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未來的公司,眼裡不能只有贏
2020年11月19日19:00

  IT界有三大定律,第一條“摩爾定律”是英特爾創始人之一戈登·摩爾提出的,即“當價格不變時,集成電路上可容納的晶體管數目,約每隔18個月便會增加一倍,性能也將提升一倍”。簡而言之,約每18個月,電子產品便會更新換代一次。

  今天,摩爾定律正在接近它的終極,但不得不承認,在過去的50多年內,摩爾定律有力地敦促了IT行業主動更新,驅動信息科技高速發展。

  就拿我們最常用的手機來說,即使受新冠疫情影響市場遇冷,2020上半年總計上市的新機型仍然有216款,相當於每天至少有1款新機上市。

  IT行業日新月異,廠商之間的競爭也越發激烈,許多廠商出現 “害怕被淘汰”“碾壓別人”的心態,一味追逐參數和速度。結果是,技術雷同難以出彩、佔用研發成本難以支撐突破性的創新研發。這不是科技快速發展惹的禍,是因為他們被 “恐懼式創新”推著走,忘記了為什麼出發。

  在OPPO未來科技大會2020上,OPPO CEO陳明永帶領我們重新想起——企業創新的出發點,是人。

  致善式創新

  為了印證這一觀點,陳明永追溯到中國哲學“致良知”和西方人性哲學,來理解商業競爭與人性。

  他將王陽明的“致良知“與商業競爭語境相結合,得出了“隔絕外界壓力與誘惑,回到事物本質去思考”的啟發。

  他找到了西方哲學家康德的主張: “要把你的人性和其他人的人性,在任何時候都要當成目的,不能當做手段“。

  東西方文化在此時實現融通,更加堅定了陳明永的想法。為此,陳明永結合OPPO從事的事業,在大會上提出了“科技為人,以善天下”的新理念和“致善式創新”的新選擇。

  所謂致善式創新,是以科技為手段,實現每一個人對美、想像力和人性的追求。OPPO對於閃充技術的態度,可以很好地對其進行解釋。早期,採用低壓大電流方式的閃充不被行業認可。OPPO在評估後認為它既安全,又節省時間,就堅持了下來。後來,OPPO研發出VOOC閃充技術,引領了行業充電技術發展。OPPO還在進一步完善,把充電頭做到餅乾大小,方便用戶攜帶。

  OPPO還有很多前沿技術,比如通過潛望式結構鏡頭實現的5倍光學變焦、基於3D結構光的5G視頻通話、全球首次5G網絡環境下的微博視頻直播,都更超前地預估了用戶的需求。

  在這次未來科技大會上,OPPO面向萬物互融的新趨勢,圍繞致善式創新邁出一大步——正式公佈“3+N+X”科技躍遷戰略。OPPO副總裁、研究院院長劉暢表示,OPPO期待通過“3+N+X”,以堅定的技術信仰,持續的研發投入,提升產品和服務,重塑用戶體驗。

  在此研發佈局下,作為面向未來的技術探索,OPPO發佈了OPPO X 2021捲軸屏概念機,借此呈現OPPO對手機形態的最新思考,在帶來審美和功能提升的同時,為消費者提供更多具有善意的科技產品與體驗。不止如此,OPPO還推出了OPPO AR Glass 2021和AR應用CybeReal,從硬件、軟件和服務基礎技術等方面深入探索AR及其可能創造的社會和生活價值。

  這三款概念產品在大會現場皆有展出,展區內還有UWB空間感知技術、Lifi光通信技術以及3D虛擬人像技術、AI眼球控制、電致變色等新形態、新生活以及新交互領域的新科技,共同呈現了OPPO對至善世界的最新探索。

