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他的付出,讓我們記住馬球王這10件事
2020年11月26日10:14

  2020年的噩夢還在延續,上帝在這一年伊始帶走了高比(Kobe Bryant),在即將結束時又帶走了馬勒當拿。

  迪亞高·馬勒當拿Maradona走了,在過完60週歲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死於心臟病發作。兩週前他剛剛因為腦部出血接受了手術。

  讓我們一起回憶馬勒當拿生命中的10件事,緬懷這位偉大的人物。

  1。1960年10月30日,迪亞高·阿曼多·馬勒當拿出生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拉努斯當地最危險的一個貧民窟里的一個沒有自來水也沒有電的窩棚里,他是這個貧窮家庭里四個女兒之後的第一個兒子,在家中八個孩子中他排行第五。

  還在蹣跚學步的馬勒當拿曾掉進一個露天糞坑,他的叔叔把他扶起來,告訴他:「在狗屎里,你都得把頭抬起來,把腦袋伸到糞水外。」在馬勒當拿生命最困難的時候,這句話時常激勵他。

  馬勒當拿與父母和兄弟姐妹關係非常親密,1990年一次採訪,他拿出一疊電話單,上面顯示他每個月至少要花1.5萬美元給家人打電話。

  馬勒當拿的母親在2011年去世,享年81歲。父親於2015年去世,87歲。

  2。三歲那年,馬勒當拿的表哥送給他一個改變一生的禮物:足球。那天晚上,馬勒當拿抱著足球入睡。馬勒當拿曾在2005年一檔節目中採訪自己,他被問如果能參加自己的葬禮,會對馬勒當拿說什麼。

  馬勒當拿說:「(我會說)感謝你踢了足球。因為這是一項給予我最多快樂和最多自由的運動,就像是親手觸碰天空(不可能實現的夢)。感謝足球,我會立一塊碑,寫上‘感謝足球’。」

  3。馬勒當拿10歲加入阿根廷青年球會的少年隊Los Cebollitas小洋蔥,在他的帶領下,球隊取得了連續136場不敗戰績,從那時起,當地人叫他「El Pibe de Oro」(「金童」)。

  作為球僮,馬勒當拿時常在中場休息時用球來逗觀眾開心,他甚至登上了《號角報》——對,最先報導馬勒當拿去世的這家阿根廷最大的報紙——的版面,遺憾的是,那個記者將他的名字寫成了「卡拿多納」。

  記者說,這個年僅十歲的孩子顯示出「罕見的控球與運球能力」,「波衫對他來說太大了,劉海幾乎擋住了他的視線。他看上去就像是從工地逃出來的,他能把球停得死死的,再輕而易舉將它搓起,兩隻腳都行。他的一舉一動就像一個天生的足球運動員。表面上看他似乎不屬於這個時代,實際上他完全契合現代風格;他對足球的喜愛非常阿根廷化,有了他,我們的足球又湧現出一代巨星,可望實現持續的繁榮。」

  4。16歲生日前10天,他亮相阿根廷青年隊一隊,身穿16號波衫,成為阿根廷甲級聯賽歷史上最年輕的球員,他說:「我覺得那天我用手舉起了天空。」

  之後生涯他共為小保加、巴塞隆拿和拿玻里效力超過491場,為阿根廷國家隊出場91次。

  他帶領拿玻里贏得首個歐戰冠軍——足協盃,以及兩次聯賽冠軍,被稱為這座城市的半神。

  5。在巴塞的後期,馬勒當拿和球迷、球會都相處得不開心,1984年,馬勒當拿轉投拿玻里,7.5萬球迷在聖保羅球場歡迎他的到來。

  當地報紙稱:「儘管缺少市長、住房、學校、公共汽車、就業和衛生設施,但這些都不重要,因為我們有馬勒當拿。」

  馬勒當拿總是出現在不只關乎足球的地方,他用足球改變了很多東西,那時正是意大利南北關係最緊張的時期,thesefootballtimes一篇文章形容,米蘭代表著意大利北方的工業和繁榮,羅馬象徵著這個國家沉重的過去的輝煌和頹廢,而拿玻里,拿玻里是南方的皇太子,驕傲地蔑視著所有的屈尊和勢利。

  1990年意大利世界盃,馬勒當拿曾呼籲拿玻里人支持阿根廷隊,他說:「國家只會來找你們支持一天,剩下的364天他們會叫你們非洲人。」

  足球上,在那之前,意大利足球主要由北方和中部的球隊統治,比如米蘭雙雄、祖雲達斯、羅馬,意大利半島南部的球隊還從未贏得過冠軍。馬勒當拿帶領拿玻里在1986-1987賽季贏得了他們的第一個意甲冠軍。瘋狂的拿玻里人為祖雲達斯和米蘭舉行了模擬葬禮,焚燒了他們的棺材,他們的死亡通告上寫著:「1987年5月,另一個意大利被打敗了」。

  1989-1990賽季,馬勒當拿帶隊贏得了球隊第二次聯賽冠軍,另外還有兩次聯賽亞軍和1989年的足協盃冠軍。

  對很多人來說,馬勒當拿是一個傳奇。但對於拿玻里城來說,他是神。1984年,馬勒當拿要求拿玻里為一個患病小孩組織一場慈善賽,拿玻里不同意。馬勒當拿自己組織了一場,比賽地點就在小孩家附近的球場。為表明是非正式比賽,馬勒當拿讓比賽雙方12人對12人。恰逢天雨,場地泥濘,迪亞高一樣表演得很投入。4000人目睹了這次演出。

  今晨,當馬勒當拿去世的消息傳到意大利時,當地記者在拿玻里描寫的情景是:

