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喝福建野菜汁?我勸你耗子尾汁
2020年11月25日07:00

原標題:想喝福建野菜汁?我勸你耗子尾汁

原創 上流工作室 網易上流 收錄於話題#有點意思28個

作者 | 持墨

編輯 | 豌豆

最近上流君從健身房出來後進超市,已經能做到對肥宅快樂水目不斜視了,不過目光拐了個彎看到“0卡路里”、“高纖維”、“維生素”……嗯,停下的腳步,絕對是為了健康飲食。

只是這一停留不要緊,那一排紅通通矮墩墩的貝奇野菜汁瞬間吸引了上流君的目光——雖然闊別十多年,但這主打健康的飲料……要不……再試試看?

當那股難以形容味道的果蔬汁從舌尖流淌而過,帶給味蕾一股奇怪的魔法攻擊,上流君才記起了當年為何將它打入冷宮。

真的是年紀大了,才會忘記被貝奇野菜汁傷害過的童年。

貝奇野菜汁,一款常年和嶗山百花蛇草水、東方樹葉、紅色尖叫、黑鬆沙士等著名選手放在一起測評誰最難喝的飲料,但凡喝過的人,都會由衷感歎自己是凡間跌落的天使。

上流君在看《網球王子》的時候,每每看到乾學長(現在是乾學弟了,哭)的自製豪華健康果蔬汁出現,就想勸彈幕里感到好奇的朋友們冷靜一下。

健康、營養、復合成分、蜜汁口味……自從我喝過貝奇野菜汁,就知道乾式蔬菜汁的現實版也不過如此。

雖然胡蘿蔔以絕對的衝擊力霸占了貝奇野菜汁的主色調和主口味,但對於各類蔬菜抗拒者而言,每看到配料表裡的一個名字,他們的臉色就要和蔬菜更接近一分。

因為一瓶貝奇野菜汁還要面對番茄抗拒者、花椰菜抗拒者、菠菜抗拒者、芹菜抗拒者……

試問,這樣一瓶橫跨數個雷區的飲料,如何能取悅挑食兒童?

每個被野菜汁傷害過的人回憶起第一次品嚐貝奇野菜汁,都會想起那有致命吸引力的鮮豔顏色和擰開蓋子時的虔誠心情,但形容味道時,最終用了一個字——“嘔”。

至於它到底是什麼味道,那就是薛定諤的野菜汁,一千個人能嚐到一千種蔬菜的味道。

有人不喜歡裡頭濃重的胡蘿蔔味道,或是覺得那胡蘿蔔味兒有點爛;有人嚐到了爛番茄;有人嚐到了泥土的腥味,雖然咱也不敢問他們是怎麼能精確判斷出泥腥味的;還有人嚐到了配料表裡沒有的生大蔥味……

更直接一點的描述就是:菜味兒,沒有添加任何調味品的菜味兒,但又比生吃蔬菜難吃得多。

時隔多年,仍有許多人隔著屏幕都能聞到那股酸酸臭臭甜甜的味道。

在上流君眼裡,就連它家的宣傳文案都帶有一丟丟阿乾那種奇奇怪怪的科學狂人感。

比如黃色+紅色+綠色三種顏色果蔬讓營養更均衡,他們不惜生造了一個“三元色”概念——求求不要混淆光學三原色這個知識點,讓學渣本不富裕的成績雪上加霜。

儘管這麼難喝,貝奇野菜汁曆經這麼多年,依然堅挺地出現在超市里,簡直是一個奇蹟——而這就不得不提到塑造這個奇蹟的貝奇野菜汁真愛粉。

在每一條吐槽貝奇野菜汁的熱門帖子下,就一定有人真情實感為它正名。不得不說,大家對它的愛與恨都同樣濃烈與囂張。

△原帖:它好難喝,評論:它好好喝

有人討厭胡蘿蔔,但表白貝奇野菜汁;有人則表示對童年陰影的疑惑,明明他們小時候天天喝來著;還有人友善提議放冰箱冰一下,提升它的口感。

但也許正因為知道有不少人不喜歡貝奇野菜汁,喜歡貝奇野菜汁的朋友,時常會帶著逆行者般的獨特心態分享對它的喜愛——“全世界只有我覺得它好喝嗎?”

而貝奇野菜汁的神奇之處不僅在於有這麼多人是真情實感地覺得它好好喝,還有一些人喝第一口的反應是“這是什麼這麼難喝”,但喝著喝著就變成了“真香”。

飲料就那麼個飲料,這麼多年過去了味道其實沒什麼變化,這就說明,覺得它味道不好的原因,一定是出在人身上。

“孩子不吃蔬菜,喝貝奇野菜”,貝奇野菜汁當年正是以這句廣告精準戳中家長的痛點。

△有多少福建孩子被這句廣告語欺騙過

畢竟有一條父母定律就是:無論你多大,不吃青菜就是孩子不聽話的普遍表現,也是孩子生病的原罪之一(不管蔬菜什麼顏色,都叫青菜)。

和果蔬原汁含量高達90%一樣明晃晃印在包裝上的,是讓家長喜聞樂見讓熊孩子聞風喪膽的12種蔬菜。

透過紅通通的貝奇野菜汁,上流君彷彿能看到握著勺子捧著碗,跟在小屁孩身後喊著“寶寶青菜再多吃一口”的家長們那綠油油的目光,而多年後,被野菜汁深深影響的下一代們就成了它的忠實擁躉。

