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給你的手機補補腦了
2020年11月21日16:00

原標題:該給你的手機補補腦了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虎嗅APP(ID:huxiu_com)作者: 胖虎

據上個月剛發佈的《QuestMobile2020中國移動互聯網秋季大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9月,中國人平均每天使用手機的時長已經上升到了6.1小時。也就是說,每人1/4的人生,是在移動互聯網上度過的,或者說,每個人的1/4是數字形態的。

手機,無疑是每個人最核心,也無可替代的數字世界入口。人造器物中,恐怕再沒什麼能比手機更不可或缺,且對人類社會如此之深遠,甚至於在未來可見的數年中,這一現狀亦不會改變。

而同樣還是據這份報告統計,Android系統已經以78.4%的絕對優勢成為國內手機系統的主流,且還在上漲。

換句話說,在中國9億3千萬移動網民中,幾乎每五個人里,就有四個在用Android手機度過他們四分之一的數字化人生。

然而現實是,這四分之一的生活,還存在很多品質上的缺憾。

12歲的Android,依然問題多多

幾乎沒有人沒看過“手機導購”類的文章,然而無論是感性的理性的導購分析評測,除外形設計外,其最終關注的與手機使用相關的話題無外乎以下幾點——配置、硬件、跑分。

這個現狀不難讓人聯想起PC時代的電腦城,當年熟練諮詢“這個CPU能不能超頻、主板電阻品牌是哪家”的人們,如今自然而然地對“信道、OLED、刷新頻率、相機CMOS”如數家珍。

正因為中國有著十幾年紅火的電腦城時代,如今對手機的選購也同樣殘留了類似的“配置本位思維”——反正操作系統都是Windows/Android,分辨PC或手機品質的維度,自然就被單一成了“不服跑個分”。

再加上廠商和媒體的有意無意引導,導致現在中國人選購手機時,其實把大量精力和金錢投放在了自己平時可能並不高頻使用的特性上——“夜間拍攝”、“高分辨屏”、“四攝鏡頭”、“頂配CPU”、“散熱科技”……實際上,有多少人的需求足以充分使用這些配置,平時又有多少使用場景呢?

智能手機進化到今天,決定最廣譜消費者使用體驗的瓶頸早已不是硬件,不是黑科技,恰恰是每天都要進行大量交互和操作,卻反倒被人視而不見的手機操作系統。

2008年,Android正式以移動操作系統的形態出現在世人面前,如今已經成為Apple之外的全球TOP手機品牌的底色。然而,這個脫胎於Linux,受製於“最初就被點了高性能計算技能樹”的操作系統,即便12歲了,依然在高可靠性和高實時性方面有著本質欠缺。

而可靠與實時交互,或者更進一步說,如iOS一般“符合人類基因習慣的交互”,才是手機操作品質的基本保證。

舉例說明:

如果點開一個APP後突然又不想看,立刻返回桌面的話。那麼iOS會老老實實地把那個APP最小化到後台,顯示出桌面,而Android則會在播放完最小化動畫回到桌面後,又按照此前指令順序,把那個APP閃現了出來。

再比如,在iOS下點擊一個APP,會以“可穩定期待的快速”給出反應,然而在Android環境點擊一個APP,其反應速度則幾乎是一個隨機值。

更能彰顯兩類操作系統之根本區別的,則是點擊圖標後的動畫效果。

假設iOS打開一個應用需要0.5秒,這0.5秒是從用戶點擊屏幕開始,應用圖標逐漸變大,到完整打開,整個過程是流暢的。

而Android打開應用可能只需要0.4秒,但當用戶點擊屏幕,應用圖標可能並不會瞬間反應過來,而是會在桌面卡0.2秒,然後應用圖標在0.2秒時間內從小變大到完整打開。

總體來看,Android比iOS還快了0.1秒,如果只看“跑分、配置、數據”,任誰都會覺得Android更流暢,性能更強。然而實際使用過後,都有一種難以明狀的卡頓感。

實際上早在iOS從6升級到7時,Apple就對應用動畫做了巨大的調整,從6代原本前後均勻的速度曲線,變成了7代“打開很快,但結束時間很長”的動畫曲線——

據用戶界面設計師“JimSoup”分析,這就導致在用戶按下的瞬間,界面馬上就開始變化,可以給用戶立即開始運作,性能非常高的直觀體驗。

而Apple故意將後期的速度減慢到似停非停的狀態,用戶就可以提前將注意力切換到定位尋找的階段,等動畫停止後就立刻操作。這就是為什麼iOS 7比iOS 6動畫其實慢了77%,用戶卻還會覺得操作變流暢了的原因,而延長的334ms反而留出了性能冗餘空間。

2017年時也有媒體報導,iOS10.3看起來更加流暢的秘訣,就是“優化了動畫,加快了UI的互動感”。

這就導致為什麼就算到了2020年,旗艦Android的硬件已經按說完全不輸,甚至在不少硬件和軟件特色上已經完全超越Apple後,還在被用戶詬病“卡頓”、“不跟手”、“麻煩”等問題。因為這個原本就是以計算和處理任務起家的系統,並沒有在互動、用戶界面以及消費者心理方面,下足夠多的功夫。

相信真正使用過兩種手機的人,都會對以上內容有切身之感。

如何“補足短板”?

