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爾夫收藏與歷史系列之59 最早的球會在漢口(II)
2020年11月10日21:22

1902年漢口租界規劃圖

  邁斯特先生是德國胡桃木高爾夫協會隊長、高爾夫計分卡收藏家和歷史學家,他的母親1916年8月11日出生於北京,快50歲的時候愛上了高爾夫。為了紀念母親,邁斯特多年來對中國的高爾夫歷史作了比較系統的研究。邁斯特以外文資料為基礎,探討了高爾夫運動在1950年之前的近80年間,在中國高爾夫的發展歷史,並將英文初稿發送給我。筆者對邁斯特的初稿作了審核,並在此基礎上,通過中文和英文歷史資料,作了進一步的分析和研究,研究結果將以我們兩人的共同名義分期發表。

  有關高爾夫運動的起源,一些學者認為,中國的捶丸是高爾夫運動的鼻祖,蘇格蘭的現代高爾夫運動源自中國的捶丸。捶丸的著述很多,20世紀以來一些中外學者也發表了相關的研究和論文。起源於宋朝的捶丸,迄今已經有一千多年。這一宮廷遊戲在球具和規則等方面,和現代高爾夫球十分相似。但是,作為一種使用棍棒擊球的遊戲,捶丸和歷史上其他棍棒擊球遊戲一樣,只能說是和現代高爾夫有相似之處。目前尚無足夠的證據證明,捶丸和我們今天依然在積極參與的現代高爾夫運動,有任何直接的聯繫。因此,我們的研究不準備涉及或討論捶丸,而是集中論述從19世紀末期到20世紀中期,源自蘇格蘭的現代高爾夫運動,在中國的發展歷史。

  邁斯特和我希望能夠以我們粗淺的研究,拋磚引玉,引起同樣對中國高爾夫發展歷史感興趣的學者和球友的興趣,和我們共享他們所掌握的歷史素材,回顧、重述和弘揚現代高爾夫運動在中國的歷史發展和文化。--編者

  漢口高爾夫球場最早出現在1870年、並於1878年正式註冊成立漢口高爾夫球會(Hankow Golf Club)的事實,在1898年的一篇題為“中國的高爾夫”(Golf in China)一文中提及。文章作者為“一位來自卡奴斯蒂的老球手”,副標題為“上海高爾夫球場”(The Shanghai Course)。作者在第一段介紹了位於上海跑馬場中央的9洞高爾夫球場,之後指出,中國最早的高爾夫球場和球會發源於漢口,漢口高爾夫球場於1870年建立雛形,漢口高爾夫球會於1878年正式註冊成立。只有一兩個洞的漢口球場,由一位來自蘇格蘭卡奴斯蒂的詹姆斯·菲利爾(James Ferrier)和他的幾位蘇格蘭老鄉建立:

  “這裏應該順便介紹一下高爾夫是如何介紹到中國的。作為卡奴斯蒂高爾夫球會的一位老資格球友,我很高興能夠告訴大家,把皇家古老高爾夫遊戲介紹到遠東的人,名叫詹姆斯·菲利爾。菲利爾以父親的名義,在中國東部的高爾夫球會設置了一個獎盃,叫菲利爾杯(Ferrier Cup),作為會員錦標賽冠軍獎品。遠至1870年,菲利爾先生和幾位蘇格蘭摯友,自己動手,在漢口的一片開闊地上修建了只有一兩個洞的球場,他們在簡易球場上聚會打球,不亦樂乎。漢口高爾夫球會直到1878年才正式成立,菲利爾先生是發起人之一。自此,漢口的高爾夫運動開始蓬勃發展,建於跑馬場內的高爾夫球場以其綠瑩瑩的果嶺而著稱。菲利爾已經在上海定居,並於五年前發起成立了上海高爾夫球會。菲利爾是上海高爾夫球界著名的“老兵”,至今依然活躍在球場,並保持著上海高爾夫球會79杆的記錄。菲利爾先生一定會十分高興的看到,近幾年來,他所引介的高爾夫遊戲,在上海得以迅速發展,人們打球的興趣越來越濃。今年秋天,上海遊樂園新建的亭檯球會會所對外開放,菲利爾先生應該異常高興和滿足。這個亭台成為一座地標,代表了菲利爾先生和他的蘇格蘭弟兄們辛勤勞動的成果,雖然亭台遠離他們出生地,但它象徵著 ‘燕麥餅之地’ 蘇格蘭的國民運動”。

