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安利了,這9分良心劇就該更多人看到
2020年12月05日15:25

原標題:第三次安利了,這9分良心劇就該更多人看到

原創 魚叔 獨立魚電影

社會在發展,但相互理解並沒有變得更容易。

有時候總覺得,人人都是孤島。

各自的世界相互都難以抵達。

而有一類更為特殊的群體,他們天生就喪失了正常交流的功能。

這就是自閉症患者。

13年前的這個時候,聯合國大會通過決議,將此後每年的4月2日定為「世界自閉症關注日」。

旨為提升人們對自閉症的關注和重視,呼籲人們對自閉症患者給予更多的關懷。

剛好,一部關於自閉症患者家庭的高分英劇在今年重新回歸。

魚叔看到有自閉症孩子的家長留言說:

「一直在守這部劇。」

不禁心頭一酸。

這,其實是我們每人都應該「守」的一部良心劇——

《相對無言》第三季

The A word Season 3

這部劇原版是一部10年前的以色列劇《Yellow Pepper》(黃胡椒)。

口碑不俗,但畢竟希伯來語劇在世界範圍內傳播有限。

自從4年前被翻拍成英劇《相對無言》後,第一時間就受到了許多人的喜愛,包括魚叔。

目前,美版的劇集也在開發之中,足見這部劇的質量之高。

以色列劇《Yellow Pepper》

今年,英劇《相對無言》已經拍到了第三季,這也是魚叔第三次向大家推薦。

因為這部劇拍得真的很走心,但國內看過的人數還是太少了。

在豆瓣上,前兩季的評分穩定在9分左右,但看過的人才剛剛過3000。

到了第三季,評分依然保持在9分之高。

但到現在只有300多人看過,著實讓人感到可惜。

所以,魚叔決定再次向大家介紹一遍。

仔細看海報。

在其樂融融的一家人里,有一個男孩戴上了耳機,阻隔了一切聲音,包括父母。

男孩名叫喬。

有時候,他會趁媽媽不注意搞一嘴土。

也有時候,會因為不想回家,躺在地上大喊大叫。

擱現在來看,就是一妥妥的「熊孩子」。

但在這背後,並不是因為喬調皮搗蛋。

他沒有辦法和常人進行溝通。

只能在漆黑的夜裡的星,「無聲」地閃耀著自己的光芒。

再仔細看看海報里男孩的衣服,上面畫的正是這個世界上最孤獨的生物——鯨。

他患有自閉症。

喬的一家遠離城市,住在風景秀麗的鄉村。

在前兩季里,媽媽和爸爸一直努力的包容喬,嚐試理解他,幫助他走向外界。

比如每逢他的生日,都邀請班上所有的同學來家裡參加Party。

然並卵,班里其他同學過生日時,喬從來沒有被邀請過。

好在,他找到了一樣興趣愛好——音樂。

雖然無法與人正常交流,但卻能安靜平和地沉浸在音樂之中,併發自內心地感到快樂。

音樂就像一個保護膜,幫助他隔絕了外部的紛擾,在個人世界里自由暢享。

同時,它也成了一種獨屬於他的情感表達方式。

於是,這部劇在視聽體驗上形成了三大特色:

