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康立明生物創始人鄒鴻誌:借勢大灣區生態圈 佈局百億級癌症早篩市場
2020年11月18日00:20

原標題:專訪康立明生物創始人鄒鴻誌:借勢大灣區生態圈 佈局百億級癌症早篩市場

導讀:相對於百億級的市場規模,康立明生物的營收規模還比較小,但每年保持了200%-300%的增速。

據世界衛生組織發佈的一項報告顯示,過去20年中,結直腸癌發病率快速上升,已經位列中國大城市惡性腫瘤發病率第二,其中,約90%以上結直腸癌患者確診時已屬中晚期。

2002年,鄒鴻誌遠赴美國梅奧醫學中心攻讀胃腸科博士後。他很早就意識到了研究無創早期診斷技術的必要性:結直腸癌變耗時約在10年左右,這意味著留給患者篩查與治療的時間足夠多,通過早期篩查可降低該疾病50%的死亡率。

2015年,潛心從事糞便DNA腸癌篩查研究多年的鄒鴻誌,回國創辦了廣州市康立明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康立明生物”),帶領團隊開發適合中國人遺傳學特點和生活習慣的大腸癌糞便基因檢測產品。

2018年11月,康立明生物研發的“長安心”(人類SDC2基因甲基化檢測試劑盒)獲批上市,成為迄今為止唯一獲批國家藥監局三類註冊證的糞便DNA腸癌檢測產品。其擁有獨立完整的知識產權,針對早期腸癌的檢出率超九成。

儘管康立明生物目前只有“長安心”一款產品上市,但已成為資本市場的寵兒。在2019年獲得鼎暉與IDG等機構的3億元B輪融資後,今年9月僅用3個月又完成了總額6億元的C輪融資。

日前,作為康立明生物創始人的鄒鴻誌接受了21世紀經濟報導專訪。他坦言,中國的結直腸癌治癒率的5年生存率比美國要低10%,這並非是中國的醫生水平差,而恰恰在於早期發現率低。“美國早期癌發現率達到40%,而中國只有15%左右。癌症早篩的接受和普及程度有待提高。”

看準百億級早篩市場

《21世紀》:當前生物醫藥尤其是腫瘤早篩備受關注,早期篩查的作用究竟有多大?

鄒鴻誌:早期篩查對於癌症預防或前期干預治療有極大的作用。中美一項對比數據發現,中國主要癌症的發病率、死亡率呈現逐年增長趨勢,而美國主要癌症的發病率、死亡率在上世紀八十年代達到峰值後逐漸開始下降。

中美之間最大的區別就在於篩查,篩查可以幫助醫生提前發現患者腫瘤情況,有效降低癌症的發病率和死亡率。早期篩查發現問題越早,治療或干預的結局情況也越好。例如,腸鏡篩查在美國已經非常普及,這也是美國結直腸癌患者五年生存率70%遠遠高於我國30%的最主要原因。

《21世紀》:目前類似大腸癌基因檢測等的早期篩查,國內接受程度和普及程度如何?

鄒鴻誌:中國惡性腫瘤的發病率呈現上升趨勢,腸癌的增長尤其快,隨著中國人口的老齡化和飲食結構變化,過去30年間中國腸癌的發病率大概以每年3%的速度增長。

雖然國內主要幾個大城市已經開展了全面的大腸癌普查,但目前診斷方式主要是結腸鏡篩查和糞便潛血檢測。糞便潛血檢測的效能不夠高,腸鏡則存在預約難、體驗差、內鏡醫生資源缺乏等一系列問題。

而糞便DNA腸癌早篩技術目前在國內尚屬於初期階段,憑藉技術優勢在一些醫院獲得好評,接受度也越來越高。例如,“長安心”對於大腸癌的檢出率總體準確性高達93.65%,因此在市場上有了很高的知名度和品牌度。

《21世紀》:當前生物醫藥尤其是腫瘤早篩這一細分市場的規模有多大?

鄒鴻誌:腫瘤篩查企業特別受資本認可,底層邏輯恰恰說明這個細分市場非常大。一些人認為是千億級規模,但我個人比較保守和理性。

中國理論上40歲以上的人都可以做篩查,40-80歲之間的人口大概有6億,按照每人1-3年篩查一次計算,這是一個2400億元規模的市場。但這並不完全恰當,因為有些人是不可觸及的。我個人估計,其中只要有10%-20%的人選擇去做篩查,這至少就是一個百億級的市場。

佈局5條癌症早篩業務線

《21世紀》:目前公司的營收、研發投入與人員構成情況如何?

