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肉挑戰味蕾:5天賣10萬份植物肉漢堡,貨架上卻難見蹤影
2020年11月16日10:30

原標題:人造肉挑戰味蕾:5天賣10萬份植物肉漢堡,貨架上卻難見蹤影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創業最前線(ID:chuangyezuiqianxian)作者: 付豔翠

1912年,諾貝爾獎獲得者法國生物學家亞曆克西·卡雷爾將雞的一塊心肌組織放在營養液中,這塊組織持續跳動了20年。

這項實驗,打開了人們探索新事物的大門,也給還沒有成為首相的丘吉爾帶來靈感。1931年,他在《大眾機械》雜誌發表了一篇文章,並預測道:“50年後,我們將不再為了吃雞胸肉或雞翅,而愚蠢地養一隻雞,我們會利用培養液,培育出這些食物。”這個言論讓他成了最早提出,“人造肉”概念的人。

不過,這種用動物的幹細胞置於營養液中培養的人造肉,因為成本和技術等因素,至今都不能在市場上大量銷售。因此,我們在市場上能見到的僅為“植物肉”,即利用大豆蛋白、小麥蛋白及豌豆蛋白等植物蛋白作為原料提取,通過科技手段深度加工製作成肉的結構。

國內企業們爭相進入賽道試水。肯德基在北上廣三家門店測試了植物肉雞塊;星巴克則推出了四款添加植物肉的餐食產品;喜茶推出了首款植物肉漢堡;雙彙食品在天貓旗艦店上線了一款植物素肉產品......

在資本市場,有機構開始成立專投植物肉賽道的基金;有投資人為了多認識行業創業者,組團去參加人造肉相關活動,瞭解行業發展趨勢;也有企業一年完成3輪融資。

不過,製造成本高和消費者接受程度不高的這些現實,一直是這個行業的攔路虎。甚至有專家提示,這是一場資本遊戲,人造肉就是個偽命題。

人造肉究竟是新風口,還是資本的噱頭?在繁雜的中國餐飲市場中,有諸多光環加持的人造肉,能否真正佔據一席之地?

人造肉火了

2019年5月,“人造肉第一股”Beyond Meat正式登陸納斯達克,其股價一度從25美元的發行價上漲至239.71美元。直至最近,雖然其第三季度財報不及預期,股價卻依舊保持在124.74美元,漲幅接近400%。

國外的成功經驗,也激發了創投行業對人造肉項目的熱情。一邊,是資本市場不斷在行業加碼;另一邊,是不斷湧現的初創企業。據天眼查顯示,與人造肉相關企業高達3496家。一時間,人造肉成為當之無愧的風口。

“為了找投資標的,我們每週要看近10份BP。”消費領域投資人李明亮(化名)向「創業最前線」透露,他的機構已經從過去的觀望狀態,變為主動出擊,並計劃成立一個主要涉及“植物肉”的項目基金。

一些此前處於觀望狀態的資本,也開始爭相下注。李明亮關注人造肉行業有2年時間,但在這之前,因為種種顧慮一直都處於觀望狀態。

專注於替代蛋白市場投資的道夫子食品國際公司(Dao Foods International)的共同創始人張濤向「創業最前線」表示,其已經在今年正式成立道夫子創業基金1期,以及推出了道夫子食品孵化器,除了今年早期投資的星期零外,還通過創業基金投資孵化包括70/30探蔬、新鮮食科技、燃汁營養科技和小蛙植飲4家植物基相關企業。

張濤從四年前就已經關注植物基蛋白領域,剛開始,他創立的道夫子主要從事一些國外產品的市場引進。在對國內植物基蛋白市場做了一年調研後,他決定把重點放在“植物基”創業企業的投資孵化上。

據他介紹,道夫子計劃在3年的時間里,爭取在面向中國市場的替代性蛋白質產品領域投資和孵化30家創業公司。從長遠的角度看,基於目前國內替代蛋白賽道的初始狀態,張濤認為根據創業項目的痛點和問題提供的針對性孵化服務比簡單的資金支援更為關鍵。

與此同時,張濤明顯感覺到,國內的資本正越來越重視人造肉市場。他表示,在上月中旬,道夫子舉辦了一場植物基活動,本來準備邀請50人,但到場人數明顯超出預期,達到近百人。“來的大都是關注這個領域的投資人和創業者,大家都很願意過來交流。”

顯然,資本市場比想像中更加熱情。據瞭解,上月底,植物肉品牌星期零宣佈,已完成上億元A+輪融資,由光速中國、雲九資本、愉悅資本和經緯中國投資。這已經是星期零在今年以來的第三次融資。

