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果仁眼中的神秘中國
2020年11月17日06:55

原標題:歪果仁眼中的神秘中國

原創 Aki 印客美學

外國人眼中的中國是怎樣的?

在印象中,他們對中國人似乎總是充滿了不友好的刻板印象。

但仍有這樣一群攝影師,他們以“外來者”的視角,深入到實際生活中,以鏡頭記錄下這片土地上人們的生活與起居。

從他們的鏡頭裡,西方認識了中國,我們似乎也能夠再度認識自己。

紀實攝影師的作品無疑是觀察與瞭解中國歷史狀況的一個快捷通道。

當西方普遍對東方的印象還停留在“落後的東亞病夫”時,卻也有攝影師們以他們的鏡頭展示出那些年代中更加生動鮮活的中國人。

東方女人身上的神秘氣質

攝影無法改變世界

但能夠展示世界

尤其是在世界本身不斷變化之時

——馬克 · 呂布

馬克·呂布無疑是中國人的“老朋友”了。從1956年第一次來到中國後,他從此與這片土地有了不解之緣。他曾20多次到訪中國,深深地被這個國家所吸引。

馬克·呂布鏡頭下的女性,她們或許平凡,但卻展示著屬於東方女性的優雅與高貴。

1956年,香港赴廣州的火車上馬克·呂布

拍攝了在中國的第一張照片

在拍下這張照片後,馬克呂布說:

“國外人們看到的亞洲某些地方的人,是連一點人的尊嚴也沒有的,他們往往處在一種完全被拋棄的狀態。”

而這張照片立即完全改變了。

亞洲女性的優雅姿態,在這樣平常的場景之中隱秘的展現出來。

1957年 北京 王府井大街,《最後一個貴族》

叼著煙的老太太,以氣質不凡地走在王府井大街。就算是街頭的普通人,也能稱之為是中國的“最後一個貴族”。

1971年,上海芭蕾舞學院的一位女學生

1971年,馬克呂布在拜訪上海芭蕾舞學院時,拍下了這張照片。

照片中的女生是一位上海芭蕾舞演員,她的“神態里躍動著只屬於那個年紀的特有的青春氣息。”

而多年後,在一場展覽中這位女性來到了現場,雖然她已不如過去那般風華正茂,但氣質仍存。馬克·呂布急忙以相機記錄下這珍貴的一刻。

1993年,鞏俐

馬克·呂布也與當時的演藝圈關係密切。

這是在張藝謀導演的電影《紅高粱》片場所拍攝的照片。照片里的鞏俐眼神清澈,時間彷彿在此刻凝固了。

中國80後童年:橘子汽水與眼保健操

拍孩子也就是拍大人,看到孩子就看到希望,

也看到我們大人負面的東西。

照相拍的是瞬間,為捕捉那一瞬間要做很多努力。

——秋山亮二

許多攝影師鏡頭往往聚焦成年人的生活,但秋山亮二給予了我們不同的角度——觀察中國的少年兒童。

在那個還沒有手機互聯網的時代,小朋友們的生活可能是最富有趣味和童真的。即使雙方的語言不通,但你仍然看到攝影師對於中國小朋友們童趣的捕捉。

秋山亮二大家所熟知的作品一定是攝影集《你好小朋友》。

這本寫真集記錄了80年代昆明、呼和浩特、烏魯木齊等中國各個地方兒童的日常生活。

照片由於採用膠片進行拍攝,因而也顯得更為有質感。

老鷹捉小雞、街邊的“槍戰”、河邊捉魚

80年代的小孩生活豐富多彩

照片里的小朋友們或是在街頭調皮地玩耍玩具、或是端正地坐在椅子上寫作業;在夏天捧著椰子大笑,在冬天穿著大棉襖站在家門口……

這些活潑有趣的瞬間,有沒有讓你想起你純真的童年?

陶瓷缸和陪你一起調皮搗蛋的小夥伴一樣值得懷念

舞蹈課也成為風靡一時的潮流

有趣的是,秋山當時到中國拍攝時,由於不會中文,所以會隨身帶上一位翻譯。

而在拍攝時工作人員往往都會讓小朋友提前準備好。尤其是父母,他們會給孩子們穿上好看的衣服,甚至給他們化個妝。

但秋山卻並不喜歡這種形式,他更想拍攝小朋友們更加日常的樣子。

所以他會讓工作人員把小孩子的妝擦掉,或者自己偷偷拍下更加自然的小朋友們。

在夏天喝汽水,做眼保健操時悄悄睜開眼睛

你是不是也做過同樣的事

說起中國,那一定少不了的就是各種各樣美味佳餚,八大菜系各有不同,也各有特色。好吃的美味當然最為吸睛,外國人對此也尤其地著迷。

神秘的“Chinese food”到底有什麼魔力?讓我們一起來看看歪果仁鏡頭下的中國美食。

中國人在吃上能有多講究?

The beauty of food.