我們使用手來完成一生中大部分的任務。自人類700萬年前從黑猩猩中分離出來至今,我們使用過的工具不勝枚舉,但我們的手並沒有太大變化:通過精密的肌肉運動,僅僅十個手指可以實現近乎無限的操作。

我們在使用工具時,基本都是邊思考,邊修正,邊操作的。而工具不僅實時給予我們反饋,並且可以實時接收我們的操作的。比如,在拿鋼筆寫字時,時而要勾劃圈點,時而要停筆思考,筆不僅實時接受你的力度和方向擺佈,還會實時反饋給你結果,這就是“非線性交互”。

然而,現有的CPU計算體系,是完全建立在“線性交互”基礎上的,如果要切換狀態,則應當將前一狀態正常結束後,進行新的指令。假如你的鋼筆裝有CPU和Android系統,那麼當你把一個字寫一半,突然要去劃改另一個字時,恐怕鋼筆會要求你先蓋上蓋子,移動到另一個字符處,再打開蓋子進行書寫。

因此,如果不能讓Android變得更符合人類在石器時代就擁有的基因記憶,那麼全面屏手機這種原本讓人類可以無介質感融入數字世界的產品,反而會因為橋樑的不穩定和反人性,導致其效能無法正常展現。

iOS一直在儘可能模擬錘子或剪刀,展開的速率、根據手指劃動而變化的回彈動感……儘可能符合人類非線性的預期。而Android依然是在“自作主張”,像一杆無法指哪打哪的筆。

幸好,一家被調侃為“補足短板”的廠商,還真的開始著手補足Android的這個短板。

去年年底,vivo旗下一個名為“Origin Studio”的團隊悄悄成立了,這個團隊起初的大半年時間,一直在不厭其繁地反複做一件事:用戶調研。

過去,坊間談論各家廠商的系統時,經常會有“這家廣告多,那家色彩豔”之類的評論,但大多數系統都把主要精力放在了“美化”或“提升審美”上,甚至於有的系統還有抄襲Apple之嫌。

無論如何,這些林林總總的系統起碼各有特色,而提起vivo,不少人總調侃到系統依然算不上這個品牌的賣點,甚至還算是“短板”。

如今,這家需要“補足短板”的廠商,卻從開始就奔著幾乎和大多數國內廠商背道而馳的方向。雖然也是從設計入手,但核心理念,則是去比拚“誰對用戶認知更深、更透”。正如我們上邊所分析過的一樣,操作系統品質的提升,其實就是對用戶認知能力的提升。

如今,作為Android機,乃至大多數用戶與數字世界之間橋樑的最後一塊拚圖,由2000多名vivo團隊成員開發一年的新操作系統即將面世,這個名為OriginOS(下文稱“原OS”)的系統,包含著“回到本原,解決用戶最原本需求”之意味。

新的可能

雖然原OS建立在足夠的誠意之上,但我們還是要搞明白,這個系統,是否足以成為最後一塊拚圖。

通過vivo給虎嗅提供的操作嚐試,以及提供的相關資料中,我們最驚喜也是印象最深的一個點,是原OS幾乎在國內首次提出了“快不等於流暢”的理念。

比如這兩個小球,雖然在同樣的幀率條件下,但慢速的小球明顯要比快速小球看起來軌跡細膩,而快速小球則產生割裂感,彷彿一頓一頓地前進。這就是因為當幀率確定後,幀與幀之間變化越大,動畫看起來就越卡。

所以,過去業界一味追求的快,是建立在性能或參數上的快,在使用中反而並不一定流暢。原OS幾乎是首個正式提出並解決這個問題的,這種“反常識”的見解,正是建立在足夠透徹的用戶認知基礎上。

原OS是如何解決流暢問題的呢?

首先,原OS引入了全新的流暢標準——“視覺度量系統”,即尊重自然規律、人的心流和腦流的規律。除了快,要更加跟手、精準、理解並響應用戶的所思所想。比如,原OS有大量“可以暫停的動畫化過程”,這就是非線性互動,有別於Android傳統的線性計算思維。

APP啟動時,當前幀顏色和要啟動的顏色可能是有很大差別的,如果這種高對比度直接呈現,就會讓人覺得不舒服。原OS會自動識別前後幀的對比度差別,並可以降低應用和幀的過渡速度,讓用戶在視覺上感受較舒服。這和Apple那種求慢反而流暢的思路,異曲同工。

不要以為只是搞搞表面功夫就能流暢了,為了改變Android的基本交互格局,原OS重寫了20%以上的Android內存管理相關代碼,並且反轉了系統資源分配的優化級,對交互判斷做了歸一化處理,同時上線了進程守護功能。

先說內存管理。

無論Android還是Apple或Windows,其現行的內存管理技術都是基於扇區的,而扇區的單位其實很大,精度很低。總體算下來,平均一個扇區40%的數據都是靜止或低頻的,這就導致數據整體命中率其實偏低。

