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殺妻焚屍案今日開庭:妻子前一天剛測出有孕
2020年11月20日07:58

原標題:上海殺妻焚屍案今日開庭:妻子前一天剛測出有孕

11月19日下午2點,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嚴某傑殺妻焚屍案。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趕到現場,第一時間採訪了受害人的代理律師,以及等在法院外面的受害人小劉的父母。小劉的父母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嚴某傑殺死自己的女兒,還縱火焚燒屍體,當時女兒已懷孕,一屍兩命,手段極其殘忍,他們強烈要求法院判處嚴某傑死刑,並立即執行。

小劉的父親劉軍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嚴某傑是一名“海歸”,沉迷賭博欠下大量賭債,在向新婚3個月的小劉索要他們給的嫁妝錢遭拒後,持水果刀三刀刺死小劉,放火燒燬劉家,企圖銷毀現場。劉軍說,嚴某傑喪失人性,他們只要求對其進行嚴懲,目前沒有民事賠償的訴求。法庭在持續了近3個小時的審理後,並沒有當庭宣判。

“海歸男”為還賭債

要錢遭拒後殺妻縱火

今年50歲的劉軍告訴記者,他家住上海浦東新區泥城鎮,有一棟帶閣樓的二層小樓,獨生女兒小劉是上海市一所重點小學的老師。“我女兒乖巧可愛,我們從來都捨不得打她一下,卻不想遭此厄運。”在法院門外,劉軍流著淚對紫牛新聞記者說,女兒今年27歲,今年1月1日跟嚴某傑舉辦婚禮。案發至今,劉軍夫婦因家中被焚,有家不能回,租住在外,而嚴某傑家人從未向他們道歉。

被害人小劉

據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起訴書對該案的陳述:2020年3月29日8時許,被告人嚴某傑駕車至上海市浦東新區彭平路其嶽父住處,向二樓臥室內的妻子小劉索要錢款用於歸還賭債,遭拒後至廚房拿水果刀採用威脅等方式再次索要,被拒後持刀戳刺小劉頸部致其死亡。為毀屍滅跡,嚴某傑在該臥室內用打火機點燃書本等物,引燃屋內物品後逃離現場,致該房屋二樓室內物品及樓房結構嚴重毀損。

經鑒定,死者小劉系生前被他人用銳器戳刺頸部,造成左鎖骨下動脈破裂致大失血死亡,並且死後遭焚屍;樓下車輛物損價值人民幣34159元。嚴某傑作案後主動投案 ,到案後如實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實。

該起訴書顯示,嚴某傑因涉嫌故意殺人罪於2020年3月20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刑事拘留;4月3日,經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檢察院批準執行逮捕。

今年10月16日,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認為,嚴某傑以故意殺死1人,又以放火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其行為分別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條、第一百一十四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以故意殺人罪、放火罪追究刑事責任。在該起訴書中,檢察院認為嚴某傑有自首情節。

而經警方鑒定,嚴某傑的精神鑒定結果完全正常。

嫌疑人除否認預謀殺人外

承認所有指控,只求死刑

11月19日下午1點30分,法庭宣佈開庭。下午4點15分,法官宣佈休庭,庭審持續近3小時。

庭審中,被告人和被害人的家屬都旁聽了庭審,3名檢察官出庭支援公訴,被告人的辯護人由法院指定,被害方代理人由兩名律師出庭。

法庭調查階段,公訴人宣讀了起訴書,並對嚴某傑進行了詢問,對公訴方的指控,被告人表示沒有異議。

舉證、質證階段進行了一個半小時,公訴方出示了嚴某傑故意殺人並放火毀屍滅跡相關證據。對於所有證據,嚴某傑都表示認可。

在法庭辯論階段,辯護人、被害人的訴訟代理人圍繞是否預謀殺人、是否具有立功情節、是否因為被告人自首可以對其從輕處罰等3個方面發表了質證、辯論意見。被害方代理人提出了補充意見,認為嚴某傑事先進行了兩次踩點,而且特意用別人的車避開監控,具有預謀情節。辯護人對公訴方的指控沒有異議,但指出嚴某傑是間接殺人。

