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NBA的水貨狀元,你最先想起了誰?
2020年11月17日16:08

  一年一度的NBA選秀大會是“夢想照亮現實”的地方,來自北美不同地區的30支球隊將齊聚紐約選出60位新人,他們從此將加入“全世界打籃球最厲害的人”的行列,同時也意味著成為百萬,甚至千萬富翁。

  特別是這60名新人里第一個被叫到名字的,更是當之無愧的時代驕子。

  無數偉大球員曾頂著“狀元”的光環登陸NBA:1984年的“大夢”奧拉祖雲,1992年的奧尼爾,1997年的鄧肯,2002年的姚明,2003年的勒邦占士。

  他們無一例外,都書寫了籃球歷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不過,也不是所有狀元都能像上述名字那樣名揚四海,其中也有一些泯然眾人,成為球迷口中的“水貨狀元”,直叫人恨鐵不成鋼。

  中看不中用的“糖人”

  當我們提到水貨狀元,“糖人”奧洛沃坎迪是很難繞開的人物。

  在馬刺擺爛選到1997年的鄧肯,開啟往後20年的輝煌王朝的背景下,職業生涯場均8.3分6.8籃板的1998屆狀元奧洛沃坎迪似乎像個笑話。

  當年奧洛沃坎迪也曾是被高看一眼的時代驕子,他出生在尼日利亞的拉各斯。

  尼日利亞的富人和高官,向來都更願意把孩子帶到發達的西方國家,而不是留在非洲,所以身為外交官的父親在奧洛沃坎迪幼年時就舉家搬到了英國倫敦。

  和許多非裔移民一樣,身體天賦讓他在體育運動里嶄露頭角,中學時期奧洛沃坎迪還創造了當時同年齡組的跳遠紀錄。

  年幼的奧洛沃坎迪參與過很多運動,但籃球不是其中之一,畢竟英倫三島最受歡迎的是足球。

  尼日利亞裔巨星奧拉祖雲從小踢足球練就了華麗腳步的故事,早已是球迷茶餘飯後的談資,不過因為身高異於常人,其實奧拉祖雲踢的是門將位置……

  16歲的奧洛沃坎迪身高也達到了2米03,但他沒有像很多高個子那樣去守門,反而踢的是半場位置。

  不過,踢半場的奧洛沃坎迪似乎沒有像守門員前輩那樣領悟到精妙的腳步……

  奧洛沃坎迪18歲才正式接受籃球訓練,短短5年後,他已經能在NCAA打出場均22.2分11.2籃板2.9封籃60.9%命中率的統治級數據。

  在他有一位名叫奧拉祖雲的同胞,也是半路出家改打籃球的情況下,你很難不對這樣的年輕人產生興趣。

  奧洛沃坎迪因此成為太平洋學院第8位NBA球員(不過也是至今為止最後一位),第一位狀元。

  人們都把“下一個奧拉祖雲”的希冀寄託在他身上,但顯而易見的是,他並不像奧拉祖雲那樣具備頂級的球感和持球技術。

  而且奧洛沃坎迪在NCAA打出22+11的數據時已經23歲了,所以這種統治力,有多少是來自超出同齡人一號的身材呢?

  當時的《洛杉磯時報》記者基斯-杜弗尼撰寫了一篇關於奧洛沃坎迪的專題文章,裡面提及了一名叫祖納森-P-尼德納格爾的人對“奧洛沃坎迪是下一個大夢”的駁斥。

  尼德納格爾致力於用自己設想的“大腦類型”理論分析體育運動(也有人批評他的理論是民科),他表示奧洛沃坎迪和奧拉祖雲有著天壤之別,“奧洛沃坎迪的大腦類型和奧拉祖雲完全不同,奧拉祖雲是NBA最頂級的類型,他和米高佐敦有著相同的特質”。

