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獨撫媽媽”
2020年12月10日07:06

原標題:看見“獨撫媽媽”

原創 藍非藍 南都觀察家

藍非藍,自由撰稿人

全文4600餘字,讀完約需9分鐘

在中國的獨撫家庭中,約有70%-80%是獨撫媽媽家庭。根據保守估算,獨撫媽媽和孩子組成的家庭達到了2000萬戶,但社會對獨撫家庭理解和包容度依然不足。

獨撫媽媽們面臨的難題是複雜多樣的,遺憾的是,願意站出來講述自己經曆的媽媽依然是少數。她們有著太多顧慮,除了面對諸多現實的挑戰,還擔心被外界苛責和指點。

前男友分手1個多月後,25歲的曼宣意外發現,自己已經懷孕3個多月。

“當時整個人都傻了。”她正準備出國讀書,簽證都辦好了。幾分鐘後,她給前男友打了個電話,告訴他自己懷孕了。覺察到前男友的驚訝,同樣沒有想好怎麼辦的她掛掉了電話。

“這是一個生命,我不願意把她拿掉。”經過反複考慮,曼宣還是決定生下這個孩子。當時,她未婚單身,沒有要求前男友承擔任何責任。4個多月後,她生下了一個女孩,成為了一個獨撫媽媽。

但獨撫的緣由千千萬萬,她們中,有因與丈夫性格不和或三觀不同離婚的,有因丈夫出軌而離婚的,有被丈夫家暴離婚的,有雖在婚姻中卻長期分居的,有喪偶的……最終只能獨自撫養孩子。

2019年,中國婚姻家庭研究會等發佈《十城市單親媽媽生活狀況及需求調研報告》(以下簡稱“調研報告”),其中還特別提到了性別不平等導致的獨撫:一些家庭因為女性“沒生男孩”而離異,由母親獨自撫養女兒。無論主動選擇或是被動接受,她們都成了獨撫媽媽。但即便可以概括媽媽們主要的獨撫緣由,依然不能用“某個群體”來加以簡單概括和想像。

▲ 受訪單親媽媽的離婚原因統計。© 《十城市單親媽媽生活狀況及需求調研報告》

在黑桃打算打掉孩子時,兩位醫生異口同聲的一句“這是上天派來救你的”,讓她最終決定要留下孩子。黑桃是意外懷孕,早前和在異地的男友商量的結果是:不要孩子。但做例行檢查時,醫生在黑桃的子宮發現了一個看起來非良性的腫瘤,如果腹中的胎兒能順利生長起來,子宮的營養都供給了胎兒,腫瘤就可能被“餓死”。

男友得知她決定要孩子後,主動提出跟她一起去領結婚證,這樣方便孩子上戶口。沒想到,領證便是男友對她和孩子盡的最大的責任。領證之後,對方沒再參與過對孩子的照顧和教育,已婚的她成了一名獨撫媽媽。

▌獨撫媽媽的難題

“一個人去做產檢,一個人生孩子,一個人坐月子,一個人帶孩子去看病,一個陪孩子度過100天……在這些我和孩子的重要時刻,沒有一刻是孩子她爸有參與的。”曼宣說。

從懷孕出生到孩子滿100天,前男友都不在身邊,只有她媽媽陪著她。就算有母女兩人照顧孩子,還是忙不過來,孩子出生後,她們吃了三個月的外賣。

回憶起獨撫至今的經曆,黑桃覺得懷孕初期到孩子1歲半是最艱難的一段時期。由於是高齡產婦,懷孕初期她天天要吃保胎藥,一停藥就流血,連續吃了12周才逐漸穩定下來。

孩子出生後,特別愛鬧,白天都不睡覺,她只能咬緊牙一個人帶著。到了孩子60天大,突然急性過敏,整個臉都腫得變形了,她既心疼又有些不知所措,一個人帶著孩子往醫院趕。

那段時間,黑桃很容易發怒,跟父母的關係也變得緊張。作為知識分子家庭,愛面子的父母不能接納女兒一個人帶孩子的現實,為此,她和父母也經常爭吵。

在人生的很多重要時刻沒有愛人陪同;在最艱難的時候,只能一個人扛著。父母也難以認同她們的決定和新的身份。這些都是很多獨撫媽媽們要面對的難題。

另一個讓她們頭疼的問題是,等孩子懂事後,又要如何跟孩子溝通:爸爸去哪兒了?

“爸爸是愛你的,只是我們沒有住在一起。”黑桃這麼跟女兒解釋。當女兒表示想爸爸時,她也會主動問她:“要不要跟爸爸視頻?”

