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評“凡爾賽文學”:自戀時代的扭曲呻吟
2020年11月11日07:52

原標題:媒體評“凡爾賽文學”:自戀時代的扭曲呻吟

被稱為“凡爾賽文學家”的,曬出的多半是對有錢人生活的崇拜,而不是生活本身。在虛偽的“低調”和故意的“炫耀”之間,往往潛伏著露餡的危機,而那才是赤裸裸的現實。

昨天下午不經意間成為了一個“凡爾賽文學家”。在朋友圈發了一張收銀小票,上面是一杯英式紅茶,“去糖(不推薦)”。我玩味的是“不推薦”三個字,菜單上出現這三個字總讓人感到怪異。但是一位朋友指出:你這是凡爾賽文學啊,只有有錢人才戒糖。

這促使我去瞭解了一下什麼是“凡爾賽文學”。原來,最近網上流行一種新的炫耀文體,要低調地、假裝不經意間地炫富。比如,“老公給我送的瑪莎拉蒂,顏色真是太直男了,不喜歡”“最近真是手頭緊,才想起來在英國還有一塊地。”——這就是凡爾賽文學。

微博認證為作家的博主@蒙淇淇77的凡爾賽創作,成為大部分人第一次見識這種文體的案例

昨天在微信群還看到一個凡爾賽文學家的“創作”。一個女孩,每天在微博上寫這樣的段子,“化妝品專櫃的櫃員都很厲害,對著你的鞋子看一眼,就知道你有沒有錢。所以,每次去商場,老公都要彎下腰,認真幫我把皮鞋擦一遍。”這樣的敘述,有一點自嘲,也有可能是自己埋下的破綻。這位博主誇耀老公有錢的時候,說老公用流量下載了好幾個APP,被網友群嘲。但是,最終她的微博成功引起了大家的關注。

所謂“凡爾賽文學”,有的是故意調侃,自稱“凡學家”,故意創作段子,可以理解成是對社會現實的諷刺。但是不能否認,確實也有一些人,在社交媒體上認真地營造一個富有的自我。

在朋友圈,幾乎每個人都在曬自己比較成功的一面。我跑步後習慣發一條朋友圈,但是,如果速度不快,只是在自己家附近跑一下,就沒有什麼發圈的衝動。絕大多數女性朋友,都不會在朋友圈發自己的“素顏”,所以你和女孩一起拍照,要等她認真P照後,再發佈“官方定妝照”比較合適。

這不是什麼疾病,而是人類的一種普遍狀態。心理學家稱之為“自戀時代”,二戰以後,世界和平,科技發達,對地球的探尋已經到了一定程度,人類對外界的好奇心逐漸減少,而是更關注自身。萊克維茨在《獨異性社會:現代的結構轉型》里也認為,中產人士的一個典型價值觀就是追求那個“獨特的自我”,想和別人不一樣。學會欣賞自己,幾乎是現代人要活下去的心理支撐。

所以,一般的曬或者虛榮心,不僅是普遍的,也是正常的。

“凡爾賽文學”的問題在於,這種自戀超出了一定限度。要精心地營造,在你端起一杯咖啡的時候,重點不是咖啡或者咖啡杯,也不是精心保養的手,而是精心掩蓋又沒有完全掩蓋的手腕上的名表——這無疑是一種走火入魔。

這種作派,被稱為“文學”,最根本的原因是它的虛構性。一個有錢人完全寫實的生活,反而不會受到詬病。前幾年王思聰曬自己在飛機上和狗的照片,周鴻禕詢問他坐飛機讓帶狗嗎,王思聰回覆,“不知道啊,我是私人飛機”。在這裏,人們就不會說王思聰是“凡爾賽文學家”。

而被稱為“凡爾賽文學家”的,曬出的多半是對有錢人生活的崇拜,而不是生活本身。

這種崇拜,註定只能去捕捉那些物質符號,名車名表,名牌化妝品,沙灘酒店……在虛偽的“低調”和故意的“炫耀”之間,往往潛伏著露餡的危機,而那才是赤裸裸的現實。相比之下,前段時間流行的“拚媛媛”,倒顯得很樸素了。

紅星新聞特約評論員 米塘

原標題:《“凡爾賽文學”,自戀時代的扭曲呻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