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抗疫故事:誌願者為何願意“以身試毒”加入人體挑戰試驗
2020年11月23日20:02

原標題:歐洲抗疫故事:誌願者為何願意“以身試毒”加入人體挑戰試驗

誰願意主動感染新冠病毒嗎?

“我絕對願意擔這個風險。”20歲出頭的阿比·勒里希非常肯定地告訴記者。

他可不是新聞中某個無知無畏參加“新冠派對”的年輕人。不過,他義無反顧加入的這項計劃也具有一定爭議性。

英國帝國理工學院研究人員前不久宣佈了這項名為“人體挑戰試驗”的計劃,簡單來說就是要以更快速度測試出有效新冠疫苗,推動疫苗研發和試驗進程,但其中牽涉到讓誌願者接種疫苗後主動感染新冠病毒的試驗模式,在倫理、必要性等層面引發一些爭議和質疑。這一類型試驗此前並不常見,這項計劃也是全球範圍內新冠疫苗研發首次採取這一類型試驗。

這是4月30日在英國倫敦拍攝的帝國理工學院。新華社發(雷伊·唐攝)
這是4月30日在英國倫敦拍攝的帝國理工學院。新華社發(雷伊·唐攝)

帝國理工學院“人體挑戰試驗”協會主任彼得·奧彭肖在聲明中坦認並強調說:“故意讓誌願者感染一種已知人類病原體,這絕不能掉以輕心。”

明知有風險,英國像勒里希一樣決定加入的誌願者有2000多人。據帝國理工學院研究人員介紹,這一項目計劃從明年一月份啟動,誌願者年齡在18至30歲,此前不曾感染新冠病毒,沒出現過相關症狀,無潛在健康問題,沒有心臟病、糖尿病、肥胖症等。

11月6日,一名軍人在英國利物浦的一處新冠病毒檢測點協助當地居民檢測。當日,利物浦開展全城範圍新冠病毒檢測。這是英國首次在城市開展全城範圍的大規模新冠檢測。新華社發(喬恩·休珀攝)

勒里希還真研究過風險這回事。他說,據自己瞭解到的情況,捐腎手術的死亡風險是三千分之一,而對像他這樣的健康年輕人而言,疫苗試驗的死亡風險不到萬分之一。“相比之下,我更願意接受後者的風險,何況它在人道主義方面的好處更大。”

勒里希還加入了一個代表疫苗試驗誌願者的公益組織“提早一天”(1 day sooner),旨在與疫苗研發機構合作,通過加快新冠疫苗研發爭取“提早一天”結束疫情,讓社會、經濟和人們的生活早日重回正軌。

據“提早一天”網站的統計數據,全球已有約4萬人表達了參與這類疫苗試驗研究的興趣。

11月3日,車輛行人在英國倫敦牛津街點亮的節日綵燈下穿行。英國倫敦牛津街2日點亮一年一度的聖誕節日綵燈,今年的主題是號召人們團結抗疫,並向抗疫英雄致敬。新華社記者 韓岩 攝

29歲的湯姆·格林曾在一家旅遊公司當經理。他也報名參與了“人體挑戰試驗”。他如此解釋自己的選擇:“我的工作曾讓我和藝術家們環遊世界,但現在病毒改變了一切。我如今給一家公司開車謀生。但我還算幸運的,因為很多人比我更困難,比如那些有孩子、有房貸又丟了工作的人。這就是我為什麼報名參加疫苗試驗。我歡迎他們抽走我的血液,要多少都行,直到我們生活恢復正常,因為我們不能再繼續像現在這樣活著。”

35歲的誌願者蘿謝爾本身就是一名疫苗研究人員。她說:“作為從事新疫苗研究工作的人員,如果我都不願意參加試驗,還怎麼期望其他人參與呢?”

10月31日,人們在英國倫敦的泰晤士河畔行走。英國首相約翰遜當日宣佈,鑒於本國疫情形勢,計劃在英格蘭再次實施大範圍的“禁足”措施。新華社記者 韓岩 攝

44歲的誌願者薩蒂什·庫馬爾是一名獵頭經理。他說:“我只是想做點什麼。我不是科學家,不是醫生,這就是我唯一能做的。”

周圍很多人誇庫馬爾參與試驗的行為“很勇敢”,讓他感到有點不好意思。“我不是唯一的誌願者,有成千上萬的人在參與。對我個人而言,疫情最大的困難就是我無法見到遠在印度的父母。他們年逾七旬,屬於高風險人群。我希望正在研發中的疫苗中至少能有一種起作用,讓我們能儘早與親人團聚。”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新華國際頭條”(id:interxinhua),原文首發於2020年11月19日,原標題為《歐洲抗疫故事 | 我為什麼願意“以身試毒”?》。

原標題:《太瘋狂了!為什麼這群人要主動感染新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