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南“削”到北人人都愛小孫楊 成馬保殊楚欽師弟
2020年12月09日07:30

  昨天,中國乒協國家乒乓球青少年集訓隊和少兒集訓隊(第一期)第二階段選拔賽最後兩個組別:女子7-8歲組、男子9-10歲組的爭奪分別在福建廈門賽區和湖北黃石賽區順利完賽,這樣,各組別入圍第一期國家青少集訓隊的前16名全部產生——

  各組別前16名運動員名單

  其中,11-12歲組選拔賽中的一名削球小將孫楊刷爆了深圳寶安乒乓球愛好者的朋友圈——在上海結束的中國乒協國青國少選拔賽第二階段比賽中,由寶安體校發掘、輸送的小將孫楊,在國青男子11-12歲組選拔賽中連勝八場後躋身16強,成功斬獲首期國青集訓隊入圍名額,成為該組別唯一一個削球打法的選手。今天,寶安日報的記者劉強,為我們介紹了小孫楊的成長故事。

  “孫楊小時候我還贏過他呢,嘿嘿”“寶安人才輩出啊”“張超教練帶出這麼優秀的弟子,恭喜”……一時間,球友們毫不吝惜對孫楊的喜愛和對寶安體校的讚譽——其實,從開始學球到如今躋身國青集訓隊,孫楊在六七年的時間里一路走來,都滿載著各路教練、名將和球友們的喜愛。

  2歲“自學成才”,8歲深圳“封王”

  活潑可愛的孫楊,從小就是個“小人精”。孫楊的媽媽孫曉寧介紹說,這小子從小愛看電視,兩歲就能拿著遙控器選擇自己喜歡看的頻道,還特別愛看體育頻道。孫楊與乒乓球結緣,就是源於電視上的一場比賽。看完之後,孫楊就吵著鬧著要媽媽買球拍。球拍到手後,家中客廳里的小桌子就成了孫楊的球檯。雖然還沒系統學過打球動作,但他模仿起電視上運動員的姿勢卻惟妙惟肖,然後讓爺爺當“陪練”,一打就是兩三個小時。有時,爺爺都累了,小傢伙卻還沒玩夠,然後就自己對著牆打,還聚精會神地數著回合……在上幼兒園大班時,寶安體校乒乓球隊主教練張超去幼兒園選苗子,一下就被小孫楊吸引住了。就這樣,孫楊成功走進了寶安體校,成為當時隊內最小的隊員之一。

  說起當年讓孫楊選擇削球打法,張超直言:“孫楊的手感非常好,而且臂展也很不錯,還比同齡的孩子沉穩許多。”在教練眼中,場下的孫楊雖然也很調皮,但練起球來神情專注,投入程度在隊內幾乎無人能敵。這,也讓張超下定決心去培養。

  從2015年開始,廣東陳靜球會的乒超主場移師寶安,球會面向寶安招募球僮。當時,球會的“當家花旦”就是南韓削球名將朱世赫,於是細心的觀眾就會發現,每次朱世赫登場時,擋板的角落里就坐著一個小球僮,小傢伙雙手捧著小腦瓜,聚精會神地盯著朱世赫的每一板擊球。這個小球僮就是孫楊。後來,球會時常借用寶安體校場地訓練,孫楊除了有機會與朱世赫“親密接觸”外,還曾接受過世乒賽男單亞軍的指點。去年,記者曾把朱世赫在寶安體校摟著孫楊的照片轉發給這位南韓名將,他隨後回覆道:“這個小孩我有印象,也打削球,挺不錯的。”

  在寶安體校訓練的三四年時間里,孫楊從最小的“小豆包”逐步成長成為隊中的“男一號”。平日訓練中,附近的球友們偶爾來體校打球,張超都會推薦孫楊和大家打上幾盤。記者也是在2016年在寶安體校打球時認識了當時只有8歲的孫楊,交手過後最大的感觸就是,這個小傢伙手感真好,發球、戰術方面的變化也很多,有點像十多歲的孩子打出來的球。那一年,恰逢深圳市舉辦第九屆運動會,8歲的孫楊在比賽中一路橫掃,毫無懸念地摘得男子丁組單打冠軍。