紫牛新聞記者瞭解到,嫌疑人嚴某傑的家人並未替其聘請律師,而是由法院指派的法律援助律師出庭為其辯護。出庭的是一名女律師,她對公訴機關的指控也沒有異議。

在庭審中,嚴某傑除了否認預謀殺人外,其它指控一概承認。雖然嚴某傑在法庭上有悔意,但並未在場向妻子的親友道歉。“這個道歉應該是有個儀式感的,比如鞠個躬,說聲對不起等,但嚴某傑沒有這樣做。”被害人代理律師對紫牛新聞記者說。

在最後陳詞時,嚴某傑只求法院判他死刑。

被告人嚴某傑在庭審中

刺了妻子三刀

最後刀還插在妻子脖子上

此案的訴訟代理律師上海新惟律師事務所樊顒和楊薇律師在接受紫牛新聞記者採訪時稱,兇手嚴某傑是蓄謀作案,且沒有如實供述全部犯罪事實。“在此案中,一屍兩命,嚴某傑的行徑可謂喪心病狂,有悖人倫,天理難容,應當予以嚴懲。”樊顒對紫牛新聞記者說。

樊顒律師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從事後的偵查來看,嚴某傑在作案前借了一輛黑色豐田車,作案後換成自己的白色寶馬車;作案前兩次前往案發現場,提前踩點、窺探,還打電話確認劉軍夫妻不在家,小劉獨自在家,做好了犯罪的準備。

據樊顒介紹,作案後,嚴某傑燒屋焚屍,沒有第一時間離開現場,而是在案發現場觀察火勢,確保能毀屍滅跡後才離開。在離開後,嚴某傑並沒有立刻投案,為隱藏行蹤,再次換車,偽裝自己,並沒有真心悔罪。

據《屍檢報告》顯示,嚴某傑一刀戳刺小劉,深達椎骨;而鎖骨水平近正中線處見一破口,深達胸腔。代理律師稱,劉某被刺兩刀後,曾想要呼救,掙紮著朝陽台爬去,但嚴某傑追過去,從床上跳到地上,對著劉某的脖子捅刺了致死的第三刀,至其逃離時,這把刀還插在小劉的脖子上。

死者被害前一天測出有孕

陪嫁錢準備給公公看病

據《屍檢報告》顯示,小劉的“子宮增大,宮腔內見胎盤樣組織成分。”也就是說,被害前的小劉已懷有身孕。庭審出具證據時,嚴某傑聽到這一情況時並沒有流露出什麼異常的反應。

據小劉的母親瞿女士介紹,今年3月19日,女兒通過驗孕棒測出自己已經懷孕,她還沒來得及帶著女兒去醫院複檢。誰知,次日上午6點30分,瞿女士出門上班後,上午8點多即發生了這樣的事。

原本,嚴某傑和妻子小劉居住在婚房裡。疫情期間,小劉為了方便上網課,就回到娘家居住。這期間,嚴某傑經常會過來,他在一家汽車配件公司從事安全氣囊方面的工作,月薪3000餘元,工作也是其父親幫著找的。

案發當天,嚴某傑找妻子小劉索要嫁妝錢,開口就要25萬元,說是要用來還賭債。在一段嚴某傑受審的視頻中可見,小劉得知嚴某傑在外賭博後很生氣,不肯給錢,並說:“這個錢拿去還賭債,你爸爸怎麼辦,你爸看病也要花錢。”因為此時,嚴某傑的父親已被查出患有癌症。家中因替嚴某傑還賭債,已經拿不出太多的錢。

善良的小劉想著留錢給公公看病,卻沒想到拒絕後遭到殺身之禍。

因是本案證人身份,劉軍夫婦倆都未進入法庭參加庭審,只有劉家四名親屬進入。“當時女兒手上總共有55萬元,這是我們給她的嫁妝。事發至今,我和她媽媽一直都沒有上班,一直生活在痛苦中。”劉軍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事發後他聞訊趕回家時,得知女兒還在二樓,拿被子淋上水,數次想衝進火場去救女兒,無奈火勢實在太大了,最後被民警拉了回來。

小劉的父親劉軍

小劉的母親瞿女士哽嚥著說:“現在每天都要看著女兒的照片才能入睡。今天一大早我們去了女兒的墓地,告訴她案子今天要開庭審理了,還買了她愛喝的奶茶,希望她在天之靈能知道,也希望審判能還給她一個公道。”她說,只希望判處嚴某傑死刑,目前暫時不考慮民事索賠。