無獨有偶。今年8月,植物肉品牌Hey Maet就宣佈獲得近千萬人民幣的天使輪融資;7月,未食達宣佈獲得1400萬元戰略融資;6月,珍肉宣佈獲得種子輪融資……

不光在資本市場上受到青睞,植物肉企業與線下餐飲連鎖店的合作亦是遍地開花。

10月下旬,星期零與德克士合作,在其2600家線下門店限時售賣人造肉產品——會員價15元的「綠仙仙」植物雞肉漢堡和杏鮑菇植物雞塊。

在此之前,包括59元的星巴克“別樣牛肉美式酸辣大卷”、25元的喜茶“未來牛肉芝士堡”及20元的百草味“麻辣植系牛肉”在內,植物肉產品層出不窮。

“我們與德克士此次合作,北京和天津的產品早就已經賣缺貨了。”星期零相關負責人向「創業最前線」透露,他也沒想到賣得這麼快。德克士方面則透露,新品上市僅5天,植物雞肉漢堡已經售出超10萬份。

星期零還表示,其和喜茶合作推出的植物肉產品“未來芝士堡”上線前3天80%的門店在中午前就已售罄;曾和長沙超級IP文和友合作的植物肉“超級丸臭豆腐”7家門店月均售出3000份。

人造肉產品似乎非常搶手。2019年,肯德基推出的人造肉漢堡瞬間銷售一空;今年臨近中秋,珍肉與雙塔食品合作共同推出的首款人造肉月餅,3000盒也被迅速搶空。10月,金字火腿與美國杜邦營養合作推出國內第二款植物肉餅,也受到了市場的歡迎。

失敗的味覺遊戲?

國內的人造肉行業貌似一夜壯大,但事實上,如何降低價格、完善植物肉的口感與質地、甚至打破人們的心理戒備等,都是擋在人造肉行業面前的攔路虎。

成本問題是擺在人造肉公司面前的一道障礙。從售價來看,“人造肉”產品的價格區間在20元至百餘元不等,最貴的一款漢堡達140元。此前,也有公司表示,一公斤的人造肉成本在200元,這幾乎是優質進口牛肉的價格。

不過,這一現象正在好轉。據星期零介紹,其目前已經能夠將成本控制到與普通肉類相同,但具體售價並未向外界透露。此前,珍肉創始人呂中茗也曾透露,已經能夠將成本控制到與普通肉類相同。

星期零創始人Kiki更是預計,到2021年,人造肉的價格將降至消費者可承受的水平。

上述投資人張濤對成本問題也並不擔心。他認為,國內擁有龐大的消費群體,只要食品的味道足夠好吃,產品足夠健康,在初始階段稍高一些的價格並不是企業最該擔憂的。

事實上,對人造肉來說,擺在第一位的事情還是能否“騙”過消費者的舌頭。

“人造肉行業是很熱鬧,但其口感需求還遠遠沒有達到國人的要求。”在品嚐過植物肉產品後,不止一位消費者向「創業最前線」表示,市場上的植物肉不僅不如真肉緊實,口感也不能和真肉媲美。“顆粒感重,能品嚐出用太多調味品去掩蓋豆製品的味道,而豆製品的味道卻依舊很重。”

張濤表示,由於國人一直有吃豆腐、豆製品的習慣,對於豆腥味很敏感,再加上我國肉類的形態、烹飪方式較歐美市場更加多元化,人們對肉的口感、風味期待也很高。這對植物肉品牌的製作工藝及背後的科技含量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但目前市面上已有植物肉產品的口感,距離真肉的口感,還顯得稚嫩。

目前,消費者購買人造肉很大程度上是為了嚐鮮、跟風以及滿足自己的好奇心,並不存在明顯持續購買的現象。一般大眾消費者購買一次,但發現產品不好吃後,很難再發生二次購買。

與此同時,目前的人造肉行業處於早期階段。很多人對“人造”的印象還是很負面的,社會上“人造”概念背後所帶有的負面情緒一時很難消除。

艾媒諮詢發佈的一項研究報告顯示,非常願意、比較願意嚐試人造肉產品的受訪者占到29.7%,但是非常不願意、不願意嚐試的比例高達51.3%。在不願意嚐試人造肉的消費者中,近一半是出於心理因素的影響,擔心技術不成熟、口感不佳是另外兩個降低消費者嚐試意願的重要因素。

鑒於人造肉行業還不夠成熟,行業在下沉市場發展也並不理想。雖然眾多品牌方願意嚐試推出人造肉產品,但他們大多都是在試水,只是限時在線下店進行供應。

另一消費者也向「創業最前線」抱怨,有時在網上看到植物肉品牌的宣傳,但他發現,在美團、餓了麼等平台均購買不到,線下商超上的植物肉產品更是少見。因此,如何獲得產品在傳統渠道和新興渠道的話語權,也是品牌方們應該關注的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在風口之下,除了勤懇的創業者,還有不少追風的投機者們。