  他用自己的理論斷言,大腦類型的局限讓奧洛沃坎迪很難練出投射,“奧洛沃坎迪不會成為奧拉祖雲”。

  但是,尼德納格爾在最後補充道,雖然奧洛沃坎迪不會成為大夢,但會像另一個超級中鋒,比爾-羅素……而事實證明,尼德納格爾還是看走眼了。

  改變聯盟軌跡的人

  1995屆狀元祖史密夫在聯盟打了15個賽季,但長青有時候不代表質量,從他職業生涯一共效力過12支球隊就能看出,他在NBA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工兵型。

  雖然1995屆的新秀質量普遍不高,但第二到第五都成為了全明星,其中第五位還是加納特這樣的天才高中生、日後的名人堂球員。

  有趣的是,祖史密夫和加納特還在木狼當過隊友,並肩作戰。

  不過,在某種程度上,也是祖史密夫讓加納特在木狼的生涯慘淡收尾。

  選秀大會上的祖史密夫

  祖史密夫被人記住的除了1995屆狀元的名號,另一個標誌性事件就是他轟動聯盟的“陰陽合同”。

  1998年夏天,祖史密夫和木狼完成簽約。

  但問題是,當時23歲的祖史密夫在76人場均13.7分8.2籃板,在自由球員市場上最高有資格簽下一份高達8600萬的肥約,可最終他只和木狼達成了年薪為210萬美元的廉價合同,這不免令人感到疑惑。

  經過聯盟調查,其中果然有貓膩,這是木狼為了規避工資帽上限玩的伎倆。在給祖史密夫開出低價合同的同時,私下裡又許諾給他另一份7年8600萬美元的報酬(2年後生效)。

  史密夫與馬布里加納特的組合曾被十分看好

  時任聯盟總裁大衛-史端無法容忍木狼管理層攪亂市場的行為,對球隊進行了350萬美元的罰款,並且取消了當時木狼的三筆短期簽約,包括祖史密夫續約後達標的“鳥權”也宣佈無效。

  更讓木狼遭受重創的是,聯盟剝奪了他們2001、2002、2004、2005年的首輪選秀權。

  祖史密夫的“陰陽合同”原本可以幫助木狼利用擠出的空間補強,但最後罰掉四個首輪簽卻令木狼人才斷檔,讓後來的加納特始終獨木難支,只能遠走波士頓。

  甚至說,這次處罰造成的蝴蝶效應,一直令木狼疲軟至今。從2005年到現在,他們就只打進過一次季後賽。

  佐敦欽點的“水貨”

  奧洛沃坎迪和祖史密夫是廣為人知的“水貨狀元”,但每當提及“水貨”時,相信許多球迷腦海中浮現的第一印象還是甘美布朗。

  這名2001屆的高中生狀元因為被佐敦欽點而名聲大噪,但也因為布朗糟糕的職業生涯,讓籃球之神多了一個被球迷調侃的“汙點”。

  甘美布朗是佐敦欽點的狀元

  不像奧洛沃坎迪和祖史密夫都曾經有高光時刻,甘美布朗的整個職業生涯幾乎都沒有證明過自己配得上狀元,場均6.6分5.5籃板的他是個貨真價實的普通工兵型。

  由於布朗的名不副實,讓球迷喜歡上了這樣一個故事——“在佐敦的威壓下,甘美布朗被噴得不會打球了”。

  但事實上,這隻是媒體的慣用伎倆,煽動情緒,製造話題。

  2017年,恰逢甘美布朗復出加入BIG3聯賽,記者亞曆克斯-甘迺迪對他進行了一次專訪,這次專訪里甘美布朗袒露了心聲,同時也闢謠了許多不實的故事。

  “最好笑的事情是,為了流量,所有人都在杜撰那些根本沒有的事,或者報導那些道聽途說的錯誤事實。但我理解這樣的行為,因為謊言總是能比枯燥的事實讓報紙或者雜誌賣得更好。”甘美布朗說道。

