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妖精票房冠軍真不意外
2020年12月06日07:24

原標題:這妖精票房冠軍真不意外

原創 毒Sir Sir電影

好消息——

今!天!周!末!

更好的消息——

廣州終於入!冬!成!功!

不勞全國人民費心了。

為慶祝這樣一個好日子,Sir今天特地起了個早,穿上衣櫃里最厚的衣服,在冬日暖陽里走路到家附近的影院。

看哪部?

Sir就一個念頭,今天絕不是為了工作來的(這種心情社畜都懂吧)!

可以不炸裂,但要輕鬆。

可以不深刻,但要愜意。

嗐。

選來選去,只有它——

赤狐書生

說好的不為工作呢,為什麼還是寫了?

的確,它有不少肉眼可見的瑕疵,比如人物形象單薄,笑料略過時,情感轉變生硬……

但,它仍超Sir預期。

還有更難得的一點——

這是一部不熱衷“講道理”的片子。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觀察到一個現象:

我們越深陷一個撕裂的世界,愛講道理的電影就越多,愛按著頭讓觀眾聽道理的電影,隨處可見。

Sir並非想抬高“娛樂”的地位。

Sir想說的是:

娛樂無罪,我們討厭的,是以說教為名,卻藏不住骨子裡的俗爛的“娛樂”。

《赤狐書生》是一部純娛樂片。

它既非完全放棄“表達”。

——比起攀附那些宏大概念以顯高深,它更專注個人情感。

也沒有屈從於低俗與廉價。

——比起急著用尬笑和美色等手段轟炸你,它更願意完成精緻而舒心的故事。

一個細節Sir可以提前說。

電影里有一段河上行舟的片段,划船不用槳,而是靠水裡的蛤蟆妖推著。

萌?

還有更萌的,仔細看——

河裡不僅有只大妖怪,還有一群“小妖怪”跟班。

蛙泳的,仰泳的……

《赤狐書生》的舒心,就是靠許多小而美的細節一點點搭起來的。

如果你也想在這個冬天感受一點暖意。

Sir願意把它分享給你。

01

主演陳立農+李現+哈妮克孜。

一個新生代,加兩個完全沒有電影作品的新人,自然無法完成多重量級的任務。

幸好,故事難度不高。

電影講述了狐妖為提升修為下凡,伺機從書生身上采丹的故事。

設置有點像……新版倩“男”幽魂?

並不是。

《赤狐書生》的模式更像“公路片”。

故事很輕。

不是淺薄的輕,而是輕盈,不臃腫。

白十三(李現 飾)是個狐仙,狐仙里的渣渣。

論修為,資曆淺;論品種,更平平無奇。

就連造型也一點不帥。

狐族中有幾百年一度的采丹考試,即從被選定的人類(“蚌人”)體內,取出元魂丹。

還大有講究。

元魂丹以白色為貴,又以蚌人自願獻出為貴(取出就死了),千年難遇。

據族內狐仙說,白十三有取得元魂白丹的機會。

這等好事,怎能錯過?

白十三下山尋人,帶著自己的口袋軍師映無邪,以及師長親友助力團,踏上了“取丹”之路。

他的蚌人,名叫王子進(陳立農 飾)。

呆萌書生,進京趕考。

這一路白十三設計了重重陷阱,就等王子進往坑裡跳。

偏偏沒想到,這書生是個不吃套路的呆子。

先是美人計:

面對頭牌美女共度良宵的邀約。

他當即興奮地……

給人家讀自己最喜歡的文章。

再來,苦肉計:

白十三假裝被怪物吞下,營造捨身相救的戲碼,博個同情票。

王子進呢?

凎!非但沒逃跑,還殺回來救人。

終於,不得已露出了狐狸尾巴。

可王子進非但不害怕,還欣喜若狂。

子進:最喜歡rua狐狸了。

別看一路鬧劇頻發。

要知道,這一趟旅程,對兩人來說都是拚盡全力的冒險。

一個為功名,一個為升仙。

而且——

必有人失敗。

一方的擢升要以另一方的性命來換取。

是劫,還是緣?

02

與故事的“輕”形成鮮明對比,是畫面的猛。

生猛的猛。

說實話,Sir進場之前完全沒想到尺度這!麼!大!

看簡介,像奇幻輕喜劇。

進去呢?

書生和狐妖一路奔赴考場,途中遇到魑魅魍魎無數。

眼前包括但不限於:

殭屍夜襲、妖女色媚、惡靈侵身、地獄奇觀……

為避免劇透過多,Sir簡單講兩段。

先是妖怪第一次“非正式出場”。

從哪出場?

一幅畫。

道士搭台做法,救治一病重小女孩。

只見他執一柄利刃,割破畫中妖怪。

一道紅印,瞬間滲出。

原來,是取妖血。

見過妖怪吸人類精氣,沒見過人類反向吸妖怪“精氣”的。

民間誌怪的“邪”味,呼之慾出。

還有一段,真妖精出場。

蓮花精(哈妮克孜 飾)。

亮相就讓書生目瞪口呆。

美就夠了嗎?

