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船又貴又累?親民價打破距離感 城市發力濱海旅遊
2020年11月23日15:01

帆船運動在寧波蓬勃發展。
帆船運動在寧波蓬勃發展。

  帆船運動,對於不少中國家庭來說,依舊有些遙遠。雖然在大城市中,少兒帆船體驗課也逐漸打破圈層,但要做到普及,更需要天時地利人和。

  在浙江,帆船帆板的發展就有著“天時地利”條件,而寧波作為2022年杭州亞運會帆船帆板項目的舉辦地,更希望抓住這個契機,促進濱海體育旅遊的發展。

11月20日,2020年中國濱海體育旅遊產業發展大會在寧波市奉化區舉行。有趣的是,相比2年後就要舉辦的亞運會,來自各界的代表卻將更多的目光放在了“後亞運時代”的規劃上。

  “當城市有一個機遇,一定要抓住”

  據瞭解,本次中國濱海體育旅遊產業發展大會,是華東地區首次舉辦同類型的大會。而將大會放在寧波奉化,這個時機也十分適合。

  作為本次大會的承辦方之一,中國寧波一號帆船隊聯合創始人包文駿表示:“我們開展今天的活動,也是希望藉著亞運會的契機,將行業內經驗最豐富、最有發言權的大咖們集聚起來,集思廣益,一定能聊出一點東西來。”

  包文駿口中所說的契機,正是兩年之後在杭州舉辦的第19屆亞洲運動會——寧波作為協辦城市,承擔了亞運會帆船帆板、沙灘排球項目的全部比賽。

“當城市有一個機遇時,一定要抓住!”青島奧帆城市發展促進會常務副會長臧愛民以“過來人”的身份,向澎湃新聞記者強調了大型體育賽事對城市發展的重要性。

  作為2008年奧運會帆船帆板項目舉辦地的青島,正是借助奧運會的契機,逐漸發展成為世界有名的“帆船之都”,而臧愛民正是彼時奧帆賽、殘奧帆賽籌辦工作的全程領導者。

  “青島原先的帆船帆板運動發展比較薄弱,也沒有很好的水利設施,但我們借助著奧運會的賽事,製定了一個長達十年的規劃,才有了現在的成果。”

  世界帆船聯合會理事曲春也表示,青島的經驗對寧波同樣有建設性意義,“青島借助舉辦帆船的機會,把整個城市的發展提速了,當年有個研究報告指出,這樣的提速至少是十年。”

  “亞運會雖然在等級上不如奧運會,但寧波周邊地緣優勢、商業圈、經濟發展活力,都超過青島周邊的環境。”

  雖然兩地有所不同,但曲春表示機遇十分重要,“如果寧波用好自己的優勢,完全可以像青島一樣,借助帆船運動把濱海建設、旅遊、體育發展得更好。”

中國寧波一號帆船隊聯合創始人包文駿。
中國寧波一號帆船隊聯合創始人包文駿。

  “不局限在一屆比賽,要打組合拳”

  按照臧愛民的說法,賽事只是一個契機,後續的努力才是發展的關鍵,這樣的想法也得到許多人的認同。

  本次論壇中的一個圓桌討論主題也正暗含著這一思路——“後亞運時代寧波濱海體育旅遊產業發展探索”。

  事實上,距離亞運會舉辦還有2年時間,更談不上“後亞運時代”,但參會的嘉賓卻絲毫不覺得主題違和。

  中國帆船帆板運動協會副秘書長傅丹青發現一個現象:“作為中國帆船帆板運動協會,我們做得最多的事情是辦賽事。每到一個新的城市,最關心的問題就是,能不能把國際大賽引進來。”

  傅丹青理解辦高端國際大賽的想法和要求,但她同時指出,如果僅僅只是為賽事而賽事,那僅僅只是單一出拳,完全達不到利用帆船發展水上產業的目標,“不能僅局限在某個賽事,而應該出組合拳。”