——Wolf Reinheart

Wolf Reinheart是一位來自德國的攝影師,他不僅在中國拍攝了各種食物,還去到了鄰國日本拍攝他們的風味。看來……這位攝影師真的是一位標準吃貨了。

這些圖片拍攝於80年代,Wolf Reinheart來到中國尋覓美食,回到德國之後便出版了攝影集《China's Food:A Photographic Journey》。

他記錄下中國人精緻而考究的年夜飯。

中國廚師尤其善用精美的技法將食物做出各種的花樣來。龍、鳳、鶴……這些中國特有的符號融入到日常生活之中,每一道菜餚里都飽含著中國人獨特的精神追求。

對於一位外國攝影師來說,中國人傳統的宗族理念與精神世界,都在這些細節里被展現出來。相信對於他來說,一定也是獨特而重要的感悟。

當然,在80年代,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機會吃到如此精緻講究的年夜飯的。

普通中國人的生活之中,更多的仍然是在街頭巷尾的菜市場之中。

用最樸素的食材,做出最為家常、最溫暖的味道。

雖然在我們的眼中這些食物平平無奇,但外國攝影師卻看到了食物背後的煙火氣息。

一餐一食,唇齒之間,凝聚著勞動者的智慧與心血。

養活14億人的秘密是什麼?

中國如何喂飽14億人?

—— George Steinmetz

相比於關注食物本身的Wolf Reinheart來說,George Steinmetz則關注“中國食品產業的運行”。他拍攝了一組相片,名為“中國是如何喂飽了14億人”。

“吃了嗎?”成為人們打招呼的日常用語,足以見得中國人對“吃”的關注。

中國在近40多年來,是全球成長最快速的經濟體之一。而然,隨著經濟的不斷增長,人口對食物的需求也越來越大。

上海菜市場豬肉,豬肉從這裏運到各個地方

自動化農場,300萬母雞每天約產下240萬顆蛋

我們的食物從哪裡來?又通過怎樣的渠道到了我們的餐桌上?這大概是普通人並不會思考的問題。

而George Steinmetz來到中國,探尋中國人的飲食方式,以及農產業發展狀況。在他的鏡頭中,我們可以更加清晰的認識到,我們的食物、我們的生活的運作方式。

黃海畔榮成市的工人將海藻掛在旋轉架上晾乾

海藻在中國飲食中十分常見

George Steinmetz也非常熱衷於航拍,他的組圖里最具衝擊力的照片是一張航拍作品,從高空俯拍下江蘇盱眙縣成千上萬人聚集在一起慶祝小龍蝦節的熱鬧場景。

這一組照片也獲得了2018年世界新聞攝影大賽(荷賽)當代熱點類二等獎。

上海西北的盱眙縣一年一度的龍蝦節

一萬人正在享用小龍蝦

山東藍翔技師學院的學生學習如何炒菜

中國山水竟真的如同水墨畫?

我只拍普通人,普通人就是所有人。

——久保田博二

桂林,大概是最為符合外國人對於“水墨中國”的想像。

這裏寧靜而美好,彷彿未被開發過的世外桃源。日本攝影師久保田博二也被這樣的景色所吸引,記錄下這縹緲的“仙境”,並出版了攝影集《桂林夢幻》。

他關注普通人的生活,夜晚歸來的打魚人、田間耕地的農民,似乎都成為了一道獨特的風景。

久保田博二的畫面中沒有激烈的衝突對高飽和的顏色對比,一切都是純潔而寧靜的,安靜而美好。

似乎能夠透過這些畫面看到攝影師本人內心的平和與關懷。

除了桂林,久保田博二還去過最熱的吐魯番、最冷的佳木斯。

他說,那個年代的中國是一個特別的時代。“那個時候的人們都有著積極美好的表情,即使從事著辛苦的工作,大家依然保持著積極的心態。”

中國建築背後隱藏著巨大的文化魅力

為何在看到中國建築時從我們的靈魂中會升騰起一種寧靜而和諧的感覺?

因為我們不僅為看到眾多建築和地面與周圍環境和自然的統一……

而且我們還感覺到那些建築本身,不,甚至連同它們的裝飾物,

都在某種程度上注入了一種鮮活的靈魂。

——柏石曼

柏石曼不是攝影師,而是一位德國建築師。

他從1902年途經印度來到中國,立即被華夏文明和中國古代建築成就吸引。

從他的照片里,我們可以看到西方人對於中國建築設計的好奇與沉醉。柏石曼的照片也成為了重要的研究材料,為研究中國建築做出了許多貢獻。

四川省 廣元縣 武後祠上的石刻佛像

四川省 廣元縣 千佛崖上的佛龕

廣東省 廣州北部山(越秀山)上的鎮海樓

他走遍大江南北,行程數萬公里,收集了全中國12個省份的建築資料,並將他們彙集成冊。

出版了至少六本圖書,這些論著現在已經成為後人所無法踰越的、中國古建築史領域的里程碑。

上海 銀飾店

浙江省 寧波 店舖

北京 萬里長城

北京 皇城入口

柏石曼在那個即將改朝換代的時代中,也不斷思考著中國民族精神與民族文化的去處——“古代的紀念碑和形式在不斷地消失……中國現在也是處於一個混亂的狀態,存在的事物瞬息萬變,與此同時新事物在各個地方不斷湧現。”

當100多年過去,我們再度看到這些如同史詩一樣建築的存照,或許存留的更多是思念與鄉愁。那是我們過去的精神家園。

在這些友好的外國攝影師、學者眼中,中國人往往是勤奮用工的、富有智慧的、優雅的。中國的山水也都是如畫一般的“水墨山水”。

但我們仍然需要思考,為什麼國際社會更承認外國攝影師鏡頭中呈現的中國。

——這背後折射出的依舊是西方的話語霸權。

正如在薩義德的《東方學》中所認為,“遙遠東方”是一個無法描述自己、只能被西方所描述的,這裏的東方呈現出一種“他者”狀態。

在這個中西文明不斷交彙的時代,我們仍需要發出自己聲音。在交彙甚至是衝突之中,表達屬於東方的情感、思想與美學。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