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這“舌頭”有毒
2020年11月12日07:14

原標題:救命,這“舌頭”有毒

原創 berlika 物種日曆

要說什麼風格最不容易被潮流淘汰,那一定是復古風。每隔幾年,復古的風潮就會再次席捲全球。

在印度-太平洋的海底,居住著這樣一種永遠走在潮流前線的生物,它身著的復古棋盤格花紋,使得它自被發現起就備受人們喜愛。這便是大理石芋螺(Conus marmoreus)。

荷蘭自然生物多樣性中心收藏的大理石芋螺。圖片:Naturalis Biodiversity Center

活著的大理石芋螺,正捕食一隻雪山寶螺(Monetaria caputserpentis)。圖片:NOAA

與聲名遠颺的海之榮光芋螺(C. gloriamaris)和地紋芋螺(a.k.a 殺手芋螺,C. geographus)相比,大理石芋螺並不是一個“出圈”的物種。但其實它在芋螺界的地位不凡,因為它是全世界第一種被正式描述的芋螺(描述者是“分類學之父”卡爾·林奈),也因此成為了芋螺屬的模式物種。

海之榮光芋螺(左)和地紋芋螺(右)。圖片:Almed2 / wikimedia

左旋螺之謎

大理石芋螺廣泛分佈於熱帶太平洋和印度洋,它們生活在1至20米深的海底,潛伏於珊瑚礁附近的沙地之中。雖然大部分芋螺都有晝伏夜出的“夜貓子”習性,可大理石芋螺並不隨大流,在白天也非常活躍。

外觀上,大理石芋螺有著芋螺的典型特徵——長得像個芋頭:它的螺塔不怎麼發育,扁平的尖頂具有結節,邊緣直,整體像一個倒著的圓錐,這也是芋螺英文名“Cone snail”的由來。成年大理石芋螺的殼長在3到15釐米之間,殼體十分堅厚,拿在手裡便能感受到它沉甸甸的重量。

大理石芋螺。圖片:H. Zell / wikimedia

當然,它最大的特點還是標誌性的網狀花紋,黝黑的底色點綴著帳篷狀的白斑,有著濃濃的設計感。大理石芋螺的形狀圖案大體相同,但配色卻很多變,底色從黑到橙,光圈從白到粉,你喜歡的樣子它都有。

不同配色的大理石芋螺。圖片:Almed2 / wikimedia

大理石芋螺的外層通常覆有一層淺棕色的透明殼皮,自然狀態下有點發黃,像“老黃牙”。圖片:kienthuc.net.vn

無論什麼配色,大理石芋螺獨特的花紋還是擄獲了一代又一代收藏者的芳心,它的收藏史可以追溯至兩千年前。據傳在龐貝古城的廢墟中就曾挖出過大理石芋螺收藏品,歐洲著名畫家倫勃朗也曾為它畫過一張素描稿。

倫勃朗的《大理石芋螺》。圖片:Rembrandt van Rijn(1650)

不過,仔細觀察這張畫,你有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是的,這竟然是一顆左旋的大理石芋螺!(螺塔朝上時,螺殼的開口在螺身左側,而非右側。)

事實上,對大部分的螺來說,左旋是非常罕見的現象,左旋的大理石芋螺更是少之又少。有人推測,這是一隻稀有的左旋螺,倫勃朗將它畫下來正是為了凸顯它的珍貴。也有人認為,這根本不是一隻左旋螺,而是一幅被翻轉了的畫。據說16世紀的畫家在畫畫時,常常借助透鏡將畫畫的對象放大,再投影到畫布上,也許是這個過程導致了畫面翻轉。還有人認為,這是現代電腦技術處理後的結果,或者只是一副冒名頂替的創作。

這些終究只是後人的猜測,真相究竟如何,大概只有倫勃朗本人才知道了。

海底麻醉師

華麗外表下,大理石芋螺隱藏著令人驚懼的能力。芋螺科全球有700到1000個物種,幾乎每種都有毒,個個都不是“吃素的”。

根據食性,芋螺可以被分為三類:食魚類、食螺類和食蟲類。其中食魚類芋螺毒性最強,對人類威脅最大,比如地紋芋螺(殺手芋螺),全球已報導的36例芋螺致死事件的“罪螺”幾乎都是它。大理石芋螺則屬於第二類——食螺類,它以其他螺類為食,甚至包括其他芋螺。

