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上堅果R2遊上海老街
2020年12月04日11:00

在中國所有的大城市中,上海其實算是較為年輕的一批。雖說早在北宋時期的1008年朝廷就已經在現在的鬆江地區設立了被稱作為“上海務”的稅務機構,但要說真正的發展,還要從 170 多年前的開埠算起。到了 18 世紀 60 年代的太平天國運動期間,大量難民湧入上海租界,使得中國的傳統文化和西式思維產生了碰撞和融合,從而造就了現在上海傳統和現代、中式和西式文化相互包容相互融合的海派風情。

所以今天,我打算藉著堅果 R2的鏡頭給大家介紹下上海的各色老街,希望能讓大家對上海獨有的海派氣息有一個深入的瞭解。

提到海派氣息,首先要說的必然是石庫門。而上海最好的石庫門景觀,則非新天地莫屬。在這裏先說一個冷知識:石庫門中的“庫”其實算是一個錯別字,最早的叫法其實是“石箍門”,意思是門是用石條“箍”住的,但是因為在上海話裡“箍”和“庫”同音,所以最後就被訛作了“石庫門”。

新天地的石庫門建築其實是典型的新式石庫門,和 18 世紀 70 年代的老式石庫門相比,起源於 19 世紀 10 年代的新式石庫門使用了清水青磚、紅磚混用的外牆面。同時門框也不再使用石料,而是使用清水磚砌成。總的來說,新式的石庫門相對於老式,在外觀上更有海派的氣息。

石庫門建築在巔峰時期在上海有 9000 多處,新天地之所以於眾不同其實是因為中共一大會址正在新天地內。

除了新天地以外,田子坊也是一個不錯的去處。田子坊原本是在打浦橋附近的一條普通的弄堂,在上世紀90 年代的時候這裏還是一個馬路集市,直到 1998 年黃浦區政府進行馬路集市入室整治後才逐漸擺脫髒亂差的環境。

其實說到田子坊,就不得不說說兩個人:一個是黃永玉,另一個是陳逸飛。黃永玉是我國著名的畫家,最讓人熟知的作品就是中國的第一張生肖郵票。而陳逸飛則是旅美畫家,我們在歷史書上看到的《攻占總統府》其實就是他的作品。

田子坊的名字,其實就是黃永玉給這條弄堂起的雅號。而陳逸飛,則選擇把他的工作室開在了這裏。也許正是這份聯繫,讓田子坊擁有了濃濃的文藝氣息。

此外,和新天地不同的是,田子坊並沒有經過整體統一的改造,所以你依然能在其中看到諸如上世紀 80年代統一裝修的綠色信箱,或者 1933 年建成的弄堂。同時,在田子坊改造的時候原住居民並沒有全部遷出,而這些居民也給田子坊帶來了別樣的煙火氣。

如果說田子坊是上海最文藝的弄堂的話,那麼安福路就是上海最有文藝氣息的一條街了。包括著名錢幣收藏家羅伯昭、著名音樂家賀綠汀等都在這裏生活過。

安福路位於以前的法租界,最早叫 Route Dupleix,Dupleix 是一個法國將領的名字,那時的中文翻譯也特別有意思,就叫巨潑來斯路。在民國32 年才改為現在的安福路。現在的安福路除了前面提到的名人故居以外還有不少各種風格的咖啡館。

除了安福路以外,上海另一個比較著名的洋房區自然是曾經的“使館區”,在 1920 年,大批花園洋房沿著複興公園和複興中路拔地而起,吸引了大批當時的軍政要員藝術家企業家等遷入。而這些花園洋房的典型代表就是思南公館。

如果各位對歷史建築很感興趣,也可以選擇逛逛常熟路,比如榮康別墅、善鍾里等,而且相對來說常熟路居民區較多,更有市井氣。

既然都說到一條街那麼就不得不提壽寧路了,在這裏可以說是上海知名的小龍蝦一條街,小龍蝦愛好者必去的寶地。我還記得我去年接待一位外地的朋友,剛碰面就指明去壽寧路吃小龍蝦……

壽寧路夾在西藏南路和人民路中間,離人民廣場只有 870 米。但誰曾想在繁華的上海市中心,會有一條如此有煙火氣的道路。

大概在 2000 年左右,上海第一家小龍蝦店似乎就是開在壽寧路。在巔峰時期,這條只有 184 米的小路上一共開了將近二十多家小龍蝦餐館(當然現在被拆了不少),搞得那時只要一說吃小龍蝦,第一反應就是去壽寧路——可以說小龍蝦一條街這個稱號實至名歸。

相對於市中心那些海派風光,召稼樓相對來說就要古樸不少,作為上海最早墾荒種地的地區,召稼樓早在元代大德年間就已經形成村落,可以說是上海農耕文化的起源。

雖說我們一直把豫園說成城隍廟,但是實際上在城隍廟只是豫園景區的一部分。城隍廟傳說是三國時吳主孫皓所建,而在明永樂年間,其被改建為城隍廟。

在城隍廟隔壁的豫園則更有來頭,豫園原是明代的一座私人園林,但真正為世人所熟知的,是豫園也曾經是小刀會起義的指揮所:點春堂的所在地。

如果說一個人來了上海,那麼他不可能沒有去過外灘,1844年起,外灘這一帶被劃為英國租界,成為上海十里洋場的真實寫照,也是舊上海租界區以及整個上海近代城市開始的起點。而外灘的萬國建築群則是上海海派文化最重要的代表之一。

上海的南京路步行街是上海開埠後最早建立的一條商業街,它東起外灘,西到人廣,可以說是上海最繁華的商業街了。擁有”十里洋場南京路“的美譽。

在南京路步行街上也有非常多優秀的歷史建築,比如永安百貨以及和平飯店,它們都見證著上海第一的商業街是如何發展的。

使用堅果 R2 之前我還懷疑堅果 R2 能夠 hold 住從早上到晚上的掃遍歷史街區的任務,從結果來看,很明顯,我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在自動模式下,堅果 R2 主攝的直出像素數量為 27MP,比一般手機的 12MP 要高一些,比一般手機的 12MP 要高一些,所以在成片上往往看上去銳度更高,細節更加豐富且足夠紮實自然。

而在夜景情況下,借助堅果 R2 1/1.33“ 的大型圖像傳感器以及超級夜景算法,我不需要使用閃光燈甚至三腳架,就可在弱光下拍攝出清晰明亮的夜景照片。

特別是一億像素模式,能讓我抓拍到我在拍攝時沒有注意到的細節。在使用堅果 R2 過程中我甚至形成了一個習慣:當看到一個不錯的場景時先摁快門,等到晚上將素材導到電腦中之後再將放大,有時在一張照片中尋找那些白天拍攝時被我忽略掉的細節也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兒。

(原圖)

(100% 放大)

像我這樣,既能帶著好心情遊逛街區,又能收穫滿意的攝影作品,主要還是歸功於我手上這台可以隨身攜帶的優秀設備堅果 R2 。既然如此,那麼為何不試一下它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