被害人小劉生前照片
被害人小劉生前照片

“我女兒非常聽話,大學畢業後在上海一家重點小學當老師,因為生活圈子小,經人介紹認識了嚴某傑。女兒在學校時非常負責任,深得同事和學生的喜愛。”劉軍對記者回憶說,事發後,嚴某傑的養父一家再也沒有與劉家人聯繫過,也沒有參加小劉的葬禮。

忠犬跳進火中救主

跟主人一起葬身火海

劉軍告訴記者,事發當時,家裡燒起的火勢很大,鄰居趕來救火,進入一樓就看到籠子裡關著的兩隻狗狗。

讓劉軍感慨的是,女兒並沒白疼這兩隻狗狗,他自己想衝入火海救人而不得,但一旁女兒的愛犬卻衝入火海救主,它似乎聞到了女兒的氣息,知道她就在上面。

“當時有鄰居擔心火勢蔓延到樓下,順手打開了狗籠,一隻跑了,還有一隻叫‘糖糖’的狗狗,與女兒感情非常好,它從樓下‘唰’地一下,就順著樓梯跑到二樓,跳進了女兒的房間,剛進去的時候還能聽到‘汪、汪’叫了兩聲,但一會就沒聲音了,之後火被撲滅,只能看到‘糖糖’被燒焦的屍體。”劉軍說到這裏,又流下了眼淚。

上樓救主人的狗狗“糖糖”

狗狗尚且知道護主,沒想到身為丈夫的嚴某傑竟幹出這樣的禽獸行徑。

家境富裕卻沉迷賭博

結婚前女方不知他有此惡習

紫牛新聞記者採訪得知,嚴某傑高中畢業後,曾先後進入上海兩所大學短暫唸書,疑為讀的是預科,但都沒長久。2013年他到英國留學,但沒有畢業。歸國後,在其父親的幫助下,他到一家汽車配件公司做安全氣囊方面的技術工人,月工資只有3000餘元。

可能是心理的落差,讓他深陷網絡賭博,在數年內輸掉了數百萬元。嚴某傑辭掉了工作,偽裝仍在上班,卻依然幻想著通過賭博翻本,豈料越陷越深。

此前據媒體報導,嚴某傑的養父母經商有道,家道富裕。嚴家第一個孩子11歲時因患白血病去世,後未再生育,嚴家便從安徽領養了當時僅一個月大的嚴某傑。為了嚴某傑的成長,嚴家可謂用心良苦,不僅一直隱瞞他的身世,且從小就將其送至私立學校就讀,不惜每年花費四五萬元。可惜的是,嚴某傑並沒有珍惜這樣的機會。

嚴某傑的養父曾在接受採訪時稱,自己是在接到某個電話說兒子好幾個月沒繳社保後,才得知兒子沒有上班,因為賭博借了高利貸,不得不幫他還了數十萬元。在嚴某傑結婚前,嚴父又幫其歸還了近200萬元的賭債,並威脅他,如果再不戒賭,就告訴未婚妻及其家人。

被告人嚴某傑

於是嚴某傑在家又是下跪,又是寫保證書。隨後他跟小劉如期舉辦婚禮,而劉家人也並未聽聞嚴某傑嗜賭一事。“早知道他是這樣的人,我女兒說什麼也不會嫁給他的。”劉軍對記者說。

案件的導火索還是賭債。據介紹,今年3月份,嚴某傑有一筆25萬元的賭債到期。借款人威脅說要上門追債,嚴某傑感到恐慌,想到妻子小劉手上有一筆嫁妝錢,於是動了歪心思,並預謀軟的不行就來硬的,最終導致發生慘劇。

事實上,嚴某傑的養父幫他還的欠款,僅是賭債的一部分。記者查詢發現,在嚴某傑的供述中,他稱剛開始跟朋友一起賭博“小玩玩”時,就輸了50多萬,是家裡幫他還的。至案發時,他又欠了賭債連本帶息125萬元,其中多數來自高利貸。

以至於被逮捕時他請求快點槍斃自己,說“死就死。”

紫牛新聞記者|陳勇 梅建明

編輯|張冰晶

剪輯|萬惠娟

主編|陳迪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