鄒鴻誌:相對於百億級的市場規模,康立明生物的營收規模還比較小,但每年保持了200%-300%的增速。2019年,公司營收大概1000萬元左右;受疫情影響,今年營收大概在4000萬元左右;預計明年營收要突破一個億。在營收構成中,核心產品“長安心”占了95%。

而在研發投入上,康立明生物今年的研發費用維持在3000萬元左右,隨著生物醫藥企業對創新的要求越來越高,公司會保持在研發上持續投入,尤其保證公司研發人員佔比維持在20%。目前公司370餘名員工中,研發人員有80餘名,技術支援人員20餘名。

《21世紀》:與全球其他篩查診斷領域的公司相比,國內相關生物醫藥企業處在什麼樣的發展水平?

鄒鴻誌:我在美國生活了十幾年,從觀察來看,國內相關生物醫藥企業無論是在單個企業的規模上還是在創新性上面,都與國外發達國家有一定的差距。

從企業規模看,美國隨便一家知名醫藥企業的年產值就是幾百億美元,而世界排名前十的藥廠,沒有一家來自中國。例如,康立明生物在美國的對標企業Exact Sciences,其一年的銷售額就高達10億美元。

除此之外,美國對創新尤其是非常原創的東西的失敗容忍度很高,因此有很多企業敢於冒險投入週期性長、風險性高的創新藥研發。

《21世紀》:除了在大腸癌篩查外,康立明生物還佈局了哪些不同的產品線?

鄒鴻誌:公司未來的業務還是主要集中在腫瘤篩查診斷這個領域,其他業務僅是補充。例如,公司早已開始著手做第二代腸癌篩查產品,產品也已經進入了臨床試驗階段,還佈局了肺癌、膀胱癌、肝癌、宮頸癌等5條癌症早篩產品線,這是公司的主要業務板塊。

在輔助業務板塊,康立明生物還在即時檢測領域等產業鏈上遊發力。通過收購好芝生物,公司基於分子POCT平台會開發一些病原體檢測的產品;基於電化學平台會做一些尿酸鈉、血糖等方面檢測的產品。從長遠來講,這些輔助業務也是有一定價值的,並且很值得做,既不影響公司的主營業務,又可以把成本降低。

《21世紀》:與大腸癌篩查產品相比,佈局其他產品線的原理是否相同,有哪些難點?

鄒鴻誌:實際上研發的原理是相似的,都是檢測脫落細胞的成分。比如用糞便、痰液、尿液等,技術路徑相似,但又不完全一樣。在所有成分中,糞便分辨技術反而最難,我們把技術難度最高的先攻克了,再去做其他的技術難度,對我們而言就不是問題了。

用好粵港澳大灣區優勢

《21世紀》:您創業為何選中了廣州開發區?公司為何落戶在粵港澳大灣區?

鄒鴻誌:我當時考察了全國很多地方,最終選擇了廣州。廣州背靠粵港澳大灣區的人才、資本、政務服務資源,這裏極具創新創業的土壤。例如,這裏的扶持政策在創業初期給了我們很多幫助,通過各項科研課題補助、租金補貼、人才獎勵等,公司已經累計獲得了近2000萬元的資金。

尤其是廣州的營商環境,在落地之初,廣州公務員的辦事效率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廣州開發區的領導也都主動到公司詢問需求,只要需求是合理的,政府總是想法設法服務企業。

而廣州背靠粵港澳大灣區,最大的優勢就是生態圈。尤其是粵港澳大灣區在體外診斷這個行業有很好的基礎,不少領軍企業集聚於此。舉個簡單的例子,企業在粵港澳大灣區招聘人才非常方便;產業鏈上下遊企業集聚,原材料等供應成本也相對較低。

《21世紀》:當前國內的創新環境如何,有哪些亟需補齊的短板?公司未來還有哪些規劃?

鄒鴻誌:從當前國內的整個大環境來看,我們創新的很多條件都具備了,甚至在爭取研發費用上比國外更容易。例如,我認識很多像我一樣回國創業的科學家,他們的科研水平和研發能力絕不亞於任何國外同行,只要給他們足夠的耐心和機會,實現彎道超車也很有可能。尤其是在科研經費上,我們國家有足夠的課題經費供科研人員申請,在資本市場也有了類似科創板等募資渠道。

儘管我們人才、資本等資源條件都具備了,但還是缺少一些原創性、顛覆性的創新,還需要更能容忍失敗的創新氛圍。要補齊這些短板還需要時間,相信這一天不會太遠。

公司一是繼續在研發上持續投入,逐漸豐富癌症早篩產品線,二是繼續鋪設銷售渠道,占領更大的市場份額。我們也希望能在兩年時間內達成科創板上市目標。

(作者:李振 編輯:李豔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