帆船在寧波很有參與度。
帆船在寧波很有參與度。

  “賽事只是龍頭,但當地沒有培訓,沒有把當地帆船人口擴大,那麼帆船賽事會變成什麼?”傅丹青自拋自答了這個問題,

  “就會像一個大型演唱會,舉辦這幾天效果還行,但是人走茶涼,什麼都沒有留下。我們希望的是可以進行常態化運營,把當地的帆船人口帶動起來。”

  或許正基於此,寧波自2016年開始連續舉辦了中帆聯的A類賽事,2019年中國家庭帆船賽分站賽也首次落戶寧波。

  在此次會議上,中國寧波一號與世界帆船對抗巡迴賽(WMRT)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未來將攜手在寧波落地國際級別的本土IP賽事。

作為賽事參與者,寧波萬博魚遊艇球會總經理王曰清感慨:“群眾性的賽事第一是頻次高、參與基礎更廣泛,不要一味追求大型的國際賽事,再小的力量聚在一起也能掀起波浪。”

  “又累又貴?帆船運動不是這樣的”

  賽事的引進固然重要,但面對帆船運動的推廣,如何打破刻板印象卻是關鍵。

  近十年時間,從世界頂尖的帆船航海家郭川和翟墨,到奧運帆船冠軍徐莉佳,再到各種賽事落地,中國的帆船運動正在穩步發展。但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提到這項運動,都會不自覺地加上“小眾”、“貴族”或“奢侈”的標籤。

  “很多人覺得帆船運動又累又貴,其實不是這樣的。”在和澎湃新聞記者的對話中,包文駿提到這項運動的處境時,用到最多的詞是——距離感。

  “很多人擔心這項運動很危險,或者自己水性不好,所以不敢嚐試。”包文駿也理解大多數人的顧慮,“其實這項運動沒那麼難,如果是學習,一天就能學會基礎知識,一週就能自己開船了。”

  “打網球你沒法和李娜對打,打籃球你也沒法和姚明較量。”相比於其他運動,包文駿認為帆船有著自身的魅力,“但帆船運動,即便你是新手也有機會參加頂級賽事。”

“克利伯帆船賽就是很好的例子,其中就有很多第一次玩帆船的選手。在有經驗的船長帶領下,是可以實現跨海航行的。”

  事實上,帆船運動中“老船長+新秀新人”的搭配十分常見。

  2018年的勞力士中國海帆船賽上,來自中國的船隊深圳海狼號獲得總成績亞軍,成為世界一級離岸帆船賽上首支奪得亞軍的中國船隊。而這支隊伍的陣容搭配中,只有5名職業帆船運動員,剩下的全是業餘選手。

  帆船的難度並非讓人遙不可及,同時它的價格也沒有想像中高得離譜。

  “如果買一艘船的價格或許很高,但是如果是租船玩的話,價格也就幾百,和大家吃頓飯的價格差不多。”包文駿依然希望打破這樣的距離感。

傅丹青也表示讚同:“帆船帆板有很多種類,什麼收入都能玩。如果你有很強的消費能力,可以玩非常豪華的遊艇;也可以玩簡單的帆船,家庭帆船賽的船也很便宜。”

她還向澎湃新聞記者透露了一個小故事:“全年我們有二十多站帆船賽,其中寧波站有人參加比賽以後覺得意猶未盡,於是自己跑回來再買了個帆船。”

  不過帆船帆板運動在國內的發展仍處起步階段——目前,全國帆船總量10000多條,公共、商業碼頭數量50多個,船庭泊位約5000個,運營的球會約150家,長期愛好者5萬人,泛愛好者20萬人左右。

  “我們辦公的樓上是負責馬術、高爾夫球項目,我們一瞭解,馬術協會在全國有2000多傢俱樂部。” 面對這樣的數字,傅丹青也有些無奈,“養馬建馬場不比帆船便宜,為什麼他們有這麼多球會,羨慕之餘我們也要向別人取經,有很多地方是值得學習的。”

  那麼未來如何推廣帆船運動?採訪結束後包文駿的言行或許更有說服力——他站起來準備離開,走到一半想到了什麼,隨後頓了頓身子,轉頭向澎湃新聞記者說道:

  “有機會真的可以體驗一下,你一定會喜歡上它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