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象歸一|2020 vivo開發者大會勾勒數字生態
2020年11月22日10:21

2020年11月19日,2020 vivo開發者大會(以下簡稱VDC)在深圳舉行,至此,中國市場排名靠前的幾大手機品牌,全部擁有了自己的“開發者大會”。表面上看,VDC 2020是vivo第一次召開這個類型的大會,但其實在此之前,vivo面向開發者和合作夥伴的會議早已不止一次了。所以,還是說道說道吧。

“四條賽道”完善多元化競爭

在2018年,vivo就將自己在消費電子行業的競爭力劃分為了“短賽道”和“長賽道”。所謂“短賽道”,意指用戶需要的一些技術和功能。這些技術和功能在廠商大規模的研發投放上,很快就會達到技術的上限,從而充分滿足消費者的需求。比如vivo最早展開的屏幕指紋以及存在時間較短的升降鏡頭,都符合“短賽道”的顯著特徵。而在另外一些技術領域,雖然短時間的高強度投入未必會產生明顯收益,但只要長時間、持續地做積累,就會慢慢形成自身獨特的技術壁壘。

在“長賽道”競爭力定義中,影像、設計、交互體驗和性能設定這四個方面,就是vivo所圈定的四條“長賽道”。vivo會在這幾個領域未來的技術演進過程中,保持長時間的持續投入,增加技術儲備和自己獨到的理解力。

再看一下vivo現在在這四條長賽道上所取得的成績:今年的X50系列,特別是X50 Pro/Pro+在影像上展現出了很強的競爭力,S7系列也始終保持在自拍機中的第一梯隊;識別性出色的“雙色雲階”設計開始貫穿vivo全系的產品線;充電、系統性能釋放、穩定性等方面,vivo旗下的手機都相當出色……在這些亮眼成績的背後,卻有一個小小的遺憾:自2013年推出的FuntouchOS,無論在審美還是交互邏輯上,都顯得有些不合時宜了。特別是在線上用戶之中,其口碑並不算好。所以這次借VDC的機會,vivo推出了醞釀已久的原OS(OriginOS),力圖補上這塊短板。

關於原OS的體驗和解析,因為最早到我手上的體驗機交由同事做評測,因此在本文中不敢做出太多評價,以後有機會用過再說細節。但是在這個大更新的操作系統身上,卻能感受到vivo的一些思考和想法。比如在系統界面上做出更強的功能性整合,讓用戶進行App功能的直接調用。

這樣的想法與目前業界一些公認的趨勢頗為吻合,即App作為入口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微信、支付寶之類的超級應用、小程式、快應用這樣的淺入口,將會成為服務提供商和開發者面向消費者的新入口。用戶不需要為很多用不著的功能再去特別安裝一個笨重的應用程式,只需要進行服務或資訊的直接調用獲取即可。

再比如聽音樂,用戶的核心需求是音樂資源和播放操作,尋找音樂資源等操作反而在次要位置,所以“原子隨身聽”這樣的組件還是有它自己的思考。但要實現這樣的想法,沒有開發者的配合是不可能的。

剝離VDC前一天原OS發佈會上對設計和交互那些“花哨”的元素,再回到操作系統的本身。既然大家都認可在未來3~5年,智能手機還會是用戶眾多使用場景中的核心裝備,那麼操作系統就是當仁不讓的第一入口,它的重要性還是不言而喻的:對用戶來說,這是與自己生活息息相關的一個小世界;對vivo、開發者和服務提供商來說,操作系統就是一個巨大的平台。有那麼多人每天沉浸在這個小世界中,就是無處不在的商機。

印象中,這是vivo第一次如此詳細地公開自己的互聯網用戶數據:2019年的vivo,在應用領域,國內月活躍用戶達到3.6億,日分發量達到8.9億;在內容產品領域,vivo的視頻用戶月活達到1.2億,瀏覽器達到2.4億月活;在服務領域,vivo在負一屏等淺入口上提供了公交掃碼、支付、旅遊機票購買等服務,快應用達到了1.5億月活,月使用量級超過10億。