  甘美布朗認為,聯盟不喜歡高中生跳過大學直接參選,所以他的“失敗”經歷就成為了聯盟拿來宣傳的反面教材。

  “我認為其中還有一個因素,使得媒體總報導我那些負面新聞,聯盟想用我作為例子來告誡年輕人,不要跳過大學直接打NBA,即便是只打一個賽季,也比不上大學好得多。”

  對於自己從來沒有展現出狀元的能力,甘美布朗也從他的視角給出瞭解答。他指出,當時巫師的環境很難讓他融入其中。

  “當時我最大的困難就是被孤立了,因為我是個剛高中畢業的小屁孩,但球隊里都是真正的成年人。他們根本不帶我一起玩,因為我年紀太小了。巫師當時是全聯盟最老的一支球隊。”

  “我覺得年輕人最好加入一支年齡結構與你相仿的隊伍,和你的同齡人一起打球。”

  而在比賽層面,他認為自己沒有獲得足夠的機會。“我的新秀賽季,巫師讓我增重足足40磅,我照做了。但這樣一來我就變得過於笨重,總是被對手針對。這樣一來,獲得的出場機會就更少了。”

  當談到最“敏感”的佐敦問題時,甘美布朗也沒有避而不談,他不認為和佐敦一起打球是他職業生涯的糟糕經歷。

  “當佐敦復出時,球隊把我當成了工兵型,但說實話,我不在意,因為誰不想和佐敦一起打球呢?

  “雖然在佐敦身邊我只能當個工兵型,但我一直敬重佐敦,直到現在也是。所以我會為他的山貓隊打球。

  “我覺得如果他們的公關能做得更好,(加入山貓)會變成一個好故事,我去了夏洛特和佐敦再次並肩作戰,我開始獲得更多出場機會,而且打得還不錯,我曾經半場砍下雙雙呢。”

  甘美布朗認為自己是個失敗的“水貨”嗎?似乎他自己並不那麼認為……

  “人們都把我當成小孩子,但我不是很在乎。媒體總是斷章取義,他們只想報導關於我的笑話,因為這是當時球迷最想要看的東西。

  “即便我有什麼好的表現,也不會出現在新聞上,他們不會關注我在公益方面的貢獻,只會盯著我和佐敦之間的事情,這也是我不再關注社交媒體的原因。

  “我認為人們應該瞭解事實。我通過努力讓自己離開了落後的街區,我成長的地方只有毒品沒有希望,那裡的人們覺得只有販毒或者說唱兩條路。

  “我有7個兄弟姐妹,我的4個哥哥都進了監獄,而我不止離開了這個糟糕的地方,還成為了狀元,你有什麼理由說我又笨又蠢呢?”

  史上最水狀元

  上面幾位狀元各有各的問題,但單純從賽場的表現來說,安東尼-本尼特無疑將“壓倒”他們所有人——我是說在水貨這方面。

  2013屆狀元本尼特,實際上從來就沒有當狀元的實力,騎士當年選他毫無疑問是一個失誤。

  在騎士決定選擇本尼特時,管理層經過了一輪投票,結果以9票讚成1票反對結束。

  投出唯一反對票的卻是當時的騎士總經理基斯-格蘭特,而他卻背上了挑選本尼特的罵名。

  他的繼任者大衛-格芬,事後對此作出了公正的結論:儘管格蘭特為選擇本尼特背鍋,但事實上他才是正確的那個人。

  本尼特絕對是史上最水狀元的最大熱門

  2013屆新秀成色並不突出,即便是當時的狀元大熱諾倫斯-奴爾,也因為傷病的原因備受質疑。

  但是,選擇本尼特成為狀元仍然是非常出人意料的事情,當時的本尼特完全沒有當選狀元的呼聲,雖然本尼特有一些優點,但卻沒有狀元應有的特質。

  對於本尼特為什麼打不出來?大衛-格芬給出了一個至關重要的解釋,“安東尼-本尼特的問題是,他毫無進取心”。

  “當時我們不瞭解這一點,本尼特只要遇到一丁點困難,他就會退縮。”

  “雖然他身材比別人大一號,也比別人看起來有天賦,但只要有一丁點困難,那就完蛋了。”

  安東尼-本尼特成為狀元,也許是NBA歷史上最大的失誤。

  他在NBA只打了4個賽季,最高一季的場均出場時間為15.7分鐘,生涯場均4.4分3.1籃板。

  如果本尼特像球探預估那樣在10-15順位被選中,那麼他的職業生涯會不會有所不同?

