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機構做空,豪車經銷商和諧汽車連發兩公告“回懟”
2020年11月14日14:56

原標題:遭機構做空,豪車經銷商和諧汽車連發兩公告“回懟”

“顛倒黑白、混淆事實、張冠李戴,與事實完全不符……”

在11月12日發佈澄清公告後,11月13日,中國和諧汽車控股有限公司(03836.HK,以下簡稱“和諧汽車”)再髮長文,逐條回擊博力達斯研究(Bonitas Research,以下簡稱“博力達斯”)做空報告中的各項“指控”。

11月11日,曾經狙擊過波司登、華住集團的國際做空機構博力達斯對外發佈了對和諧汽車的做空報告。在報告中,博力達斯表示,和諧汽車董事會主席馮長革欺騙投資者,並偽造了和諧汽車財報數據,公司股票價值為零。

資料顯示,作為國內豪華汽車品牌經銷商集團,和諧汽車代理14個豪華及超豪華品牌,其中包括寶馬、雷克薩斯、奧迪、捷豹、路虎、沃爾沃、 林肯、之諾、阿爾法·羅密歐十個豪華品牌以及勞斯萊斯、法拉利、瑪莎拉蒂、賓利在內的四個超豪華品牌,目前在國內擁有75個已開業的經銷商網點,覆蓋全國36個城市。

值得關注的是,和諧汽車也是Tesla在中國的售後服務合作夥伴,這帶動了投資者的興趣。

在遭到博力達斯“指控”後,和諧汽車12日股價突然跳水,跌幅一度達16%,跌至2.84港元。再經過和諧汽車兩度澄清之後,截至13日收盤,和諧汽車股價上漲1.47%,收報3.44港元。 “和諧汽車‘三宗罪’”

在針對和諧汽車的做空報告中,博力達斯列舉了和諧汽車及其實際控制人馮長革的“三宗罪”,並指出和諧的馮長革主席欺騙了投資者並捏造了和諧的財務報表。

首先,和諧汽車董事會主席轉移公司資產。2019年末,和諧汽車通過濫用稅項負債轉移來抵銷給馮主席的人民幣10 億元現金貸款,這項交易對和諧少數股東產生了嚴重負面影響。

其次,和諧汽車通過偽造股權出售偽造現金收入。報告指出:“和諧聲稱其於 2019 年 4 月從出售河南和諧汽車維修服務有限公司(IAC) 股權中獲得了人民幣1.92 億元現金。這從未發生,也並不是和諧第一次對現金收入撒謊。此外,中國備案文件顯示,和諧從未於出售浙江綠野汽車有限公司(GFMC)股權中收到人民幣 3.47 億元現金。這些發現表明和諧的現金餘額自 2015 年以來已被捏造。”

第三,和諧透過兩個方式對其盈利撒謊——未合併其主要子公司的運營費用,未減損註銷失敗的投資。博力達斯稱和諧汽車應於2020上半年為其於Future Mobility Corporation(FMC)的投資做14 億元人民幣的減值損失,但其並沒有這麼做,因而有誇大了其聲稱利潤的嫌疑。

在做空報告中,博力達斯列舉了和諧汽車用來捏造虛假利潤的事例: 2020年1月7日,安永會計師事務所辭去了和諧的審計核數師一職,和諧為其2019年度報告聘請了中彙安達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但其隨後於 2020 年 7 月辭職,博力達斯懷疑上述審計公司辭職都與給馮長革 10 人民幣億元貸款的衝銷有關;同時,中央結算系統的數據顯示,儘管報告中馮長革個人持股44 %,但和諧有 94%的股份在流通,這意味著可能有未披露的股份質押;此外,博力達斯聲稱,只需要查看和諧在其聲稱的聯營公司的所有權比例,就能得知和諧捏造了自己的利潤。

“我們沽空和諧,並相信其股票是毫無價值的。” 博力達斯在其報告中表示。

博力達斯稱已將公開信和和報告的副本發送到諧汽車的審計機構——德勤的辦公室,希望德勤做正確的事並提出請辭。

截至目前,德勤未對此進行公開表態。

和諧汽車隔空“回懟”

在遭到博力達斯做空後,11月12日,和諧汽車火速發佈公告澄清,稱指控不實。

隨後,和諧汽車控股股東馮長革於市場上增持合計759.25萬股公司股份,總代價約為2450.6萬港元。截至13日收盤,因上述購買,馮長革持有公司已發行股本約44.83%。

事實上,從2020年以來,馮長革就多次增持和諧汽車。港交所權益資料顯示,馮長革於5月14日、15日在場內分別以每股平均價3.4075港元、3.4028港元各自增持40萬股及50萬股,兩日增持90萬股,共涉資306.44萬港元

