪酒品平台

www.bar-love.com

你可能還對以下內容感興趣

2020 Google本地搜尋排行 美國大選竟贏疫情

2021 Pantone年度顏色 「亮麗黃」與「極致灰」的雙色意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