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群雙十一背後的女人,幹了件大事
2020年11月12日16:00

原標題:這群雙十一背後的女人,幹了件大事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鋅財經(ID:xincaijing)作者:許怡雯

每一年的雙十一都在創造新的歷史。

今年雙十一成為雙節棍,可以買兩次,11月11日,迎來今年雙十一的“正日子”,11月1日至11月11日0點30分,2020年天貓雙十一全球狂歡季實時成交額突破3723億元!

多年下來,天貓在重構了全球最大市場消費模式的同時,幾乎沒有人能和這個電商狂歡日脫離關係。而在10年前,很多人還未曾感知到時代的浪潮已經襲來。

2009年,薇婭在老家西安開出了自己的第七家女裝分店,日銷售額40萬。烈兒寶貝頂著一張和張鈞甯相似的姣好臉龐開始杭漂的模特生涯,在杭州40℃的高溫天下穿著羽絨服拍照,50塊一件。滕雨佳還在安徽蕪湖的一所中學過著每天早上五點鍾爬起來讀書的日子,為300天后的高考做準備。

她們在一年後擁有了一個共同的名字:淘女郎。

十年過去了,“淘女郎”的定義變得更為寬泛,一般在淘系電商生態內的主播、模特都可以稱為“淘女郎”。

淘女郎和雙十一相伴相生,她們的出現滿足了金融危機後爆發的C端需求,催生了一大批在淘寶上被孵化出來的中國品牌,甚至發展成了一個龐大的行業,帶動千萬人的就業。

淘女郎的十年曆程里,天貓雙十一從千萬級衝向了千億級,從平面時代走向直播時代,而從淘女郎這個淘系電商生態的龐大群體出發,可以得出一個看待雙十一迭代進化的獨特視角。

平凡女孩與內容電商最早雛形

任何一樣東西的出現最開始都是為了滿足需求,雙十一如此,淘女郎也是如此。

2009年是中國電子商務具有轉折性的一年。

受金融危機的影響,B2B電商市場在經過2008年的突飛後猛地踩下一腳刹車,最終成交額為2.78億,占總額的72%,同比下降6.4%。與此同時,C端的網購人數第一次突破了1億,其中服裝成為最暢銷的類目,達到了640億。

衣食住行,服飾對電商的運營要求最低,也成為最早突破的品類。

消費互聯網時代來臨,8600萬人來到網上買衣服,催生出了一個巨大的需求市場——模特。在不能接觸到實物的情況下,店舖模特就是商品展示最重要的一個環節。

第一個雙十一加劇了這種需求。

2009年8月,張勇接手淘寶商城(天貓),重啟B2C業務。在這場“我們也不知道要什麼”的戰爭中,他選中了11月11日這日子——十一月正好迎來換裝季節。在這樣的背景下,各家店舖對平面模特的巨大短缺進一步凸顯出來。

於是,2010年3月23日,淘女郎正式上線。

圖源網絡
圖源網絡

淘寶店舖不過分苛求模特身材,而更加關注模特在靜態照片中能否體現店舖的特色。因此,一大批普通女孩湧入了淘女郎,甚至誕生了一大批大碼模特、媽媽模特。

十年間,淘女郎成為雙十一存在感最低、參與感最強的群體。

服飾行業的節奏永遠快一拍,淘女郎們是雙十一最早動起來的那群人。當人們在雙十一零點顫抖著手搶著買下購物車里那件羊絨大衣時,淘女郎們早在三四個月前就開始拍攝。

她們也早就習慣了反季節拍攝。2009年的烈兒寶貝初來到杭州發展時,就頂著杭州40℃的高溫、穿著新款冬季羽絨服往喉嚨里灌藿香正氣水。

夏服冬拍也是常規 圖源網絡
夏服冬拍也是常規 圖源網絡

也是因為她們,雙十一變得更加有趣。每一個雙十一爆款背後都站著一個淘女郎,每一個創造爆款的淘女郎都有著超然的地位。

2011年,還在大學讀書的滕雨佳在淘女郎火了,一組風衣的商業片因為她賣出了十萬件。

模特時期的滕雨佳

因為她拍攝的服裝銷量高,所以常常能夠上首頁推薦位,然後更多的商家看到她,然後更加容易出爆款……這種循環下,這個來自安徽小城的女生選擇了退學,全身心地進入到“淘”事業中,通過第一個雙十一開始了自己的模特夢想。

那個時候,淘女郎可以分享穿搭、旅行、美妝,淘寶店主也可以從中發掘草根模特。可以說,彼時的淘女郎,就是內容電商最早的雛形。

淘女郎升級與雙十一進化

誰也不知道一顆種子在淘寶生態上能長出什麼。淘女郎的十年征程不斷地衍生、進化,其中最明顯的兩個階段就是淘寶紅人和淘寶主播。

2014年,滕雨佳已經結束了模特生涯,開始運營個人店舖,憑藉著淘寶系電商社區化、內容化的勢頭,9個月的時間就從25萬粉絲漲到了700萬粉絲。那個年頭,700萬粉絲的轉化能力是相當高的,滕雨佳迅速打響了她的個人服裝品牌Shock Amiu。

如今的 Amiu品牌系列涵蓋了服飾、美妝等多個品類的業務,店舖首頁上塞滿了雙十一的宣傳,這是滕雨佳的第十個雙十一、Amiu品牌的第五個雙十一,公司的估值已經超過半億。