在隨後召開的記者會上,集團投資者關係經理陳斌重申公司業務穩健,並表示對有關指控“不是特別在意”,而且公司在指控報告公開後已能作出即時反應,包括大股東馮長革增持以及即時發出具理據的公告。

事實上,在13日發佈的澄清公告中,和諧汽車逐條“回擊”了博力達斯的“指控”。

首先是關於出讓獨立大售後(IAC)股權款到賬問題。和諧汽車在公告中指出,公司於2019年以人民幣1.92億元的代價出售IAC股權,並減少持股至19.8%。該筆1.92億款項在銀行記錄顯示順利妥收,有相應付款憑證、銀行對賬單、銀行流水記錄、公司賬目為證,並於當年度外部審計中完成了相關審計程式,不存在未收到現金事項。

其次,“馮長革通過稅項轉移偷走公司10億元”的指控是“無稽之談”。

和諧汽車指出,自2005年和諧汽車成立以來,全部店面累計未付稅款10億餘元,因涉及不同地方徵收機關的計算、繳付方式問題,以及各稅局如何分配徵稅問題,一直未能與各徵稅機關達成一致意見,導致長期掛賬。為解決上述遺留問題,在IAC從和諧汽車分立出來時,雙方協商同意將該稅款全部提存轉移給IAC,由IAC負責承擔上述稅款債務,和諧汽車不再負擔該稅務的繳付。後經IAC、和諧汽車、和諧實業集團三方協商同意,該上述稅款提存給予和諧實業集團,和諧汽車不再負擔該稅務的繳付。由和諧實業集團與稅務機關協商繳付方式,以及繳付金額在各徵收機構之間的分配,該債權債務的轉移經過相關監管機構簽字同意及蓋章確認。

第三,關於轉讓綠野汽車款項的收付問題,和諧汽車表示其中2.24億元按照協議將在未來通過從地方政府獲取的稅收獎勵衝抵,剩餘款項已歸還公司。

“本公司從未稱因轉讓綠野給愛車公司收到3.47 億元,博力達斯指控混淆事實真相、張冠李戴。”和諧汽車表示。

最後,FMC的股權並不存在低價轉讓問題,公司的價值未受任何損失,但是由於會計計量模式的調整,導致產生2017年和2018年的公允價值變動損益的波動。

此外,和諧汽車稱,公司大股東馮長革持有公司的股份,並未進行任何股權質押。

“公司重申博力達斯發佈的報告中的相關指控是錯誤的、捏造的、毫無事實根據的,公司予以強烈譴責,並保留就該報告相關事宜採取法律措施及提起訴訟的權利。”和諧汽車在公告中表示。

“休眠”的拜騰與消失的利潤

值得關注的是,2015年,和諧汽車與騰訊和富士康簽訂了《互聯網+智能電動車戰略合作框架協議》,三方在香港共同註冊成立了FMC公司。馮長革通過FMC全資持有知行新能源汽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100%的股份,而知行新能源在拜騰汽車中的持股比例為73.33%。

2016年,騰訊和鴻海精密迅速從FMC中撤資;2019年,和諧汽車將拜騰汽車從上市公司中拆分獨立,對於拜騰的投資性質也由戰略投資變為了財務投資。和諧汽車也在財報中指出,在適當的時機也可將所持拜騰股份變現,現金回饋給上市公司的股東。

由於拜騰在今年7月已經宣佈暫停在中國市場的運營,目前何時重啟還不清楚。這也成為博力達斯“狙擊”和諧汽車的證據,而和諧汽車在澄清公告中尚未就這一點進行反擊。

而對於作為上市汽車經銷商集團的和諧汽車而言,近年來業績受到了全球汽車市場低迷以及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

從2017年到2019年,和諧汽車的營收分別為108.4億元、106.4億元和126.22億元,呈穩中有升之勢;然而在淨利潤和現金流方面,和諧汽車卻出現了連續的下滑,三年的淨利潤分別為10.09億元、6.84億元和5.13億元。顯而易見的是,和諧汽車正在面臨著“增收不增利”的困局。

今年上半年,和諧汽車新車銷量14,613台,較上年同期下降5.5%。上半年主營業務收入為人民幣5,754.7百萬元,較上年同期微降 2.3%。新車銷售收入較上年同期微降0.5%至人民幣 50.2億元,售後及精品業務收入下降13.6%至7.18億元。報告期內,歸母淨利潤約為2.35億元,其中,4S店業務貢獻利潤約2.37億元,較上年同期下降15.7%。

“公司年初受到疫情的衝擊影響業績,但從第三季的業績看來,公司的業務已逐步恢復。公司在第三季盈利多逾四成,成績理想,展望第四季盈利表現亦會向好。” 陳斌在記者會上表示。

(作者:杜巧梅 編輯:張若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