但這個問題對於一些獨撫媽媽來說顯得更為棘手,特別是那些遭遇過丈夫虐待、被丈夫欺騙的……對丈夫心懷不滿甚至懷恨的媽媽們。這些爸爸在孩子整個成長過程的缺席可能是全方位的。

而對於喪偶的媽媽們來說,她們與亡夫的感情大多很好,在面對這個問題時,她們則要先學會處理好內心的哀傷。

公益組織負責人江麗建議媽媽們用孩子能聽懂的語言去告訴他們真相。

在懷孕5個多月時,曼宣給前男友發去了她去產檢回來的彩超照片,並告訴他,自己決定要生下孩子。當天晚上,前男友約了她見面。她永遠也不會忘記他當時說過的話:“我希望孩子聰明、善良、簡單,希望我們能給她最好的條件。”當時兩人都哭了。

但動聽的話最後沒有轉變成行動,從孕期到孩子如今1歲8個月大,前男友沒有給過一分錢的撫養費,也沒給孩子買過任何禮物。但她選擇了接受,前男友年紀比她小5歲,從小養尊處優。她對他沒有幻想。

從孕期到孩子讀書之前,黑桃也還沒收到任何撫養費。直到孩子上幼兒園,她才找在異地的丈夫商量。“孩子現在上學了,你看是不是可以給她交個學費?”看出對方有些猶豫,她又補充,“如果你做不到,我也不強迫你。“最後,丈夫還是每月轉來了1300元的費用,期間偶爾會中斷,她也不過問。

不是每個媽媽都能有條件應對經濟上的困難。撫養費對於收入比較低的媽媽們而言意義重大。

在“調研報告”中,提到了媽媽的生活貧困問題,受調查的單親媽媽中,超過60%每月收入在4000元以下。收入普通不高的原因,首先是很多媽媽本身受教育程度就不高,有的甚至在離異前就是全職媽媽;另外一方面,育兒和工作往往很難兼顧,加之就業環境對要養育小孩的女性的歧視,媽媽們的就業處境更為艱難。

▲ 受訪單親媽媽的月收入分佈。© 《十城市單親媽媽生活狀況及需求調研報告》

同時,孩子爸爸們卻拒絕提供撫養費。有高達80%的單親媽媽沒有獲得足額的撫養費;40.7%沒有獲得撫養費。“父親”這個角色在情感和物質支援方面雙重缺位,媽媽們面臨的挑戰嚴峻。

她們還要面對外界異樣的眼光:你為什麼一個人帶孩子?

調研報告顯示,這些母親之所以獨自撫養孩子,其中有90%是由於離異(包括未離異,但處於婚姻危機中),其次是喪偶,除此之外還有未婚生育等原因。面對外界的不理解,大部分媽媽選擇了隱藏自己獨撫的身份,一些人對此感到羞恥,對孩子有虧欠感。

“孩子如果想要什麼玩具,我會毫不猶豫地買。”黑桃意識到這是自己對孩子有虧欠感的表現,但隨著孩子逐漸長大,她也有意識在糾正自己的觀念。她知道自己並沒有錯。

媽媽們對孩子的虧欠感如果調適不好,最終會作用到孩子身上。

“可能表現為對孩子放縱、溺愛或者控制。”江麗說。

“媽媽不太敢惹我。什麼事情都比較順著我。”經曆早年父母離異,跟著媽媽一起生活的女孩溜溜說。

讓這些媽媽們頭疼的事情還發生在學校教育上。孩子入學時,填寫的表格都是預設父母雙親都在。遇到父親節學校要舉辦相關活動時,獨撫媽媽和孩子又要如何面對?

江麗提到一個媽媽的例子,一次活動上老師要孩子們交上全家福,再思慮再三之後,一位獨撫媽媽讓孩子交上了他們兩人的合照。“這就是這個家庭的實際情況,哪怕跟別的家庭不一樣,但我們要包容多元化的家庭結構。”

獨撫媽媽們面臨的難題是複雜多樣的,遺憾的是,願意站出來講述自己經曆的媽媽依然是少數。她們有著太多顧慮,除了面對諸多現實的挑戰,還擔心被外界苛責和指點。

這也是專門服務於獨撫媽媽的公益組織“一個母親”要面對的挑戰。“很少有媽媽會將(“一個母親”的)活動發到朋友圈,因為她們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江麗也表示,隨著媽媽們心態的調整和觀念的轉變,這種狀況也在好轉。總的來說,一二線城市的獨撫媽媽們對自己獨撫狀況的接受度更高,三四線城市的媽媽們則還需要更多的支援和引導。

▲ “一個母親”獨撫母親組織的一次聚會。© ▌讓陽光照進獨撫家庭

“在參加線上‘心理重建小組’之前,一位媽媽曾經想自殺,活動結束後,她放棄了這個念頭。”江麗講到獨撫媽媽們遇到的心理困境時,提到這個例子。

獨撫媽媽們普遍面臨著比較大的心理壓力,如果調適不好,甚至會導致抑鬱等心理問題,這樣反過來也會影響育兒和就業,影響生活質量。

因此,“一個母親”組織將服務的主要方向放在對於獨撫媽媽們的心理支援上。江麗認為,媽媽們越早從心理低穀中走出來越好,對自己和孩子的負面影響會越小。

因為各種原因而剛開始獨撫的母親、孩子還在0-3歲的獨撫母親,整體上來看,她們面對的心理問題最為嚴峻,需要時間來適應環境和身份的變化。為此,“一個母親”特別為這些媽媽們開展了相應的支援計劃,有線上課程也有線下活動。