  這裡的情況非常超現實,尤其是在這座歷史悠久的城市的中心。當地居民都戴著口罩,哭泣著,互相擁抱著。汽車停在街道中間,男人們在抽菸。

  一切都很平靜,每個人都在哀悼。

  在證實馬勒當拿死於心臟停搏後,阿根廷政府宣佈將舉行三天的全國哀悼。

  但對拿玻里來說,這是第零天,第零年,這是過去20年來這座城市生活中最糟糕的一天。它失去了它最喜愛的兒子——足球史上最偉大的球員之一。

  走在這座城市的街道上,就好像是一部悲情電影的主角:酒吧甚至為街上的人提供咖啡。

  6。今晨歐聯賽後,哥迪奧拿Pep Guardiola表達了對馬勒當拿的敬意,他說:「我記得數年前在阿根廷有過一個橫幅,上面寫:‘你個人做到了什麼不算數,你為蒼生做了什麼才算數。’」

  馬勒當拿是拿玻里的神,也是阿根廷人的神。美斯Lionel Messi為什麼無法超越馬勒當拿,並不是未能贏得世界盃冠軍。馬勒當拿給阿根廷人帶來的這座冠軍,意義非凡。

  阿根廷在1980年代經歷了非常嚴重的經濟危機,還和英國在1982年打了一場戰爭,爭奪阿根廷大西洋沿岸馬爾維納斯群島的歸屬。

  英國在戴卓爾夫人的領導下海陸空重拳出擊,打得阿根廷幾無還手之力,

  1982年《號角報》曾有這樣一個一分為二的頭版,一邊寫著「英國軍隊的狂轟濫炸」,另一邊寫「世界盃開局不利」。

  至今馬島都還是被英格蘭實際控制的(英國人叫福克蘭群島)。馬島敗戰之後,阿根廷國力大挫,政府倒台,足球成為了他們惟一的寄託。

  這個時候馬勒當拿橫空出世了,老馬帶阿根廷在淘汰賽打敗了民族宿敵英格蘭,而且還是用一個手球打敗的英格蘭,並最後拿到了1986年的世界盃。這對阿根廷來說太重要了。馬勒當拿在今年60大壽之前,曾接受採訪談到生日願望,老馬還不忘拿英格蘭調侃:「我夢想再進英格蘭一球,這次要用右手。」

  在上帝之手四分鐘後,馬勒當拿顯示出隊報描述的「一半天使,一半魔鬼」的另一面,他用10.8秒、44步、12次觸球、晃過6個人,攻入了世界盃歷史上最偉大的入球,對面的英格蘭前鋒連尼加Gary Lineker說,那一刻,我差點鼓掌了。

  7。1994年美國世界盃,馬勒當拿在對陣希臘的比賽中攻入一球,他衝到場邊慶祝,扭曲著臉,瞪著鼓起來的眼睛,對著場邊的一個攝像機大聲歡呼,這是世界盃上最「臭名昭著」的入球慶祝之一——賽後,他尿檢陽性,被逐出世界盃賽場。

  自1983年在巴塞隆拿踢球時,馬勒當拿開始服用可卡因。1991年1月,警方竊聽了馬勒當拿的電話後,對他提出了持有和分銷可卡因的指控,同年4月,他的血液檢測發現了毒品的痕跡,因此被禁止參加足球比賽15個月。他從意大利逃到阿根廷,但也因持有可卡因被捕。

  1996年,馬勒當拿公開表示:「我過去、現在和將來都是一個癮君子。」

  8。美斯在巴塞青年隊時的隊友Roger Giribet說:「在拉馬西亞的時候他沒有主射太多自由球,當時自由球主要是Victor Vazquez主射,還有左腳將Juanjo Clausi,美斯幾乎沒怎麼罰過。」

  一方面,是美斯與生俱來的球感,使他在職業生涯中期之後在自由球上突飛猛進;另一方面,要感謝馬勒當拿。

  阿根廷《La Nacion》的報導稱,2009年2月,一次阿根廷國家隊集訓時,美斯加練自由球,幾次失敗後沮喪地準備離開,這時候馬勒當拿把他叫住了,「小利安(Little Leo),小利安,過來,來,我們再試一下。」

  馬勒當拿當時剛成為阿根廷國家隊主教練不久,他的助手Fernando Signorini後來透露,馬勒當拿隨後給美斯親自指點了幾下,「不要那麼快地揮腿,因為這樣皮球不知道你想要它做什麼。」Signorini說,馬勒當拿之後示範了一次,美斯臉上滿是讚賞。

  9。在馬勒當拿退役後的很長時間裡,他一直遭受著健康問題的困擾,2000年,他幾乎死於可卡因引起的心力衰竭,並接受了多年的康復治療。

  2005年,為了減肥,他進行了胃分流手術,2007年再次入院,接受了肝炎和酗酒的治療,並在2019年接受了疝氣手術。

  今年1月,他接受了胃止血手術,7月又接受了膝蓋手術。

  三週前,他因為腦部的血凝塊入院接受手術,之後出院在家康復。

  他需要大量喝酒和食煙,我曾問馬勒當拿的一個好朋友,為什麼他不戒酒戒煙呢,他很不理解地笑道:「那他就廢了。」

  換個角度想,老馬現在走也是一種解脫,難以想像他七老八十、銳氣盡失的樣子。

  10。最後,送上我最喜歡的一個視頻,一個可能解釋我們為什麼會愛上足球的視頻,這是1989年4月5日,歐洲足協盃4強首回合,拿玻里與拜仁慕尼黑一役的賽前熱身。

  迴蕩在聖保羅球場的歌曲是——《Live Is Life》,奧地利樂隊Opus的名曲。這段視頻在Youtube上有百萬次的播放。

  上帝的孩子在跳舞,現在,上帝把他叫回去了。

  (徐小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