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映霞自傳》① |從小倍受疼愛,為何不願見父親最後一面
2020年12月06日12:13

原標題:《王映霞自傳》① |從小倍受疼愛,為何不願見父親最後一面

10天聽完一部人物傳記,解救你的閱讀焦慮。

十點人物誌開啟「人物傳記精華領讀」欄目,提煉人物傳記精華,帶你欣賞書中核心情節與內涵,節省閱讀時間,建立對原書的閱讀興趣。

希望通過這個欄目,為你淬煉名家的思想經驗,獲得改變人生的力量。

每部人物傳記共有10天領讀,每日更新一期。

領讀 | 儲楊

十點人物誌出品

今天,我們開啟一本新書——《王映霞自傳—一個知識女性的獨立史》,本書是由王映霞老人親自撰寫,再現了她的傳奇一生。

生於風雲詭譎的時代,她經曆了許多重大歷史事件,人生也註定跌宕起伏。她曾是鬱達夫苦苦追求而來的妻子,後兩人又因誤會而離婚,數年後又與鍾賢道結婚,兩次婚姻都在當時社會上引起了轟動。

作為知識女性,王映霞還與胡適、魯迅、丁玲、徐誌摩等文化名人多有來往,對此本書都有詳細的講述。

在這本書里,我們很容易看到一幅生動的民國生活圖卷,接下來,就讓我們跟著王映霞老人的自述,開啟今天的閱讀吧!

彩霞映天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我的家鄉杭州是個美麗的城市,有多少名人雅士,為杭州西湖吟詩作賦,又有多少畫家,將她引入畫中。

我出生在杭州的餘官巷中一所高大而古老的宅第中,周圍是極高的風火牆。

院內除了住房之外,還有花園、竹園,以及幾十間住房,祖父金沛珊,他老人家生了五子兩女,女兒出嫁後,有時也和已成家立業的兒子住在一起。

我父親名金冰孫,排行第四,祖父上代也是老四,老四房與小四房,所以祖父就特別喜歡我父親。

父親長到十七歲,就和十八歲的王家小姐我母親成了親,金家祖上是鹽商,就是坐在家中收錢的行商,到我父親一代,家道已中落。

我的母親叫王守如,出身書香門第,外祖父就是王二南,從前南社的成員,在當地是一個很有名氣的讀書人。

在從前,商人家和讀書人家結成親家,在一般人眼中,是屬於高攀的。

父母結婚後,一直過了六年,母親才懷孕有我,養下我,大家都欣喜萬分。

一九〇七年的陰曆十二月二十二日,在眾多人的等待中,我出生了,父親迫不及待地衝了進來,他第一眼看的不是母親,而是我!他們的愛情結晶。

外祖父為我取了個小名叫“瑣瑣”,“瑣”,是由“王、小、貝”三個字組成的,拆開來,就是王家的小寶貝。

金家祖父又為我取了學名,叫金寶琴,至於我又怎麼會叫王映霞呢?此是後話,在此先不提。

金家是大戶人家,家中小孩一出生就交給奶媽,但我母親卻是親自喂奶。

大人們都說我乖、文靜、整天待在屋裡,和母親、傭人玩,從不到院子裡亂蹦亂跳、爬高爬低。

到外祖父家去

一九一一年十月辛亥革命成功,推翻了清王朝,高座龍庭的末代皇帝下台了。

一九一二年,杭州光複的三月裡,外祖父把我們一家接去住在他身邊,一家子包括父親、母親、五歲的我和剛出生的弟弟,還有一個奶媽。

外祖父的家,住在離杭州城二十多里的郊區,叫拱宸橋的地方,甲午戰爭後,這兒就成了日租界,沒有駐紮軍隊,但有日僑居住著。

外祖父家中只有四口人,一對老夫婦,還有兒子王九鶴和兒媳,但為了住得寬敞些,所以租了一幢三上三下的樓房。

我知道父親、母親都很愛我,但不管怎樣總及不上外祖父待我好,他給我講故事,帶我逛大街、坐茶樓、看朋友,特別鍾愛我。

外祖母姓胡,人稱胡氏,她和外祖父的祖籍都是安徽,都是出身書香門第,都是胖胖的,外祖母的家裡大約受過新思想的影響,所以,她沒有裹小腳,一雙舒舒坦坦的大腳,走起路來穩穩噹噹的。

外祖父和外祖母喜歡我,另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的舅舅王九鶴是個遊手好閑的不孝子,發起脾氣來,會把飯桶一起朝老人扔去,舅舅二十多歲就生病去世了,外祖父對他的去世一點也不悲傷。

