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斷捨離】間房亂到寧願搬走都唔執屋 王迪詩:「真正的我是位逃避形宅女。」
2020年11月25日10:31

「今日一定要執屋。」我自6歲起每朝醒來第一句就對自己說這番話。至於為何至今仍未實現,我自己也無法解釋。

全盛時期的王迪詩香閨亂得像兇殺案現場。「請工人啦!」當時的男朋友尖叫。我只是伸個懶腰,踢開地上的雜物,闢出足夠我雙腳站立的面積,倚著雪櫃啃蘋果。不瞞你,我有潔癖。我不明白為何大家覺得這件事那麼好笑,有個朋友甚至笑到噴飯,「你?(狂笑)潔癖……你?」彷彿聽到肥妹說自己最討厭吃。

可是我為甚麼不能有潔癖?法國思想家Simone Weil有潔癖,北宋書法家米芾有潔癖,南朝有個縣令患潔癖,命令百姓不停掃街直至連一條雜草都消失,是恐怖分子級別的minimalist,我不過是在精神層面上對整潔有所追求,卻尚未身體力行而已。

我不請工人當然也有原因。很久以前請過一位鐘點,她來做了半年後,我才發現她一直用同一塊布抹馬桶、餐桌和地板,拿消毒廁所用的漂白水來洗杯,半年下來我居然仍未中毒。

「我患了拖延症?」

房子太亂了,看來也沒有重拾整潔的希望,我就乾脆搬屋,這是我這「逃避形宅女」的斷捨離方式。於是我搬了N次,都在同一條街,甚至同一座樓,而每天醒來第一句浮現腦海的仍舊是「今日一定要執屋」。

「你是不是患了拖延症?」朋友從新聞節目看到這種「病」。聽來也像,但也無藥可救吧,直至有年我跟讀者一起探訪獨居長者,才被一位90歲婆婆的廚房震撼了我的人生。

她從前當馬姐,那廚房乾淨到一個點,像我在日本深巷居酒屋見過的廚房,每一塊階磚、每一隻碗碟都看得出洗刷過一千次,不,一萬次,一輩子,刷出了歲月的痕跡。光是看著婆婆那經過無數次擦拭而被磨得平滑的鐵鍋,彷彿可以臭到青紅蘿蔔瘦肉湯的香氣。婆婆的家好美,我好想搬來住,住進一個潔淨清爽的家,於是我下定決心「今日一定要執屋」……

Text/ 王迪詩

Photo/ Internet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