“中國的高爾夫”一文
“中國的高爾夫”一文

  “中國高爾夫”一文的具體作者不詳,其出版物目前也尚未確認。作者自稱是一位“卡奴斯蒂的老球手”,因此應該和菲利爾相當熟悉,也有可能是上海高爾夫球會的發起人只一。根據文中所稱,“菲利爾已經在上海定居,並於五年前發起成立了上海高爾夫球會”,以及“今年秋天上海遊樂園新建的亭檯球會會所對外開放“的描述,我們可以確認,這篇文章應該發表於1898年,即1894年上海高爾夫球會成立的前五年。

  上期文章已經介紹,詹姆斯·菲利爾1847年出生於蘇格蘭安格斯區(Angus)或福法郡(Forefarshire)的卡奴斯蒂。成年後,菲利爾在但第市一家著名工程公司當學徒,之後在一家捕鯨船上工作了兩年,在19世紀60年代來到中國,加入了位於上海的中國商人輪船航海公司(China Merchants Steam Navigation Company)。菲利爾對於漢口高爾夫球會和上海高爾夫球會的貢獻,在英文《北華捷報》(North-China Herald)週刊上有過多次詳細介紹。

  1883年10月10日刊《北華捷報》第405-406頁上刊登了來自漢口的一位通訊員的報導,報導提到了漢口高爾夫球會9洞球場每洞的命名。簡要如下:

  “漢口高爾夫球會9月例會在今天下午舉行,並安排一場比賽,爭奪球會註冊杯(Subscription Cup)。僅有10位會員參加了活動…。兩輪共18洞比賽結束後,根據記分卡成績和差點計算,隊長馬田(Martin)以96杆的成績贏得獎盃,淨杆低於標準杆10杆。最低總杆冠軍由菲利爾先生獲得,他在兩輪中發揮超級穩定,前九38杆,後九37杆,總杆75…。

  “接著,菲利爾和普萊斯(Mr。 Price)進行了九洞對抗賽,在發球洞(Starter)、站台洞(Stand)、頑石洞(Stone)、筆直洞(Straight)、湖山洞(Pond to the Mountain)、領事洞(Consulate)、溪穀洞(Gully)、格羅格酒洞(Grog)和門廊洞(Gate)進行了激烈的爭奪賽,最終菲利爾先生以39杆贏得比賽,雙方成績如下:

  菲利爾:4,4,5,5,3,4,5,4,5=39 普萊斯:4,3,4,6,6,4,4,5,5=41”

1883年10月10日《北華捷報》
1883年10月10日《北華捷報》

  作為一名零差點業餘高爾夫球手,菲利爾1870年親手開發了中國最早的漢口高爾夫球場,1878年創建了漢口高爾夫球會,移居上海後,又於1894年開創了上海跑馬場的9洞高爾夫球會。之後,菲利爾為兩個高爾夫球會之間的友好交流和比賽,作出了自己的貢獻。

  1895年1月11日刊《北華捷報》第53頁山,刊登了一條來自上海的消息。剛剛成立的上海高爾夫球會榮譽秘書H.J.H。 泰利普(Tripp),在1月3日舉辦的會員賽結束後,作了講話,提議新入會的會員們向菲利爾先生學習:“高爾夫這個皇家古老遊戲剛剛在上海興起,前途無量。作為這一遊戲的新手,我們不應該對果嶺上失敗的推擊或發球檯上失敗的開球而氣餒,我們應該刻苦訓練,努力爭取達到和超過菲利爾先生在球會18洞創立的86杆記錄”。

  1896年,菲利爾被選為上海高爾夫球會的隊長。《北華捷報》刊登了有關上海高爾夫球會1月27日舉行的年會報導。文中說:菲利爾隊長在致辭中說:感謝“漢口球會會員們決定為我們慷慨地捐贈一個漢口挑戰杯(Hankow Challenge Cup),我們相信,這將大大促進不同高爾夫球會之間的比賽活動”。當年2月,菲利爾回蘇格蘭休假,順便代表漢口高爾夫球會選擇定製了銀製的漢口杯(Hankow Cup),並代表漢口高爾夫球會贈送給了新成立的上海高爾夫球會。

  1897年10月29日刊《北華捷報》第785-786頁,刊登了漢口球會的下述報導:漢口杯十分漂亮,由“德高望重”的菲利爾先生最近從家鄉帶回。球會現任隊長說,“菲利爾先生不僅對高爾夫有獨到的見解,而且對藝術品也有獨到的眼光。上海高爾夫球會十分感激菲利爾先生的美好選擇。他不僅協助成立了上海高爾夫球會,而且孜孜不倦地熱衷與於球會的健康發展,這個獎盃再次證明了他對球會發展傾注的熱情(歡呼聲)。球會決定,為了回報漢口高爾夫球會的友好祝願,我們將回贈一個合適的獎盃,獎盃將由新成立的管委會確定”。