蓮花精想接近書生,不料書生被高人嵌入驅妖符咒。

第一次,失敗。

第二次,跳段舞吧。

表情妖媚,肢體,卻透露出不像人類的詭異感。

最終只能換來直男吐槽:

你好像我奶奶

所說的仙女

第三次,只能偷襲了。

不料再次陰差陽錯被彈飛,花容失色……

三進三出,妖女從美到醜。

氣氛搞笑也怪誕。

這兩段,一邪一魅,顯然脫胎於90年代香港電影。

前者是對人心的揣摩,後者是對慾望的撩撥。

當然,《赤狐書生》選擇點到即止。

留下飽滿,又不喧賓奪主的想像力。

比如搞笑擔當青蛙精。

又肥又胖,還有一張大嘴。

發起功來氣勢如虹,撼動整個書院,仔細看,周圍的氣流都有細緻呈現。

它還有一群可愛的小青蛙手下。

跑腿打雜,還幹點兼職,做“搬運工”保護boss。

好一群妖界打工人。

《赤狐書生》中磅礴的大場面不多,但類似這種奇觀性的小設計不少。

顯然在製作下了一番功夫。

美術總監,《一代宗師》的邱偉明,特效公司是《哈利波特》的班底,動作指導則是“唐探”系列的伍剛。

為了呈現出更好的視聽效果,還邀請到大師久石讓為電影配樂。

這麼說吧。

《赤狐》或許並不適合全年齡段觀看,也並非那種想要吆喝各種層面觀眾的“奇幻大片”。

它更像在尋找一群知己。

用怪誕的畫風,時而驚喜的想像,還有誠意的製作,接待友人。

等等。

別以為就這樣結束了。

你們相談甚歡之後,它才告訴你。

自己還藏了“大招”。

03

這大招叫“現實”。

Sir開篇說了,《赤狐》輕鬆,但並非沒有表達。

它的表達隱晦。

或者說,它等待你去發現。

就拿片中最精彩的一段戲來說。

書生的兄長,劉道然(王耀慶 飾)。

馳騁考場幾十年,從青蔥少年考到白髮蒼蒼。

終是積勞成疾,抱病離世。

考取功名的執念,讓他成了考場上的怨魂。

生前,筆與墨是他揮灑文采的武器。

死後,這兩個他最在意的東西,卻化為真正的利刃。

創意爆棚的一幕——

筆墨殺陣。

道然兄以筆做刀,每次揮筆寫字,墨跡落在紙上,像有生命般遊走,化作飛刀無數。

真·筆走遊龍。

讓入局者心智大亂。

與此同時,文字搭建了一座巨型牢籠,將兩位主角困住。

紙張交錯,隨時幻化出新陣法機關。

都說墨水是文人的武器,可對於一個執唸成怨魂的書生來說。

墨,也是深不見底的洞。

地獄。

它吸引更多不得誌的書生,跌入迷局幻境。

裡面有什麼?

接下來一幕,讓Sir在影院毛骨悚然。

化為遊魂的道然兄,被困在深淵底。

不止他。

深淵最深處,是另一間鬼氣森森的考場。

鏡頭放大——

無數張慘白的臉,即便已成行尸走肉,仍在提筆應試。

儘管畫面一閃而過。

但就這一筆,充分勾勒出整個故事的背景——

一個僅以功名利祿為榮的社會,何嚐不也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煉獄?

還有一個很難發現的細節。

結尾時仨主角對峙。

蓮花精要與書生私奔,想致狐仙於死地。

此時,一路上作為搞笑擔當和狐仙小弟的青蛙精出現。

偷襲捅死蓮花精。

真有義氣?

留意他接下來一個小動作——

匆忙跑到狐仙身邊,然後怯怯地把手裡的凶器,放在狐仙手裡。

兩層意思:

1,人,不是我想殺,是我替你殺的;

2,元魂丹我幫你保住了,以後成仙,可別忘了我的功勞。

細思極恐。

△ 最右就是青蛙精原型

一個動作,讓輕盈的故事和飄在天上的想像力,重新落地。

這哪是什麼電影里的奇幻世界啊。

分明就是極盡算計,爾虞我詐的現實。

因此,兩位主角的清澈,才顯得珍貴。

因此,電影里頻繁提到的那句古詩,才免於淪為說教口號: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誠然,要挑《赤狐書生》的毛病很容易。

奇幻題材,國產雷區;流量擔綱,自帶偏見……

它稚嫩,生澀。

但赤誠,不奸猾。

Sir希望它能覓得更多“知己”。

畢竟,Sir寧願和大吼大叫的真少年交朋友。

也不願與故作高深的假大人為伍。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助理:布拉德特皮

喜歡此內容的人還喜歡

原標題:《這妖精票房冠軍真不意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