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評“兼職賣卵2-8萬”:別讓以命換錢黑產伸向女大學生
2020年12月11日12:33

原標題:媒體評“兼職賣卵2-8萬”:別讓以命換錢黑產伸向女大學生

“她那時候還太年輕,不知道所有命運贈送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斷頭王后》的這段經典名言,被一時利益矇蔽的女大學生該好好讀讀。

“兼職,2-8萬,不耽誤學習,無色情”“8-12天,賺1-5萬”……據媒體報導,近日多所高校學生反映,學校女廁所門背後經常出現這類打著“高薪兼職”旗號實則為有償賣卵的廣告。

有償捐卵廣告,圖據健康時報
有償捐卵廣告,圖據健康時報

“你的一顆腎,一部最新款的iphone手機,二選一你選哪一個?”2012年,17歲的安徽少年選了後者,然而這一決定卻令其悔恨終生。相似的是,卵子買賣的黑手伸向了大學,盯上了想賺快錢的女孩們。

“捐出卵子,就能換錢”“長相越好、學曆越高,報酬越豐厚”“無痛無傷害,來錢極快”……此類無良小廣告,長期“潛伏”在高校論壇、貼吧、女廁所。一些涉世未深的女大學生,成了黑市賣卵利益鏈條上被吞噬的群體。

不容否認,膨脹的慾望和透支未來的虛榮心,是一些女大學生淪陷的重要誘因。醫美整形、買名牌包包、新款手機,與同學一起吃喝玩樂等,讓少數學生身陷裸貸、賣卵,剛開啟的青春就墮入無邊黑暗。

但在指責賣卵女生的虛榮之前,我們要看到,黑市賣卵利益鏈上,最該追責的應是誘騙女孩的黑心中介們。

所有黑中介都主打一套“捐卵無害論”的話術。把捐卵輕描淡寫地說成“卵,反正每個月都要排出來,與其浪費不如幫助一下有需要的人,幫助別人的同時自己還能賺點零花錢”。這些人更試圖用“愛心捐卵誌願者項目”的幌子,洗白見不得光的黑色產業鏈。在他們的口中,“‘捐卵’是幫助不孕不育的家庭。很多失獨家庭,因為女方身體原因卵子不能用,你是在挽救她們。”還一再強調“取完卵就付款,沒風險的”。

其實,“富人拿錢買生命,女孩以命換錢,中介賺得盆滿缽滿”,才是黑市賣卵的實質。而潛藏在賣卵背後的重重風險,則是黑中介們絕口不提的——

有別於男性的生理結構,女性一生中只排出400-500個成熟卵子。而捐卵取卵,往往要用藥物一次性促使女性排出十幾個以上的卵子。如果取卵技術操作不規範,打促排針、取卵泡手術的過程會對卵巢過度刺激,甚至引發大出血。

而捐卵的危害,不論是引起月經紊亂,增加卵巢癌的風險,還是提前搬空儲備的卵子,導致卵巢早衰、提早絕經等,對女孩來說,都是毀滅性的傷害。

此前,知名導演陳凱歌的作品《寶貝兒》因代孕題材引發輿論熱議,人民法院報專門發文提醒,“別以身試法!實施代孕技術或可構成犯罪。”黑市賣卵也和代孕一樣,是我國明文禁止的行為。2003年衛生部修訂《人類輔助生殖技術規範》指出,禁止任何組織和個人以任何形式募集供卵者進行商業化的供卵行為。

鑒於贈卵行為存在健康風險,其將帶來的一系列社會、法律和倫理問題,我國目前對於贈卵行為及其條件進行嚴格規範,嚴禁供精與供卵商業化。既然商業捐卵是法律明文禁止的,那黑中介口中的“跟正規醫院合作,取卵手術不會有任何風險”也自然經不起推敲。

“她那時候還太年輕,不知道所有命運贈送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斷頭王后》的這段經典名言,被一時利益矇蔽的女大學生該好好讀讀。當然,各高校也應該及早補上這堂生理衛生課,讓女孩們懂得賣卵絕非無關痛癢的小事,而是可能要用一生承擔的代價。

紅星新聞特約評論員 白晶晶

原標題:《“兼職賣卵2-8萬”,別讓以命換錢的黑產伸向女大學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