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謙的夫妻生活:非誠勿擾
2020年11月14日21:25

原標題:于謙的夫妻生活:非誠勿擾

原創 簡七七 視覺誌

作者|簡七七

于謙在家是什麼樣子的?

這事,只有他老婆知道。

雖然郭德綱的段子裡,

于謙老婆時常是主角,

但很少有人真的瞭解他老婆,

瞭解這對夫妻的生活。

二十二年前,于謙29歲,

還沒談過戀愛。

那年,白慧明,19歲,正在讀大學。

兩個完全沒有交集的人,

因一次群演的機會而相遇。

在劇組,白慧明就是個打醬油的,

沒台詞,沒個人鏡頭,

更不可能有人因此而注意到她。

但于謙是個例外。

這個馬上要過而立之年的男人,

對白慧明一見傾心,迅速展開攻勢,

見縫插針地在人家面前晃啊晃。

四天時間太短,

至少先混個臉熟。

那時于謙還不是白慧明的誰,

示好的方式含蓄而急迫。

湊到人家身邊聊聊天,

給人家泡個茶還一不小心泡濃了,

只好趕緊兌水。

時間到了,白慧明就走了,

拿著于謙塞給她的各種聯繫方式,

然後杳無音信。

雖然于謙對女生心心唸唸,

但能做的也就只有等。

有點不能想像,

如今在相聲舞台上遊刃有餘鬆弛有度的於大爺,

當初為愛情困擾的樣子。

只能說,誰都年輕過,

那時的心動很直接。

某天于謙在地下室拍戲,

剛爬上來就看到呼機上白慧明要聯繫他的信息,

盒飯都來不及吃就往外跑。

于謙當時的身材稱不上苗條,

拖著略顯沉重的身軀,

使勁狂奔。

卻還沒忘在地鐵口買兩朵玫瑰,

當告白道具。

說到這告白,于謙的方式真的有點特別,

也就是白慧明能瞬間意會。

于謙把玫瑰花遞過去,

使了個眼神,讓白慧明猜。

“你不要誤會我的意思。”

一般人聽到這句,定會一頭霧水。

但白慧明知道于謙什麼意思,

“他不想當她的大哥哥小叔叔,而是男朋友。”

之後于謙追妻的速度,可謂是坐上了火箭。

于謙看起來挺慢條斯理一人,

但結婚這事上,他不想慢。

不到兩年時間,

于謙就完成了和嶽父嶽母把酒言歡,

和大舅子稱兄道弟,

和白慧明聊聊未來,

然後就把人家聊回家了。

31歲的于謙,終於抱得美人歸。

婚禮上的他,笑得傻嗬嗬。

但新婚燕爾卻逃不開生活的殘酷。

于謙曾在體製內工作,

因種種原因,到手的工資就幾塊錢,

加上劇組沒什麼適合他的角色。

這個家的大小開支,

基本上都靠白慧明撐著。

那段時間,日子過得拮據,但心裡甜啊。

兩個打遊戲都臭的人,

打打鬧鬧,計較輸贏。

老婆餓了,于謙煎一盤子雞蛋,

兩個人蓋著被子吃。

有道是“有情飲水飽”。

但有錢了,世運變好了,

夫妻生活還會如往昔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白慧明覺得那段時間的變化是翻天覆地的,

