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抗疫觀|陸生返台:難以走出的隔離
2020年11月12日17:27

原標題:全球抗疫觀|陸生返台:難以走出的隔離

經曆了兩週的防疫旅館隔離,再加三天的自主健康管理,我終於回到了課堂。但上了幾週課後,發現自己很難融入學業中,也許我還沒有走出無形的隔離。

出境入境

自1月21日確診首例境外輸入的新冠病毒確診病例以來,截至11月12日,中國台灣地區累計確診584例。

2020年9月5日晚,收到大陸籍學生準許返台就學的通知後,我激動萬分,難以入眠。從1月26日台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決議大陸籍學生暫緩來台,到8月24日台灣“教育部”開放陸生來台就學,我被懸空了7個月。

分隔之後的回歸,亦不如言語談論般輕鬆可得。台灣“教育部”至函各大專院校稱,9月1日起為應對開學,宿捨不得作為防疫場所,陸生返台只能入住防疫旅館。由於未能跟其他海外學生一樣同等取得居留證,陸生無法領取每天1000元新台幣(約合人民幣230元)的防疫補助。

啟程返台前,先要登錄台灣入境檢疫系統,在線填寫申報。從進入廈門機場,一路經過國際出發廳、值機櫃檯、檢疫櫃檯,都要進行體溫測量和證件與人臉比對。乘客需要填報一份出境和一份入境個人信息表單,要分別填寫一週之內的行程,與入境後的住處。

當天因軍事演習,航班延誤了約兩個半小時。中華航空國際線航班機票價格大約是平日的3倍多,乘客大概只坐了三分之一的座位。乘務員穿著簡易防護衣,飛行過程只提供了兩罐瓶裝飲料。

航班落地高雄後,需要使用預留的台灣手機號接收健康申報憑證短信,才能進入檢疫報到處核對信息,再進入常規的移民署和海關檢查。機場出境大廳劃了一塊區域,用於集中處置入境旅客,裡面有一塊更小的區域用於處置入境學生,由各大學的教官安排車輛,前往指定的防疫旅館。

我拖著行李坐上了防疫計程車,司機用透明塑料簾隔離前後座的空間,他穿著初級防護服,戴著手套與口罩。從機場到防疫旅館的車費約需2300新台幣,我只需支付1000新台幣,賸餘費用由政府補貼。司機拿過紙鈔現金,用酒精噴霧噴了半天,最後放進塑料袋里。

我被安排的防疫旅館在台南市的中西區,也是我最熟悉的城市中心。看著出租車窗外略過的景象,一種陌生而熟悉的感覺油然而生。一路上看到稀稀疏疏的人群,戴口罩的約有一半,可以看出民眾在逐漸放鬆警惕。

防疫旅館

酒店前台的兩位姐姐沒有穿防護服,只戴著N95口罩,但始終與我保持兩米距離,付錢時讓我自己用刷卡機。她們向我介紹了酒店設施和隔離事項:

這兩週不能離開自己的房間,衣物要自己洗;如果被發現出現在樓層的其他地方,前台會立即報警並處罰款;一切的生活需求比如餐點、生活物品等,都通過酒店服務人員無接觸遞送;按時進行溫度記錄,每天都有“衛生福利部”工作人員進行電話照看。防疫旅館的費用是每天2000餘新台幣,全部自費。但相比選擇在嘉義縣樸子中央檢疫所的同學住在療養院改造成的“病房”里,不能訂外賣,每日1500新台幣,可能還是防疫旅館稍好些。

到達5樓的房間,看到天花板上佈滿了鏡頭,我對著鏡頭微微一笑,走進房間。

隔離房客的內部陳設。本文圖片均由作者拍攝
隔離房客的內部陳設。本文圖片均由作者拍攝

房間內空間略狹小,但設施一應俱全。桌上有一袋口罩,裡面有電子溫度計、防疫體溫登記表,以及以兒童繪圖風格介紹隔離生活提示的防疫事項表。突然想起忘帶轉接插頭了,沒想到不到1刻鍾,前台姐姐就送來全新的轉接插頭。

隔離從9月10日晚12點開始計時。之後,隔離的每天生活基本一樣:起床、量體溫、報告檢疫人員、開門拿餐點和生活用品、看劇、玩遊戲、看電視。看著社交媒體上已經開學的同學在校園中拍視頻,那是一張張熟悉卻又陌生的面孔。不到一年時間,大家都有哪些改變呢?