於是原OS就從底層改變了這一有史以來的傳統,原OS的管理方法是直接進入各個應用的內存空間,把低頻數據聚合後再進行讀寫。這樣一下就提升了40%的內存管理效率,也就是說,如果一台6G內存的手機用上原OS,其內存效率相當於裝了其它傳統操作系統的8.5G以上內存手機。而且,原OS手機一開機,就比傳統手機的內存節省300~400MB。

內存優化當然是提升了系統性能,但再好的性能不用對地方也沒用。Android系統原本的問題就在於:Android將調動屏幕元素的優先級,放在了處理應用數據之後,也就是後台先動,前台再動。而iOS則是無論後台反應如何,前台立刻要給用戶一個結果。

原OS則徹底逆轉了這一“陋習”:首先利用AI猜測和模擬用戶行為習慣,做到在用戶開啟應用前有80%的命中率,讓系統提前加載應用,變成熱啟動,而不是等用戶點擊後再冷啟。其次是永遠為處理應用賦予性能更高的資源,而不是像Android以往一般,用較低性能的方式去處理。

而為了將用戶的體驗進一步推進到極致,原OS對幾乎所有常用UI交互方式都做了“歸一化處理”,即絕對不讓這些交互動作形成閉塞和遲滯,如果某個交互的時長超出了預計,則立刻歸一化處理到下一個週期,不讓這種間斷給用戶造成視覺上的滯留。

最後,即便是增加了性能,賦予了高優先級,交互流暢化處理,但總還是會有卡住的應用,怎麼辦呢?

為此,原OS增加了一個名為vivo進程守護的功能,即實時監測應用的幾大指標:對系統資源佔用是否正常、對通信應答是否正常、在耗電上是否正常、對屏幕和操控的響應時間是否正常、內存管理是否正常等。就如同普通人的脈搏、體溫和呼吸一般,實時監控最重要的生命體徵。

一旦發現某個應用出現異常,原本Android系統的辦法是立刻將這進程掛死,或者黑屏或重啟,這樣操作必然就讓用戶非常不爽,感知卡頓。原OS的辦法是,先想辦法把該應用內部異常進程殺掉,進行診斷,儘可能讓其恢復正常。如果還是救不回來,就把進程的視覺界面保留,在後台進行重啟,儘量讓用戶無感知。即便還是不行,原OS還會儘可能幫該應用恢復數據備份,而不是讓用戶必須卸載重裝。

以上種種“從根上治病”的方法,起碼在中國手機廠商中,應該算是開風氣之先。即便此前也有不少人指出類似的問題點,也少有團隊會把苦功夫下到這麼深的地步。

而原OS另外一個令人感興趣的點,則是在努力模糊現實與數字世界的界限。

Apple曾經號召過“讓硬件消失”,這一理念就是希望消費者通過手機連接數字世界時,不要有過多的異樣感和工具感。

而原OS的做法是,在壁紙之上,建立數字與物理世界的緊密聯繫——

“天空視窗”:真實的天氣現象被帶到主屏,下雨時屏幕上會有水珠。每一片雲層的形狀、大小和密度,都是模擬了不同地區的上千種景別,連雲層的移動速度都會因風力大小而有不同的表現。

“時光視窗”:根據智能算法,讓壁紙在不同時間,明度、色溫及飽和度跟隨場景發生相應的參數變化。將光影和場景的變化帶入屏幕,在從日出到日落的16個光線場景中,展現色溫、亮度和光線角度的細微變化。

“行為壁紙”:將用戶每天的步數與壁紙中花朵的盛開進行結合,傳達正向的激勵同時提供視覺享受。值得一提的是,該花朵的設計,有荷李活特效公司的視覺實現技術加持,首次將電影特效技術引入到手機壁紙的呈現上,每一片花瓣都有單獨的算法支撐,保證畫面每一幀的細節和完美。

同時,原OS的大多數圖標,都是根據真實物理參數設置的,比如:把所有按鈕都當作懸浮在水面上的漂浮物,接觸面越大,施壓同樣的力的情況下,面積越大下沉幅度越小。點擊圖標和組件時,下沉縮小的比例是不同的。

要知道,Apple粉絲經常嘲笑Android用戶的一點,就是時至今日,還有很多人不懂Apple的“回彈特效”,那個能夠根據時長和力度,體驗手指細微動作差別,從而相應做出真實彈簧效果的動畫,的確是Android所無法企及的體驗高度。

而如今,真實物理參數已經走進了原OS,Android用戶想必“苦這一天久矣”。

原OS的新功能與特性還有很多,但以上這兩點不僅是最主要的顛覆式改變,也是虎嗅認為最重要的進步。國產Android機,終於可以在體驗上逐漸與Apple接近了。在未來,越來越多的人也會明白,買手機不只是買參數,人性化的系統才是決定更長週期體驗的關鍵要素。

也許,我們都是時候給自己的手機補補腦了,讓自己四分之一的人生,舒服一點。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