即使一直看起來自信、樂觀,對一切挑戰應付自如的曼宣也承認,自己有時也會感到害怕。特別是今年疫情以來,她收入下跌,還要面對負債壓力,“不敢想太多”。

將近2歲的女兒是她目前最大的動力,為了讓女兒有更好的未來,她有了更大的動力去賺錢。她甚至考慮了最後的方案,如果實在沒辦法,就把房子賣了。能和女兒、媽媽平平安安在一起生活就是最大的幸福。

而隨著孩子的長大,黑桃也逐漸調整好心態,她已經決定和丈夫離婚。孩子出生5年多來,他們總共見了6次面,除了第一次是他主動過來看望外,其它時候都是黑桃主動提出的。

在懷孕4個月時,黑桃的父母叫她搬回家住,隨後,她和父母之間的關係逐漸緩和。但為了儘量不給年邁的父母添麻煩,她幾乎從來不主動叫他們幫忙,基本都是自己帶孩子。但至少有父母在,有需要時仍能有所照應。如今女兒逐漸長大,可以有更多時間跟姥姥姥爺玩,她也能有更多時間專注於工作。

在孩子爸爸缺位的情況下,大部分獨撫媽媽的父母都給予了不同程度的支援,幫忙帶孩子、給予一定的經濟支援……

在中國的獨撫家庭中,約有70%-80%是獨撫媽媽家庭。根據保守估算,獨撫媽媽和孩子組成的家庭達到了2000萬戶,但社會對獨撫家庭理解和包容度依然不足。

即便是身邊的好朋友也可能對她們存在誤解。有一次,黑桃的一位好朋友因為家庭的一些狀況找她傾訴,對方跟老公關係有些緊張,孩子青春期的教育也讓她發愁。黑桃勸她想開一些,有些事情不必太糾結:“你看我這樣不也挺好的嗎?”沒想到,她的朋友回了一句:“看著你我更愁。”

這時她才意識到,原來在好朋友眼裡,自己的生活是缺失的、不好的。很多人對於獨撫家庭的生活都有一種刻板印象化的想像。

但正因為獨撫,一些孩子才有了出生的可能。曼宣說,如果當初不是自己選擇未婚生育,孩子又怎麼有機會來到這個世界上呢?

“無論是未婚獨撫,還是因離異、喪偶等原因導致的獨撫,我們都應該尊重。尊重多元化的家庭結構,是社會進步的標誌。”江麗說。

也是基於這樣的理念,“一個母親”提出了“獨撫母親”的概念,它是讓人有力量感的;而不是像單親媽媽、單親家庭這樣的概念,給人缺失和遺憾的感覺。

獨撫並不意味著育兒質量的下降。父母早年離異,一直跟媽媽一起生活的溜溜如今已經成年,她覺得這段經曆也讓她變得更加獨立,懂得如何更好照顧自己。如果引導得當,獨撫家庭出生的孩子可能更加早熟和獨立,有更好適應社會變化的能力。

但對於獨撫家庭適當的支援仍是必要的。由於獨撫媽媽們育兒責任重,她們大多需要更為靈活的就業時間。

也必須正視爸爸們缺位的問題。黑桃發現5歲多的女兒對其他同學是否都有爸爸感到好奇,她會儘量用不帶情緒的口吻告訴孩子事實。女兒很喜歡某個同學很有親和力的爸爸,現在跟姥爺關係也很好。

在“一個母親”開展的線下親子活動中,也經常邀請男性老師參與。得到男性長輩的陪伴、看到一些男性榜樣,有利於孩子的健康成長。

江麗表示,目前我國法律對於離婚父母雙方權利義務缺乏明確規定,對於撫養費標準規定不夠清晰,即使爸爸們沒有按照法律規定給予撫養費,也沒有對應的懲罰措施。

在英美法系,對於離婚家庭,是以兒童利益最大化為原則,包括共同監護、分時共育等,在照顧和教育等方面均有明確規定。這樣的強製措施不管對於孩子還是對於媽媽來說,都有更為積極的影響。

如今,媽媽曼宣下班回家時,1歲8個月的女兒已經會主動跑去迎接她,幫她拿包包了。看到女兒長得這麼漂亮、聰明、懂事,她感到很知足。

黑桃依然記得當初自己決定要孩子時,遠在美國的朋友給她打來電話:“你要想清楚,以後不要後悔就好。”這是一個重要的提醒,它提醒著黑桃以後在育兒過程可能面臨的巨大挑戰。

在孩子快出生時,她遇到了很危險的狀況,由於突然大出血,她被直接送上手術台剖腹產。幸運的是,最終母女平安。孩子出生10個月後,她產檢時出現在子宮的腫瘤也消失了。

經曆過生死劫,黑桃更加珍惜擁有的一切。她很感激孩子的到來,讓她有機會成為一名母親。從孩子身上,她覺得自己收穫了太多的東西,與孩子一樣成長,一起學習愛與被愛。

原標題:《看見“獨撫媽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