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葉題詩:緘素雙魚遠,題紅片葉秋
2020年12月06日07:22

原標題:紅葉題詩:緘素雙魚遠,題紅片葉秋

原創 詩書畫 東方衛視詩書畫

中唐的時候,詩人顧況跟朋友在洛陽禦苑外的流水中乘船遊玩,突然看到一片很大的梧桐葉隨水流漂了過來,上面隱約可見有一些字跡。

顧況趕忙撈起來一看,紅葉上竟然題著一首詩:“一入深宮里,年年不見春。聊題一片葉,寄與有情人。”

禦苑之內的上陽宮,是唐朝在洛陽的皇宮。“上陽花木不曾秋,洛水穿宮處處流。畫閣紅樓宮女笑,玉簫金管路人愁。”

盛唐時候,這裏聚集著唐玄宗的後宮佳麗三千。安史之亂中,上陽宮被嚴重破壞,唐朝政治中心遷回長安,宮殿也逐漸被荒廢,“白頭宮女在,閑坐說玄宗”。

第二天,顧況也在梧桐葉上題詩一首:“花落深宮鶯亦悲,上陽宮女斷腸時。帝城不禁東流水,葉上題詩欲寄誰?”

他來到禦苑的另一邊,從河水的上遊把它漂進了深宮。此後,又有人在水中發現一片寫有詩句的樹葉,他知道顧況的事,就把紅葉送到顧況那裡。

這個故事最早記載在唐代孟啟的《本事詩》里,關於故事的結果,書中並沒有記錄。

從此,上陽宮女紅葉題詩,隨波而流、寄懷幽情的故事就流傳了下來,併成為古詩詞中常見的典故,用以表現宮女怨情和女子閨愁。我們今天要欣賞的詞作,就是其中之一。

南柯子

(南宋)範成大

悵望梅花驛,凝情杜若洲。

香雲低處有高樓,

可惜高樓不近木蘭舟。

緘素雙魚遠,題紅片葉秋。

欲憑江水寄離愁,

江已東流那肯更西流。

這闋《南柯子》是範成大在四川任職期間創作的,表達了遊子思婦對遠方愛人的深切思念。

有意思的是,詞作的上下闋分別以男女雙方的口吻進行敘述,如同舞台劇中男女主人公的兩段內心獨白,而且都以用典開頭。

上闋中的“梅花驛”用的是“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的典故,“杜若洲”出自屈原《楚辭》“采芳洲兮杜若,將以遺兮下女。”

男子深情地說:我惆悵地凝望著寄送梅花的驛站,卻得不到你的半點音訊。我想採擷芬芳的杜若送到你的面前,卻無法相贈。

遠方的你,此刻也正在香雲瀰漫的樓上憑欄遠眺、思唸著我吧,可惜高樓百尺,離我的木蘭舟太遠,終究無法相見。

下闋用的是“鯉魚傳書”和“紅葉題詩”的典故,是女子的內心獨白:傳書的雙鯉杳無蹤影,題詩的紅葉也消失在秋天的盡頭,我多想讓悠悠江水寄去我的離愁,可江水徑直東去,哪肯為我再向西流?

全詞寫得纏綿悱惻,雖然反複用典,但不著痕跡,情真意切,將兩地分離的相思之情描寫得淋漓盡致。

“紅葉題詩”的典故在唐代筆記小說《雲溪友議》中也有記錄,除了顧況的故事,還多了另一個版本。

這次,撿到紅葉的是應試的舉子盧渥,紅葉上題著一首五絕:“流水何太急,深宮盡日閑。殷情謝紅葉,好去到人間。”

盧渥看字跡娟秀,就把紅葉隨手收在了行李中,日後慢慢也忘記了。後來,唐宣宗準許宮女出宮嫁人,盧渥正好去範陽任職,就與一位宮女結為夫妻。

婚後,宮女無意中看到盧渥書箱中的這枚紅葉,大吃一驚。原來,她就是當年紅葉題詩的宮女。世間緣分,竟然奇妙如此。於是,後世詩人也多用這個典故來比喻男女之間奇妙的姻緣。

“紅葉題詩”的故事經過筆記小說的描繪,情節更加離奇浪漫。歷史上,也有不少畫家把它用丹青表現出來,明末清初的陳洪綬就是其中之一。

▲《紅葉題詩圖》 明末清初 陳洪綬

紙本設色 96cm×40cm

《陳洪綬作品集》(西泠印社)

這幅《紅葉題詩圖》描繪了一位仕女坐在太湖石上的形象,這位仕女鬢髮如雲、髮飾簡單、端莊大方,她的面容風露清愁,左手持有一枝菊花,似乎想去嗅一嗅菊花的清香,但是神情卻陷入沉思。

她的右手撐在湖石上,衣袖下壓著一枚火紅的梧桐葉,旁邊擺放著哥窯水盂和箕形端硯,硯台上的墨跡還沒幹,毛筆隨意丟在一邊,這些細節點出了“紅葉題詩”的主題。看來,仕女正在構思題詩的內容,卻不由得陷入遐想不能自已。

晚年陳洪綬的仕女畫線條輕若遊絲,人物造型奇崛高古,用色淺淡雅緻,給人一種枯寒、蕭瑟的感受。

同時,他善於通過服飾、器物來烘託人物形象,比如這幅畫中“皺、漏、瘦、透”的太湖石、開片的冰裂紋瓷器,都呈現出唯美而脆弱的美感,對仕女人物性格和命運也起到一定的提示作用。

“紅葉題詩”的典故,在詩詞中還經常以其他的提法出現,比如“流紅”“飄紅”“相思一葉”“一葉怨題”等等。紅葉題詩,逐水隨波,訴說著幾多寂寞,寄託著無限離愁。

原標題:《紅葉題詩:緘素雙魚遠,題紅片葉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