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妹說體壇:體育之“死”:從馬拉多納和高比想到
2020年11月30日16:40

  馬拉多納去世了。整個世界足壇都伴隨在巨大的悲痛之中,遺憾一位球王離開了我們。

  或許是中國球迷,尤其是現在還在網上衝浪的球迷,對於“馬拉多納”這個名字,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這個名字如雷貫耳,“球王”的大名誰不知道?而陌生的是,我們沒有親眼看過馬拉多納的表演,停留在我們記憶中的,只是他留下的那在集錦中的點滴。

  於是,就有人問,馬拉多納“何德何能”?能配得上“球王”的稱呼。回顧他的履曆,帶隊獲得一座大力神杯不假,但帶隊獲得大力神杯的球員也不僅僅他一人?“上帝之手”不是個醜聞麼?為什麼拿來吹?在那不勒斯拿過聯賽冠軍不假,奪得聯賽冠軍有那麼難麼?他連歐冠都沒有拿過……

  隨之而來的,是另外一些人或激進或溫和的“科普”:當然是先從馬島戰爭和切格瓦拉說起,86年世界盃阿根廷一共進了14球,馬拉多納5球5助攻參與了10球,馬拉多納的光芒蓋住了當年所有的球星;那不勒斯只是一支中遊球隊,而馬拉多納的加入,讓球隊在三劍客、三駕馬車、普拉蒂尼的“虎口”中搶到了冠軍。

  然後,便又是無休止的爭吵。

  美斯、C羅這兩位現世代的頂級球星,加上貝肯波爾、克魯伊夫、齊達內、羅納爾多、蓋德穆勒、迪斯蒂法諾……基本上除了貝利,其餘的任何歷史級別的巨星都得拿來比較一番。進球數、進球率、榮譽數,隊友“加成”,非要爭論出個長短。似乎他們證明出來馬拉多納不是“宣稱”的那麼偉大,他們就變得更“偉大”了一樣。

  吐槽一句,十年前貼吧歷史區就這麼玩,這麼些年過去了,這種套路應用在了籃球與足球上了,能不能有點長進……

  有著同樣情況的,還有年初因飛機失事而去世的高比。

  比起馬拉多納,高比離我們這些年輕球員更“近”,而且可能更加“突然”。更是由於高比在國內球迷中巨大的人氣,引起了軒然大波,很多球迷甚至非球迷都在悼念高比的離世。

  於是在這時,又有一些格格不入的聲音傳來,當時正值抗疫的關鍵期,“你們為什麼不去悼念那些醫生護士,不悼念我們去世的同胞,轉而去悼念一個外國人?”“別忘了NBA那群人是個什麼德性(指某高管言論之後NBA高層的一系列行為)”

  再然後,就轉而跳到了不會休止且永遠沒有答案的問題:高比的歷史地位如何?科詹如何對比?……

  就像現在打開一些論壇,或者在微博上刷到一些體育相關話題,除了少數花邊和玩梗的新聞,底下充斥著所謂“地位評比”“地域攻擊”“球隊互罵”,等等等等……

  “梅羅到底誰強?”“作為韓國人,孫興慜和Faker誰人氣高?”“作為上海人,姚明和劉翔誰地位高?”“你家的XX也配來碰瓷我家的XX?”等等等等

  可能因為一句話,你就是“羅粉”“梅吹”“科蜜”“詹吹”;可能因為你在某地,你就被叫成這個省/城市加一個動物名字的稱呼……就連逗妹(好大言不慚~),也不知道被說過多少次“羅粉”“梅吹”了……

  可能現在一些小眾體育項目還比較和諧,比如棒球、橄欖球、MotoGP,即使支持的隊伍不同,雙方也能其樂融融聊起來。不知當這些項目做大了,球迷會是什麼樣?也不知道當NBA剛進入中國時,那時的球迷是什麼樣?

  人們對此深惡痛絕,人們卻又樂此不疲。

  這是體育應該給我們帶來的麼?

  體育死了。

  或許人們對體育的需求發生了變化。年輕一代越來越不愛看傳統的體育項目,轉而去關注一些新興的電競賽事;一部分還關注足籃球的,早上起來可能連集錦都懶得看,匆匆看一眼比分和進球球員,就拿起鍵盤上戰場了;而那些從小到大看球的,似乎已經到了“還是別看球了,要不又該挨老婆罵了”的歲數(哦對,可能還有人依舊是個……)……

  體育充斥著這些可能並不應該屬於體育的爭論,充斥著各種花邊新聞,充斥著賭球,充斥著飯圈言論。

  這,是我們想要的,我們所享受的體育麼?

  但體育又不會消亡。

  馬拉多納去世,互為死敵的博卡和河床球迷抱頭痛哭;英國BBC宣佈將重播86年世界盃英阿大戰這場“恥辱戰”;一向以小氣著稱的德勞倫蒂斯宣佈用馬拉多納的名字命名球場;高比去世,洛杉磯湖人隊上下一心,將總冠軍帶回來致敬高比;而在中超的場內場外,我們也有像大連球迷王大爺那樣的鐵杆粉絲……

  而且,這樣的例子似乎數不勝數,與那些花邊新聞、賭球、飯圈言論相比,這些,是我們希望體育所帶給我們的。

  也許,只要這些“血仍未冷”的運動迷還在,只要體育還能激勵起一部分人,只要人們還能在體育之中看到那閃耀著的光芒,那體育這顆火種就永遠不會熄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