  “數字鴻溝”是科技企業的必解題

  疫情防控期間,黑龍江一位老人乘公交車時因為沒有手機,無法掃健康碼,被司機停車拒載。老人不願下車,雙方一直僵持,直到民警趕來將老人帶離。

  這不是孤例。截至2019年末,我國60歲及以上人口超2.5億,占總人口的18.1%。截至今年3月,在我國超9億的網民中,60歲及以上的網民群體佔比僅為6.7%。大多數中老年人不習慣手機支付,不會用手機打車訂票、預約掛號。科技發展沒有讓他們享受到生活的福利,反而帶來一道難以踰越的“數字鴻溝”,讓他們無所適從。

  同樣的數字鴻溝也發生在殘疾人、邊遠地區居民、少數民族等群體中。他們要如何跨越鴻溝,誰來幫助他們,這是科技企業的必解題。

  米思是湖南省懷化市辰溪縣OPPO專賣店的一名導購。作為OPPO老員工,她有不少熟客,最特別的是幾位聽力言語障礙人士。

  他們來到OPPO門店的時候,因為溝通有障礙,很難表達自己的需求。米思就拿著紙筆給他們寫寫畫畫,聲情並茂地介紹手機的價格參數等等。米思的耐心和尊重被他們看在眼裡,後來在購機和諮詢的時候他們還會到OPPO門店尋求幫助。

  一位老人因為登陸不上微信,擔心手機里關於朋友的資料丟失,也急忙忙來到OPPO門店詢問。OPPO的維修人員找到運營商給他開卡,又在手機上想辦法,從下午一直搞到晚上10點才弄好。處理這件事的維修人員覺得這不是什麼大事,消費者遇到的問題他們理應解決,沒想到這位老人第二天送來了一籃雞蛋,來表達自己的感謝。

  作為科技企業,應當給予消費者乃至弱勢人群更多人性化的關懷,這應該就是OPPO“科技為人,以善天下”品牌信仰的第二層意義,也是OPPO一直在做的事。

  不唯贏的新競爭時代

  OPPO對致善的信仰並非一日而起,而是根植在創始人陳明永的親身經驗和OPPO企業文化中。

  陳明永小時候生活在偏僻的四川農村,村民之間常常搶水、偷樹,爭奪資源。這些行為給他留下了很壞的印象,他相信一定有其他解決問題的方式。

  在高中和大學時期,陳明永看到了更大的世界,遇到為別人考慮的建築包工頭、本分善良的女醫生,在書中見識“做生意讓別人先贏”的傳奇商人。

  這些經曆疊加在一起,讓陳明永更加認定,不管是生活還是經商,不靠“凶” “狠” “詐” “猛”等方式,用另一種“善”的方式,一樣可以實現美好的結果。從2004年建立OPPO開始,陳明永就將“本分”作為了OPPO的文化基因。

  OPPO的本分文化是指,不要被外界影響,不被利益驅動。這要求OPPO聚焦到事物本質,認識到科技是為人類進步,而不是不擇手段去勝、去掠奪,要做長期主義者,警惕短期情緒的挑逗。

  在陳明永印象中,OPPO“最本分”的一次是在2008年。那時還是功能機時代,OPPO在正式推出第一款A103笑臉手機之前,做了一年半的預研。其實,第一批練兵機已經達到市面上銷售水平,但OPPO摁住不發,繼續打磨提升半年多時間,創造了推出產品最慢的紀錄。不過,A103笑臉手機推向市場之後,直接帶來了100萬部的銷售成績。

  後來的十多年內,OPPO都在低調本分做企業,研發技術和產品。直到今年,新冠疫情在全球爆發,生存資源銳減,人人自危。越來越多的企業家、投資者認識到,不僅疫情防控是一個命運共同體,各個行業中的企業也是一個命運共同體,過往你死我活的競爭法則容易引發傷害。釋放善意,通過做大蛋糕,實現利他、共贏,更應該是需要恪守的長久準則。

  老舊的競爭觀念需要刷新了,適應工業時代、智能時代的致善式競爭時代來了。這也是OPPO選擇提出“科技為人,以善天下”的原因,希望中國科技產業乃至製造業都能堅守致善初心,滿足人們美好生活方面的需求,最終實現一個“至善的世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