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非洲醫療條件差卻能有效防控新冠病毒?
2020年11月16日09:26
1、在非洲拉各斯穆塔拉國際機場,一名乘客進行體溫檢測。
1、在非洲拉各斯穆塔拉國際機場,一名乘客進行體溫檢測。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11月16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今年出現的新冠疫情對全球衛生保健系統造成了巨大損失,但迄今為止,許多非洲國家在應對這次危機事件做出了值得稱讚的工作,值得學習和借鑒。

  讓我們對比一下非洲和美國,美國總人口3.28億,確診病例近1000萬,截至11月11日死亡人數約25萬。依據非洲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的最新數據,截至11月初,非洲確診病例共185萬,現已有149萬名患者已康復,死亡人數不足4.4萬。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占全球人口4%的美國現已證實死亡人數居世界首位。相比之下,與世界其他地區相比,撒哈拉以南非洲大陸、中國、新西蘭、澳州,這些國家和地區在控制疫情方面做得非常好,確診病例以及死亡率很低。

  非洲國家和地區的疫情防控有何不同?

  當新冠病毒達到全球性傳播狀態時,大多數機構和科學家擔心非洲將面臨最糟糕的處境,他們的恐懼源於一種觀點,即大多數非洲國家缺乏管理瘧疾等日常疾病的能力和專業知識,因此新型冠狀病毒危機可能導致嚴重的衛生緊急情況。世界衛生組織等不同機構擔心,如果不採取措施減緩病毒傳播,非洲可能會死亡100萬人,甚至更多。

  該觀點似乎是合乎邏輯的,因為就連瘧疾這種熱帶疾病,每年也會導致接近100萬非洲居民死亡,瘧疾在非洲多數地區出現,是通過雌性瘧蚊叮咬傳播的。

  目前,科學家總結了非洲新冠疫情死亡人數、確診病例較少的多種原因,其中包括:感染率低可歸因於缺少檢測工具,因此統計的確診病例並不全面,出現確診病例較少的情況。而該觀點無法解釋死亡率低的現象,因為多數可疑性患者在死亡前都接受病毒檢測。

2、各洲不同月份新冠病毒患者死亡人數圖表,圖中黃色部分是非洲。
2、各洲不同月份新冠病毒患者死亡人數圖表,圖中黃色部分是非洲。

  從之前的疫情管理中吸取經驗教訓

  每年非洲大陸都會出現多種疾病爆發,其中包括:“從未見過的”瘧疾、霍亂、伊波拉病毒等。

  霍亂是由於居民飲用被糞便汙染的水而感染的一種疾病,由於非洲有很多貧民窟、擁擠住房,這裏的居民經常飲用非潔淨水,幾乎每年都會發生重大疫情,政府為居民提供潔淨飲水,居民保持健康衛生的洗手習慣,可有效地控制霍亂。

  伊波拉是一種出血熱,患者通過接觸被感染的人或者動物(死亡或者活著)的體液,或者食用可能攜帶病毒的動物,通過適當的洗手技術、保持一定的社會距離,以及在社區的努力下,伊波拉病毒在非洲地區得到了遏製。

  控制瘧疾的方法是摧毀蚊子的滋生地,例如:死水池,以及居民在經處理過的蚊帳下睡覺。

  從這次新冠疫情爆發事件中,我們可從非洲防控措施中吸取一些經驗教訓,成為有效的工具措施。曾爆發伊波拉病毒的利比里亞等非洲國家已有成熟的公共衛生措施,例如:隔離病人、追蹤病毒接觸者、隔離感染或者疑似病例,並及時進行疫情檢測等,同樣的方法也可用於新冠疫情防控。

