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隊急需換帥?路維:我不想走,你不能動
2020年11月18日12:04

  歐國聯最後一個比賽日,誌在首次殺入決賽周的德國人,再度遭遇了夢魘——0比6不敵西班牙的駭人比數面前,秋夜裡的「戰車」徹底熄火。

  末戰受辱,已經成了德國隊近年來的「保留節目」:2018年世界盃小組賽收官戰,他們2球不敵南韓;首屆歐國聯小組賽最後一戰,他們在2球領先下被雲迪積克補時絕平;歐國外末戰,又被荷蘭人以4比2在家門口逆轉……

德國隊0-6慘敗西班牙。
德國隊0-6慘敗西班牙。

  此次常規操作,著實再鮮明不過地揭示了如今德國隊的下限:面對強隊,昔日的王者,就是個「弟弟」。

  敗軍之將難言勇,對於2年前幾乎輸掉了此前所有美好印象的路維而言,下台似乎是最體面的解決方式,但從教練本人到足協高層,立場出奇一致:拒絕背鍋,拒絕下台。

紐亞6次從球門裡撿球,創個人職業生涯恥辱紀錄。
紐亞6次從球門裡撿球,創個人職業生涯恥辱紀錄。

  比賽能輸,髮型不亂

  德國隊上一次以0比6輸掉比賽是什麼時候?是在遙遠的89年前,在友誼賽中被近鄰奧地利6球血洗,而那時德甲甚至尚未成立。

  半場3球落後,則是1958年至今的首次;上次有球員在正式比賽對陣德國上演帽子戲法,是2001年的米高·奧雲……

  換言之,路維只用一場比賽,就攀上了曆代前任從未觸及的恥辱柱。

  而比比數更虐心的,是德國隊今場的精氣神:在這場收官的關鍵戰役前,剛拿下烏克蘭的德國隊士氣正旺,自2019年9月至今已經12場不敗;而連失2個12碼的西班牙只是終場絕平瑞士。

  路維和弟子們領到的任務卡,是再輕鬆不過的「打和就能出線」。然而,德國人上演的是一出悲劇。

基拿比弧頂抽射擊中橫樑,是德國隊今場唯一機會。
基拿比弧頂抽射擊中橫樑,是德國隊今場唯一機會。

  全場下來,德國隊與西班牙隊射門之比是2比24,除去基拿比爆射中梁,全隊交出的是零射正的白卷。而全隊唯一尚有鬥志的,則是以6個失球刷新生涯失球紀錄的紐亞。

  此前僅在德甲國家打比中城門5次失守的拜仁隊長,今場本是超越邁耶國家隊出場的里程碑,卻遭遇血洗,眼神從憤怒、暴躁直到悲涼、無奈。

  但僅憑一個「小新」,根本叫不醒一群裝睡的人,球迷無法在卻奧斯、根度簡和蘇尼等國家隊骨幹臉上看到半點沮喪,只有被換下的華拿,用圍巾擋住了臉,羞於見人。

西班牙隊利用頭槌破門。
西班牙隊利用頭槌破門。

  90分鐘里,自詡傳控流的德國人非但被西班牙教做人,還被西班牙隊用不擅長的角球,拿到了3個入球,而其餘3次運動戰得分時,德國隊禁區內留下的空間,比大西洋還寬廣。

  但比球員更令人泄氣的,是他們的上司路維:全場比賽,甚至懶得指揮和呼喊的德國隊教練,始終端坐教練席,面對接二連三的失球,選擇用喝水掩飾尷尬。

  終場哨響,比起掩飾不住興奮、匆匆趕往更衣室慶功的安歷基,路維居然還有心思不慌不忙退場,比賽可以輸,髮型不能亂……

路維整場呆坐教練席。
路維整場呆坐教練席。

  帥位無憂?

