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壓抑的女性寫作
2020年11月27日16:51

原標題:被壓抑的女性寫作

題圖出處:電影《小婦人》

我們所熟知的女作家中,夏洛特·勃朗特寫完《簡·愛》時,曾有評論家表示這本書如果是男人寫的,就是一本傑作,如果是女人寫的就讓人震驚或者厭惡;簡·奧斯汀被認為只會寫繡花、舞會、嫁人、遺產,“欣然接受自己性別的局限”;西爾維亞·普拉斯和瑪麗·麥卡錫的寫作都曾得到過寫這些東西的不是“女人”而是她們的“男性頭腦”的“褒獎”;喬治·艾略特和艾米莉·狄金森則曾經因為外貌和不生孩子被嘲。

《如何抑止女性寫作》就是關於她們,以及更多因為性別和身份而遭到貶抑的創作者,也關於從社會結構、道德要求到評價體系對女性創作者的層層壓製——正是這些導致更多的女性創作者在歷史上湮沒無聞。在這本書中,你將讀到無數文學評論中的雙標、歧視和呼之慾出的男性凝視;將看到對眾多在當時遭受不公評價,死後甚至被遺忘的女作家的價值重估;也將為許多習焉不察的問題找到脈絡或答案:寫情感與家庭真的比寫戰爭和歷史低級嗎?為什么女性的文學榜樣如此之少?為什麼現代女性雖被鼓勵寫作,作品卻難入文學正典?

作者: [美]喬安娜·拉斯 譯者: 章豔 出版:三輝圖書|南京大學出版社

她沒有寫。

她寫了,可是她不該寫。

她寫了,可你們看看她寫的什麼呀!

她寫了,可是“她”算不上真正的藝術家,“這”不是真正嚴肅的作品,文類不正確——不是真正的藝術。

她寫了,可是她就寫了這麼一部作品。

她寫了,但作品只是因為某個勉強服人的原因才顯得有趣/被選入正典。

她寫了,但她只有很少的存在感。

……

《如何抑止女性寫作》是雨果獎、星雲獎得主,女性主義科幻小說家喬安娜·拉斯的著名文論,她在書中模仿文學評論中的慣用論調,以反諷的方式寫了一份“抑止女性寫作指南”,以此尖銳地指出和批評那些施加在女性作者身上,阻止、貶低和無視女性寫作的社會阻力。同時,這又是一部主流視野之外的文學史,它重新蒐羅了那些被認為不值得瞭解的作品,並對那些文學史上鼎鼎大名的作者指名道姓:狄更斯、海明威、伍爾夫、桑塔格、勃朗特姐妹——有人曾貶抑女性寫作,有人是被貶抑者,而有人兩者皆是。

這是一部憤怒又銳利的女性主義文學批評,它直指女性書寫所面對的結構性暴力,帶領讀者重新認識那些被貶抑的聲音。

悉數女性寫作遭遇的重重阻力

一舉揭穿文學界的厭女症傳統

要想對女性寫作遭受抑止和打擊的歷史做一個徹底的研究,恐怕得花上數年時間,還得有一大筆經費。而我什麼也沒有,只是因為生病才有了這七個月似有似無的空暇時間。在我看來,有些抑止和打擊女性寫作的方式已經至少存在了一個半世紀,有的時間更長,我所做的只是試圖一一闡述。把過去10年間在這個領域的一些女性主義評論進行彙總,在我看來是非常值得做的工作:有時是兩個從未謀面的女性之間的對話;有時是例證積累到一定程度,某個模式或觀點就應運而生。事實上,要想停止為這本書的寫作積累證據,實在很難,因為這個世界還在慷慨地繼續提供新的證據。

——喬安娜·拉斯

鼓舞一代人的女性主義宣言、里程碑式的文藝批評。

新增由美國批評家、《我才不是女性主義者:一部女性主義宣言》作者傑莎·克里斯賓(Jessa Crispin)撰寫的導言。

後Metoo時代值得回顧的經典作品。

喬安娜·拉斯帶領讀者在書中重拾一種被埋葬的文學傳統,她那深具獨創性與反思性的文字今時讀來仍然鏗鏘有力,絲毫不過時,甚至出人意料地關照當下。

重識那些被遺忘的作家,重思那些充斥偏見的評判標準,沒有比現在更好的時候了。

這是一部獻給所有邊緣群體的激勵之作,除去女性,拉斯也鼓勵讀者擁抱所有曾是或依然是文學正典之外的“圈外人”——黑人藝術家、同誌作家、“地方主義小說家”,等等。

拉斯真誠地指出,“只有在邊緣地帶,發展才有可能。”而把目光投向所有曾被貶抑過的邊緣藝術家,事關我們能否真正地面對彼此,關注他人的境況。

金牌譯者、上海外國語大學教授章豔翻譯。文字流暢優美,最大程度還原拉斯原作的銳利與憤怒、幽默與力量。

它依然驚人地緊貼當下……拉斯告訴我們,如果不先問問是誰在評判,基於何種標準,我們就沒法明智地討論哪些作品最重要、質量最高。如果我們不先思考是什麼價值主導了文學,以及幾百年來文學準則的形成,我們就無法理解真正的文學價值。

——《衛報》

這是一部風格奇特的作品,它蔑視傳統,打破成見。書中羅列了所有會導致我們漠視甚至拋棄女性藝術作品的錯誤態度和觀念。拉斯如此清晰簡潔地界定了這些模式,如同將一面鏡子放在我們面前,讓我們重新審視自己。

——安妮特·克洛德內,美國文學評論家

女性主義文學批評鮮少探索人們為後世選擇文學的社會環境。而拉斯順著文學批評最優秀的傳統,極具說服力地、打動人心地完成了這件事。

——菲莉絲·契斯勒,美國作家

作者

喬安娜·拉斯(1937—2011)

美國著名女性主義科幻作家、學者。

20世紀60年代,拉斯憑藉其小說《在天堂野餐》在科幻小說界嶄露頭角;彼時科幻小說界幾乎由男性作家佔據,也只為男性讀者服務,拉斯是最早對此形成挑戰的女作者之一,之後她亦被認為是最重要的女性 主義科幻作家之一。她的主要科幻作品另有《雌性男人》《他們兩個》等;非虛構作品另有《像女人那樣寫作》等。

譯者

章豔,上海外國語大學教授,翻譯學博士,碩士生導師,理論研究方向為文化翻譯和翻譯美學。譯作另有《娛樂至死》《三十而栗》《通往明天的唯一道路:安·蘭德專欄集粹》《論小丑:獨裁者和藝術家》《青春無羈:狂飆時代的社會運動(1875—1945)》《朋友之間:漢娜·阿倫特、瑪麗·麥卡錫書信集(1949—1975)》《重訪美麗新世界》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