于謙不再是家裡的于謙,

而是全國人民的于謙。

05年德雲社大火,于謙功不可沒,

事業也跟著水漲船高。

但人的精力和時間是有限的,

顧此失彼是生活常態。

于謙一心撲在事業上,

難免會忽略妻子。

白慧明生孩子進手術室前,

于謙沒趕到。

白慧明坐月子,

他總是淩晨一兩點才到家,

還時常打個招呼就走,

這個家的事,他根本幫不上什麼忙。

兒子長到半歲,

他回家的時間不到一個月。

而德雲社不斷壯大,

于謙收的徒弟也越來越多。

他教徒傳業,

白慧明只好跟著他的腳步走,

努力當好師娘。

兩個人的生活里,湧進來好多人和事,

二人世界的時間早就被擠沒了。

加上于謙把玩兒也當正事,

回家的時間就更少了。

于謙愛玩,除了本性如此外,

還是小時候留下的傷。

爸媽在天津工作,

于謙被留在北京的姥姥家,

被一群長輩管著。

姥姥再加上五個姨,六張嘴,六份意見。

大人總會說給小孩自由,

卻又總在“我為你好”的後面,

加上一長串的否定論述。

總而言之就是,

于謙想幹的事,

總被家裡人以愛之名扼殺,

還免不了一頓嘮叨。

次數多了,于謙掌握了一種“聰明”,

他把自我縮成一個小團,

把身上的刺收起來,

做所有人眼裡的乖寶寶。

但愛的專製根本不會改變小孩的本性,

只是在等待一個時間,

全面爆發。

等于謙有錢,有人緣,有資源後,

他就把玩兒這事做到了極致。

小時候大人不想他養小動物,

現在他在京郊有了占地60畝的動物園,

狗,馬,猴,鳥,還有兔子……

小時候家裡大人不讓喝茶,

說小孩子晚上會睡不著覺。

等于謙有了兒子,

他讓於思洋三歲就開始喝茶,

借此論證大人的話不一定是對的。

小時候的鄰居崔健成了搖滾歌手,

身邊的聲音褒貶不一,

于謙也開始玩搖滾,

還一不小心成了北京搖滾協會的副會長。

于謙的叛逆期來得比別人晚些,

持續時間還長。

承擔最直接後果的,便是白慧明。

這男人總往外面跑,

這個家大多都是她在管。

雖然于謙總是不著家,

但從未忘記妻子的喜好,

妻子喜歡吃杏,

于謙就在院里找了塊地,

種上各種品種的杏樹,讓妻子吃個夠。

動物園的事,白慧明也有參與,

重要的是,家裡的財政大權在白慧明這,

于謙想花錢,

要交代去處,徵得同意。

于謙能活得如此肆意灑脫,

甚至在玩這事上揮金如土,

何嚐不是有白慧明慣著。

從新婚時的小日子,到如今家大業大的熱鬧。

白慧明還是喜歡以前。

如今的于謙像那天上的風箏,

飛得太遠了,她手裡的線已經拉不住了。

當有節目組找上門來,

邀請他們夫婦參加夫妻觀察類綜藝,

白慧明果斷答應。

這是回歸二人世界的最好機會,

到了那,于謙的生活就沒那麼擠了。

入住三層別院,圍爐而坐,靜看細雨,

簡簡單單的一頓二人火鍋,

讓來串門的吳京深感浪漫。

身在其中的于謙和白慧明也許不會覺得,

這有什麼好羨慕的。

但圍觀過他們的相處,

卻讓人看到了細水流長的生活里,

婚姻最美的樣子。

平淡踏實,舒服鬆弛。

于謙在廚房切切洗洗,

白慧明主動問老公渴不渴,

隨後便端來一杯茶,

老夫老妻的互動太戳人。

問及于謙,

妻子這麼多年有變化嗎?

沒有,她還是最初的模樣。

確實,白慧明身上的少女感不會說謊,

那是被寵愛著的女人,

才擁有的可愛。

于謙對妻子好的方式,不是用說的,而是在做著。

白慧明想吃蔥爆羊肉,

于謙立馬起身做飯,

還總結之前經驗,有意少放鹽,

但還是鹹了,有點小懊惱。

遛彎時,白慧明想牽手,

但于謙就是接收不到信號,

但到了路滑的台階前,

他卻主動扶著妻子的手,小心護著。

白慧明回憶剛結婚時的日子,

于謙眼裡也有嚮往。

但時間不會倒流,二十年的婚姻,

他們各自有所得有所失,

但就像《父母愛情》里的那句台詞,

“知道我的眼神為什麼還能這麼清澈嗎?因為你讓我很幸福。”

於白的故事,還在繼續。

他們的婚姻是從歲月裡真實走過的故事,

編劇可寫不出來。

老夫老妻的婚姻,不會完美,卻足夠真誠。

原標題:《于謙的夫妻生活:非誠勿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