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嚴監管降臨 Facebook非拆不可?
2020年12月11日00:37

  來源:北京商報

  原標題:最嚴監管降臨 Facebook非拆不可?

  該來的躲不過,自“數據門”後,Facebook就成了監管名單上的常客,從數字貨幣項目的安全,到個人信息保護的漏洞,Facebook被問了個遍,甚至支付了數十億美元,這一次,Facebook則是觸及了壟斷問題。全球十大社交平台中,Facebook就占了4個,隱形權力不言而喻。在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和48個州及地區的集體聲討下,Facebook似乎真的危險了。

  兩起訴訟

  小道消息傳了數天之後,Facebook的命運之錘落了下來。當地時間12月10日,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和48個州及地區的總檢察長聯盟分別對Facebook提起了兩起反壟斷訴訟。

  這兩起訴訟針對的是Facebook的兩筆主要收購:社交媒體Instagram和WhatsApp。

  對於以上訴訟,作為總檢察長聯盟的領導者,紐約總檢察長Letitia James指出,“近十年來,Facebook一直在利用其主導地位和壟斷力量打壓較小的競爭對手,扼殺競爭,這一切都是以犧牲普通用戶為代價的,這家公司在競爭對手威脅到公司統治地位之前就收購了他們。”

  Facebook收購Instagram是在2012年4月,付出的代價是10億美元,是當時美國歷史上第一個估值高達10億美元的應用軟件。彼時,美國科技博客BI撰稿人尼古拉斯·卡森就曾指出,“Facebook不是為了收購機遇,他們只是想拿下對Facebook圖片功能威脅最大的競爭對手Instagram”。

  兩年之後,Facebook如法炮製,於2014年2月收購了WhatsApp,作價190億美元,成為彼時Facebook成立以來金額最大的一筆收購,也是互聯網領域金額最大的收購之一。

  不得不說,在收購方面,Facebook眼光獨到,即便彼時付出的代價高昂,如今的回報也十分豐厚。今年2月,WhatsApp的月活躍用戶數超過了20億。Instagram的估值已經超過1000億美元,月活躍用戶數超過10億。

  FTC希望向聯邦法院尋求一項永久禁令:要求Facebook剝離包括Instagram和WhatsApp在內的資產,禁止Facebook向軟件開發者施加反競爭條件,並且Facebook未來的收併購案都必須尋求事先通知和批準。

  受此消息影響,截至本週三收盤,Facebook股價下跌了1.93%,報277.92美元。對於訴訟的相關問題以及之後的應對措施,北京商報記者聯繫了Facebook方面,不過截至發稿未收到具體回覆。

  漏風的大廈

  “Facebook過去10年最重要的兩次收購分別是收購了Instagram和WhatsApp,收購的時候這兩個公司都處在虧損狀態,公司規模並不大。比起傳統行業併購營收、利潤和規模都有很大的同行,Facebook這種收購模式起碼看起來比較正常。”文淵智庫創始人王超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Facebook對Instagram和WhatsApp的兩起收購案在當年都得到了FTC和反壟斷監管部門的許可,FTC甚至以5:0全票通過了Facebook對Instagram的交易。

  但現在,情況已經變了,Facebook已經太大了,在Instagram和WhatsApp的加持下,再加上自身App的地位,Facebook幾乎打造了全球最大的社交帝國。

  根據在線統計數據網站Statista發佈的排名,2020年10月,全球社交軟件用戶月活量前十中,Facebook以27.01億活躍用戶數排名第一,WhatsApp與Google旗下的視頻網站YouTube均以20億活躍用戶數排行第二,Facebook旗下的聊天軟件messenger和Instagram則分別以13億和11.58億排名第四和第六位。

  除了Instagram和WhatsApp以外,Facebook從未停下“買買買”的步伐。據不完全統計,近十年來,Facebook收購的企業數量達到84家。

  在王超看來,從業務層面上看,Facebook全球擁有20億用戶,是全球第一大社交網絡,在美國也是第一大社交網絡,比起Google、微軟的一些社交產品擁有壓倒性的優勢,所以說Facebook的確擁有壟斷地位。

