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老闆名字兩字都搶注 山寨已成品牌企業生死劫
2020年12月10日19:26

  一個品牌企業,如果連老闆的名字都被惡意搶注,這個年還能過的好嗎?

  歲末年終,喬氏檯球喬冰正在四處奔波,為一年一度的“喬氏杯”中式檯球大師賽全球總決賽忙碌著。在去往北京的高鐵上,一條公司品牌總監發來的商標監測消息讓喬冰哭笑不得——一家山寨“喬氏”品牌檯球桌的慣犯工廠,竟然用喬冰本人的名字發起註冊新商標。

  在中國檯球行業,各種山寨“喬氏”品牌,已經不是新鮮事。喬氏品牌創立於1998年,不僅聚焦中式檯球品類,生產製造目前全國高端球房銷量最高的中式檯球球桌,還致力於推廣中式檯球的全球推廣,已經把這項擁有7000萬粉絲的中國運動推廣到全球64個國家。

  產品質量有口皆碑,行業責任敢夢敢當,“喬氏”二字就這樣成為中國檯球行業里的金字招牌。但荒誕的是,就在這塊金字招牌下,一群山寨者卻開始狂歡,利用商標局對惡意搶注的防不勝防,一批批“銀腿喬氏”、“喬氏鋼庫”、“喬氏石庫”等山寨品牌層出不窮。目前,喬氏每年花在維權上的費用達到上百萬元。

  喬氏中式檯球Q8球桌,俗稱“喬氏金腿”,檯球桌中最受追捧的山寨對象

  用喬冰本人名字註冊商標的,就是一家註冊了“銀腿喬氏”的工廠,兩人恰巧在一個檯球行業微信群裡,喬冰感受了一把“李逵”遇到“李鬼”。

  喬冰在微信群怒問:“你註冊‘銀腿喬氏’,我們律師馬上該起訴你了,你註冊‘喬冰’是什麼意思?”

  “銀腿喬氏”答:“我的商標是合法註冊的,你應該大度一點,有錢大家一起賺嘛。”

  理直氣壯的“山寨喬氏”給喬氏品牌帶來了很大的傷害,喬氏建設了完善的售後服務,很多時候售後電話接到投訴球桌質量問題,到現場發現投訴方買的是“山寨喬氏”。喬冰表示,對於“銀腿喬氏”、“喬氏鋼庫”、“喬氏石庫”等以獲利為目的、用不正當手段搶先或模仿註冊喬氏品牌的行為,喬氏已經發起法律訴訟,這些“山寨喬氏”不久將會受到公正的裁決。

  在中國,很多知名企業也遇到了山寨廠家的圍追堵截,“粵利粵”、“康師博”、“大白免”等山寨品層出不窮。“山寨”現象的盛行不僅給這些企業造成了損害,極大地限製了企業創新和做大品牌,更嚴重的是,助長了社會上不勞而獲的歪風,更讓“中國製造”在國際市場中背上“山寨”的負面形象。

  相比對喬氏品牌造成的傷害,喬冰更多的關心是山寨行為對檯球行業,乃至“中國製造”造成的傷害。喬冰說:“喬氏價值觀的第一條就是‘忠於客戶,心繫家國’。今年這麼困難的年景,喬氏在賽事投入方面反而投入3500萬,明年還要投入1000萬用於中式檯球的海外推廣,我們的夢想是讓中式檯球大興於世界,這是喬氏品牌的終極價值。”

  2020年1月,第八屆“喬氏杯”中式檯球大師賽全球總決賽賽場

  “‘山寨’的流行對中國檯球的發展是百害無一利,除了對著名品牌造成傷害,‘山寨’行為對行業的傷害毋庸置疑是及其巨大的,這是最令我痛心的。”

  “山寨”橫行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山寨”侵權者法律意識淡薄,認為“山寨”、“傍名牌”可以鑽法律的空子,受法律保護;另一方面,自主創造知識產權需要金錢成本和時間成本,而“山寨”侵權的違法成本卻很低,這就讓“山寨”侵權者覺得有利可圖。

  當前,國家在積極推進國內國際雙循環,鼓勵“中國製造”向“中國創造”躍遷升級,這些都必須從切實保護知識產權出發。

  對此,喬冰建議應該從製度上提升對中國知識產權的保護,讓更多的中國企業重視知識產權。“首先,國家知識產權管理部門應該加強對這種不正當競爭的管理,特別是建立和完善各行業知名品牌的數據庫,從審批源頭約束不正當競爭的產生。其次,在涉及品牌名擦邊球、外觀微調仿冒等法律維權比較困難的領域,建議引入陪審員製度,讓大眾消費者意見作為判斷是否侵權的一個重要依據。最後,建議引進懲罰性處罰條款,考慮到打假以及偵測仿冒、山寨產品的工作非常複雜,往往只能偵測到很少的一部分,所以一定要引入懲罰性條款,抓到一次當做一萬次。”

  做品牌太貴,搭便車划算,這是山寨品牌的基本價值觀。其實這些山寨品牌可能比誰都明白品牌的價值,但不敢或者懶於運用創新、誠信以及契約精神,去創造屬於自己的品牌價值。

  “山寨”、“傍名牌”終究是鑽法律的空子,複製和模仿也終究不是長久之計,中國製造要變成中國創造才能更好的走向世界、影響世界。這需要實事求是和創新精神來轉型升級,而不是放任“山寨文化”盛行。

  希望山寨廠商連正品廠商老闆名字都敢搶注的鬧劇,今後在中華大地上不要再發生,中國製造一步步走上重視知識產權的陽光大道。

  (檯球圈有料)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