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鴻溝”下的老年群體
2020年11月27日04:09

原標題:“數字鴻溝”下的老年群體

在社區和家中使用智能手機的老人們
在社區和家中使用智能手機的老人們
在社區和家中使用智能手機的老人們
方惠
曹璞

  近日,一段90多歲高齡老人被抱在銀行櫃檯前進行人臉識別的視頻引發熱議。而在視頻之外,該事件之所以能夠引發輿論風波,無非反映了其背後的社會痛點: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以及老齡人口的快速增長,老年人所面臨的數字鴻溝問題日益凸顯。不會上網、不會使用智能手機的老年人,在日常的出行、就醫、消費等場景中不但不能充分地享受智能化服務帶來的便利,更是會遇到種種不便;而在“信息斷連”的背後,更需要引起重視的還有老年人無處安放的“情感寄託”。

  日前,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切實解決老年人運用智能技術困難的實施方案》(以下簡稱《實施方案》)。除此之外,各地也開始紛紛開辦起老年人智能手機學習班等課程。解決老年人在運用智能技術方面遇到的困難,不僅僅需要老人“慢步前進”,更需要家庭和社會的共同努力。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程依倫

  愛“觸網”與社交興趣相關

  前陣子,鄧爺爺和老伴因為手機的事兒又“吵”了一次。起因是鄧爺爺去商場買牛奶,價格3元錢,老人家在手機支付時不小心多按了一個“0”,等他回家後查看微信支付記錄才發現問題,轉而又回去找店家退款了27元。

  “對微信他也不是很懂,但又懂一點兒。(信息)動不動就發不出去,動不動這樣,動不動那樣。我都不學這些。”鄧爺爺的老伴說。

  “你不學當然就跟不上時代了。”鄧爺爺告訴記者,老伴還會拚音,但是就光知道在家裡幹活,這些她都不學。“打電話還只用座機,手機天天不帶,我們經常找不到她,我都說她多少次了。”

  但對於鄧爺爺“暢遊”互聯網,老伴兒卻無法“感同身受”,甚至有些排斥:如今的她,依然習慣通過座機聯繫家人,也更願意使用老式收音機和VCD、DVD光碟播放器。“因為奶奶平時的社交活動範圍比較小,加上在她身邊,周圍的同輩對於使用網絡大多傳遞的都是比較負面的消息。比如之前她就有跟我提到,誰家的奶奶坐車轉多了錢;又或者是二樓的大媽,別人給她發轉賬付款,她不知道怎麼接收或退回,最後還是讓人家把錢轉給她女兒。”孫子鄧淏坤說。

  相比之下,鄧爺爺卻是有著廣泛的社交興趣,他今年79歲,是一位退伍軍人,如今還是老年大學的一名“大學生”。老爺子平時最大的愛好便是跳舞和逛公園,“你要是去公園里走走,就發現裡頭好多七八十歲的老人,都拿著枴杖在那兒玩手機呢”,鄧爺爺說。

  “技術恐懼”源於不自信

  為了能夠“觸網”,鄧爺爺也是沒少下苦功。在老年大學,他得先從拚音學起,再到學習基礎計算機技術,他還沒少和老師同學們交流智能手機技術。拿到第一部智能手機後,鄧爺爺從此打開“新世界”大門:通過微信聯繫親友、通過新聞客戶端閱讀最新的軍事新聞。鄧爺爺享受互聯網給他生活帶來的便利,尤其是微信語音,“比打電話慳錢多了”。不過對於微信其他的功能,鄧爺爺卻較少願意主動接觸:“聽說那個花錢(流量)太多了。”

  即便像鄧爺爺這樣樂於去學習跟上時代的老人,也有擔憂落伍的時候。孫子鄧淏坤曾經問過他:“假如現在又出現一個新的,比微信更好用的社交軟件,您願意用嗎?”當時老人家就歎了一口氣:“不願意了,沒那麼多腦子了’。”

  這個回答讓鄧淏坤內心多少產生了一絲心酸:“我原以為奶奶不接納的理由可能是守舊,不願踏出舒適圈等,但經過接觸,我發現他們更多的是對自己的不自信。爺爺奶奶共同反複提到是‘老了’‘腦子笨了’‘學了也不會’等否定詞彙。他們的不自信,在對於網絡的態度呈現出了不同的表現方式:爺爺的表現是克服、嚐試、追趕,奶奶的表現是拒絕,而這種拒絕不是對技術不接納,而是對自己不自信。”鄧淏坤說。

  鄧爺爺及其老伴雖然處於同一個家庭之中,但反映的卻是老年人面對互聯網時最常見的兩種現象。

  根據最新版的《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至2020年3月,我國60歲及以上網民占全體網民比例的6.7%,人數約為6056萬人。而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60週歲及以上人口25388萬人。照此推算,老年群體里與互聯網“絕緣”的仍不在少數。

  家庭和社區要當好“紐帶”

  在今年疫情發生前,“數字鴻溝”或許大多體現在以家庭為主的小單元之中,如老人不會上網、無法與家人溝通、無法購物等。但疫情發生後,互聯網卻以摧枯拉朽之勢融入人們生活中。May姐是華樂街社區的一名誌願者,在今年疫情期間,負責華僑新村小區疫情管控的她,親眼見證了年輕人的“雲上生活”,卻也見證了老年人尤其是孤寡獨居老人困於“碼上生活”的窘境。