全球範圍內,2019年全年,vivo在應用分發方面有2.4億月度活躍用戶和超過5200億累積應用分發量;遊戲分發方面有6000萬活躍用戶,年分發遊戲50億次;內容分發上覆蓋3億用戶,瀏覽器日活達到1億次,視頻日活超過2000萬次,電子書和音樂的日活達到3000次;海外服務方面,有1.3億在網用戶,應用商店和瀏覽器月活分別過億。一時間,看到數據的我不禁恍惚,這樣的活躍數據是來自互聯網廠商還是手機廠商。

之前我說過,在互聯網服務這塊,頭部手機廠商的收益都是千億人民幣級別的,很多人對此還抱著懷疑的態度。但當這些數據放在眼前時,你又不得不承認,這就是平台和入口的重要性。用戶對此的感知不會太明顯,但作為開發者和服務提供商,這就是無比巨大的商機。而隨著智能手機市場邁入巨頭時代,互聯網服務就成為穩定用戶群贏取收益的最佳途徑。

要不怎麼說:賣出一台智能手機,才是用戶與包括手機廠商在內的服務提供商建立關係的開始呢?畢竟很多消費者和我們這些專業用戶不同,他們在日常使用中對於手機操作系統中原生功能的依賴度是遠高於我們的。

比如系統自帶的瀏覽器,就是一個提供資訊和服務的超級入口。而開發者大會,就是手機廠商向開發者展現自己用戶群體這個巨大平台吸金能力的機會——就算這些數據放在Apple的WWDC上還有些不夠看,但也是很好的商機和平台不是?

當然,隨著消費者重度使用手機的傾向越來越明顯,這對於本來就有天生缺陷的Android系統來說,考驗愈發嚴格。在經年累月的使用過程中,手機性能的退化程度成為很多手機廠商打造操作系統過程中的重點考量對象。還好,大部分普通用戶對於手機卡頓這樣的現像有著足夠的寬容度,但廠商在對這類問題的解決上一點也不敢放鬆。

個人認為,vivo的手機在這方面的表現本來就不差,因此在本次VDC上花了不少功能宣講的系統底層優化也就不用再重複了,只有經過足夠長時間的驗證,才能證明這些工作的有效性。

除了手機系統本身巨大的商機之外,多設備用戶使用場景構建同樣也是業界共識。但我更願意把這種共識,看成是智能手機互聯網業務的實體化——那些服務只不過是化成了一個個實體化的智能硬件罷了。所以在開發者大會上加入這樣的環節並不奇怪,畢竟這需要系統底層的能力做支援。只不過個人認為在頭部手機廠商中,vivo在多設備多場景方面的動作應該算是最慢的,還要加油才行啊。

Jovi InCar,智慧新空間

這次VDC上有一個比較有趣的環節,是發佈了名為“Jovi InCar”智慧車載品牌,並推出了Jovi智能車載的vivo專屬應用。它可以為vivo手機的用戶,在公認的用戶第二空間——車內,打造全新的數字生活體驗。VDC當天下午,我採訪了vivo軟件策略總監歐陽坤先生,這款應用就是由他所帶領的團隊打造的。

Jovi智能車載是vivo與百度CarLife+、億連、博泰等車機前後裝廠商合作開發的。它的本質就是以手機應用的方式,與車機上的這些連接方案對接,實現投屏和操控。為什麼在已經有百度CarLife+這類鋪蓋率很高的車機連接應用的前提下,vivo還要去做這樣的應用呢?