可能有人發現了,貝奇野菜汁這麼難喝/好喝的同時,卻並沒有多少人知道它,除了福建人。

原因也極其簡單,它就是一款福建限定飲料,生產商就在福建,主要投放市場也是福建,與野菜汁同時推出的,還有貝奇菜仔奶,同樣是十幾種蔬菜汁加奶,同樣是讓人愛恨交織的味道。

在福建孩子的記憶里,福建電視台的黃金時段廣告總有它的一席之地。有人記得它的沙雕廣告是一家三口頭頂著貝奇野菜汁雙手張開伸直保持平衡,但可惜過於古早已經找不到了。

現在能找到的是一家三口在胡蘿蔔地裡快樂奔跑,然後拔出胡蘿蔔帶出貝奇的廣告版本,最後唸完“貝奇”還伴有小孩子假假的銀鈴笑聲,嚇得熬夜趕稿的上流君頭皮發麻趕緊關掉。

福建各大超市與小賣部總有它,訂報紙會送它,甚至家長的高溫補貼也有它,可以說,在貝奇盛行的那幾年,一個福建人是無法逃開它的。

這一切,只能讓對貝奇野菜汁接受無能的福建孩子更加難過,因為這些不過更堅定了原本說好了去買可樂的家長們,轉而買回野菜汁的決心。

△還不如買芹菜呢

但說到底它畢竟是一款飲料,就算成分標榜地再營養健康,也不能過量攝入,更無法替代蔬菜和水果。君不見有的小孩連續幾個月喝貝奇野菜汁,喝著喝著,手腳心就黃了。

事實上吃下超過代謝能力的胡蘿蔔素,從而導致色素沉著也不是不可能。

上流君只想感歎一句,野菜汁雖好,可不要貪杯哦。畢竟90%果蔬汁之外的10%,保不齊還是糖。

福建這片土地有著豐富的自然資源,而就地取材做成小甜水,一向是福建人的傳統技能。

除了燒仙草、石花膏、四果湯這樣深受大眾喜歡的網紅甜品,其實福建還有一個黑暗選手,讓人愛恨同樣分明。

一旦提到貝奇野菜汁,就不得不說大世界橄欖汁。

別問,問就是吐過。

貝奇野菜汁、大世界橄欖汁,部分福建人的雙重童年陰影,走進超市貨架一定會看到但一定不會買的就是這兩種黑暗飲料。

誰也不知道一個復合蔬菜汁和一個單品果汁,為什麼會同樣驚人的難喝。

濃厚的鮮榨果汁,保留橄欖的苦澀,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橄欖的回甘。你以為自己在神農嚐百草,但吐了以後就絕對拔草。

愛橄欖的人,卻覺得這就是夏天的味道,解膩必備、年貨必囤的福建第一特產。

另兩類鮮果果汁,口味清甜的紅毛丹果汁和芭樂果汁,則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霸占福建多地紅白喜事宴席,成了那一代孩子的限定回憶。

充滿亞熱帶風情的水果還有閩南特產蘆柑,由蘆柑製作成的果汁,清甜可口,夏日冰鎮過後完全不輸給大牌的橘子汽水。

其中最出名的莫過於來惠爾康蘆柑汁,它和同品牌旗下的冬瓜茶、菊花茶共同組成了福建外賣飲料三巨頭,作為商家的促銷禮品或滿贈飲料,零售也只要1元1瓶,包裝很樸實,冰鎮過後完全不輸大牌飲料,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那甜到需要兌水的口味。

△福建外賣飲料三巨頭

而福建種類繁多的風味小吃與甜品,無疑也給飲料商們提供了靈感。銀鷺牛奶花生蛋白飲品,和福建甜品花生湯有異曲同工之妙,花生糯而不爛,混合著奶香,在學生黨和上班族眼裡等同於早餐。

鮮草凍固體飲料優の凍,從包裝里倒出來加點幹果葡萄乾,再倒上牛奶,就是一份超快手DIY牛奶燒仙草。

漳州寶鮮冬瓜薏米水,也是曾經的宴席飲料,名字十分養生,包裝十分懷舊,氣質在一眾福建飲料中十分獨特,簡直像是亂入福建能說一口標準普通話的文藝青年。

這些福建限定飲料,構成了福建人的童年甜味記憶,在如今看見奶茶就走不動道的世界里,或許它們不是最好喝的,但偶爾喝到,就是一口童年的味道。

答應我,下次去福建,限定快樂水喝起來,只是野菜汁和橄欖汁還請謹慎入坑。

原標題:《想喝福建野菜汁?我勸你耗子尾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