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級學分銀行呼之慾出
2020年11月23日06:11

原標題:國家級學分銀行呼之慾出

11月11日,北京市學分銀行正式啟動,北京市教委為18家學分銀行分中心和19家學分銀行聯盟成員單位授牌。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孫慶玲/攝

掃一掃,瞭解什麼是學分銀行

近日,北京市學分銀行啟動,再次將“學分銀行”這一概念拉進公眾的視野。

所謂學分銀行,是借鑒銀行的功能和特點,為學習者開設賬戶,以學分的形式認定、存儲、轉換來自不同渠道的學習成果。如國家開放大學學分銀行(學習成果認證中心)常務副主任鄢小平所說,學分銀行與商業銀行“零存整取”的儲蓄方式相似,學習者平時零星學習可以得到學分,這些學分能像貨幣那樣被存儲在國家相關部門授權的機構,當達到一定標準之後,還能兌換相應的學分或學曆、非學曆證書。

“學分銀行”的建設對教育將產生哪些影響?是否會設立國家級學分銀行?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就此進行了採訪。

學習者的“終身檔案”

在學分銀行,多種多樣的學習成果,包括以往認證無門的學習成果,都可以進行存儲,相當於為學習者建立了一份電子版的終身學習檔案。

以北京市學分銀行為例,不論學曆教育(普通高等教育、職業教育、成人教育、自學考試等)、非學曆教育(職業培訓、社區教育、老年教育、資格證書等),或者是個人經曆(競賽成果、實習經曆、工作經曆等)所產生的學習成果,符合一定的標準都可以申請轉換成院校學分。

按照“統一規劃、試點先行、分期推進”的原則,目前北京市學分銀行首先是在北京市職業教育和成人教育開展試點,逐步對職業培訓、社區教育、老年教育等非學曆教育的學習成果、各類學曆教育學習成果,以及個人工作經曆、實習經曆、競賽成果等開展學分認定,轉換成職業教育和成人教育學分。

之所以首先在職業教育和成人教育展開試點,北京開放大學終身教育處處長孫月亞告訴記者,隨著我國進入新的發展階段,產業升級和經濟結構調整不斷加快,各行各業對技術技能人才的需求越來越緊迫,通過學分銀行,可以拓寬技術技能人才成長的通道。職業教育和成人教育重在培養應用型人才,鼓勵學習者參加職業培訓,獲取職業技能等級證書。相比普通高等教育,學習者對學分認定與轉換的需求更大。

但北京市學分銀行通過實踐總結經驗,會逐步擴大範圍,條件成熟時,會再向普通高等教育領域延伸。在北京開放大學校長褚宏啟看來,我國的教育主要分為基礎教育、職業教育、高等教育和繼續教育四大類。除基礎教育,學分銀行能做到職業教育、高等教育和繼續教育“三教融合”,能夠把非學曆教育和學曆教育,把低階段的學曆教育和高階段的學曆教育對接起來,發揮“立交橋”作用,“目前我們走的是第一步,主要是職業教育、成人教育,下一步我們會延伸到普通高等教育”。

作為國內首個實際運行的面向全市的學習成果轉換平台,上海市終身教育學分銀行是從普通高校及其繼續教育學院、開放大學、自學考試等開始起步的。據上海開放大學副校長王宏介紹,“上海市終身教育學分銀行是先從部分高校之間的課程學分互認做起,現在已經建立了本科院校之間、專科院校之間、專科與本科院校、高校學分與職業資格證書之間等多種學習成果的轉化渠道。”

助力“校企合作”“產教融合”

自2010年《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提出“搭建終身學習‘立交橋’……建立繼續教育學分積累與轉換製度,實現不同類型學習成果的互認和銜接”以來,“學分銀行”這一概念頻繁出現在一系列政策文件中。

學分銀行之所以受重視,國家開放大學學分銀行(學習成果認證中心)常務副主任鄢小平認為有多重原因。從學習者來看,學習者希望一生中通過多樣途徑和方式得到的學習成果被記錄、被認可,會進一步激發學習熱情,同時還可以減少重複學習、降低學習成本、提高學習效率,使之真正走上職業發展和人才成長立交橋;對於機構來說,特別是行業,一方面自身的資源進入學分銀行目錄,可以提升自身資源品質和企業品牌,另一方面可以發現和利用目錄中的優質資源,對行業原有資源進行填補或置換,優化教育培訓內容。

學分銀行不僅對於行業如此,對於學校也同樣適用,它能更好促進校企融合、產教融合。褚宏啟向記者舉了個例子,“人們的短期培訓、職業資格證書等更多的是在企業、行業獲得,學分銀行對這些學習成果進行認證、轉換,就可以把這種非學曆教育學習和學曆教育對接起來,把行業與學校更好地連接起來。”他告訴記者,將來或將把企業中的“大學”納入學分銀行的聯盟成員中,從而進一步提高校企合作水平。

鄢小平表示,對於國家來說,通過學分銀行的度量衡機製,找到了一個“標尺”,建立統一標準的公共服務平台,提升教育培訓質量,暢通人才成長通道,搭建橫向融通、縱向貫通、開放靈活的終身學習“立交橋”,更有利於釋放政策紅利,促進教育公平。

目前,上海市終身教育學分銀行已有376萬學習者開戶,9.1萬人轉換學分。據王宏觀察,學分銀行對教育最為直接的影響便是根據不同的課程體系進行學分化,製定出了各種學分模塊,更有利於學校進行靈活的、個性化的課程設置,“假如一所高校大學生修完180個學分就可以畢業,而且他在3年內完成了,那就沒必要等4年才畢業。而這就對高校的完全學分製改革奠定了基礎,有的學校已經開始進行了改變”。

是否會設立國家級學分銀行

2016年,教育部頒發的《關於推進高等教育學分認定和轉換工作的意見》提出:“探索建立國家學分銀行,構建分級認證服務網絡,對學習者不同形式學習成果及學分進行認定、記錄和存儲。鼓勵區域、聯盟學校建立學分認定、積累及轉換系統。”

據鄢小平介紹,目前全國共有16個省、直轄市進行了學分銀行建設,而學分銀行中的“央行”,即國家級學分銀行,目前正在進行施工藍圖設計。

在王宏看來,國家級學分銀行建設的難點在於我國教育類型多樣,且不同類型的教育之間的課程設置、質量標準和學分“含金量”不一,“比如成人高等教育,是由學校體系進行招生、教學、評價和發證,這是按照學校標準來的,而非國家一統標準”。再如,學曆教育與職業培訓等非學曆教育兩套體系比較分離,“很多標準要打通起來比較難”。

鄢小平認為,未來國家級學分銀行與各地區的學分銀行之間的關係可借鑒央行與商業銀行,由國家級學分銀行製定標準,包括學分標準、單元標準、認定標準以及數據標準等。同時,國家級學分銀行要對“商行”進行監督和管理,並建立質量保障機製。對此,王宏也認為,在設立國家級學分銀行的同時,也應設置質量評價、監督監管等相應功能機構或平台。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孫慶玲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11月23日 06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