  「我們今天沒有展現出任何肢體語言或者身體對抗,0比1之後,我們放棄了既定理念,我們到處亂跑,沒有組織,沒有隊友間的交流。這是一個幹啥啥不順的黑暗日子。」

  賽後複盤慘敗的路維,言語間聽不到半點火氣。而被問及是否會辭職時,路維的口氣居然是反問:「我要擔心丟掉工作?這你得問其他人。」

  前腳路維反嗆記者,後腳就有人出面背書。作為德國足協高層的傳聲筒,權力早已超越尋常領隊的比亞荷夫,立馬「闢謠」:「我和路維會將這條路一起走到歐國盃結束。現在不是做最終決定的時候,畢竟歐國盃還沒開打。」

  而令球迷再泄氣不過的現實是,路維和德國足協的合約直到2022年世界盃後結束——只要路維不願走,大概率可以一直留任,超越赫爾貝格和舍恩,獨享德國隊連續執教時間最長紀錄。

  然而,縱使路維「朝中有人」,也堵不上攸攸之口。

路維賽後退場。
路維賽後退場。

  《德國世界報》標題觸目驚心:「德國隊尷尬到了骨子裡」。《圖片報》也直言不諱:「距離歐國盃開始還有7個月的時間,現在德國足協必須要回答,路維是否還是帶隊參加歐國盃的正確人選?」

  擔任今場比賽解說嘉賓的施魏恩斯泰格,也認為老上司不該賴著不走:

  「你可以輸給西班牙,但絕不是以這樣的比數,最讓我氣惱的,是球員完全不知道如何回擊對手,完全不像是一個團隊,這不是國家隊該有的樣子,是時候做出改變了。」

  然而,民意的洶湧,對於路維的帥位,不過是「蚍蜉撼大樹」——2年之前,路維的境遇更加岌岌可危,面對禾拉、瓦茨克、波碧等德甲大佬的質詢,路維對世界盃失利進行了分析,對固執傳控戰術進行了自我批評。

  這次問責風暴,最終以皆大歡喜收場,禾夫斯堡代表馬特克甚至樂觀宣佈:「這是一次建設性的交換意見。」

紐亞成為西班牙球員慶祝的背景板。
紐亞成為西班牙球員慶祝的背景板。

  妥協的結果,是路維和比埃霍夫繼續專權,而本有望回歸德國足協擔任技術主管的費歷克,繼續在拜仁任職。後來發生的一切,球迷們都知道了。

  但兩年過去了,球隊主打的,還是那套有名無實的傳控,而在對待梅拿、曉姆斯和保定三位拜仁老將問題上,格外固執的路維,今場慘敗後仍然堅持故我,打死不招。

  而眼下這支缺少老將壓陣的德國隊,已經多次暴露出意志不夠堅定、逆境一瀉千里的痼疾;即便從戰術角度而言,身為德甲助攻王的梅拿,又何嚐不能理順國家隊前場體系?

路維的戰術已沒有新意。
路維的戰術已沒有新意。

  德國足球,「耗子尾汁」

  路維「賴著不走」,固然是位高權重使然,但也和德國隊不輕易換帥的歷史傳統有關。

  1926年至今,94年間德國隊先後只有10任教練,僅有里貝克和奇連士文幹了2年就閃電離任,餘者任期普遍都超過6年。而路維倘若執行完合約,將以16年成為現任國家隊教練中連續執教的第一人。

  但現在這支德國隊正暴露出愈來愈多的弊病:FIFA比賽日前劃定了40餘人的大名單,但頻繁試煉新人同時,卻對正選陣容的缺陷視而不見。

  「去拜仁化」執行了2年有餘,結果仍離不開紐亞、蘇尼、甘美治、哥列斯卡和基拿比;更別提面對強隊時的拉胯表現,本屆歐國聯被西班牙吊打之前,上屆他們又是如何在荷蘭和法國面前一勝難求的?

  獨掌國家隊14年之久,路維固然是德國足球走出世紀初低谷的功臣,卻也讓「戰車」開進了另一條形而上學的死胡同。

  對傳控的迷戀,使得愈發背馳了強悍、鐵血傳統的德國隊,患上了和西班牙相似的「富貴病」——徒有場面優勢,卻始終難於一錘定音。

  而路維世界盃冠軍的身份,儼然說不得,動不得,而自德國足協功勳主席茨旺薛基卸任後的8年來,相繼上任的尼爾斯巴赫、格連德爾和基拿,都對功高震主的路維缺少制衡,直接導致國家隊愈發成了後者的一言堂。

  2016歐國盃4強被手下敗將法國隊反殺,所有人都認定是個意外;2018年小組賽遭遇空前恥辱,但回國後則是「喪事喜辦」,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從歐國聯到歐國盃小組賽,被老對頭荷蘭各種欺淩,德國足協仍舊安之若素。

  在錯過了一系列換帥的窗口期後,這場0比6,註定也只是插曲,而不是終曲,留給路維的時間,依然很多。

  德國足球,只能自己「耗子尾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