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衝擊下 一項看似生不逢時的賽事卻被追捧
2020年11月24日04:31

原標題:疫情衝擊下 一項看似生不逢時的賽事卻被追捧

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體育賽事造成了巨大沖擊,特別是對於需要人員跨國流動的國際賽事,衝擊更大。看起來,今年並不是一個創辦國際體育賽事的好年景,但機會還是有的。一項名為東亞超級聯賽的籃球賽事正是在今年醞釀從邀請賽升級為主作客製,預計明年10月正式推出。這項東亞地區的跨國籃球俱樂部聯賽,目前已經得到日本、韓國、菲律賓三國聯賽的積極響應,與中國CBA公司的接洽也在推進之中。如果順利,明年秋天全新亮相的這項賽事將填補亞洲籃壇的一個空白。

升級為主作客製的東亞超級聯賽,前身是自2017年起連續3年在中國澳門舉辦的一項籃球邀請賽——2017年名字是“超級8”、2018年和2019年的名字為“非凡12”。東亞超級聯賽首席執行官馬特·拜爾近日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採訪時表示,“從全球的籃球賽事水平來說,中國、日本、韓國、菲律賓的職業籃球聯賽相比奧運會的籃球比賽、NBA和歐洲籃球聯賽都有很大的差距,市場開發也是有限的。如果有一個整體的,以亞洲籃球冠軍聯賽為概念的賽事平台的話,一方面可以提高東亞地區各個職業籃球聯賽的水平,另一方面可以擴大亞洲籃球在全球的影響力和關注度。”

打造屬於亞洲籃球的跨國高水平俱樂部聯賽——實現這個想法也是馬特在2017年創辦“超級8”籃球邀請賽時就定下的目標。

其實,馬特創辦“超級8”籃球邀請賽時原本想用的賽事名稱就是亞洲聯賽,但這引發了他與國際籃聯的矛盾。但之後,國際籃聯也認為亞洲籃球應該彌補缺乏跨國俱樂部聯賽的空白,因此,國際籃聯與馬特冰釋前嫌,從敵視變為合作。今年8月,東亞超級聯賽與國際籃聯達成了為期10年的合作協議。

按照東亞超級聯賽與國際籃聯的協議,東亞超級聯賽以中日韓菲四國的職業籃球俱樂部為參賽對象。馬特介紹,參賽的隊伍要求是這4個國家職業籃球聯賽的冠軍、亞軍,或至少在聯賽排名靠前。預計明年10月開始的第一個賽季有8支隊伍參賽,之後每個賽季的隊伍數量逐步遞增,直至最終有16支隊伍參賽。

據馬特介紹,日韓菲三國聯賽都與東亞超級聯賽達成了參賽協議,中國的CBA聯賽與東亞超級聯賽的談判還在進行之中。

疫情確實是影響4個國家聯賽參與東亞超級聯賽的不利因素。遼寧男籃曾在2019年舉行的非凡12邀請賽上奪冠,遼寧男籃總經理李洪慶向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現在,疫情是最大的不確定因素,畢竟,疫情防控的政策不是一傢俱樂部能說了算的。但從我們的意願來說,如果一切條件具備的話,明年,我們會參加東亞超級聯賽。”

據馬特介紹,明年施行主作客製的東亞超級聯賽,賽程將從10月延續至次年2月,冠軍獎金將高達100萬美元。相比之前賽期只有一週、冠軍獎金15萬美元的非凡12邀請賽,無論是獎金額度還是時間跨度都有了質的提升。

在李洪慶看來,“賽事獎金的增加說明贊助商對這個賽事的認可,反過來,獎金的增加也可以吸引更多的高水平球隊參加比賽,可以提升賽事的水平和影響力。”但比賽獎金只是東亞超級聯賽吸引中國職業籃球俱樂部參賽的條件之一,李洪慶表示,“中國籃球運動員接觸其他國家選手的機會主要還是來自國家隊的比賽,平時在俱樂部,這樣的機會還是比較少的。我們認為,參加俱樂部的跨國聯賽,對運動員來說是一個不錯的交流和體驗機會;對於俱樂部的教練和管理人員,也有機會去瞭解亞洲其他國家籃球俱樂部的發展水平。”

