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和神話中的女性:女神、女妖和紅顏禍水的真相
2020年11月24日18:40

原標題:《聖經》和神話中的女性:女神、女妖和紅顏禍水的真相

原創 文史君 浩然文史 收錄於話題#宗教史22#世界史45

《聖經》當中女人的形象並不太好,然而這幾乎是個世界性的文化現象。在各族的神話和歷史中,總有那麼一些形象不佳的女人,比如咱們中國也有妲己、褒姒這些“禍國殃民”的妖女。但是呢,同樣是在世界各族的神話中,也普遍存在著女神的形象,她們或慈祥、或有力,簡直是美貌與智慧的化身!這兩者之間有什麼聯繫嗎?今天就來跟大家聊聊女神的故事。

一、紅顏禍水

自從學了紅顏禍水這個成語之後,才知道女人的名聲在我國傳統當中並不太好。魯迅借了阿Q的口如是說到:中國的男人都是可以成為聖賢的,可惜因為女人……

其實各位看官若是翻翻聖經,便知道紅顏禍水這個說法在猶太人這裏也是頗有傳統的,唆使亞當吃禁果的夏娃是女人,在希伯來人當中引入異教的是女人,殺害施洗者約翰的也是女人。

求愛不成而害死施洗者約翰的莎樂美

提到這些故事,女看官們總是要不服氣的,神話由男人傳述,史詩由男人誦讀,歷史也是男人書寫,當然不會說女人什麼好話。男看官們也要不服了,歷史上可是有個母系氏族社會的,統治人類歷史大部分時間,只不過近幾千年男人才沾點便宜而已。男看官們也要不服了,歷史上可是有個母系氏族社會的,統治人類歷史大部分時間,只不過近幾千年男人才沾點便宜而已。

歷史上是不是有個母系氏族社會的時代呢?我們現在覺得這似乎是個科學定論,但是這其實是摩爾根在《古代社會》這本書里的推論而已。並且即便有這樣一個母系氏族社會,也和父系氏族社會的情況大不相同。所謂母系氏族,顧名思義,就是家族傳承是按照母親而不是父親來傳的,因為在母系氏族,男女交往比較自由,生下來的小孩只能是“只知其母不知其父”。這樣,女性因為孕育生命,地位比較高,在氏族當中很有權威,說話有份量,但遠遠達不到男權社會當中男人主宰女人的那種程度。

人類學家摩爾根

現在雖然極少見到一個真正的母系氏族社會,但由於幾乎所有文明當中都殘留了大量和女人有關的文化信息,大部分學者們還是傾向於相信,在一個很遠古的時代是女人當家作主——至少是男女平等的。其中在很多民族的神話當中都是女神創造生命的,中國的女媧,希臘的蓋亞,這自不必說了。希臘人的傳說當中,有一個亞馬宗(amazon)部落,這個部族全部是女人,沒有男人,並且亞馬宗女人能征善戰,十分驍勇。後來歐洲人在美洲探險,遇到不少土著女戰士,以為就是希臘人所說的亞馬宗人,於是把這片地方叫做亞馬宗——也就是今天的亞馬遜大平原。

亞馬宗女戰士應該就是母系氏族社會傳說

二、女神的反抗

如果存在一段由母系氏族社會轉變為父系氏族社會的過程,那麼在神話當中應該也存在著最初的女神,其權威被一個男性神明奪取的印記。在我國的神話當中,女媧在補天的過程當中力竭而死,後來也就沒有一個能抗衡男神的女性神了。希臘神話當中的大地女神蓋亞,一般認為是世界的孕育者,後來卻一直被奧林匹斯眾神踩在腳底下,神話甚至說蓋亞不滿於自己的失勢,帶著自己的兒孫們——也就是泰坦眾神,前來挑戰奧林匹斯的神座,被以宙斯為首的眾神打敗。

動畫遊戲中的地母蓋亞

不過這個故事與其說描述的是失去權力的女性奮力反擊的場景,不如說是一場後宮政變。因為從母系氏族社會轉變為父系氏族社會,並不是經曆了一場男人擊敗女人的惡鬥的,這場“女人在世界歷史意義上的重大失敗”,極有可能是逐步完成的。在父系氏族社會當中崛起的男人們,甚至在很長時間都使用著女性的名號。