絕美的風景,超讚的音樂,萌翻的小正太。

本劇的故事,走的是略帶英式幽默的生活流。

喬的媽媽敏感而極端,不願意承認孩子患有自閉症。

雖說她其實心裡也是對孩子百般好,但使用的方式卻非常不可取。

並沒有正面對待孩子的病情,而是將其過度地保護起來,並且試圖改變病症。

爸爸很多時候與媽媽的意見剛好相反。

他有讀寫障礙,在某種程度上更理解兒子。

但也常常過於遷就兒子,導致與媽媽爭吵得不可開交。

喬還有一個姐姐瑞貝卡,是媽媽與前夫生的。

由於爸爸媽媽有時候過於把心思放在喬身上,姐姐總是受盡冷落。

沒人在意她戀愛了,也沒人在意她失戀,彷彿自己無足輕重。

好在,姐姐還是比較成熟懂事,對弟弟喬依然嗬護倍加。

一家人總會遇到這樣或那樣的矛盾和煩惱,但最終還是一次又一次用愛度過了難關。

對於喬的病症,家裡人越來越熟悉。

但生活仍在繼續,舊的問題會過去,新的麻煩也還會來。

到了第三季,喬已經長大了不少。

爸爸媽媽還是敗給了心結,選擇離婚。

媽媽去離家鄉160公里的曼徹斯特生活。

喬則跟著爸爸搬離了老房子。

家庭的破碎,對於一個正常的孩子來講都是一件很難適應的事情。

更何況是一個自閉症患者孩子。

他用自己的方式表達了自己的不滿——

把耳機扔了。

父子倆的交流渠道沒有了。

此刻,他們相對無言。

爸爸心急如焚,卻想不到任何辦法解決。

更讓爸爸難受的是,喬和媽媽在一起的時候又戴上了耳機。

這代表,他更願意和媽媽待在一起。

爸爸明白了:

「他這麼做是為了讓我難過。」

有一次,媽媽打算帶喬野餐。

但天公不作美,那天下起了大雨。

於是他們就在房間里搭了一個帳篷,甚至還在屋裡假裝生起了火。

除了媽媽,同喬一起的還有她新交的男友,本。

三人相處得十分融洽。

沒過多久,爸爸也想帶喬去野餐。

而且,這才是真·野餐。

陽光、草地、帳篷、燒烤,哪樣都不缺。

但坐在篝火旁吃晚餐的喬卻說:

「我以前做過這個,和本一起。」

一擊致命。

雖然爸爸明白,自己應該要感到欣慰。

畢竟在喬的生命中,有了另一個可以不計代價對他好的人。

但人的情緒總是不受理智掌控——

「他好像離我越來越遠了。」

而解開心結,有時候也只需要一刹那。

去野營後的第二天早上,爸爸因為心煩獨自來到小溪邊泡腳。

在那裡,他遇到了喬。

所有的煩心事,就在兩個人相對無言的對視中,慢慢消失了。

回家後,儘管爸爸捨不得喬離開。

但還是按照之前和媽媽的約定,讓她帶走了喬。

而喬卻在深夜裡,讓媽媽把他送回去。

「還不算晚吧?」

「也不算遠。」

媽媽知道喬原諒了爸爸,於是連夜將喬送了回去。

「他不想睡覺,想來找你。」

「他覺得你難過。」

終於,在爸爸的家裡,喬重新戴上了耳機。

沒有過多的言語,彼此之間卻形成了微妙的默契。

無論父母之間有怎樣不可調和的矛盾,但對於喬,他們都付出了自己所有的愛。

喬從小患有自閉症,可以說是一種不幸。

但出生在這樣一個充滿愛的家庭里,又是一種十足的萬幸。

喬一家的故事告訴我們,如果家人患有自閉症,首先需要做到的,便是正視這個問題。

如果在生活中遇到這樣的家庭,也請儘量以尊重、寬容的眼光對待。

要知道,在當前的現實社會中,自閉症患者已經絕非是少數。

根據人民日報的統計數據顯示,我國目前的自閉症患者超過1000萬,其中0-14歲兒童患者超過200萬,並且近年來的患病率有上升的趨勢。

這1000多萬個患者的背後,就是1000多萬個受到折磨的家庭。

但目前,社會對於這種病的關注度還不夠高,很多人對他們還是有比較深的誤解。

把他們看作是行為怪異的怪胎,對他們排斥、歧視。

兩年前,就因此發生了一起令人心痛的事件。

一位懷有身孕的母親帶著自己7歲的孩子在家中自殺。

孩子在2歲時就被診斷出自閉症,為了治病,家中幾乎花去了所有積蓄。

而自從上了幼兒園,父母便開始不斷收到同班孩子家長的投訴。

因為孩子打人了。

儘管母親一再地向家長們道歉和解釋,但終究沒有得到其他家長們的諒解。

並且,不斷地受到家長群的質疑和攻擊。

事情持續發酵,快要把母親擊垮了。

還有的家長甚至找到幼兒園園長,認為幼兒園不該接受這種特殊學生。

孩子在幼兒園里待不下去了,只有一個選擇——回家。

而母親在過激的言語攻擊下,受到了強烈的刺激。

最終,母親在家中帶著孩子燒炭自殺,因為一氧化碳中毒身亡。

這實在讓人感到唏噓不已。

如果在交流中多一些理解,這場悲劇何以至此?