房間里的24寸電視,成為瞭解島內資訊的主要渠道,陸生返台的新聞自隔離的第3天就消失了,新聞主題多是軍事內容,還有美國大選。

防疫旅館靠近台南機場,隔離的第10天早上,我被巨大的轟鳴聲驚醒。朝窗外看去,赫然看到數架戰鬥機飛過。之後連續4天,每天都有戰機升空的聲音,我甚至學會了通過起飛聲音辨別飛機種類。

隔離房間的窗戶看出去的景象
隔離房間的窗戶看出去的景象

隔離的第11天,酒店送來了水果拚盤,此後晚餐都送來香蕉或橘子。平日的午餐與晚餐基本是台式工作餐,偶爾也有日本壽司和韓國拉麵。每份便當都能吃到台式酸菜和蝦米拌筍,相當開胃,偶爾也會附送飲料。這樣的飲食配備算相當舒適了。如果正餐沒吃飽,也可以用外賣軟件點餐。我用老爸的大陸信用卡點了兩次酸奶外賣。

隔離期間,酒店服務人員相當有禮貌,雙方關係和諧。第15天,前台早早叫好了出租車,我終於可以前往崑山科技大學宿舍。

新冠篩檢

今年9月開始,從中國大陸與其他低風險地區,如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韓國、日本等返台者,入境時無需在機場完成核酸采檢,但需要進行防疫旅館或居家檢疫14天;而中高風險區域的返台者,則需提供登機前3日內的新冠病毒檢驗陰性報告,才能登機或入境。

這一政策和島內核酸檢測覆蓋程度降低屬於同步政策。這些政策雖說可以緩解恐慌的心態與檢疫資源的浪費,但我後來發現,可能存在一些漏洞,如果新冠病毒攜帶者在居家檢疫的兩週以及自主健康管理的一週內都沒有出現症狀,那麼“衛生福利部”就很難安排核酸檢測。

沒想到,我到達宿舍的第二天,上呼吸道突然感到不適,出現咳嗽症狀,我有點恐慌,立即通知了校方。校方馬上報告給“衛生福利部”,他們派出防疫出租車將我送到最近的奇美醫院去做核酸檢測。這家醫院是台南唯一一家7×24小時進行緊急新冠檢測的地方。

新冠檢測在醫院專門的監測站內進行,我到達後,先在戶外座位上填寫信息表單。檢疫站有兩條通道,一條是工作人員專用,另一條是受檢人員進出使用。房間內是一個裝有消毒設備的狹小空間,跟醫護人員的房間隔著玻璃牆。

我在來的路上查了檢測費用,如果當地居民自行檢測,需要預約,經過醫院批準後才能進行,普通檢驗每次5000新台幣,快驗則需要7000新台幣,醫保補貼3500新台幣。由於陸生沒有醫保卡,我有些擔心。但做完檢測後,價格單只有2300新台幣,原來“可疑病患新冠篩檢”由政府補貼雜費,我只需交付X光的拍照費用和核酸檢測試劑費用。

回到學校

做完篩檢,我被送回宿舍,教官給我安排了一間空閑的宿舍,我原本的那間宿舍、電梯以及樓道都做了大消毒。教官叮囑我,儘量不要外出,出去一定要做好防護。我懷著沉重的心情在宿舍里躺著,三餐都由執勤教官遞送。

第3天早上,“衛生福利部”打來電話說,篩檢結果正常。我下午就去上課了,終於與久違的同學見了面。

這段時間的經曆讓我產生了輕度焦慮。直到台南市文化協會在鄭成功祖廟舉辦每年一度的中秋烤肉賞月活動,照例友情邀請陸生參加,我受到了很多長輩的熱情招呼,感覺終於回歸了社會。

校園里行人稀疏
校園里行人稀疏

在崑山科技大學校園內,據同學說,一直到6月還在測體溫,但現在只有大型活動集聚時才要測體溫,不過大部分校方工作人員都戴口罩。前幾日,有校外導演來上課,上課的階梯教室是除了小禮堂外最大的室內空間,約70位同學密集地坐在一起,大概40%的同學戴口罩,其中女生占了約七成。講課的導演戴了口罩,但講課中有時會脫掉口罩。

到了晚上,學校的人流明顯感覺少了,之前常常舉辦社團活動的空間,比如涼亭、學生餐廳等,聚集的人也少多了。此外,學校的外籍學生數量明顯減少,基本都是老面孔,大概沒什麼新生來校。

上了幾週課後,發現自己很難融入課程作業的同學團隊中。我所就讀的視訊傳播設計系非常需要團隊作業,我不得不自己去找新的團隊,這就加重了學業負擔。擺在眼前的選擇,要麼轉學,要麼複讀一年,但未來形勢會如何變化,似乎一切都是未知數。

(作者係崑山科技大學視訊傳播設計系大二學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