像滕雨佳這樣從淘女郎出發,借助淘系平台快速提高知名度,打造個人品牌的例子非常多。她們也構成了淘寶最年輕的一批品牌力量。在中國快時尚品牌被舶來品ZARA、H&M打得奄奄一息的時候,是這些淘系人和淘系品牌堅守住了陣地。

如今沒有人認為中國需要自己的ZARA。

以滕雨佳的Amiu為代表的淘系時尚構成了iFashion的重要組成部分。作為一個整體,3萬家iFashion的中小商家每個月可以推出60萬件新品,年銷量超過ZARA全球銷量的兩倍。

和淘寶紅人一樣,最初絕大部分的淘寶主播也來源於淘女郎。

2014年,烈兒寶貝生下第一個寶寶。儘管她在生完孩子兩個月後就恢復到了孕期前的身材,但是“青春飯還能吃多久”這個問題始終纏繞著她。直到2016年6月,被嗅覺敏銳的老公文傑“逼著”嚐試了第一次直播。烈兒寶貝開始了從模特向主播的轉型,並且長期霸占主播榜單前十,直播間銷售額動輒千萬。

直播中的烈兒寶貝 圖源網絡
直播中的烈兒寶貝 圖源網絡

隨著直播行業的興起,主播已經成了目前最新也是最熱門的淘女郎形態——很多人將原本的平面模特走進直播間稱為轉型,實際上主播本身就是淘女郎的一部分。

今年10月21日,雙十一預售的第一天,薇婭在直播間一晚上創造了39億人民幣的銷售額,成功地把薇婭這個名字變成了品牌。這是她當初站在西安服裝店門口時想不到的,也是她初入電商行業一年賠光800萬時想不到的。

如今,由淘女郎最初參與推動誕生的淘寶直播,已經成為雙十一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2019年,在直播的引導下雙十一開場僅63分鐘就超過了前一年的全天銷售額;今年雙十一還沒有正式來臨,僅僅憑藉預售直播就將這個數字縮短到15分鐘。

淘寶直播是時代變化、技術發展的結果,也是淘女郎這個普通社會群體,與淘系生態互動關係的正向結果。而淘女郎誕生的那一刻起,就成為淘寶生態立體多元化的標誌起點,每年雙十一,淘女郎也越來越成為耀眼角色。

雙十一幕後,淘女郎的創業浪潮

淘寶維繫了很多普通人的財富夢,淘女郎則是更多女性的夢想——從光鮮亮麗的模特到年入千萬的創業者。淘女郎作為進入淘系電商的入口,是中國年輕女性自主創業的最好平台,產生了一大批年輕女老闆。

美洋曾經是個銀行的業務經理,後來是個寶媽,現在是個網紅淘寶主播。2019年,網紅經濟的風已經吹得很猛了,生完孩子的美洋決定開始自己的網紅穿搭博主夢,她開始在幾個主要的社交媒體上做穿搭直播。

美洋 圖源網絡
美洋 圖源網絡

“上寬下窄、上窄下寬”這種傻瓜式穿搭口令給她積累了第一波粉絲,300萬。然後她開出了第一個淘寶店。憑藉淘寶大數據的支援,美洋可以做出精確的客群體畫像:大概是體重100~120斤左右、身高1.6米~1.7米左右的人群。

這些數據可以讓她在直播中加入觀眾更加喜歡的內容。開張之後短短幾個月,月銷售額就突破數千萬。

大英子是淘系生態的排頭兵,從2013年初來杭州成為一名淘寶平面模特,到開出了一家女裝店,到最後擁有自己的女裝品牌,她白手起家實現了自己的女裝夢。今年年中,大英子將自己女裝品牌的發佈會搬到了淘寶直播上,引來了八十萬粉絲的圍觀,無數人驚呼:原來淘寶直播已經這麼高大上了嗎?

大英子在直播間來源紅星新聞

目前,淘女郎的數字已經超過了20萬,整個淘女郎生態囊括的人數則遠超過這個數字。根據淘寶直播官方數據,整個淘寶直播拉動的就業達到了數百萬。因為像大英子、滕雨佳這種有個人店舖或者公司的淘女郎,背後帶動的就業人數是她們個人的數十數百倍。

特別是在今年疫情影響的背景下,實體行業都受到巨大沖擊。據不完全統計,18-24歲左右的人口調查失業率高達13%左右,在職未工作的人口近1億。在這種嚴峻的形勢下,電商直播卻逆勢增長。

數據來源艾媒諮詢

智聯招聘發佈的《2020年春季直播產業人才報告》顯示,今年2月份疫情爆發以來,直播行業的招聘需求同比大漲132%,直播行業的平均月薪達到了9845元。甚至於在浙江上海等直播電商的主要聚集地,超過40所學校聯合平台、機構、商家開始定向培養淘寶直播人才。

與之相匹配的是,2020年,直播電商將進入萬億規模時代。而這個時代,最早就是由烈兒寶貝、滕雨佳、大英子這群淘女郎探索出來的。

如今,淘女郎已經形成了以群體為核心的電商產業生態。這群巾幗探索新的商業模式,創造數百萬的就業機會。而整個淘寶生態,囊括進來的就業規模更加龐大,這一切的價值都彙集到雙十一,成為它少有被人察覺的迭代隱線。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