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不好,你還吃過“龍的骨頭” | 下篇
2020年12月10日20:01

原標題:搞不好,你還吃過“龍的骨頭” | 下篇

原創 一個男人在流浪 物種日曆

這是 一個男人在流浪 老師關於“龍骨”文章的下篇。

回顧上篇請看 被西方學者們從中藥堆裡找到的古生物基本都落在“古哺乳動物”這個寬泛定義里,但這並不代表沒有例外——為王懿榮提供素材的骨片就是典型的例子,這些只有幾千年歷史的骨片根本不算化石,卻也被當作“龍骨”銷售使用。看來,在主流定義之外,龍骨的真實範疇還要更廣一些,這就讓我們又必須再次探討哈伯勒最初的疑惑——被中國人當做藥材吃掉的古生物到底還有什麼?

在北宋黃休複的記載里,生活在今天成都附近的老翁,在山中發現“龍骨”後和兒孫一起挑了數擔去賣,天還沒黑就被搶購一空;漢武帝元光二年開山鑿渠,在商縣附近發現大量龍骨,在此後的多年里,農閑挖骨都成為當地百姓最主要的副業。地下的骨頭能入藥能換錢,具體是什麼骨頭也就不重要了。無差別的採掘下,突破“古代哺乳動物化石”是遲早的事。李吉甫在《元和郡縣誌》里寫過,“元武山……出龍骨”,元武山所在的四川德陽中江縣不僅出產哺乳動物化石,也出土過恐龍化石,被人們採集的龍骨是否包含這些史前巨物的骨骼呢?

合川馬門溪龍骨架模型。圖片:James St. John / Wikimedia Commons古籍沒有寫明,但現實已經給出確鑿答案——1957年,四川石油管理局的地質勘探隊在野外勘探中發現了合川馬門溪龍化石,由於化石早已部分裸露,其中的相當一部分早就被當地居民敲掉做龍骨使用多年;在山東諸城,數量驚人的恐龍化石密集暴露在面積只有2萬平方米的小嶺斜坡上,在改名“恐龍澗”之前,龍骨澗的名聲已經在周邊流傳已久;2007年,正在河南西峽進行挖掘的恐龍學家董枝明表示,當地人使用恐龍骨熬湯治病已有幾十年歷史,集市上販賣的恐龍骨只要4塊錢一斤。
凍土中的象牙

古老的恐龍化石被當成龍骨使用,那些年代更近的骨骼——比如河南安陽的骨片——也沒能倖免。更有甚者,一些“新鮮”的古生物製品似乎也曾出現在藥材市場上。

成書於康熙年間的《異域錄》記載了大臣圖里琛出訪北域的見行,其中提到“鄂羅斯近海北地”出產一種“性極寒,食之可除煩熱雲”的肉,這種肉的提供者“麻門槖窪”是一種習性詭異的巨鼠,“行地中,見風即死,每於河濱土內得之”,又說它“身大如象,重萬斤……骨理柔順,潔白類象牙”,除了肉能吃,當地人還“以其骨製為椀碟梳箆之類”。在今天現存的鼠類和擅長掘洞的生物里,找不到任何一個可以完美貼合這段描述,但圖里琛沒說假話,因為原本對此半信半疑的康熙帝確實見到了“麻門槖窪”牙和骨製作的用具(“朕親見其器,方信為實”)。

烏克蘭出土的猛獁和披毛犀牙齒。圖片:Biodiversity Heritage Library / Flickr“麻門槖窪”,正是俄語里猛獁мамонт的音譯。這些史前巨獸的屍骸在西伯利亞凍土下異常豐富,自從西伯利亞併入俄羅斯之後,人們已經挖掘了至少46750頭猛獁,其中的相當一部分通過恰克圖口岸進入中國,除了被作為牙雕原料之外,很難說是否有一些猛獁象凍肉因為“食之可除煩熱雲”的奇效被進口。除了猛獁肉,今天俄羅斯雅庫特共和國的凍屍挖掘還經常出土披毛犀,已有多位猛獁採掘者坦言,他們曾將犀角作為昂貴藥材走私到越南和中國。
龍骨山的“寶藏”

不過,和出現在龍骨裡的古人類骨骼相比,恐龍和猛獁都算不上什麼。

古人類骨骼出現在龍骨裡早有伏筆。哈伯勒蒐集的龍骨啟發了安特生和後來者,但從中擇撿出的那枚牙齒化石像猿又像人,更沒有具體的產地信息,真正引導安特生走近北京猿人的其實是一個地名—— “龍骨山”,這裏一直是周邊百姓採石燒石灰的所在,在勞作過程中,他們當然也發現了許多化石,“龍骨山”的得名也足夠證明這些化石流向何處。已經在中國生活5年的安特生敏銳地抓住這個線索,並由此引出了以後一系列重大發現。

自此之後,通過藥鋪龍骨尋找化石的靈感啟發了古人類學者,但學者們也需要和龍骨挖掘者賽跑。1956年7月,湖南長陽的龍骨洞被采挖,當地生物教師陳明治帶著學生聞訊而來,從水田子供銷社院里堆積的上萬斤龍骨裡找尋到一塊殘破的上頜骨化石,後經鑒定確認是古人類化石(長陽人),而據供銷社工作人員介紹,這枚上頜骨原本屬於一個相當完整的頭骨,只是一不小心摔破了,其他部分早就打包銷往各地。

周口店遺址博物館里的北京猿人全身雕塑。圖片:BleachedRice / Wikipedia

同樣的故事還發生在1969年的恩施,科考隊在巴東縣藥材鋪挑選化石時,竟發現了200多片巨猿化石,查找台賬才發現來源於一河之隔的高坪龍骨洞,從1970年到1998年,在這裏發掘出3枚古人類牙齒(建始人)和大批巨猿骨骼;1975年的湖北鄖縣梅鋪龍骨洞快要被挖掘殆盡,但還是出土了4枚古人類牙齒化石(鄖縣人);1985年,重慶市巫山廟宇鎮龍骨坡也發掘出一段帶有2顆臼齒的殘破下頜骨化石以及一些有人工加工痕跡的骨片,1986年又發掘出3枚門齒和一段帶有2個牙齒的下牙床化石(巫山人)。

更驚悚的故事來自廣西文史研究者唐兆民寫給裴文中院士的書信,他提到,廣西大新縣“仙岩洞”也出產過龍骨,但這個山洞其實是壯族岩崖洞葬遺址,當地洞葬始自東漢,盛於明清,被當做龍骨銷售的很可能是逝去只有幾百一千多年的現代人的骨骼……

北京人頭骨複原模型。圖片:Yan Li / Wikimedia Commons實際上,由於使用歷史悠久,出土地點眾多,古代文獻又含糊不清,我們不可能徹底羅列被當做中藥吃掉的龍骨裡究竟還混雜過什麼。吃龍骨究竟能不能治病,這個問題需要交給中醫藥現代化研究者來解答,但回顧吃龍骨的故事給我們帶來的驚愕,以及許多珍稀化石被盲目吃掉給古生物研究帶來的影響的確難以磨滅。好在,最近10年里一批古生物保護法規相繼出台,這樣的故事應當快要結束了。

原標題:《搞不好,你還吃過“龍的骨頭” | 下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