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好詩詞·鳳凰台上憶吹簫|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2020年11月29日21:12

原標題:中華好詩詞·鳳凰台上憶吹簫|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鳳凰台上憶吹簫,詞牌名,又名“憶吹簫”等。北宋新聲,晁補之詞為創調之作。《詞譜》於此調列六體,晁補之詞為正體。《高麗史·樂誌》一名“憶吹簫”。

《鳳凰台上憶吹簫》詞牌取傳說中蕭史與弄玉吹簫引鳳故事為名。相傳戰國時期,秦穆公有個小女兒,因自幼愛玉,故名弄玉。弄玉不僅姿容絕代、聰慧超群,於音律上更是精通。她尤其擅長吹笙,技藝精湛國內無人能出其右。弄玉及笄後,穆公要為其婚配,無奈公主堅持若不是懂音律、善吹笙的高手,寧可不嫁。穆公珍愛女兒,只得依從她。一夜,弄玉一邊賞月一邊在月光下吹笙,卻於依稀彷彿間聞聽有仙樂隱隱與自己玉笙相和,一連幾夜都是如此。弄玉把此事稟明了父王,穆公於是派孟明按公主所說的方向尋找,一直尋到華山,才聽見樵夫們說:“有個青年隱士,名叫蕭史,在華山中峰明星崖隱居。這位青年人喜歡吹簫,簫聲可以傳出幾百里。”孟明來到明星崖,找到了蕭史,把他帶回秦宮吹簫引鳳,乘龍而去,白日昇天,後世曆代文人墨客紛紛歌誦這段歷史,“鳳凰台上憶吹簫”也由此而來,表達了人們對這對神仙眷侶的懷念和祝福。

1

鳳凰台上憶吹簫·自金鄉之濟至羊山迎次膺

晁補之〔宋代〕

千里相思,況無百里,何妨暮往朝還。又正是、梅初淡佇,禽未綿蠻。陌上相逢緩轡,風細細、雲日斑斑。新晴好,得意未妨,行盡青山。

應攜後房小妓,來為我,盈盈對舞花間。便拚了、鬆醪翠滿,蜜炬紅殘。誰信輕鞍射虎,清世里、曾有人閑。都休說,簾外夜久春寒。

2

鳳凰台上憶吹簫·香冷金猊

李清照 〔宋代〕

香冷金猊,被翻紅浪,起來慵自梳頭。任寶奩塵滿,日上簾鉤。生怕離懷別苦,多少事、欲說還休。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這回去也,千萬遍《陽關》,也則難留。念武陵人遠,煙鎖秦樓。惟有樓前流水,應念我、終日凝眸。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

3

鳳凰台上憶吹簫·秋意

吳元可〔宋代〕

更不成愁,何曾是醉,豆花雨後輕陰。似此心情自可,多了閑吟。秋在西樓西畔,秋較淺、不似情深。

夜來月,為誰瘦小,塵鏡羞臨。

彈箏,舊家伴侶,記雁啼秋水,下指成音。聽未穩、當時自誤,又況如今。那是柔腸易斷,人間事、獨此難禁。雕籠近,數聲別似春禽。

4

鳳凰台上憶吹簫·夏日驟雨

莊盤珠〔清代〕

岸草搖薰,衢塵漾暖,梅天十日長晴。自楝花開後,午倦難醒。強把雕欄閑憑,又宛憶、去夏蟬聲。轟雷驟,滿庭跳雨,砌響簷鳴。

神清。暑歸甚處,更幾陣橫風,衣袂涼生。趁畫簾半颺,撲入蜻蜓。多少華堂綺閣,拋紈扇、玉腕初停。濃雲散、斜陽影底,屋角猶明。

5

鳳凰台上憶吹簫·題桃花人面圖

俞慶曾〔清代〕

仙夢迷離,春光依舊,劉郎前度重來。剩小桃無語,嫩蕊偷開。一抹胭脂點水,算當時、鏡裡紅腮。臨風態,教人回首,枉自疑猜。

徘徊。成陰綠葉,憐往日匆匆,車走輕雷。望巫山雲杳,何處天台。一幅生綃留影,花醉露人立蒼苔。凝眸看,錯疑弄波,羅襪新裁。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尋找光明。讀睡詩社創辦於2015年11月16日,詩社以“為草根詩人發聲”為使命,以弘揚“詩歌精神”為宗旨,即詩的真善美追求、詩的藝術創新、詩的精神愉悅。現已出版詩友合著詩集《讀睡詩選之春暖花開》《讀睡詩選之草長鶯飛》。詩友們筆耕不輟,詩社砥礪前行,不斷推陳出新,推薦優秀詩作,出品優質詩集,朗誦優秀作品,以多種形式推薦詩人作品,讓更多人讀優秀作品,體味詩歌文化,我們正在行進中!

原標題:《中華好詩詞•鳳凰台上憶吹簫|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