  多家省隊青睞,9歲“獨闖”京城

  2017年是孫楊成長中的關鍵之年。彼時在深圳乃至廣東同年齡選手中,孫楊都鮮有敵手,小傢伙因此收到了廣東、廣西、湖北、四川、北京等多家省級少年隊拋來的橄欖枝。當時三年級的孫楊,學習也很好,2016年還曾榮獲寶安區第四屆“陽光少年”稱號。因此,到底是讓小孫楊繼續唸書,還是專注於打球,一度成為了困擾其父母的難題。最終,父母尊重了孫楊“繼續追球”的選擇,小傢伙當時說,一切都因為“太喜歡了”“我要做到最好”。

  在孫楊選擇到底去哪家省隊的那段時間里,寶安體校於2017年春節過後組織隊員赴四川省隊交流,時任四川隊總教練的鄭長弓,一眼就相中了可愛的小孫楊,現場便拋出了“邀請函”,還不斷做張超和孫楊媽媽的思想工作說:“來四川隊吧,我一定好好培養。孩子好好練,參賽機會我們會給足,這樣發展下去,12歲就差不多能進一線隊了,我們也會積極向國家隊推薦……”更有意思的是,晚間吃飯時,鄭長弓還不斷向妻子、前國手張瀟玉惟妙惟肖地描繪著對孫楊的喜愛,“那個小孫楊,光發球就會好幾種,下砍發球有點丁寧的意思……削球也削得很穩,變化還多,要是能來我這裏,我拿最好的隊員陪他練,以後一定能不錯……”

  像鄭長弓這樣喜歡孫楊的教練還大有人在,北京少年隊主帥李珅乾脆直接殺奔寶安,到寶安體校看孫楊訓練。李珅也是現場就表達了對孫楊的喜愛之情,並以最誠懇的邀請感動了張超和孫楊的父母,成功將當時只有9歲的小孫楊帶到了北京少年隊。

  9歲,當大部分孩子都在父母身邊享受著無比香甜的童趣生活之時,孫楊已開始學會獨自一人在千里之外的北京生活、訓練。孫曉寧最初還頻繁地往返於北京和深圳,但沒過多久,看著孫楊和隊友們逐漸打成一片,孫曉寧去北京的次數就越來越少了。李珅也不斷用行動兌現著自己在寶安的“承諾”——一定全力以赴把孫楊帶好。懂事、刻苦的小孫楊,也逐步在李珅心裡佔據了重要位置,李珅甚至在和愛人曹麗思交流時,都毫不掩飾對孫楊的喜愛,“咱家孩子以後要是能像孫楊這樣,我就知足了。”

  名帥名將援手,師徒一併“升級”

  北京少年隊這一站,孫楊的三年時光寫滿了汗水和收穫。期間,北京少年隊為了幫助孫楊成長,在2018年特意把剛從北京隊退役的削球手劉子謙招入隊中,成為了孫楊的主管教練。李珅當時“讓削球教削球”的想法,也在劉子謙和孫楊共同的努力下,收穫了纍纍碩果——三年里,孫楊南征北戰,多次在諸如“幼苗杯”“開拓杯”等大型全國少兒比賽中取得佳績,令很多兄弟省份的教練都羨慕不已。