疫情加大了東亞超級聯賽明年能否順利推出的不確定性,但從另一個角度說,疫情也令一個國家聯賽對改善生存環境有了更迫切的需求。

菲律賓職業籃球聯賽勁旅——黑水籃球俱樂部的華裔老闆徐誌慶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採訪時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對於整個菲律賓籃球生態、產業鏈造成的影響都是巨大的,不僅是經濟上的損失,更是對菲律賓籃球品牌價值的影響,直接導致了菲律賓籃球市場曝光度銳減。”和CBA一樣,菲律賓職業籃球聯賽在複賽之後也隔離在“泡泡”(即嚴格的封閉區域)內舉行,徐誌慶表示,聯賽沒有現場觀眾帶來的門票收入,但是依然要維持高昂的運營成本。

徐誌慶相信,加入東亞超級聯賽對於菲律賓籃球來說,是一個很好的刺激經濟增長的方式,“東亞超級聯賽不僅為菲律賓聯賽的球隊和球員打開了機遇之門,也建立了亞洲籃球交流的紐帶,將籃球競技提升了一個水平。這對於東亞超級聯賽和菲律賓聯賽來說,將是雙贏的結果。”

日本職業籃球聯賽B聯賽的創辦時間不長,今年只是B聯賽創辦的第五年,但趕上疫情,迫使B聯賽也開始尋找新的增長點。B聯賽主席島田慎二近日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採訪時表示:“在前四個賽季過後,B聯賽必須開始進入下一個發展階段,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正在尋找新的擴張機會,例如加入東亞超級聯賽。我們認為,疫情加速了我們進入下一發展階段的進程。”島田慎二相信,跨國的籃球聯賽有助於提高球迷對籃球的關注,“亞洲有很多籃球迷,但他們看到的籃球比賽幾乎僅限於本土的籃球比賽。通過東亞超級聯賽的平台,參賽俱樂部將代表他們的國家參賽。我們相信,這將給許多球迷一個到國外體驗別國籃球氛圍的機會,從而帶動整個亞洲籃球市場的形成。對於B聯賽和參與的俱樂部來說,我們認為這是一個新的增長點,有助於提高我們在亞洲市場的競爭力。”

明年能否控制住疫情還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但這不影響東亞超級聯賽的籌備。馬特認為,東亞是目前全球疫情防範做得最好的地區,他相信,“一年後,至少從商務旅遊的角度看,東亞地區的跨國、跨境人員流動應該是可以恢復的。”

今年受疫情影響,體育賽事的商業開發難度空前加大,但東亞超級聯賽卻定下了高額獎金體系,加之賽事將承擔所有參賽隊伍的差旅費、出場費、獲勝獎金等開銷,意味著東亞超級聯賽必須完成難度不小的招商工作。馬特介紹,比賽的招商工作已經全面展開,推進的速度也非常快,他說,“雖然疫情還在持續,但是我們的產品有優勢,而且整個亞洲地區的體育發展都還在上升期,企業對我們這項賽事的關注度非常高。我想,大家都有這個預期,疫情不會一直持續下去。”

東亞超級聯賽將在明年推出的消息,甚至還引起了在中國具有極高聲譽的美國著名籃球經紀人比爾·達菲的注意,他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採訪時表示,創辦一項東亞地區的跨國職業籃球聯賽是一個完美的想法,但他也提醒賽事主辦方,“與各國的職業聯賽協調賽程,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據我所知,東亞超級聯賽在這方面付出了很多努力,我認為他們已盡其所能地靈活配合。”

東亞超級聯賽若要從一個想法變為現實,離不開中日韓菲四國職業籃球聯賽的支援,馬特介紹,這些國家的聯賽需要派出實力最強的隊伍參賽,以保證東亞超級聯賽能夠具備亞洲冠軍聯賽的水平,此外,還需要這些國家的聯賽在賽程製定上為東亞超級聯賽讓路,畢竟,在從明年10月至2022年2月的東亞超級聯賽賽期內,東亞超級聯賽與4個國家的本國聯賽是有時間衝突的。馬特表示,“為了獲得這些國家籃球聯賽的支援,比賽獎金是一個重要條件。除了獎金,我們還會根據東亞超級聯賽在各個地區的商業開發情況,與中日韓菲的職業籃球聯賽進行分成,共同開發亞洲籃球市場和享受收益。”

達菲看好東亞超級聯賽在持續發展之後有機會成為亞洲的歐洲籃球冠軍聯賽,馬特當然也有這個野心。但目前,國際籃聯和亞洲籃聯的想法是東亞、西亞先各自發展本地的跨國籃球俱樂部聯賽,馬特表示,也許有朝一日東亞聯賽和西亞聯賽可以合併為統一的亞洲聯賽,但從目前看還是非常遙遠的事情。

本報北京11月23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慈鑫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11月24日 04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