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寶林交班後的新角色:九州通醫藥產業互聯網“產品經理”
2020年11月25日16:09

原標題:劉寶林交班後的新角色:九州通醫藥產業互聯網“產品經理”

將九州通醫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600998,SH)的管理權交給職業經理人,完成“去家族化”的第一步後,創始人劉寶林對自己定了一個新目標。

“未來的我,將主抓醫藥產業互聯網和再生醫學兩個業務板塊。”11月24日,劉寶林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專訪時表示,不同於以往集團掌舵者身份,劉寶林將自己的角色定義為“產品經理”,“耕耘醫藥行業幾十年,我最瞭解市場訴求,將訴求反饋給醫藥產業互聯網的專業運營團隊,由他們解決訴求,形成以客戶為中心的管理模式,這也是九州通醫藥產業互聯網運維的核心目標之一。”

劉寶林的思路正是當下解決中國醫藥產業互聯網發展“桎梏”的辦法之一,即在完全絕緣的醫藥和互聯網之間,搭建起彼此共融、共通、合力發展的醫藥產業互聯網模式。

事實上,九州通是國內第一個涉足醫藥電商領域的企業,劉寶林介紹,“九州通已擁有全國最大的針對B端的九州通醫藥網,此前集團通過‘賽馬模式’,發展多個產業鏈上的事業部,擇優整合成九州通電商集團,希望在未來5年內,完成九州通的全面醫藥產業互聯網產業平台轉型。”

作為醫藥產業互聯網的專業運營的“總舵手”,九州通健康998集團高級副總裁柳景漢則表示:“九州通醫藥網的線上醫藥流通業務已超過100億元,過去幾年保持年15%的增幅。此外,針對C端的好藥師線上線下平台的業務也處於快速擴張期,針對醫療機構和終端門店的智藥雲、智藥通、智藥店等saas平台的搭建,九州通已逐步形成線上線下一體的產業佈局。在當前醫藥產業互聯網頭部企業尚未完全取得先機的前提下,未來5年九州通有望達成此目標。”

深耕醫藥+電商賦能

近幾年來,在國家政策的大力扶持下,醫藥電商呈現蓬勃發展的趨勢。中國醫藥電商直報企業銷售總額(不含A證)亦是自2015年開始迅速增長,2019年中國醫藥電商直報企業銷售總額(不含A證) 突破1000億元。艾媒諮詢分析師認為,中國醫藥電商直報企業銷售額(不含A證)將以約17%的年均復合增長率保持增長,預計2021年將接近1400億元。

今年3月2日,國家醫保局和國家衛生健康委聯合印發《關於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開展“互聯網+”醫保服務的指導意見》,將互聯網醫療服務正式納入醫保支會,從而打開了困擾已久的發展瓶頸。11月2日,國家進一步出台《關於積極推進“互聯網+”醫療服務醫保支付工作的指導意見》,互聯網醫療服務納入醫保的全面落地,必將帶動醫藥電商的大發展。

在柳景漢看來行業整體還處於入圍賽階段,遠未到排位賽,行業同比增幅速度快,但整體醫藥電商的市場滲透率很低。

我國互聯網技術基礎紮實,電商的滲透率與美國幾乎持平,但藥品網上銷售的滲透率則差距甚遠。據《2019年度中國醫藥電商市場數據報告》顯示,2019年我國醫藥電商交易規模達到964.3億元,同比增長46.68%。受疫情影響,互聯網醫療服務熱度上漲,預計2020年醫藥電商交易規模將逼近2000億元大關。

此外,據“電數寶”電商大數據庫顯示,我國醫藥電商市場滲透率逐年遞增,2019年市場滲透率為0.93%,2020年有望突破1%達1.21%。而美國醫藥電商的滲透率則高達30%。

“這是由於目前國內主流的電商平台,更多的是把患者當普通的消費者在運營。由於醫藥行業的特殊性,消費者不會因為低價而大量購買藥品、甚至由於免費就排隊去醫院做本不需要的手術。‘秒殺’、‘拚團’、‘滿減’等促銷活動也是把藥品當作了普通的消費品,沒有真正深入到去解決患者疾病的問題。”柳景漢解釋稱,在“醫藥+醫療+醫險”的產業互聯網平台中,電商只是完成了最後的交易閉環,更多的其實還是應該以患者為核心去建立各類醫療服務標準、構建服務心智、創造差異化價值。

