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馬勒當拿最接近凡人的一刻...
2020年11月26日10:58

  阿根廷為他舉國哀悼三天,降半旗致哀,禮同20年前因病去世的前總統基什內爾;阿根廷正在進行的頂級聯賽職業聯賽盃將以他的名字命名,拿玻里市長呼籲將拿玻里主場聖保羅改成他的名字;「老冤家」比利「願與他在天堂一道踢球」,最佳拍檔肯尼基亞在這一天「永失靈魂伴侶」,世界盃隊友隊友巴迪高斯塔「如遭槍擊」;老帥文諾迪聲稱被徹底摧毀心防,而維拿多的家人甚至謊稱停電關掉電視,只因老人剛剛接受完神經退行性疾病手術,家人們不難想像卻難以承受老人聞此噩耗的後果……

  阿根廷當地時間2020年11月25日中午13時02分,馬勒當拿Maradona,這個星球上最偉大的球星,永遠地離開了我們。他的遺體將在阿根廷總統府玫瑰宮停留48小時,供全世界球迷前往憑弔,預計將有超過100萬球迷前往表達哀思——這一刻,哭泣的又豈止阿根廷。

  馬勒當拿會聽到信徒們的追思嗎?生前談及自己的身後事時,阿根廷球王曾表示只想在墓碑上寫下「感謝足球」的字樣,與他忘年交的老友卡斯度彭利拿一樣,看淡生前身後名。正如最早披露噩耗的《號角報》所言:馬勒當拿死了,但足球對他來說永遠活著

  噩耗來得太過突然,本月初,馬勒當拿月初剛剛做完腦硬膜下血腫手術,專職私人醫生盧基還宣稱恢復良好,球王術後一週就出院回到在阿根廷首都提格雷區的新居休養。從2000年至今,20年里馬勒當拿經歷過3次生死一線的瀕危,但這次,上帝還是決定讓球王到天堂表演自己高超的球技。

  要評價與定義馬勒當拿,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在所有阿根廷人看來,他就是造物主最完美的作品。除了85年前的探戈之王加德爾,阿根廷還沒有哪位平民能享受國哀三日和未來必然的國葬禮遇,之前的先例幾乎都是總統,包括著名的庇隆夫人。僅此,足見馬勒當拿在阿根廷人心目中的至高地位。全世界都唁電如雪片般紛至,因為所有人都意識到:離開我們的是這個星球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球星之一,甚至在很多他效力過的球隊,10號都將從此退役……

  球場上的馬勒當拿過於完美,而球場外的他卻過於不完美,但驚世駭俗不正是他留給這個世界最偉大的遺產嗎?《號角報》的定義:只有死亡,是馬勒當拿唯一能做的正常人做的事。他的一生充滿成功、爭議和遺憾,而最後的遺憾,就是沒有與所有他深愛的人告別。他的離開是如此突然,以至於哪怕先後9輛救護車的醫護人員全力搶救,也沒能創造奇蹟。

  西班牙作家祖安·克魯斯道出了球迷們的心聲:對於我們這個時代,馬勒當拿完全可以與馬爾克斯和卡斯度彭利拿齊名。「不朽和神話」,是一向桀驁不馴,自稱「上帝第二」的伊巴謙莫域對馬勒當拿的致敬,法國媒體認為此時此刻,所有悲傷的語言都不足以表達球迷們的哀思。因為世界失去的是真正的金球獎神話,儘管他從未染指過這座獎盃。

  秘魯詩人華利祖,以及智利詩人聶魯達,對馬勒當拿的一生或許都會詞窮。馬勒當拿對自己的人生,已有最權威的定論:「如果我死了,我想重生,並在此成為足球運動員,再次成為馬勒當拿。足球帶給我很多快樂,我是帶給人民快樂的球員,這對我來說就足夠了。」28年前,馬勒當拿已看透了時空,為自己留下了最好的遺言。

  2005年10月14日,在自己主持訪問節目節目《10號之夜》的最後一期,馬勒當拿「邀請」的嘉賓正是自己。15年前,談及身後事時,阿根廷球王希望自己的墓碑只刻著「感謝足球」——沒有名字,沒有榮譽,也沒有畢生成就。足球就是他的生命,而當生命結束的時刻,向陪伴了他一生的足球道聲感謝,就是馬勒當拿最好的墓誌銘。

  穿上球鞋,馬勒當拿是萬人敬仰的足球上帝,給世人帶來無與倫比的視覺與精神享受;脫下波衫,他卻也有著令人驚恐的撒旦臉龐,因吸毒、酗酒、縱慾登上媒體頭條對他猶如家常便飯。

  濫用毒品、酗酒和無節制的飲食對他的身體,尤其是心臟造成了極大的損害。11月初的腦硬膜下血腫手術後,馬勒當拿的家人已經在考慮,是否將馬勒當拿再次送到古巴,像16年前成功戒毒一樣,讓他戒斷酒癮,挽救球王的生命。遺憾的是,上帝和馬勒當拿沒有給這個世界更多的時間。25日中午突發心臟驟停,及時趕來的醫生進行了幾乎一小時的心肺復甦嘗試,終是徒勞。

  毫無疑問未來的幾天乃至一週,都將屬於馬勒當拿。那些並不熟悉他的新一代球迷,將有足夠的時間獲得足夠的信息,瞭解他的偉大,狡猾,不羈和正義感,還有那些被電視鏡頭記錄下來的傳奇,以及僅僅依靠口口相傳的經典神話——一千個人眼中,就有一千個馬勒當拿,但沒有人會否認他是足球歷史上最偉大的球星。

  如同當年的古華拉,馬勒當拿的離世必將掀起新的崇拜狂熱。對於百年來始終在忍耐貧窮與危機的阿根廷人來說,他們需要國家英雄來撫慰受傷的心靈,哪怕他們並不完美。就像艾薇塔,就像馬勒當拿。他的天賦無人敢於質疑,而他的粗魯,狂野,還有典型的狡黠,都被阿根廷人認為是向這個不公世界的抗爭。

  出生在庇隆夫人醫院的馬勒當拿,始終認為自己是真正的庇隆主義者,永遠站在被壓迫和被損害者一邊。呈現在世人面前的馬勒當拿過於複雜,他可以是阿根廷和拿玻里隊的救世主,足球藝術家,穿球鞋的切·古華拉,甚至同時也是癮君子、賭棍、酒鬼、叛徒、作弊者——可能英國人永遠不會原諒他的上帝之手,但也永遠對他的連過五人頂禮膜拜……

  這就是馬勒當拿,不僅是阿根廷與探戈舞王華倫蒂諾、加德爾、庇隆夫人、切·古華拉齊名的國家英雄,也是世界球壇不朽的傳奇。他的人生,可以讓所有人看到人性兩面甚至多面的鏡像,但所有人都無法做到像他那樣偉大,這就是馬勒當拿的魅力。

  來源:足球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