  1897年,上海高爾夫球會回贈給漢口高爾夫球會一座上海挑戰杯(Challenge Cup),獎盃是一座高20英吋的中式銀壺,兩個把手為二龍,壺和底座間又有一條雕龍,壺表面刻有古代中國戰馬奔騰的景象。獎盃成為漢口球會的年度會員比賽獎品,曆屆冠軍得主的名字刻在了獎盃的底座上。

  1898年1月28日的《北華捷報》第141頁一條有關上海高爾夫球會的報導,回顧了當年漢口杯的比賽情況: “儘管一些會員在中國春節期間離開了上海,上週六的這場漢口杯年度比賽依然吸引了不少人參加,因為有可能出現連續三屆贏得漢口杯差點賽的選手,贏家將有可能從隊長韋德·加登納(Wade Gardener)手中永久捧回這座獎盃。球場狀態極佳,大家都期待著優秀成績的出現。零差點“老兵”球手以84杆收官,看來有可能贏得獎盃,但他不敵知名漢口高爾夫球手E。莫洛伊(Molloy),莫洛伊以淨杆80的球場記錄,打敗了菲利爾”。

  根據1998年11月21日《北華捷報》第961頁的報導,當月5號上海高爾夫球會開始了冬季差點比賽,老年球手的比賽冠軍再次由“老兵”詹姆斯·菲利爾獲得,兩輪得分分別為40和46,總杆86。菲利爾當年已經升任球會主任,他主持了上海遊樂園新建的亭檯球會會所對外正式開放的儀式,並代表球會贈送給韋爾奇小姐一對金鎖和鑰匙,以表彰她為建設新亭台會所所做的工作。韋爾奇的父親J。 韋爾奇(Welch)接著致辭說:球會雖然僅僅成立於四年前 ,“但是我們大家不要忘記,你們傑出的主任早在1871年,就和幾位朋友在這塊地皮上打皇家古老遊戲。今天他依然在精心享受這一遊戲,像往常一樣爭奪遊戲的最高榮譽”。

  1910年12月9日的《北華捷報》第593-594頁,刊登了上海高爾夫球會於當月3,4,5號舉辦的漢口杯比賽結果,一位W.J。 鶴健士(Hawkins)的球手以淨杆81杆贏得比賽。報導說:

  “鶴健士先生連續兩屆贏得獎盃,因此得以擁有該獎盃。漢口杯於1895年由漢口高爾夫球會贈送,作為上海球會差點比賽的冠軍獎品,連續兩屆或總共三屆的冠軍得以長期擁有”。報導列出了自1896年開始至1910年曆屆漢口杯的冠軍名單,15年共舉辦了30屆。

《北華捷報》1910年12月9日刊
《北華捷報》1910年12月9日刊

  1913年11月29日的《北華捷報》在第665頁,刊登了來自漢口高爾夫球會的下述報導:“經過統計計分卡,副隊長宣佈,W。 H。 闊塞恩(Corsane)贏得上海挑戰杯、差點賽和比杆賽的冠軍,成績為總杆80,亞軍為D。 埃克曼(Aikman),總杆81。由於闊塞恩是第三次贏得獎盃,得以永久擁有該獎盃。這一漂亮的獎盃高20英吋,由上海高爾夫球會於1897年贈送給漢口高爾夫球會,從此成為年度賽事獎盃”。報導列出了自1897年至1913年冠軍名單:

1898-1913年漢口高爾夫球會上海挑戰杯得獎名單
1898-1913年漢口高爾夫球會上海挑戰杯得獎名單

  根據以上翔實的歷史資料,我們可以對漢口高爾夫球場和球會作出以下判斷:中國最早的高爾夫球場在漢口,出現在1870年;中國最早的高爾夫球會是漢口高爾夫球會,成立於1878年,比上海高爾夫球會早16年。卡奴斯蒂的詹姆斯·菲利爾是漢口高爾夫球會和上海高爾夫球會的發起人和靈魂人物,在他的努力下,漢口高爾夫球會作為先驅,對上海高爾夫球會的成立和發展起到了不可磨滅的歷史作用。

  來自卡奴斯蒂的詹姆斯·菲利爾的家族數代人,不僅傳承了蘇格蘭現代高爾夫運動的歷史,而且將這一皇家古老運動傳播到中國和澳州。作為蘇格蘭工程師和造船業協會會員,詹姆斯·菲利爾於19世紀後半期,在中國居住和生活了近半個世紀。他通過父母和卡奴斯蒂高爾夫球會,掌握了高爾夫球技,學到了高爾夫球會的組織能力,將高爾夫帶到了漢口和上海,成為現代高爾夫運動在中國的傳播者和組織者。菲利爾不愧為為卡奴斯蒂高爾夫球會的民間大使,把現代高爾夫運動帶到了中國。