歐陽坤總結了三個原因。第一,對於消費者,行車中使用手機是件危險性很高的事情,所以通過投屏的方式,將操作平台移植到車機,相對安全性會提升很多;第二,隨著技術的發展,汽車廠商越來越發現,擁抱手機生態,讓消費者能在車上也使用到性能和體驗優秀的應用,對自家產品的用戶增值很有好處;第三,對於合作夥伴和vivo本身,這都是可以獲得共同提升的事情,共贏。

vivo在2018年9月上海舉行的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提出,未來要轉型為智慧手機。而智慧手機未來又是一個巨大的連接中心,對此,vivo歸類總結出了8個一級、22個二級與用戶使用連接相關的場景,車聯網就是8個重要的一級場景之一。規劃之後,歐陽坤的團隊經過一年多的努力,在今年VDC上推出了這個應用。

由於“Jovi InCar”是一個嵌入了vivo手機系統底層的應用,所以無論是在連接的穩定性,還是系統的優化級上,都要比第三方應用更加適配。相對於第三方應用在使用中容易被進程誤殺,系統級應用Jovi智能車載在高速路導航等場景中能夠保持更加的穩定,進一步保障了用戶的行車安全。

歐陽坤強調,Jovi智能車載這款應用被定義為vivo手機本身的能力,所以它在之前FuntouchOS和最新的原OS上都能正常使用,在2020年12月底前會準備好,2021年第一季度就會陸續向vivo手機用戶進行推送。而根據vivo自己的用戶數據調研顯示,這項功能的推送將會給上百萬vivo手機用戶帶來更好的車聯網體驗。

應用適配方面,目前已經對十幾款主流應用進行了適配,到明年這個數量會上升到30款甚至更多。在屏幕兼容性方面,歐陽坤也表示不用擔心,因為它本身就是以投屏方式進行的,最壞的情況下也會讓用戶得到基礎的體驗。需要考慮的倒是算力的問題,因為有些車型的接入是運用車機本身的算力,有些車型則是調用手機的算力,因此在不同車型的體驗上會有一些差異。當然,調用算力強大的手機這一方式的體驗是最好的。

不過,Jovi智能車載也並非只是一款簡單的應用開發,在研發過程中還有很多細節需要照顧。首先就是連接的穩定性,目前vivo為了穩妥,還是採用了有線連接的方式(後續會向無線方向演進),而且會有專門的數據線推出,以增強接口的穩定性;其次,還需要把系統的一些能力剝離出來,針對車機進行優化。比如導航過程中,地圖應用的優先級是最高的;第三,不同車型數據開放的程度不一樣,一般來說,高端車型開放會比較有限,但低端一些的車型則更願意交給這個應用做整體託管。

在使用場景上,Jovi智能車載也會帶來更多好的體驗。比如連續導航,行車+步行連續導航,這對於駕車到購物中心這種綜合出行場景將會非常有用。同時,反向進行車位尋找這樣的功能如果上線,也會避免出現“停車5分鐘,找車1小時”的尷尬;隨著Jovi智能車載與車機之間更多數據的打通,知曉車輛狀況,比如是否鎖車、升窗,遠程啟動等功能,都可以通過這樣的方式實現,而這一切,都取決於歐陽坤的團隊與車企之間的慢慢磨合。

寫在最後

客觀來說,VDC、ODC、MIDC這樣的開發者大會,與傳統意義上的開發者大會是有些出入的。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相信我們慢慢都會適應這種形式的開發者大會。換個角度,稱其為互聯合作夥伴大會也未嚐不可,微軟不也曾有過WPC(WorldWide Partner Conference,全球合作夥伴大會)麼?

與其糾結名字,倒不如把關注度放在大會本身的內容,放在廠商提出的願景、戰略和日後具體的行動上去,因為這其中體現出來的每一項內容,都可能和我們的數字生活息息相關,也和產業鏈上的每位合作者息息相關。叫行業生態也好,叫產業鏈也好,只有產生足夠的社會和經濟效益,才能推動每一位參與者的良性發展。vivo若能真正在四條長賽道堅持投入,那最後它們合一的效果,將會相當可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