魚叔和不少人一樣,對自閉症患者的瞭解主要通過一些影視作品。

大部分相關的影視劇,多把這類孩子當做一種另類的天才處理。

確實,有一定概率的自閉症患者,同時兼具學者症候群,即:

雖然有認知障礙,但在某一方面,如藝術、記憶力、計算能力等,有著超乎常人的水平。

比如 ,《良醫》里的天才醫生肖恩,《雨人》中計算能力超強的雷蒙,《馬拉松》里具有跑步天賦的楚元……

電影《雨人》

但這部分天才型的自閉症患者,其實只占10%。

現實中,大多數的自閉症患者就和《相對無言》里的喬一樣普通。

他們被稱為「星星的孩子」,獨自閃耀著光芒,卻又彼此格外的疏遠。

對於他們,我們應該更多一些寬容和理解。

值得一提的是,這部英劇的中文名「相對無言」取得很妙。

因為自閉症患者對於某些聲音或情感等信號是封閉的,也就是認知系統存在障礙。

所以他們與這個世界,是「相對無言」的。

這不禁讓魚叔聯想:

自閉症患者是因為客觀原因,無法接受和處理外部的聲音或情感。

而很多正常人,卻主動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拒絕其他聲音,屏蔽所有信號。

正因如此,故事到了第三季,其實已經發生了一些變化。

家人對於喬的病症,慢慢都不再那麼生疏。

與他的溝通,也漸漸找到了一些竅門。

但最後,那些患者以外的健康人卻變得越來越難以溝通。

比如,爸爸媽媽把所有的精力都分給了喬,卻不知道女兒瑞貝卡未婚先孕了。

而她的男友忙於學業,沒有陪在她身邊。

當媽媽聽到這個消息時,像是感到一個晴天霹靂。

她對此深有體會。

懷瑞貝卡的時候,就是未婚先孕,而前夫就在此時不辭而別。

只好獨自生下了女兒,之後才又建了新的家庭。

她怕女兒也走上了自己的老路。

但為了照顧女兒的感受,媽媽隱藏了自己的擔憂。

選擇不插手她的決定。

但在女兒看來,這並不是一個好兆頭。

她以為媽媽在生氣,在責備她。

她們都隱藏了自己的想法,都在彼此小心翼翼的試探。

兩個正常人,卻沒有進行有效的溝通,同樣也是相對無言,在誤會中漸行漸遠。

女兒最終情緒爆發,向媽媽大聲質問:

「你後悔生了我。」

「你覺得我給你丟人了。」

而媽媽怎麼解釋都已經無濟於事。

母女二人就這樣不歡而散。

好在,後來一個偶然的契機,讓兩人敞開心扉,握手言和。

其實,這樣的溝通矛盾又何止限於父母與子女之間。

想想挺可笑,這個世界溝通方式越來越便利,但溝通的效果卻沒有顯著提高。

就算沒有自閉症,就算能正常表達,人與人之間還是常常無法實現有效的相互理解。

我們在網絡上發泄情緒,在現實中帶上面具。

用一種粉飾的體面,遮掩一切內在的矛盾和隔閡。

反倒是,那些認知障礙的人們。

因為說真話,因為表達直接,最後遭到歧視,誤解和排斥。

誰是病患,誰是正常?

魚叔深深歎一口氣:

若能真心以愛相處,我也願意相對無言。

全文完。

原標題:《第三次安利了,這9分良心劇就該更多人看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