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上市的電競戰隊,上市一年、戰績越打越菜,是件好事
2020年12月06日14:15

原標題:第一個上市的電競戰隊,上市一年、戰績越打越菜,是件好事

據《2020年中國電競商業化分析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電競市場規模超過1100億元,預計在2021年將超過1600億元。

未來,電競商業化將以賽事運營為核心,依託戰隊經濟和明星運作,輔以豐富的IP衍生內容,促進電競產業穩健增長。

文|張書樂(人民網、人民郵電報專欄作者,互聯網和遊戲產業觀察者)

在論及國內電競戰隊的戰力前,不妨先把視野投放到國外,從典型案例說起。

對於Astralis來說,2020年必然屬於它們被強勢圍觀的年份。

成立於2016年的這隻丹麥電競戰隊,在2019年12月9日正式在納斯達克哥本哈根證交所上市,IPO籌得近1.5億丹麥克朗,相當於2200萬美元。

由此,它成功的被寫進了歷史:全球範圍內第一家上市的電競戰隊公司。

大半年時間過去後,成功上市的Astralis收穫了什麼?

按照過去足球俱樂部成功上市後的套路,球隊在上市後戰績會有所提升。

這並非是目測,有學者曾經做過類似的統計,畢竟早在1983年英超的托特納姆熱刺就在倫敦交易所上市,開啟了足球俱樂部上市的先河。

而據統計,目前,僅在歐洲地區掛牌的上市足球俱樂部共有22家,包括多特蒙德、尤文圖斯、羅馬、阿賈克斯……

數據的時間區間和俱樂部的多樣性,讓類似的統計有了一定的客觀性。

國內就有陳皓、安曼和於茲誌3位學者,選取了1990年-2008年間這22傢俱樂部的聯賽積分和歐足聯排名積分數據,以及這期間的股市數據,發現“俱樂部上市後的國內聯賽成績優於上市前”的假設部分成立,而“俱樂部上市後的國際比賽成績優於上市前”的假設,則是成立。

如此這般“經驗”能否套用到電競俱樂部身上呢?

儘管大半年戰績的時間跨度太短,且樣本量單一,但Astralis的表現卻似乎連中平都難以達到。

在3月,Astralis的官推曾經發了張漫畫自我解嘲在2020年初的表現:慘。但這種慘淡似乎並沒隨著它的自黑而逆轉,反而一路開掛式下跌。

7月,國外權威CSGO平台HLTV公佈了全世界戰隊的最新排名,在此次排名中,Astralis居然跌出了前十位置,而這也是Astralis戰隊自16年11月以來第一次跌出前十……

短期的失利,並不能詮釋上市對俱樂部戰績的刺激作用失效,但可以想像投資者的臉色會有多難看。

與投資足球俱樂部的股民差不多,大多數投資者在購買俱樂部股票時很難擺脫“粉絲”的身份,其對於現金的回報並沒報多少預期。

事實上,足球俱樂部上市30多年的歷史中,即使是多特蒙德、尤文圖斯所能帶給投資者的回報都不高。

最為典型的是多特蒙德,2000年,其股票發行價為11歐元,此後一路下滑,到了2009年甚至跌至每股低於1歐元,此後雖回彈,但再未超越發行價……

由此,戰績,則成為了投資者作為粉絲身份所真正投入金錢來購買情懷的關鍵回報。

對於電競俱樂部來說,情況也是類似。

在上市之前,Astralis就沒有盈利過, 2019 的頭9個月,其淨虧損就達到300多萬美元,而從成立到上市的3年時間,該俱樂部也不過是拿下740萬美元獎金而已,僅僅夠虧上一年多罷了。

換言之,上市融資所描繪的故事中,所謂用於發展基礎設備、表演、工具、媒體及平台等各個業務來穩固領先地位的說法,更直白的言語就是用來“還債”。

於是乎,就不難理解為何Astralis在上市後的戰績一路走低了。

在外界的觀感中,更多的是歸咎於其戰隊的2大主力選手相繼宣佈休息,走馬換將來的新人和隊友磨合度並不高。

但事實上,還是上市後的戰績壓力,讓本來訓練就嚴格、盈收能力弱而導致隊員收入不高的俱樂部,進一步加大了強度,以至於戰隊隊員們在提出休息卻被管理層以“太過嬌貴”為由否決後,導致主力選手的“罷賽式休息”,結果最終物極必反。

Astralis的2020年一路走低,儘管只是一個戰隊的表現失常,但由於其上市公司的特殊身份,或許會讓原本躍躍欲試而計劃上市的更多電競俱樂部止步。

儘管最終上市還是會成為趨勢,但興奮劑的表現非但沒有達成,反而變成了鎮靜劑,對於電競這個目前頭腦有點發熱的體育賽事來說,也許是個好事。

刊載於《人民郵電報》2020年9月25日《樂遊記》專欄274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