在外祖父住屋的後面,相隔一條弄堂,有一所外祖父的朋友王先生創辦的里弄小學堂。

這所學堂的大門,正好對著外祖父家的後門,每天我聽到飄進屋來的朗朗讀書聲,就吵著要進學堂。

外祖父一口答應,還給我買了一個藏青色的小書包,包里有幾本和別人一樣的課本和幾支鉛筆。

當然,我既不會寫字,又不懂看書,倒總算尚能不吵鬧,全神貫注聽著坐在上面的先生講課,有時,我竟不知不覺地睡著了,等到下課鈴聲一響,才將我驚醒。

我們全家在外祖父家住了兩年,也是我小時候最快樂的一件事情。

我是個幸運兒

一九一四年重陽節後,媽媽帶著我,爸爸抱著三歲的弟弟,從外祖父家裡搬到了一所祖父新買的宅子裡來。

祖父安排我們這一房住到三間花廳里,就在大廳的右首,自從我們搬回來住以後,祖父幾乎每天都會來花廳看我們一次。

除了經常和媽談些家常,就是愛抱弟弟,逗弟弟玩,對於我,有時只順口說一句:“女孩子要文靜些,不然會給別人說閑話,說你不懂規矩的。”

我聽了,並不知道什麼叫“閑話”,又什麼叫“規矩”,但總感覺沒有在外祖父身邊那樣開心,好像無形中有什麼東西束縛著我。

祖父踱步回去時,經常將弟弟抱走,卻總不帶我一同去。

爸爸早出晚歸地在城里工作,我不常見到他的面,他是個很有氣度的男子漢,一直想自立門戶,不依靠爹娘。

在我七八歲的時候,父親在寧波一個軍事機關找到一份差事,當書記,當時所謂書記,就只負責抄抄寫寫。

在寧波住了二年,父親由於初離大家庭,生活上有些不習慣,再加上機關撤銷,一九一七年,一個春暖花香的季節,我們全家又回到了杭州。

但沒有回到湖墅的大家庭,而是在旗下仁和路上租了一件統廂房,父親在附近的一個機關里仍做書記員之類的,收入足以養家。

有一天,爸爸對媽媽說:“女孩子長大了,老在家裡玩也不是個事兒,今天,我在惠興女學校里,替她去辦了報名插班的手續……”

於是,我正式進學校讀書了,學校生活,使我感到興奮,感到新鮮。

我是個幸運兒,在金家眾多的女孩子中,只有我一個上學讀書,在惠興女校讀書的短短時間里,我增長了不少知識,也懂得了一些人情世故,漸漸地變成了一個懂事的孩子。

我改姓王,叫王映霞

大概我快要在初級小學畢業的時候,有一次外祖父向爸爸提議說:“讓她承繼給我,改姓王,以後就算我們王家的孫女,你們同意不同意?”

就這樣,我的姓名就由“金寶琴”改成了“王旭”,但外祖父又覺得“旭”字不大容易稱呼,於是又添上了“映霞”二字,作為我的號,後來索性改成“王映霞”。

我亦從此將外祖父改稱為祖父。

一九一九年四月,父親在章家橋里塘巷內租了一幢杭州本地的房子,這時外祖母、舅舅、舅媽都已去世,外祖父孤身一人,父親就將他接來同住。

一九二四年九月的一天,我們一家到西湖坐船玩,天近傍晚,突然看見雷峰塔下冒出一蓬煙,等煙消雲散,才發現是雷峰塔倒了。

雷峰塔倒塌的這一年,國內似乎要打仗的樣子,我看大人都挺緊張,於是,外祖父就把我送進了一個教會學校,叫“馮氏女學”,想一旦打仗,教會學校可以繼續讀書。

這個學校,我讀了一個學期就離開了。

我們搬進章家橋里塘巷不久,我父親就病倒了,十幾年來,他為了經濟上的獨立,一直在外做事,積勞成疾,得了肺結核拖延三個多月,在一個大熱天,撒手而去,年僅三十六歲。

父親平日對我總是客客氣氣的,我對他也很尊重,但當我知道他臨終時的一段話後,我卻惱怒了。

他對母親說:“瑣瑣讀到小學畢業,可以不讀了,女孩子書讀得太多,沒什麼大用……”

父親去世這天,我正在學校里參加考試,家中派人來叫我回家,說父親病重,但我不想回家,結果錯過了最後見一次面的機會。

等我長大成人後,有時想想也挺內疚的,但並不後悔,我這個人發起憨來,十頭牛也拉不回來。

父親逝世後第二年暑假,我就考入了浙江省立女子師範附小的高小一年級。

這所學校的規模以及教師的水平,當然遠遠超過了“行素”,我的眼界,也因換了學校而開闊起來。

我長到十四、十五歲時,不但智力很快上升,而且感情也日益豐富,若遇到一個我所愛聽他講課的老師離去了,或者回家了,我竟會很多日子暗中不開心,甚至會獨自流淚。

有一種不知所以然的哀愁,縈繞著我。

結語

今天,我們讀到王映霞的童年時光,她雖是女孩,卻很受父母雙親的喜愛,開明的家庭,讓她很早就開始讀書,接受教育。

長大後的她,越來越成熟,也越來越有自己的想法,她會為自己找一份什麼樣的職業呢?讓我們期待明天的閱讀吧!

每本傳記我們都會從留言中選出3-5個人贈出精美書籍哦!聽書拿好禮,大家踴躍留言點讚吧。

互動

你有沒有覺得原生家庭對一個孩子的成長至關重要呢?歡迎說出你的看法。

為才女王映霞,文末點個【在看】吧~

圖片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