在我國摩梭族的傳統當中,並沒有形成很強烈的男尊女卑的文化氛圍,人們根據母系氏族社會的條條框框去套摩梭族,想當然的認為摩梭族是“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狀態。然而,田野考察發現,摩梭族人是知道父親的,然而父親的職責並不是照顧子女,而是照顧侄子女。

也就是說,血統的傳承依舊是按照母親的族系來傳承的,但男人這個時候,已經在母系社會的體系當中,以舅舅的身份開始掌握權力了。換句話說,在摩梭族這裏,如果他們會自然過渡到男權社會,他們至少要首先經曆一個舅權社會。很多學者們相信,我國神話當中的二郎神懲罰七仙女的故事,就是舅權遺俗在神話當中的反應。

雖然有“女兒國”的名號,但是摩梭族人並不是母系氏族

我國古代祭祀天地都喜歡說“皇天后土”,“后土”大家喜歡寫成“厚土”,其實是不對的。這個“後”和“皇”一樣,都是一種尊號。你可能馬上就想到了皇后太后之類的,這個“後”在傳統當中還真的就是用在女人身上的尊號(可見古代的中國人是把大地想像成一種女性的神),但是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後這個字卻用在男人身上。

詩經當中說:殷鑒不遠在夏後之氏,你要是理解為在夏朝後面就不對了。這個夏後氏,其實就是夏朝的王室的意思,那為什麼要用指稱女性的“後”呢?一個推測是,掌握權力的男性,在很長時間當中都使用女性長者曾經使用過的尊號,只是在後來,才發明了屬於男性的尊號“王”,不過到了那個時候,男人們大約已經羽翼豐滿,男權社會也已經鞏固了。

“後”這個字一開始是和女人有關的,但是曾一度被男人佔用

三、女神的淪落

我們現在再回頭去讀夏娃偷吃禁果的故事,就不得不承認,這個故事其實是讓女人背了黑鍋。不過這個故事,卻也表明了男權社會下的男人,對待女人的矛盾態度——他們需要女人,卻又必須控制住女人,如果他們缺乏這種控制力(或者自認為力量不足),就會陷入極大的不自信和對女人的恐懼當中。

其中,女人初夜流的血和月經的血,素來被認為是從男人身上奪走的生命力。很多古人相信生命在血中,這也是很多民族神話的共同點了。比如巴比倫神話當中的造人傳說,和聖經的一大不同,就是馬爾杜克是用血混合了泥土造成第一個人的。一直到義和團運動,中國不還有人相信月經血能讓洋鬼子的洋炮啞炮嗎?

義和團團民

據一些沒有被引入聖經的希伯來民間傳說敘述,亞當的第一個妻子,其實是個叫莉莉絲的女人,她並不甘於從屬地位,結果被上帝訓斥。她竟一怒之下與魔鬼結合,生下怪物,並且與人類為敵。一些學者認為莉莉絲本來是女神,在後來的神話當中被逐步塑造成了一個反叛的女人,最後淪為女妖。

就因為不願意服從男人,女神莉莉絲後來被塑造成了“魔女”的形象

而在日本神話當中,創造日本島的是伊邪那岐命(男)和伊邪那美命(女)兩位神,然而在後來的故事當中,女神伊邪那美命因故死於非命,卻化作了傷人性命的惡鬼。

日本神話最初是伊邪那岐命和伊邪那美命創造了日本,但是女神伊邪那美命後來卻成了邪魔

這些女神從神到人再到妖的故事,倒是一部女性逐步喪失權力,最終被男性壓迫的歷史的神話版。這段歷史如何評說,大約是永遠也不會有“公論”的了。

文 史 君 說

女神在很多神話當中最初都是生命力的源泉,擁有最高的神聖地位,這大約就是母系氏族社會的文化痕跡。但是男性主導權的到來推翻了這一切,在神話上的體現就是男神壓倒了女神,而一些女神甚至變成了女妖,這大約正是女人在文化上最早的失敗了。

參考文獻:

[日]矢島文夫:《世界最古老的神話》,東方出版社2006年版。

[美]斯塔夫里阿諾斯:《全球通史》,北京大學出版社2006年版。

[美]路易斯·亨利·摩爾根 :《古代社會》,商務印書館2012年版。

馮象:《創世記:傳說與譯註》,江蘇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

何新:《諸神的起源》,光明日報出版社1990年版。

(作者:浩然文史·隔壁小王博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