  至少,不會再被叫作水貨狀元了。

  被傷病毀掉的天才

  佩爾維斯-埃里森是1989屆的狀元秀,他在路易斯維爾大學打球時,新秀年就帶領球隊拿下全國冠軍,球員本人也被評選為MOP。

  因為他出色的能力,佩爾維斯-埃里森被叫作“不掉鏈子的佩爾維斯”(Never Nervous Pervis)。

  但是,進入NBA的埃里森受到傷病困擾,魔力不再。雖然91-92賽季打出場均20分11.2籃板2.9助攻的表現,但因為受傷的緣故,埃里森的巔峰來得快去得也快,所以被許多球迷叫作水貨狀元。

  新秀年埃里森只打了33場比賽,被“毒舌”的丹尼-安吉取了個新外號,“掉線的佩爾維斯”(Out of Service Pervis)。

  但提到被傷病毀掉的天才,或許2007年力壓杜蘭特當選的奧登才是最可惜的那個。

  “不論選秀重來多少次,奧登都會是狀元”,在07年選秀過去很多年後,也就是杜蘭特已經成為聯盟頂尖巨星的時候,這句話足以體現奧登的天賦有多麼誘人。

  這位出生在紐約的天才內線,號稱是各個偉大中鋒的結合體,甚至是超越奧尼爾的存在,但他在NBA從未兌現自己的天賦。

  更加可惜的是,在奧登有限的出場時間里,球迷的確能從他的比賽中感受到傳言所說非虛。奧登的才華並不是媒體編造的謊言,並不是專家看走了眼,只是因為傷病,奧登的才能無法兌現。

  奧登與杜蘭特,你選誰?

  奧登的運動生涯儘管短暫,但他做過的荒唐事並不少。2010年,還沒退役的奧登就曾經泄露過自拍下體的裸照;2014年他被前女友指控家暴。奧登還常常被媒體拍到出入風月場所,紙醉金迷。

  如果只看這些新聞,似乎能預估到未來的奧登在聲色犬馬,揮霍無度的生活方式下,最終走上窮困潦倒的破產之路。

  但是,奧登的人生因為他打過NCAA而改變了。

  因為NCAA對運動員的保障計劃,奧登可以回到母校完成自己從前擱置的學業,同時,俄亥俄大學也邀請奧登回到球隊,作為學生經理指導後輩。

  去年的奧登已經從俄亥俄州大學畢業,拿到了體育產業學士學位證書,還幫助塞爾特人進行了一部分新秀考察的工作。

  並且,奧登還說自己在尋求一個當教練的機會,就像另一個因傷告別賽場的前隊友布蘭登-羅伊那樣。

  不過,今年三月份,奧登最終成為了一名球員理財顧問。

  有人曾經感歎,如果奧登像甘美布朗那樣跳過大學參加選秀,就不會有NCAA的受傷,也許他後面的職業生涯就不同了。

  但那樣的話,奧登也就不會得到NCAA資源的扶持,或許就不會有開啟另一段職業生涯的機會。

  人生,有時候就是這麼充滿矛盾。

  說到底,狀元的名號只是證明球員過去的成績,並不能代表未來一定能夠成功。

  聯盟里如此多的“水貨狀元”,不僅是供球迷調侃的笑話,更是一種警示——昨天取得的成就,明天或許就被丟進垃圾桶了。

  (brad zeng)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