詹姆斯·菲利爾
詹姆斯·菲利爾

  筆者邢文軍的朋友、卡奴斯蒂辛普森高爾夫小店所有者、蘇格蘭商會國際貿易部中國大使、煙台市名譽市民大衛·瓦倫丁(David Valentine)先生,協助我們作了一些有關菲利爾的研究。據他介紹,卡奴斯蒂高爾夫林克斯(Carnoustie Golf Links)所在的小鎮有一條“菲利爾街”(Ferrier Street),在這條街通往球場的盡頭曾經有一座“菲利爾旅館”(Ferrier Inn),是由詹姆斯·菲利爾的父母約翰·菲利爾夫婦擁有,由母親經營。卡奴斯蒂高爾夫林克斯成立於1842年,約翰是球會的發起人之一,五年後詹姆斯·菲利爾出生。這個旅館是卡奴斯蒂林克斯會員們打球經查聚會的地點,1882年被拆除後重新修建了高爾夫旅館,即今天的第19洞旅館(The 19th Hole Inn),依然是高爾夫球手聚會之地。

卡奴斯蒂菲利爾街
卡奴斯蒂菲利爾街
菲利爾旅館(右下)
菲利爾旅館(右下)

  約翰·菲利爾夫人曾經為卡奴斯蒂高爾夫林克斯球會捐贈了一枚“菲利爾夫人獎牌”,獎給球會比賽的冠軍。

菲利爾夫人獎牌
菲利爾夫人獎牌

  1900年詹姆斯·菲利爾決定退休,並決定帶家人返回卡奴斯蒂休假兩年。當年12月,菲利爾18歲的女兒因白喉病不幸在上海病逝。1901年4月菲利爾和家人乘船從上海前往蘇格蘭,但所乘輪船在4月24日失事沉沒,雖然菲利爾和家人得救,但他一生的積蓄,包括一大批中國瓷器和藝術品全部隨沉船而去。回到卡奴斯蒂之後,菲利爾在一個渡假村(Retreat Cottage)居住,繼續在林克斯球場打球。1903年4月5日,由於一場持續了幾個月的重感冒一直未好,拖垮了身體,菲利爾不幸突然於晚間去世 ,享年56歲。卡奴斯蒂《晚郵報》(The Evening Post)於次日刊登了他的訃告以示紀念。訃告說:“菲利爾早年是一位知名的高爾夫球手,和卡奴斯蒂高爾夫球會有著40年的聯繫,僅僅10天之前,球會授予他終身會員的榮譽。菲利爾在中國所有的高爾夫比賽和錦標賽中,都是名列前茅的知名球手。菲利爾夫人早他過世,他留下了三個兒子和一個女兒。”

  1903年4月15日上海出版的英文《華洋通聞》(Celestial Empire)也刊登了菲利爾的訃告:“我們沉痛地從週二的電報中驚悉,詹姆斯·菲利爾先生不幸在蘇格蘭福法郡卡奴斯蒂家中去世…。他是一位在上海和其他中國港口非常知名的人士,他在中國的大量朋友圈中頗受尊敬,大家對他的去世感到十分痛心。”

  菲利爾的兒子約翰·貝內特·伊利奧特·菲利爾(John Bennett Ferrier)出生於上海,是一位會計師,曾在上海就職於英國香菸公司和英美菸草公司。約翰也是一位低差點業餘高爾夫球手,根據《北華捷報》報導,1910年他被選為上海青少年高爾夫球會委員會的會員,1911年贏得首個上海高爾夫球會會員賽冠軍,1920年11月又第三次贏得上海高爾夫球會年度會員賽冠軍。約翰在上海和一位澳州女士結婚後,於1913年到澳州生活了六年。

  約翰的兒子詹姆斯·貝內特· 伊利奧特·菲利爾(James Bennett Elliott Ferrier) 簡稱吉姆·菲利爾(Jim Ferrier)於1915年在澳州出生,四歲時隨父母回到上海,11歲時,父親帶全家返回澳州,並在雪梨市附近的曼利(Manly)高爾夫球會擔任秘書。吉姆在父親和球會的培養下,1930年代成為澳州知名業餘球手,1940年移居美國,次年轉職業,1944年加入美國籍,成為知名職業球手,參加過36場PGA比賽,贏得了1947年的PGA錦標賽冠軍。

  有關漢口高爾夫球會在1920和1930年代的活動和發展,請見下期。(未完待續)

  文/邢文軍,邁斯特(Christoph Meister)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