疫情催生之下,“醫藥+互聯網”正孕育著巨大的機會,類似九州通集團這類批零一體化的企業,上下遊產業資源的整合優勢就在醫藥互聯網平台的建設上被凸顯出來。

柳景漢指出,做成一個醫藥產業互聯網平台的核心要素之一就是對患者的理解、對行業的認知,以及平台醫學、藥學屬性的理解。“與此同時,商業基礎設施(物流、供應鏈、IT系統能力)也非常重要。絕大部分的醫療服務履約場景還是通過線上+線下聯動而並非線上直接完成,這與消費互聯網有著本質區別。整個業務閉環是從線上一直到線下貫穿的,因此對上下遊產業資源的有機整合顯得尤為重要。”

跟互聯網公司相比,九州通的優勢是線下渠道、品種、物流、醫療人才和組織;對比傳統的醫藥企業,九州通的優勢又反過來了——是系統、技術、IT能力。這些都將是我們的護城河。”柳景漢表示。

在行業內,九州通的電商之路涉足頗早。除了九州通醫藥電商網外,2011年,九州通就開始嚐試拓展醫藥B2C電商業務。2013年8月,九州通回購京東持有的部分好藥師電商平台股權,由此獨自發展醫藥電商業務。2016年,九州通電商業務首次實現年度內扭虧為盈,實現淨利潤1895.73 萬元。

與此同時,賽馬模式在九州通內部啟動,針對醫療機構、渠道分銷等各類產業鏈上下遊的各類醫藥產業參與主體的各類移動互聯網平台被設立多個獨立事業部競相發展。2016年,也就是扭虧為盈的當年,九州通整合這些事業部,成立九州通電商集團。此後,從行業內“招兵買馬”,搭建起符合當前醫藥產業互聯網運維戰略的專業平台。

“九州通目前主要從三個方面推進,第一個板塊是以好藥師為主體的面向C端的醫藥零售板塊,進行線上線下一體化的運營。”柳景漢說,其次是面向上下遊的數字分銷和增值服務,完成以系統服務和運營服務為主的行業解決方案,如面向醫療機構的智藥雲,面向藥店的智藥店,面向上遊工業企業的智藥通;最後是面向C端的醫療健康服務平台的構建,通過賦能上下遊產業構建互聯互通的平台,形成自身的核心競爭優勢。

互聯網人才是競爭關鍵因素

時代賦予機遇的同時,也助推行業企業快速解決當下難點。

事實上,醫藥產業互聯網要完成一個交易閉環需要有非常多的角色共同參與。比如,一位患者從醫生選擇,到問診以及商業醫療保險是否介入,產生交易之後的線下履約過程都需要線下網點的承接。這種從線上貫穿到線下的業務模式相對於傳統電商來講更為複雜,對專業化人才的需求也變得更為迫切。也就是說,在當下醫藥互聯網領域的電商入圍賽階段,頭部企業的核心競爭力仍然是人才。

“對互聯網人才的持續引入是我們始終在著重去做的事情。”柳景漢表示,互聯網的整個底層邏輯是技術驅動和運營驅動。而此前,類似九州通這種傳統的批零一體化企業缺少大量的互聯網運營人才,但現狀是目前互聯網人跟醫療人基本上是兩個“絕緣體”,懂互聯網的人醫療基礎知識不夠,醫療人又往往是互聯網領域的門外漢。

針對這個問題,九州通做法是一方面以使命願景驅動整個集團的數字化升級,賦予人才崇高的使命,並在集團內發起人才交互機製,如實行內推獎勵;另一方面則是通過公司內部某些個人在行業的影響力和公司組織關係來網羅一批核心的人才。除此以外,九州通也正嚐試採用投資併購的方式去增加人才數量提高人才質量。

柳景漢表示:“其實九州通集團在很多人眼裡是一個以醫藥分銷為主的傳統商業物流公司,但實際商集團在過往多年一直在互聯網+醫藥板塊進行持續不斷的投入,沉澱了非常多有價值的系統和服務,也走了不少彎路,但這些都是非常寶貴的商業實踐,也是這些實踐讓九州通有機會在未來更加激烈的商業競爭中能取得先發優勢,從而去構建一個真正有價值的、專業的大健康產業互聯網平台。"

(作者:陳紅霞,實習生,姚煜嵐 編輯:徐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