  年齡因素

  非洲居民年齡結構偏年輕化,65歲以上居民不足3%,非洲60%人口年齡在24歲左右,與西方國家居民高肥胖率和潛在疾病相比,非洲大多數年輕人都是健康的。

  事實上,受新冠疫情影響最嚴重的群體是老年人,75%死亡患者是65歲以上人群。然而,居民年輕化並不能作為新冠病毒感染率低的唯一解釋,因為部分地區的年齡結構也類似於非洲,例如:拉丁美洲,這裏的居民年齡結構與非洲一樣偏年輕化,但是拉丁美洲新冠病毒感染率和死亡率很高。

  另一個因素可能是被確診感染患者的年齡,在美國,大約70%的感染病例是60歲以上居民,依據非洲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數據,非洲85%以上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是60歲以下居民,這使得他們更容易戰勝病魔。

  疫苗,接觸其他疾病

  非洲地區的兒童疾病已在西方國家根除,但是脆弱的非洲兒童仍在接種疫苗,例如:非洲兒童仍必須接種小兒麻痹症、黃熱病和肺結核疫苗,一些科學家假設稱,這些疫苗接種,以及接觸一些傳染病,可能有助於解釋非洲居民新冠病毒低感染率和低死亡率。

  治療肺結核的BCG疫苗具有刺激人體先天免疫功能,目前科學家已將該疫苗進行多項臨床試驗,以測試其對新冠病毒是否具有保護作用。目前,大多數非洲國家在嬰兒出生時就接種BCG疫苗,而相比之下,美國已不再定期提供該疫苗注射。

  依據世界衛生組織-非洲的一項研究,非洲無症狀SARS病毒感染者人數是全球其他地區檢測呈陽性感染者的兩倍,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非洲的醫療保健系統沒有遭受新冠疫情的衝擊,很有可能,非洲潛在著大量無症狀感染者。

  人類基因對新冠病毒有多大影響?

  到目前為止,科學家還沒有關於撒哈拉以南非洲居民攜帶基因對新冠病毒治療方面的明確信息,例如:非洲以外居民攜帶的尼安德特人基因缺失與新冠病毒導致嚴重的呼吸道症狀風險增加有關,這可能是一個原因。

  遺傳學家正在積極探索一系列其他可能性,例如:人體對新冠病毒易感性和嚴重影響的獨特遺傳性,以及CCR5基因的類似突變,這些突變能明顯保護人們免遭愛滋病毒感染,基因的關聯性更多地體現在居民種群差異上。

  此外,統計數據顯示,O型血居民新冠病毒感染率較低,身體攜帶輔助性T細胞較多、ACE2受體較多的人群感染率較低。

  但在我們獲得更多關於病毒基因的信息之前,社會和文化因素對於新冠病毒感染尤其重要。

  公眾支援和政府舉措

  非洲居民對預防新冠病毒的公共衛生倡議反應非常積極,當人們在2019年冬季末期對該病毒瞭解甚少的情況下,絕大多數非洲居民支援政府提倡公共場所佩戴口罩避免病毒傳播,在進入市場、商店等公眾場所之前,居民必須強製性洗手;沒有特殊情況,居民通常會呆在家裡,避免參加人員聚集的禮拜場所。

  許多人害怕出現最糟糕的境遇,因此大多數非洲居民接受政府公共安全措施,大多數非洲國家在確診病例相對較低的時候就很早實施了直接封閉,封閉期間採取的嚴厲防控措施,可能有助於減緩病毒的傳播擴散。

  旅行和其他因素

  與其他大陸不同的是,非洲航空業並不發達,在疫情爆發期間,非洲多數國家對境外航班禁飛,這使得醫護人員在爆發大範圍疫情傳播之前能更高效地治療少數確診患者。

  非洲新冠病毒感染率低的另一種可能性解釋是,大多數居民仍然生活在農村,這意味著他們有大量的時間呆在農場或者室外,很少有機會進行公供聚集和互動交流。

  到目前為止,非洲在應對疫情危機方面做得很好,但我們仍在觀察新冠病毒在季節變化中會如何演變。人們擔心的是,如果醫院不採取干預性治療,新冠病毒將對感染者造成怎樣的影響,目前我們仍在探索學習之中。(葉傾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