  堅固的護城河、龐大的用戶群、富創造力的人才,都意味著流量和利益。在最新一季度的財報中,Facebook三季度營收為214.7億美元,相較於去年同期的176.52億美元,增長了22%;淨利潤為78.46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的60.91億美元相比,漲幅達到29%。

  在資本市場上,Facebook最近的表現也順風順水。從今年3月的低點至今,Facebook的股價已經上漲了85.6%,截至本週三美股收盤,Facebook的市值高達7915.91億美元。

  但這座龐大的社交帝國早已暗藏危機,此次的反壟斷調查其實已經“蓄謀已久”。去年9月,紐約州啟動了對Facebook的反壟斷調查。之後10月,Letitia James宣佈,45個州和哥倫比亞特區以及關島的總檢察長都將調查Facebook是否妨害競爭。今年7月,朱克伯格曾參加了眾議院的聽證會,回應眾議員對其涉嫌壟斷的指控。

  除了美國,在全球,Facebook也面臨著接二連三的調查。今年6月,德國最高法院裁定Facebook必須遵守該國反壟斷機構此前頒布的一項旨在限製公司非法收集用戶數據的條例,在裁定中,監管機構稱Facebook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此外,印度的反壟斷監管機構也對Facebook收購信實工業的數字資產10%股份的交易發起了審查。

  反壟斷浪潮

  Facebook或許應該慶幸,來勢洶洶的反壟斷浪潮針對的不只是自己。今年10月6日,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發佈了一份報告,詳細記錄了過去16個月對Apple、亞馬遜、Google和Facebook的壟斷調查。

  這份長達449頁的報告指出,上述互聯網巨頭都有著利用“致命收購”打壓對手、收取過高費用和迫使小企業簽訂“壓迫合約”的壟斷行為。

  在這一背景下,誰都逃不過。就在Facebook面臨兩起訴訟的前一天,得克薩斯州檢察長Ken Paxton警告稱,Google“未來數週和數月”可能在多州面臨更多訴訟。而得克薩斯州則領導了一個由50個州和地區的司法部長組成的小組,於2019年9月起對Google進行調查。

  “美國政府對互聯網的監管,是從實向虛邁進,可能會逐步常態化”,互聯網分析師楊世界解釋稱,過去市場監管是聚焦在傳統企業上,而現在伴隨著互聯網企業的發展壯大,比如大企業通過收購把競爭對手收為自己的子公司,的確有壟斷的嫌疑,因此監管也開始向互聯網企業擴展。

  另一方面,楊世界也指出,從政府的角度來看,互聯網企業開始成為基礎資源性的企業,未來將會代表基礎生產力,而如果任由企業壟斷性發展,對於美國互聯網的行業發展不利,沒有市場競爭,就不能產生創新,對於以科技創新為戰略的美國政府來說,是不願意見到的。

  為了遏製壟斷性的發展,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在報告中提出了一些反壟斷建議,包括迫使科技公司分拆等。

  對此,楊世界分析稱,大企業收購分為幾種,一種是與自身業務有互補性的,另外一種收購是出於減少內耗成本的考慮。對於前者,如果業務互補,分拆對企業的衝擊肯定是挺大的;但如果業務互補性不強,分拆反而可能有利於這兩家公司的獨立發展,也有很多企業會選擇把子公司獨立出去,進行資本運作,加速擁抱市場。

  不過,王超並不認為最後Facebook會被拆分,“在本世紀初的反壟斷調查後,微軟繳納了罰款並沒有被拆分。實際上Facebook對網絡效應比微軟還要依賴,如果離開了母公司的流量、技術、人才等導入,Instagram和WhatsApp發展肯定不如現在好。就像騰訊一樣,微信直接帶來的收益有限,但是微信對整個騰訊是不可或缺的,遊戲、媒體業務都依賴微信的導流。Facebook也是同樣道理,拆分之後Facebook幾大業務就會分崩離析”。

  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湯藝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