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最嚴“限塑令”:快遞、外賣禁用不可降解塑料袋
2020年11月12日00:31

  原標題:北京最嚴“限塑令”: 六大領域“減塑”, 快遞、外賣禁用不可降解塑料袋

  11月10日,《北京市塑料汙染治理行動計劃(2020-2025年)》(徵求意見稿)(以下簡稱《行動計劃》)公開徵集意見。

  這一《行動計劃》是北京提出的最嚴“限塑令”,將聚焦餐飲、外賣平台、批發零售、電商快遞、住宿會展、農業生產等六大重點行業強化減塑力度,嚴控一次性塑料製品向自然環境泄露。

  E20研究院執行院長薛濤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北京嚴控塑料廢棄物向環境泄露實現的概率很大。“目前,北京的垃圾焚燒能力比較強,通過加強環衛的要求和財政的投入,包括河道巡查,北京各種環境的垃圾還是能夠送到垃圾焚燒廠燒掉,並形成一個閉環的,最終實現嚴控塑料廢棄物向環境泄露。”

  如何嚴格“減塑”?

  《行動計劃》提出,著力抓好“一控、一減、兩促進、三個一批”。“一控”即嚴控塑料廢棄物向環境泄露。“一減”即著力推動減少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製品使用。“兩促進”即積極促進替代技術和替代產品供給、積極促進塑料廢棄物分類回收和循環利用。

  薛濤表示,“一控”是比較容易實現的,相對來說,“兩促進”則缺乏商業模式的支援。因為塑料一般是低價值可回收物,其價值完全不能和家電相比。而從目前的市場情況來看,即使家電的可回收也並沒有做得很好。尤其是一些被汙染的塑料,比如飯盒之類的,涉及和濕垃圾的混合,非常難以回收。

  “直白地說,這一塊如果完全交給市場,則分類回收很難實現,因為不符合商業規律。如果要促進分類回收就需要進行補貼,但補貼後市場容易扭曲,導致補貼或者不補貼都有問題,燒掉更簡單一些。”他表示。

  此外,“三個一批”即禁止限製一批難回收、易泄露的一次性塑料製品生產、銷售和使用;循環推廣一批新型包裝和物流載具,建立健全高效回收體系;協同治理一批塑料汙染突出的重點場所和沿線,建立塑料汙染治理製度體系。

  目前,這些工作方向有很多落地措施。北京提出,重點對餐飲、外賣平台、批發零售、電商快遞、住宿會展、農業生產等六大重點行業強化減塑力度。

  其中,針對餐飲,《行動計劃》提出,2020年底,北京餐飲行業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吸管、咖啡攪拌棒;建成區外賣(含堂食打包)服務禁止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建成區、景區景點堂食服務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餐具。

  針對外賣平台,則鼓勵外賣平台在點單環節設置“無需餐具”等選項,並給予積分等形式的獎勵。鼓勵外賣平台加大宣傳力度,樹立主動使用可降解餐盒、可重複利用餐盒(具)餐飲企業履行生態環保責任的良好形象,並通過發放平台“專屬綠色優惠券”等措施引導消費者選擇。

  薛濤指出,外賣使用塑料袋是非常多的,但是目前基本追求的是全量焚燒。“因此通過禁用不可降解塑料袋,可以預防焚燒全流程上的一些塑料遺漏風險,但是整體影響並不算很大。另一方面,如果想要循環回收又比較困難,目前很多都是人工分揀,成本較高。”

  除了餐飲與外賣,農貿市場和快遞等購物場所,也是嚴控塑料使用的重點領域。其中,到2025年底,北京建成區集貿市場禁止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

  另外,針對快遞業,到2020年底,北京郵政快遞及電商配送網點“瘦身膠帶”封裝比例達到90%、循環中轉袋使用率達到95%以上。到2022年底,北京郵政快遞網點禁止使用不可降解塑料包裝袋、編織袋等,循環中轉袋使用率達到100%。到2025年底,北京郵政快遞網點禁止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膠帶。

  可降解風口再起?

  需要注意的是,北京還專門針對農業進行了減塑的規定,比如在全市農村地區推廣使用0.014毫米(含)以上地膜,開展全生物降解地膜試驗示範和農膜殘留檢測,採取以舊換新、經營主體上交、專業組織回收等方式,推進廢舊農膜和農藥、肥料包裝廢棄物回收處置工作,妥善處理廢棄育苗盤和節水灌溉材料等農業塑料廢棄物。

  此外,到2022年底,基本建立政府支援、市場主導的廢舊農膜和農藥、肥料包裝廢棄物回收處置體系,農膜回收率達到90%以上。

  不過薛濤指出,這六大領域中,農業“減塑”是比較難的,因為餐飲、外賣平台、批發零售、電商快遞、住宿會展都是城市中的行業,是正規化的公司在運作,容易管控。相對來說,農村的製度化會更弱一些,而且農民的風險抵抗力較弱,“減塑”如果要增加成本是比較難以推進的,可能最後還需要增加補貼來實現,但最終又帶來了財政的負擔。

  為了實現“減塑”,上述《行動計劃》提出了很多替代的方案。

  比如,鼓勵餐飲企業使用符合性能和食品安全要求的秸稈覆膜餐盒替代一次性塑料餐盒,使用直飲杯替代一次性塑料吸管,使用可重複利用的購物袋替代不可降解塑料袋,減少一次性塑料製品使用量。

  此外,鼓勵電商、快遞等領域企業創新物流模式,使用可摺疊、可循環的包裝產品和物流配送器具替代一次性塑料包裝物。鼓勵大型超市創新物流模式,使用可摺疊、可循環的包裝產品和物流配送器具替代一次性塑料包裝物。

  這是否意味著,相關替代領域,比如秸稈覆膜餐盒、可降解塑料袋等,將迎來風口?

  目前來看並不容易。薛濤指出,替代物最大的問題是成本太高,如果要全面實現,從性能上到成本上都較不可控,因此從商業上來看,目前還沒有找到合理的平衡點。

  從北京提出的《行動計劃》來看,上述措施基本為鼓勵措施,並沒有強製作用,也表明替代物的推進仍然只能緩慢進行。

  (作者:陳潔 編輯:周上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