  目前進出小區、公共場所等地方都需要出示健康碼,但疫情期間很多老人都不會使用健康碼。“有的老人明顯比較抗拒,可能會選擇少出門;當然也有老人對網絡比較熱情,他們內心也是想學習用網絡的,我們還舉辦了兩次針對老人使用智能手機的培訓活動,但是期間也會發生各種情況:如老人手機版本太低,或是老人手機沒有流量了,還有的老人因為不小心一次花了太多流量導致話費補交了很多錢,之後就產生了抗拒心理,而老人的孩子也會告訴他們幹脆在外面別上網,回家有網了再用手機……” May姐說。

  針對沒有辦法出示穗康碼的老人,華樂街社區採取了相對人性化的手段:出示老人證,標明具體的姓名和家庭住址等。

  “儘管進出小區的問題解決了,但是出了這個小區之後呢?沒有健康碼,許多老人可能都進不了公園、地鐵、超市,甚至連看病都有了門檻。這些事情,如果家庭做不到,社區就應該為老人們融入網絡社會提供服務和幫助。”May姐說。

  “數字鴻溝”考驗社會溫度

  記者瞭解到,在廣州,不少社區正在為減小老人的“數字鴻溝”做出嚐試:如華僑新村,會經常開展社區擺攤服務,老人們可隨時前往攤點詢問誌願者關於手機應用的內容,除此之外,社區還會定期舉辦一些活動,如認知障礙、防止電信詐騙等。

  再如聚德花苑,此前為解決老人使用健康碼問題,社區提出使用紙質版的“健康證明”,並以社區廣播的形式向老人們普及防疫知識;而由於老年人容易成為網絡詐騙的高危人群,因此在小區中,還長期不間斷有社區民警進行防詐騙提醒,如人口普查期間,聚德西路小區便會通過各種方式教居民辨別人口普查員真偽,從而保護個人信息。

  由此可見,家庭和社區作為老年人融入社會的最重要紐帶,一旦被弱化,給老年人帶來的將會是被社會孤立的風險。但要解決老年人社會融入的問題,註定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深圳大學“數字代溝與數字反哺”課題組此前便提出,在老年人融入“數字生活”的過程中,往往需要跨越數字設備——數字技能——數字思維三道檻。儘管後兩道檻主要依賴老年人的主觀努力,但也同時考驗著社會如何善待數字化時代的“困難群體”,考驗著科技進步如何兼顧社會溫度。

  在老人們邁過這一道道檻之前,我們不妨也等一等他們。

  專家觀點: 要尊重老人“數字斷連”權利

  11月25日晚,看到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切實解決老年人運用智能技術困難實施方案》,方惠頗為振奮。作為暨南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講師,她關注老年群體的信息傳播技術使用這一話題近兩年。今年3月,方惠與西南交通大學人文學院傳播系講師曹璞在核心期刊上聯合發表學術論文《融入與“斷連”:老年群體ICT使用的學術話語框架分析》並獲得廣州城市精神與城市形象研究基地資助項目的資助。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特邀請兩位專家從她們的角度,講述了對老人“數字鴻溝”的思考。以下為她們的自述——

  首先這份《實施方案》讓我們看到了政府的積極反饋。近兩年,老人“數字鴻溝”話題頻繁見諸媒體,如果我們結合當前作為社會顯性議題的老齡化,會發現這一現象絕非孤例。就廣州而言,根據《2019年廣州老齡事業發展報告和老年人口數據手冊》統計顯示,截至2019年底,廣州市戶籍老年人口數量佔據總人口的18.4%,已進入老齡化社會;但根據互聯網信息中心的統計,截至2020年6月,我國60歲以上的網民僅佔據10.3%,這意味著,在狂飆突進的數字化生活中,仍有大量老人出於主觀或客觀原因而被排除在互聯網世界的大門之外。

  兩年來,我們和學生一起,行走於銀行、社區、茶座和公園,觀察中老年群體的各項行為,發現了一個更為複雜、多元和立體的人群。

  一方面,現實中不乏熟稔使用信息傳播技術的老年人,他們有的沉浸於網文和短視頻、有的是網絡遊戲高手、有的曾熟練刷機、有的甚至在疫情期間運用專業所學積極發聲。當我們今天將“數字難民”和老年群體直接畫上等號時,未嚐不是一種善意而隱蔽的年齡偏見,它將智能技術的拒用與“數字斷連”簡單歸結於與生理年齡相關的因素,強化了社會對於老年人“學習能力差、觀念保守、容易上當受騙”的刻板印象,忽視了個體生命曆程中社會角色、生活節奏和地域文化等影響,從而在類型化操作中簡化了老年群體內部的差異。

  而另一方面,關於老年群體對數字環境隱憂(如網絡詐騙、隱私泄露、資金風險等)的論述很少受到正視,他們的“數字斷連”選擇甚至不被視為自主意識的理性表達,而是被直接或間接地歸因為:心理排斥、科技恐懼症、缺乏數字思維等等,其解決方案也是單向而強製性的——適應與融入。

  通過我們的研究發現,沒有互聯網,老年人的生活同樣可以豐富多彩,但當加速數字化的公共生活忽視了一部分群體“數字斷連”的權利時,老年人逐漸感受到因“數字斷連”而帶來的社會排斥。

  讓人欣慰的是,《實施方案》最大程度地肯定了老年群體的“數字斷連”權利,彰顯了互聯網時代的人文關懷。事實上,不單是老年群體如此,整個社會都或多或少遭受著過度連接的困擾。對於數字化融入的態度絕非可以簡單化約為對於技術設備的採用或操作能力的掌握,更是涉及生活方式的意願和選擇。即便連接終將難免,我們在創造條件瞭解智能技術的同時,更應當營造一個對全體社會成員更為友好的基礎設施與語言環境,在公共生活中提供多種選擇的可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