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你為何不快樂?
2020年11月17日07:09

原標題:少年,你為何不快樂?

原創 Sunny Xu MedSci梅斯

導語:你並不完美,但你足夠好。——卡爾·羅傑斯

Pexels

曾在2017年,有一款遊戲隱匿地從俄羅斯傳入中國,引起人們的關注,名叫 “藍鯨”(Blue Whale)。光聽名字,可能會以為和動物有關的有愛組織,然而,當我們看到遊戲規則的時候,就會覺得心裡一陣發涼……

這款遊戲要求“玩家”在50天內逐步完成“藍鯨”提供的各種自虐任務,比如“每天4:20起床”、“看一整天恐怖電影”、“聽一整天恐怖音樂”、“在胳膊上用刀刻出鯨魚圖案”等,最終誘導參與者在第50天完成終極任務——自殺。

近年來,社會經濟快速發展,青少年心理健康問題也逐漸突顯,關於青少年抑鬱、自殺的新聞層出不窮,令人惋惜,快速發展的城市沒有給我們足夠的時間來關注青少年心理健康問題。

近期,華盛頓州立大學護理學院發表在《美國醫學會雜誌網絡公開》(JAMA Network Open)上的一項關注青少年心理健康的研究顯示,儘管農村青少年的自殺率較高,但獲得心理健康服務的機會減少了。

Association of Rurality With Availability of Youth Mental Health Facilities With Suicide Prevention Services in the US.JAMA Netw Open. 2020;3(10):e2021471. doi:10.1001/jamanetworkopen.2020.21471

2014年至2017年,美國15-19歲青少年的自殺率每年增加10%。農村青年的自殺率高於城市青年,這種地域差異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增加。從2010年至2018年,農村地區10-19歲青少年的自殺率比城市地區快1.5倍。

研究數據顯示,美國大都市、小城市和小城鎮地區的心理健康設施的分佈情況是相當的。然而,高度農村地區與城市地區相比,一般設施較少,特別是自殺預防服務較少。

美國郵遞區號表區(ZCTA)中擁有各類心理健康(MH)設施的百分比,跨地區

目前的現狀是,農村青少年自殺死亡的比例較高,但相應的心理健康服務的分佈和獲取還遠遠達不到社區的需求。改善農村地區的心理保健服務,同時採取干預措施,提高人們對青少年心理健康的認識,並減少青少年自殺的發生率,對於解決城鄉青年自殺的差異至關重要。

青春期(10-19歲)是發展和維持對精神健康至關重要的社交和情感習慣的關鍵時期。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世界衛生組織聯合數據顯示,目前全球12億青少年(10-19歲)群體中,約20%存在心理健康問題;青少年群體遭受的疾病和傷害中,約16%由心理健康問題引發。然而,令人震驚的是,70%有心理健康問題的兒童和青少年沒有在早期得到適當的干預。

根據我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和共青團中央國際聯絡部2019年12月發佈的 《中國青年發展報告》顯示我國17歲以下兒童青少年中,約3000萬人受到各種情緒障礙和行為問題困擾。其中,有 30% 的兒童青少年出現過抑鬱症狀,有10%左右的兒童青少年出現過不同程度的焦慮障礙。

除此之外,親子關係、學習壓力過大、校園霸淩、情緒障礙、青少年品行障礙、網絡遊戲成癮等問題,也是青少年常見的心理健康問題。這些問題無疑會對青少年成長過程造成不可逆的身心傷害,不同程度地影響青少年性格、人格與價值觀形成,更重要的是,這些問題可能導致自殺。WHO數據顯示,自殺是15-19歲青少年的第三大死因,這些人中近90%的青少年生活在低收入或中等收入國家。

引起這些心理疾病的根源來自哪裡呢?顯然,每個孩子來到世界上都不會是天生的“抑鬱王子”,遺傳基因和成長環境(家庭、學校、社會)是決定孩子心理健康的重要原因。

2020年6月,休斯頓德克薩斯大學健康科學中心的研究人員對圍產期母親抑鬱症與其後代在青少年和成年時期患抑鬱症的長期風險間的關係進行了調查研究,結果顯示,產前抑鬱症母親的後代發生抑鬱風險增加了78%,有產後抑鬱症的母親的後代發生抑鬱風險會增加66%。

Risk of Depression in the Adolescent and Adult Offspring of Mothers With Perinatal Depression. JAMA Network Open, 3(6), e208783. doi:10.1001/jamanetworkopen.2020.8783

母親孕期和圍產期的抑鬱狀態會明顯增加後代的心理健康風險,這提醒我們,關注心理健康從關愛女性開始。在家庭中,教育和撫養孩子的最重要角色往往是母親,後天的教育及撫養方式同樣對兒童、青少年的心理健康產生重要影響。

2020年8月,由中國科學院心理健康重點實驗室與北京師範大學認知神經科學與學習國家重點實驗室合作的一項研究顯示,青少年早期母親以過度嚴厲、敵意為典型特徵的消極教養方式,會影響青少年中期以杏仁核及其相關亞區為核心的腦網絡功能連接模式。

Negative parenting affects adolescent internalizing symptoms through alterations in amygdala-prefrontal circuitry: A longitudinal twin study. Biological Psychiatry. doi:10.1016/j.biopsych.2020.08.002

研究結果表明,母親消極教養與遺傳因素通過對杏仁核與腹側前額葉腦環路的中介作用,增加了青少年抑鬱的風險。研究提示,母親消極教養及其相關壓力等不良家庭環境,可能通過誘發應激激素如皮質醇等分泌,作用於杏仁核與前額葉環路並導致該環路發育異常,進而引發青少年抑鬱等情緒問題的發生發展。

青少年精神衛生疾患得不到解決,其後果會延續到成年期,嚴重損害身心健康,甚至影響生命長度。

2020年9月,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的一項長達18年的前瞻性研究結果顯示,心理健康是預測死亡率的關鍵因素,精神健康的正向發展可使死亡率延遲5個月,該成果在線發表在《心身研究雜誌》(Journal of Psychosomatic Research)上。

Suboptimal baseline mental health associated with 4-month premature all-cause mortality: Findings from 18 years of follow-up of the Canadian National Population Health Survey. Journal of Psychosomatic Research, 110176. doi:10.1016/j.jpsychores.2020.110176

研究人員對12424名18歲及以上加拿大人進行了長達18年的跟蹤隨訪。到研究期結束時,有2317名參與者死亡,研究結果顯示,基線時,精神健康狀況不佳的人的全因死亡率明顯高於精神健康狀況良好的人(20% vs 18%),與基線時精神健康良好的人相比,基線時精神健康不佳的人平均生存時間少4.7個月(177個月vs 181.7個月)。

在心理健康的Cox回歸模型中,基線時心理健康不佳的受訪者全因死亡概率比良好心理狀態的人高19%(HR=1.19;95% CI,1.08-1.32;P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