  去年的全國二青會乙組比賽本是15歲以下球員的“戰場”,為了鍛鍊隊員,黑龍江隊派出了幾位十一二歲的小隊員參賽。當時,隊中缺少一位適齡的特殊打法選手,黑龍江隊總教練王飛幾經打探,聽說北京隊的孫楊還處於“閑置”狀態,於是立即與北京男乒溝通,點名要孫楊臨時交流給黑龍江隊征戰二青會。在與北京男乒主教練關亮聯繫時,王飛也毫不掩飾對孫楊的喜愛之情,“這個小不點的球很有味道,來代表黑龍江隊參賽,也鍛鍊他一下。”就這樣,王飛和關亮成就了11歲的孫楊“首次全國大型綜合性運動會之旅”,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孫楊竟然在與一幫十四五歲的大隊員對陣中贏下了好幾場。

  若不是受疫情影響,孫楊2020年春節後就可以到北京男乒一線隊報到了,但疫情足足讓他在深圳家中“調整”了近三個月。在此期間,孫楊每天都要和北京隊的教練對著手機鏡頭練兩個多小時體能。疫情管理最嚴格時,孫楊每天就和弟弟孫威在家裡的桌子上練一會;後來,管理稍微放開一點,孫楊就和弟弟一起,約上教練到場館加練。兩三個月的時間里,孫楊已盡最大努力把疫情對自己的影響降到了最低。

  4月中旬,孫楊正式走進了北京隊,成為了馬龍、丁寧、張怡寧、王楚欽等一眾名將正牌的“同門師弟”。劉子謙也與孫楊一併“升級”,進入北京隊繼續主管孫楊,此舉也足以看出北京男乒上下對孫楊的重視程度。小傢伙七八歲時就說過,國乒隊長馬龍是自己的偶像,沒想到今年7月,夢想成為了現實——回家探親的馬龍到北京隊訓練,教練組特意安排孫楊與“大滿貫”合練,接受“龍隊”指導。訓練結束後二人合影的照片中,馬龍面帶微笑摟著小孫楊的肩膀,眼神中滿是期待……

  國青不是“終點”,未來值得期待

  前段時間,劉子謙向記者透露,最初執教孫楊時,大家都說孫楊是個好苗子,進“國字號”大有希望。這,讓剛剛走上教練崗位的劉子謙有些“壓力山大”。但在兩年半左右的接觸中,劉子謙深切感受到了孫楊在訓練、比賽中的踏實和自律。“他才剛剛12歲啊,這是最好的年齡。這幾年,孫楊每週都按要求寫三四篇訓練日記,持續總結得失,從來沒間斷過;孫楊平時訓練的專注力、執行力也很強,我基本不用在訓練態度上操心。”說起孫楊,劉子謙不吝讚美之詞。但孫楊畢竟還是個孩子,有些技術要領或是因為膽小,或是由於年少,還需要劉子謙在身邊不斷叮囑。在今年六七月份的一次隊內比賽中,孫楊大比分領先時被隊友逆轉了,“孫楊在關鍵分上有點‘軟’,打得太保守。”賽後,劉子謙發火了,這也是幾年來劉子謙對孫楊少有的幾次發脾氣之一。劉子謙告訴記者,自己後來也很後悔,畢竟孫楊還是個孩子,是自己有點心急了。而孫楊則把那次失利寫進了訓練日記里,激勵自己在關鍵時刻再大膽一些,再“硬”一點……

  這次,孫楊成功闖入首期國青集訓隊,劉子謙除了興奮,更多的是開始為愛徒謀劃未來。“今年的選拔賽,孫楊是所在組別中年齡大一點的,明年的選拔賽,2007年和2008年出生的選手將同在一個組別,到時孫楊就是年紀小的了,那才是真正的考驗。”劉子謙雖然有些擔心,但他立刻又補充了一句,“我相信,國青隊不是孫楊的‘終點’,他一定還會有更大的上升空間。”

  1997年,在名將丁鬆力助國乒奪得曼徹斯特世乒賽男團冠軍後,中國男子削球選手在之後的二十多年中再未登上過世界冠軍的領獎台。12歲的小孫楊,也許因此更加令人期待。劉子謙現在不敢這樣說,卻一直在以“改寫歷史”為目標帶著孫楊持續努力著。

  (乒乓世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