其實芋螺的攝食習性,從殼的形狀便能猜出一二。食魚類芋螺的食物較大,這類螺甚至能捕食與自己體長相當的小魚,與之匹配地,它的殼口就要比食螺/蟲類的螺口寬許多。食螺/蟲類的攻擊性更弱,相應地防禦等級就得上調,因此它們的外殼更為堅厚。

不同種類的芋螺。來猜猜它們的食性吧。圖片:Cheng Li, et al. / Marine Drugs(2018)

網上有不少傳言認為,大理石芋螺是世界上最毒的芋螺,比如“一滴大理石芋螺的毒液可以殺死20個人”、“大理石芋螺是全世界最毒的十大生物之一”等。不過從食性上看,大理石芋螺的毒性也許被高估了。

Kohn 等人的研究發現,即使是老鼠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耐受大理石芋螺的毒液,結果取決於注射的部位和劑量。並且到目前為止,已報導的大理石芋螺傷人事件僅有1877年的一起(結果還不得而知)。因此,恐怕還是地紋芋螺更擔得起“螺中毒王”的稱號。

話雖如此,大理石芋螺仍然是一名優秀的獵手,因為它熟練掌握著一套必殺技——“放毒箭”。與其他芋螺一樣,大理石芋螺的吻管中藏有一個高度特化成魚叉狀的齒舌。捕食時,它先伸出細長的吻管探測食物方位;接近目標後,它便以極快的速度用齒舌射穿目標的皮膚,毒液也隨之注射到目標體內,使其在很短時間內麻痹從而失去活動能力。整個過程速度之快,肉眼幾乎無法看清,就連被捕食的對象也往往是在無意識中便陷入了昏迷——某種程度上,這也算是一種“安樂死”吧?

大理石芋伸出齒舌捕食。圖片:GuamSam / youtube

芋螺的毒液中含有50到200種活性多肽,種類非常豐富,難怪有“雞尾酒毒素”的別稱。不同種類芋螺的毒素成分大不相同,而同種芋螺因海域不同,毒素成分也存在差異;即使是同一隻芋螺,每次射出的毒液成分也並不完全一致。有學者認為,芋螺毒素的成分主要取決於獵物,看來小小的芋螺竟是個懂得“看菜下毒”的精準殺手。

是毒藥也是解藥

種類多、變化大的芋螺毒素,賦予了芋螺與生俱來的殺手鐧,不過在一定程度上,或許也意味著螺殼之下藏有大量新藥。

20世紀80年代,Olivera 等人首次從芋螺中分離出了芋螺毒素。由於擁有結構新穎、功能獨特、副作用小的優點,芋螺毒素受到越來越多生物學家及醫學家的重視。近幾年來,芋螺毒素應用的相關研究,進展令人矚目,多種芋螺毒素在臨床中已有很好的應用,比如織錦芋螺毒素廣泛作用於各種生理靶位,特異性作用於乙酰膽堿受體及其他神經遞質的各種受體亞型,以及鈣、鈉、鉀等多種離子通道。此外,芋螺毒素在治療心血管疾病、老年癡呆症和糖尿病、鎮痛等方面也有廣闊的應用前景。

“也許芋螺毒素是一種毒藥,也是我現在正服下的解藥。(誤)” 圖片:Alex Holt / NIST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即便大部分種類的芋螺對人體的傷害僅僅如同蜜蜂叮咬,但鑒於大多數人沒有鑒別物種的能力,如果在自然狀態下見到芋螺,千萬不要用手觸碰!千萬不要用手觸碰!千萬不要用手觸碰!

If it's a cone, leave it alone!

你可能錯過的精彩內容

自從跌進這個全是寶貝的坑裡,我就再也爬不出去

價值4000金幣的貝殼,咋化在水裡了?

作為貨幣,寶螺可是引發過通貨膨脹的

夢唐畫貓·DIY音樂盒,唯美的唐風元素混搭可愛的喵星人,來開啟一場穿越唐朝的夢幻之旅吧!

不過短短幾個小時的拚裝,唐朝仕女喵春日踏歌圖,便成功複原。根據說明書的示意圖一步一步來,即使是手工廢也能輕鬆搞定。

擰動發條,盛妝的仕女喵於花下款款起舞,悠揚的古曲《春江花月夜》於你的耳邊響起。

正巧果殼商店的雙11活動正在進行中,這款“夢唐畫貓 · DIY音樂盒”可以享受到每滿200減25元的優惠哦~

現在收集全套DIY唐風音樂盒比平時買,能省下好多小錢錢呢!

DIY唐風音樂盒,戳圖搶購

疊加滿200減25元更划算

原標題:《救命,這“舌頭”有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