張濤坦言,植物基行業還很新,真正懂行業的投資機構並不多,現在行業內的熱鬧,其實存在一些“追風口”的嫌疑。他發現,市場上已經存在炒熱度、打健康旗號的品牌。“甚至有些品牌打著植物肉、健康的旗號宣傳,找個豆製品供應商,調個味,就能進行生產銷售。”

歸根究底,人造肉行業已經熱鬧起來,但在食物大戰中,最終能否獲勝,還需要看它是否能成功征服人類的味蕾。

噱頭還是機會?

事實上,披著舶來品的外衣,人造肉一度被外界認為是資本炒作的噱頭。

比如,中國農業大學食品科學與營養工程副教授朱毅曾表示,他在2012年的時候,就被很多媒體採訪。當時李嘉誠、比爾蓋茨都投資了3D打印人造肉,當年熱火朝天的人造蛋,如今已基本退出江湖。

他認為,現在人們在討論的人造肉,更多的是資本的一個噱頭,“沒有必要去追捧它,我覺得人造肉是一個經不起推敲的偽命題。”

食品科普作家、美國普度大學博士雲無心也表示,在歐美,“人造肉”的價格比真肉還要高,是通過“更健康”“更環保”的理念吸引消費者。但在中國,“人造肉”更健康的理念可能會遭到牴觸,而用“更環保”作為賣點對消費者的吸引力可能有限。

不過,已經下注的投資人們則有自己的投資邏輯。張濤認為,無論從環保、食品安全,還是健康角度來看,替代蛋白都是大勢所趨。

而投資人們都明白,人造肉行業本身就是一個急不來的長期生意。

如經緯中國創始管理合夥人張穎所說,隨著全世界人口的增長,以及受各種各樣的天氣、環境等因素影響,經緯中國投資人造肉,更多的是將它當作未來能爆發的行業,“我們之後應該還會持續投入。”他說道。

伴隨著千禧一代成為消費主力,他們對個性化的訴求和樂於嚐鮮的特質或將推動全球人造肉潮流。

在對美國千禧一代選擇無肉飲食原因的調查研究中,51%的受訪者是出於身體健康的原因選擇素食主義,32%的受訪者因為環境保護而選擇吃素食,還有30%受訪者是由於善待動物,可見新一代主力消費者健康、環保和動物福利意識明顯增強。

在美國、歐洲等發達國家及地區,植物蛋白對動物蛋白的替代效應正逐步加強。因此,投資人普遍認為,替代蛋白可減少全球環境汙染和資源浪費。

市場研究公司Markets and Markets則表示,全球肉類替代品市場將穩步增長,將從2018年的43.6億美元增長到2020年的50億美元,到2023年將達到64.3億美元。其中亞太地區的肉類替代品市場規模增速最快,預計年均復合增長率可達8%以上。

不僅如此,投資人們反而認為,由於人造肉行業尚且稚嫩,其產業鏈上、下遊都還有優化空間和機會。

按照如今的人造肉產業鏈劃分,大致可分為上遊原料供應、中遊工廠和供應鏈、下遊人造肉品牌,以及渠道端的線下餐飲連鎖品牌。

拿上遊供應鏈舉例,目前,在國內上遊原料供應的企業中,雙塔食品在豌豆蛋白領域沒有競爭對手,國外競爭對手主要有Roquette。在今年6月的投資者調研紀要中,雙塔食品表示,當前全球豌豆蛋白年產能約17萬噸,雙塔食品豌豆蛋白年產能約7萬噸,占全球豌豆蛋白產能的40%左右。

張濤認為,目前人造肉的需求量還不足以影響上遊原料的供需,但隨著產業鏈不斷延伸,對產業鏈上遊一定會產生影響,從而享受到植物蛋白行業的發展紅利。

Kiki也表示,中國的飲食博大精深,擁有8大菜系和廣闊的地域,每個植物肉品類都值得涉獵。她透露,星期零也將不僅限於豬肉這種簡單的品類,計劃將在科研端繼續投入,涉獵更多如海鮮、牛肉、羊肉及雞肉等品類,從而將更多的人造肉品類建立完善。

“這些操作只是基於植物肉公司們能夠做出好產品,未來,這個行業應該還有無限可能。”正如張濤所言,行業還需要時間和耐心去培育,任何操之過急的投資及創業行為其實都會給行業的發展帶來負面效應。這個賽道能否成長為一個萬億級市場,還需要時間去證明。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